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魔法校园小说 » 千金令,魔王的小俏妻 »  第467章:不得不说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467章:不得不说

小说:千金令,魔王的小俏妻作者:绿依
返回目录

    木若昕和阎历横出了五柳庄就沿路寻找紫陌留下的标记,从看到第一个‘汪星人→’开始就不停地找,跟着箭头所指的方向走,到了一处偏僻的小树林里就没了指示,而树林里有一些打斗的痕迹,不过并不是很多,也不明显。

    “标记到这里就没了,难道紫陌形迹败露?”木若昕做出最坏的假设,不过她可以肯定紫陌一时半刻还不会有生命危险。

    紫陌的身世奇特,在千子豪百般折磨之下都还能活着,还有那不可思议的竹屋,想必她定有护身之宝,所以暂时不必为她的安危担忧。

    “此地残留有魔的气息,虽然很淡,几乎微不可察,但我能感觉得到在不久前这里有一个魔族之物来过。”阎历横嗅到了树林里残留下来的魔气,而他体内的魔力因为这点点的魔气有点骚.动,就像是一个被囚禁在暗地里很久很久的人,看到了一点点光线时无比的激动,渴望要出来。

    不过这点小骚.动对阎历横没有任何的作用,以他现在的实力完全可以控制得住体内的魔力,为他所用。

    “又是魔族……玄灵界只是修云以自身修为创造出来的空间,当时只是用于与五族强者联手的大战,按理说不可能有魔族在里面才对,可为什么会有?

    当初她被玄灵界入口那个漩涡吸进去的时候,依附在白虎玉坠里的梦魔不知所踪,很有可能也到了玄灵界,只是不知在何处。

    难道会是梦魔?

    木若昕虽然有这样的猜测,但却不能完全肯定,所以不会轻易乱说。

    “看来魔族在玄灵界中存在了很久,以魔的性格来说,他们不会安分守己待着,肯定会将这里变成他们的天下,然而事实却并非如此,他们躲在暗处,谋划着他们想要做的事。他们之所以要躲在暗处谋划,必定是受到了什么限制,不能随意行事。魔是不生不死之身,想要彻底消灭他们,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所以大能者一般都是将降服的魔族封印。即使再强大的封印也会随着时间的流逝慢慢消弱,玄灵界已有几百万年之久,几百万年的时间足以让任何封印消弱松动,就拿被天地宝玉封印的魔君来说,过不了多久,天地宝玉的封印即将失效,而魔君届时便会破封而出,到时候人界会变成什么模样,可想而知。”

    “听起来好严重。不过我现在没心思去管那么久远的事,我只想快点把儿子找到,把紫陌找到。阿横,你说紫陌的失踪和小易、不弃的失踪是不是同一个人所为?”

    “有这个可能,不过现在还不能下定论。既然紫陌在这里消失的,那我们就从这里开始找,相信一定能找出些蛛丝马迹。”

    “找是肯定要找的,我先试试和汪星人感应,看看能不能借助与它灵契的关系找到它。如果汪星人一直在紫陌身边,那找到它就等于找到紫陌了。如果抓走紫陌的人和抓走小易和不弃的是同一个人,事情可以变得很简单。”木若昕开始催动术法,借助与汪星人的灵契感应它的所在。

    阎历横在一旁安静地看着,没有走开,等待消息。

    没多久,木若昕就睁开了眼睛,此时脸色尤为难看,紧抓着阎历横的手,慌张说道:“阿横,我看到汪星人了,也看到紫陌了,还看到不弃和小易,他们都被关在同一个地方。那个地方好阴森,好恐怖,好黑暗,好冰冷。不弃在受折磨,小易被铐着,紫陌掉在一个布满黑气的地方。”

    “你能看得出他们被关在什么地方吗?”阎历横听了这样的消息,惊讶又焦急,万万没想到事情会严重到这种地步。期初他还以为是天旋门或者鬼市的阴谋,越到后来越觉得不是,到了最后竟然扯到魔族身上。

    他本不想和魔族有太多的牵扯,即使身上拥有魔力,他也不想,可很多事不是他不想就可以的。

    “不知道,我从来没有见过那种地方,不过我可以借助与汪星人的灵契追寻过去。直觉告诉我,方向在那边……”

    “那我们就往那边走……”

    “恩。”木若昕一刻都不想停留,她停留多一刻,儿子就多一分危险,早点过去他们就少一分危险。

    在与汪星人灵契的作用下,木若昕很快就来到了关押众人的地方,但只是她的感觉已经到了,可眼前却什么都没看到,这里是一个高崖上,前边不远就是深渊了,根本没有路再往前走。

    “怎么到了这种地方?”木若昕想不明白为什么会来到这里,但她的感觉很强烈,心里不断有个声音在告诉她,她要找的人就在附近。

    “或许这里别有洞天。魔族能隐秘如此之久,想必藏身之地一定很隐秘。不过不管他藏得再隐秘,他身上的魔气始终不能全部掩盖。”阎历横闭上眼睛,靠着魔力之间的相互吸引来寻找,没多久,他果然感觉到附近有一股魔力,而且异常强大。

    这股魔力他之前未曾遇见过,看来不是他见过的。

    “阿横,有感觉得到吗?”

    阎历横睁开眼睛,点头回答,“就在山崖之下。”

    “火凤……”木若昕召唤出了火凤,然后和阎历横乘飞到山崖下,当飞到一半时,阎历横突然说道:“停……就是这里……”

    在阎历横说停的时候,火凤已经停止往下飞了,就这样悬在山崖的中间。

    “我能感觉得到这里的山崖壁上有魔气溢出,所以出口很有可能在这里。”

    “这里……可是这里只有一堆草藤,别的什么都没有。”

    “草腾……”

    这时,阎历横和木若昕两人同时想到了入口的所在,就是那堆草藤后面。

    草藤后面确实别有洞天,是一个洞口,一把草藤掠开,里面就会传来很阴森的气息,阵阵凉意吹来,令人毛骨悚然。

    而洞口深处,则是一个如同地狱的地方,到处布满了黑气,还有浓浓的血腥味,洞里随处可见尸骨,触目惊心。

    在洞口深处那地狱般的地方,汪星人被一团黑气缠住,动弹不得。紫陌也被吊在黑气之中,无法逃脱,阎易只是简单被关着,坐在角落里,闭着双眼,这会不知道是昏迷了,还是在闭目养神。

    最惨的是阎不弃,被绑在一根木架上,当成猎物一样的烤,可偏偏被架得有些高,在这种情况之下,烤不熟,又烤不死,时刻要忍受烈火灼烧之苦。

    那火不像是一般的火,而是冒着黑气的火,那烟雾浓黑呛鼻,极其难闻。

    在火堆旁边,一团黝黑又发着丝丝光烈的火团飞来飞去,时而在阎不弃的上面,时而在下面,时而又在左边或者右边,开心的时候就往阎不弃身上打几下,再骂几下,嘲讽两句。

    “哈哈……圣兽之王,想不到你也有今天吧。人类一直以兽类为食,常常把捕猎到的食物架在火堆上这样烤,烤熟了就吃。可你身为圣兽之王,却还甘愿为人类做事,真是可笑可笑。”

    “我今天就让你常常你那些同胞所要面临的命运,当然,它们可是要真正的被烤熟,被人吃,而你不会。我说过了,我不会让你轻易死去,我要慢慢的,好好的折磨你,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哈哈……”

    阎不弃咬紧牙关,忍着身上炽烈的疼痛,一声不吭,任凭魂魔如何折磨他,如何嘲讽他,他也不理会。、

    跟这种魔物浪费唇舌毫无意义,还不如省点力气,等待时机。

    他不认为他们会死在这个地方,所以一定会有人来救他们,就算没有人来救他们也一定会有奇迹发生,他只要熬过去就行。

    “你以为你不说话我就拿你没办法了吗?你和修云施加在我身上的痛苦,我一定要千倍、百倍的讨回来。如今修云那混蛋死了,那我只好把对他的愤恨算到你的头上。”

    “圣兽之王,等你死了之后如果心里不爽快,可以去找修云算账,是他害了你。”

    ……

    阎不弃还是不说话,逼着眼睛,安静地待着,眉头时而邹一下,那是因为受到下面魔火的侵袭感到痛苦。

    魂魔说了好多话,也打了很多次,说得他嘴巴都累了,可阎不弃还是一点反应都没有,而他还不想让阎不弃死,所以再生气也得忍住,不能痛下杀手。

    他只是暂时不想杀圣兽之王。

    圣兽之王可以暂时不杀,但其他的他可不在乎。

    “我就是要让你痛苦……我还说过,我要把你所有的亲朋好友一个一个全都杀掉。这小子是你的朋友吧,就送他先开始。”魂魔朝阎易飞去,才刚飞到一半,后面就传来了凶恶的警告声。

    阎不弃可以忍受魂魔随意折磨自己,但他绝对忍受不了魂魔对阎易动手,所有魂魔一朝阎易飞去,他就睁开了眼睛,对魂魔发出警告。

    可是他这样的举动却让魂魔更为兴奋。

    “哈哈……想不到你那么在乎这小子,看来他对你很重要。对你越是重要的人,我就越要折磨他,让他在你面前受尽所有的痛苦。人类有句话,叫做有福同享有难同当,我现在就让他来陪你一起享受这魔火的味道……哈哈……”

    “你……混蛋……”

    “你是不是很生气,很愤怒呀?生气吧,愤怒吧,我就喜欢看你愤怒的样子,你越是愤怒我就越开心,哈哈……”魂魔狂笑不断,由一团黑光变成人形,那是一个奇异的模样,虽有人之形,但却无人之魂,身上穿着黑甲皮衣,脸上的魔纹如同鬼画符一样,延伸到脖子下,就连手上也有魔纹。还有那发光的双眼,很是可怕。

    这还是阎不弃第一次看到魂魔真正的面貌,但他并没有吃惊害怕,只是觉得有点眼熟。

    就如魂魔所说,他是圣兽之王,还对魂魔施加过封印,两者自然曾经见过,会觉得眼属于也很正常。

    “圣兽之王,我的形体已经能恢复如初,再过不久我就能和当年一样强了。这一次没有修云,我看你还能耐我何?哈哈……等我把玄灵界的人全部杀光之后我再去人界,把那里的人也全部杀光,到时候人界就是我们魔族的底盘了。等魔君破封而出,我们魔族再杀上天界,哈哈……”

    “痴心妄想……别说天界,就连人界你们也占领不了。”阎不弃再和魂魔多说了一句话,而且是在嘲笑他。

    魔族一直想侵占人界,还意图攻向天界,只可惜那都是痴人说梦。

    就连当年的人魔大战都未曾赢得了,又何以赢得天界之战?

    “是不是痴心妄想,你以后会知道的,只是不知道你能不能活到那一天。我虽然不想马上杀死你,但也不会让你活太久。等我把你所有珍惜之人全部杀光之后,我就会送你到地府去和他们团聚了。”

    “哼。”

    “你不相信也得接受这样的事实。现在我就让那小子陪你‘有福同享有难同当’。”魂魔手一挥,在阎不弃旁边弄多出一个带有魔火的架子,然后将阎易丢到架子上,同样把他绑到一根木头上,架着烤。

    阎易只是在身上悬飞出来的时候睁开了一下眼睛,但很快又闭上了,并没有因为被架在魔火上而惊慌害怕,依然紧闭双目,不发一言。

    现在就算他喊破了喉咙也没用,何必浪费那个精力去喊,还不如想想办法脱身。

    “好小子,竟然也是个硬骨头,小看你了。”魂魔见到阎易的意志力也这般强大,有点小小的惊讶,还有点点欣赏。不够这点惊讶和欣赏并不能让他心软,因为他根本就没有心。

    只有人类才有心,他是魔,怎么会有心?

    紫陌看到阎易和阎不弃都被架到了魔火上烤,很是焦急,企图以善念来说服魂魔。

    “众生平等,就算是魔族也是一种生灵,难道你们就不能与人类和平共处?人类跟其他的生灵都能和平生活在这片大陆上,只要你们愿意,与之为善,一定可以和人类生活在一起的。”

    “哈哈……”魂魔听到紫陌这些话,大笑几声,然后飞到她面前,嘲讽反驳她,“和平共处……那我倒要问问你,人类和那些生灵和平共处了?”

    “很多呀!万物皆有灵性,也有生命,草木生长,鸟语花香,这些也都算的。”

    “那你为什么不说说鸡、鸭、猪、狗,还有水里那些数不清的鱼类,他们也是生灵,可曾能与人类和平共处?不能,因为他们都是人类的食物。你们人类可以拿他们做食物,我们魔族为什么不能拿你们做食物?你们有你们的道理,难道我们就没有我们的道理吗?”

    “这是自然循环的定律,不是你说的那样。人类可以从事种植、养殖,还可以……”

    “借口,全都是借口……你们人就爱说一些冠冕堂皇的道理来欺骗其他生灵,它们会上你们的当,我可不会。等我们魔族统领人界之后,这样的事就不会发生了……”

    “等你们统领人界,那人界就会变成地狱了,别说是兽类,就连花草都长不起来,这就是你们魔族的本性,也是你们不能和其他生灵成为朋友的原因。如果你们不改变这种恶性,终究有一天会灭亡。之所以灭亡,不是被其他的种类所灭,而是你们自己灭亡。不懂得自然之道,没有怜爱之心的生灵,是得不到任何庇佑的。”阎不弃突然又冒出一句。

    “怜爱之心,难道你们人类就有吗?想想你们人所做的事吧,比我们更加的残忍……而且你们人类还自相残杀,每天都有不少的人死在你们同胞的手上,”

    “这样的种族怎么配活着?”

    “难道你们魔族就没有自相残杀吗?你说没有,我绝对不信。”

    “有又怎么样?反正不会像你们人类一样,爱恨情仇不断。你们是那么的渺小,弱肉强食,本来就是这样的道理。”

    “你说得没错,弱肉强食……所以你们魔族注定成不了人界的住宅。你们没有爱,就算同胞死了,你们也不会伤心,不会流泪……我跟你说那么多干嘛……对牛弹琴……”阎不弃又把眼睛闭上,不想再和魂魔说废话。

    这种魔性过强的魔类,根本就是无药可救。

    “有又怎么样?反正不会像你们人类一样,爱恨情仇不断。你们是那么的渺小,弱肉强食,本来就是这样的道理。”

    “你说得没错,弱肉强食……所以你们魔族注定成不了人界的住宅。你们没有爱,就算同胞死了,你们也不会伤心,不会流泪……我跟你说那么多干嘛……对牛弹琴……”阎不弃又把眼睛闭上,不想再和魂魔说废话。

    这种魔性过强的魔类,根本就是无药可救。

    既然没救了,说再说也是没用。

    还不如不说呢!

    “不说了,是你说不过我吧。哼……你不想跟我说,难道我还想跟你说不成。反正我不是要跟你说话,我是要好好的折磨你,让你慢慢地死去……让你看着你重要的人死在你面前。这个小子是你重要的人吧,我就先从他下手。杀把他杀了之后,我再去查查你身边有什么重要的人,把他们抓来,然后再杀……杀……”

    魂魔现在杀意很重,非要杀个人不可,而现在眼前他能杀的就只是阎易。

    本来可以杀紫陌的,但这个女人很特别,现在杀了有点可惜,等以后再吃会更好一点。

    对了,还有一条狗呢!确切的说是灵犬。

    “魂魔,劝你不要乱来。”阎不弃一看到阎易有危险就着急,真担心阎易会出事。

    阎易虽然可能是天下至尊,但也只是可能,万一不是,那岂不是很危险。

    他该怎么做才能救到小易?

    阎不弃都急死了,但阎易却还镇定自如,似乎一点都不害怕。真是让人服了。

    紫陌也很担心阎易,还在希望能感化魂魔,“你不要这样,他只是一个小孩子,你忍心对他下手吗?你要杀的话就杀我吧,不要杀他。”

    紫陌这句话,让阎易听了很感动,睁开眼睛看向她,向她道谢:“紫陌姐姐,谢谢你。”

    “我什么都没做,你不必谢我,我……”

    “不用为我担心,我没事的,放心放心。”

    “啊……”

    “我真的没事,真的真的,有事的可能是别人哦。”

    “臭小子,你是在说我有事吗?”

    “当然……”

    “找死……”魂魔想出手杀阎易,可是突然七彩光闪过来,遮挡住了他的视线。

    怎么回事?

    ____________________

    最近好安静啊!!!!!求支持咯,!!!!!!!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