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魔法校园小说 » 千金令,魔王的小俏妻 »  第503章:一道封印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503章:一道封印

小说:千金令,魔王的小俏妻作者:绿依
返回目录

    局势已经变得非常严峻,单靠寸天凡和赤水两个人根本没办法改变,而且他们现在都自身难保,在这种泥菩萨过河的情况下,他们又如何顾得了他人?

    赤水看到那个被他看伤又踹倒的人这般离奇死去,虽然不知道真正的原因,但却知道此时此刻绝对不能受伤,哪怕是一点点小伤都不行,尤其是见血,绝对不能见血。

    正好这时,寸天凡遭到攻击,但他并不想伤人,所以一味地躲避和劝阻,可是都没用。

    赤水只好提醒他,“千万不要受伤,哪怕是一根手指头也不能,否则你会血流而亡。”

    “什么?”寸天凡听了赤水说的太过玄乎,很是惊讶,分了神,结果手背被划出了一道伤口。好在他反应快,及时将伤口按住,不让血流出来,然后一脚把伤他的人踹飞。

    虽然他及时把伤口按压住,可还是感觉身体里所有的血液都往伤口上串,只要他一松手,里面的血就会奔涌而出。

    一点小伤,竟然会那么严重,这也太邪门了吧。

    “没事吧?”赤水过来看看寸天凡的伤势,看到他按着伤口的手缝里不断有鲜血溢出,已经猜到了答案,再看看眼前混乱的情势,只好劝寸天凡先离开,“这个地方有问题,我们还是先离开为妙,否则极有可能送命在此。”

    “可是……”寸天凡不想离开,不甘心看着万木阁外面的结界,气得是咬牙切齿。

    他此次来万木阁的目的是要救人,可是人还没救出来,他所带来的人倒是选乱了,而且不是一般的乱,这叫他怎么能甘心离开?

    自从把目标定在魔王身上后,他所做的事都没有成功过。不成功也就算了,付出了那么多,连朋友都交不上,如果交上了魔王夫妇这两人为友,现在的情况就不会那么糟糕了。

    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

    “你还想着救人吗?现在这种情况,你还怎么救人?可能人没救出来,你的命就先没了。听我一言,万木阁既然有本事将贪狼门主困住,那就有本事应对外面这些人,单靠这点力量,我们是没办法和万木阁对抗的。更何况现在这点力量已经所剩无几,靠不住。”

    寸天凡脸色很是沉重,一言不发,看着一个一个躺在地上的人,每一个都不见有任何的生气,脸色像白纸一样,一看就知道是流血过多而死。还有极少部分的人在打,这些人的情况也没多好,肯定撑不了多久。

    除了五族的人之外,这些人可都是天星门侥幸活下来的,本以为能派上一点用场,谁知……

    难道老天爷真的要亡他们天星门吗?

    “走……情况好像不太对,快走。”赤水看到天象有变,一大片黑云覆盖而来,赶紧把寸天凡拉走。

    寸天凡回过神来,看向天空,也看到了那片黑云,顾不了那么多了,先离开要紧,而且他身体里的血液都不断往手背的伤口上串,想要奔涌出来,再不想办法处理,只怕他也会血流过多而亡。

    在赤水的帮助下,寸天凡才得以快速逃离,可不知道怎么回事,他们已经逃远了,可是却被一道强风给吹了回来,重重跌落到死人堆上。

    “啊……”寸天凡这一跌,没能把伤口按紧,鲜血不断涌出来,止都止不住。

    “可恶……怎么会这样?”

    “是谁?”赤水没有受伤,在跌落下来的时候也有死人堆垫着,所以能立刻站起来,警惕四周。

    这个时候,刚才还在打斗的人已经全部都死了,所以现在只剩下他们两个大活人。

    但在这一片死人堆里,他们却感觉到一个异常强大的气息,这个气息不仅强大,还很陌生,他们可以肯定,之前从未遇到过,由此可见,来者绝对不是魔王夫妇。

    放眼整个玄灵界,除了魔王夫妇之外,还有谁能发出这样强大的气息?

    就在寸天凡和赤水一头雾水又震惊不已的时候,天空已经被黑云完全遮住,大地陷入一片黑暗之中,只得一点战后的火光照耀,但却没多大用处。

    一个白衣飘飘的男子,从黑暗的天空中走出来,就这样悬空站在黑云下,脚下没踩一物,但却像是走在平地上那样的轻巧,不可一世地出现,对下面的生物,全当蝼蚁之辈,不管死活,全不放入眼中。

    印玉明现身万木阁外,站在空中,冷眼看着阎历横布下的结界,不久之后露出了屑笑,然后手一挥,一道紫黑色的光剑从他的手中飞出,刺向结界。

    紫黑色的光剑在结界外奋斗了几下才刺穿过去,将结界破除。

    看到光剑费了些劲才破得了这个结界,印玉明有点不太高兴,眉头稍稍邹了一下。

    想不到阎历横的实力比他想象中的要强,不过还好,没有比他预料的强太大。

    万木阁外的结界破了,寸天凡和赤水尤为吃惊,更觉得眼前的人实力强大。他们用尽所有的办法都做不到的事,眼前这个人却轻而易举做到了,显然他的实力在魔王之上。

    他们觉得魔王的实力已经够恐怖的了,然而此人更甚,这样的实力要到什么境界才能有?

    赤水比寸天凡更快从吃惊中回过神,然后拉着寸天凡,以最快的速度跑进万木阁中,欲远离这个实力异常可怕的人,暂时说他是人吧,有这种实力的人,就算是人也不再是人了。

    “你……”寸天凡还迷迷糊糊的,不知道赤水为什么把他拉进万木阁里,不过他很快就能反应过来,所以并没有继续问,而是用力逃。

    想必赤水跟他一样,已经猜到刚才那些人血流不止的原因,必定和这个可怕的‘人’有关,所以他们要尽快离开才行。

    然而他们并不知道,印玉明从来就没在乎过他们两个,所以才让他们轻易逃走。

    逃走……能逃得了吗?这里的每一个人,都逃不了。

    万木阁外的异变,木长流已经知道,只是事情太过诡异,他才没有出来,原以为外面的结界可以阻挡这一行人,可是他万万没想到,结界竟然被破了。

    这可是魔王布下的结界,整个玄灵界应该无人能破才对。

    到底是谁把结界给破了?

    “阁主,因为结界被破的缘故,寸天凡和赤水已经闯进万木阁了。”北刑天负责打探消息,不管外面的事情变成什么样子,他第一时间必须回来禀报。

    “只是他们两个进来吗?”木长流似乎有点怀疑这个消息的真实性。不是他不相信北刑天,而是他不相信寸天凡和赤水。在他看来,寸天凡和赤水就算再修炼几十年也不可能有能力破得了魔王布下的结界。

    但事实是,结界被迫了。如果不是他们两人所为,那就可得还有第三个人。

    “只是他们两个进来了,但外面却多了一个人。”

    “谁?”

    “不知道,此人我从未见过,也不曾听说过,实力之强,不在魔王之下。”

    “想不到玄灵界竟然还有这等人物。难道是天星门的总门主?”东方青猜测道。

    木长流立刻否定了这个猜测,“应该不会是天星门的总门主。如果来者真是天星门的总门主,又怎么可能眼睁睁地看着门下的弟子惨死?”

    “不管是谁,此人都是个强敌,我们要多加小心。现在小姐和姑爷都不在,只怕我们所有人加起来都敌不过这个强敌。”西落雁把最为紧急的事说了出来,其实这是大家所担心的事。

    之前他们以为有魔王的结界保护,可以暂时不惧怕,甚至完全不惧怕任何人来犯,就算真有人来犯,也有魔王夫妇这样的强者做后盾。但魔王夫妇现在不在万木阁,而且只是离开了三天,想不到这短短的三天里,竟然会有这般强大的敌人来袭。

    “也不知道横儿和若昕他们现在怎么样了?”墨影第一时间想到的不是自己的安危,而是孩子们的安危,担心他们有个什么万一。

    敌人连横儿的结界都能破,想必实力定在横儿之上,如果遇到这样的强敌,只怕……

    “墨影,你放心吧,他们几个都是福缘深厚的人,就算真遇到什么危险,也定能化险为夷。”保坤宇安慰墨影,虽然是安慰的话,但说的却是实话。那几个孩子,都不是简单的人物,这一路走来,遇到的风风雨雨早就不少了,即使再大的危险也遇到过,不也照样没事。

    不得不说,他们不但机缘好,这运气也旺得实在没话说。

    “话虽如此,可我还是担心。如果是以前还好说,可现在的局势不同。我总感觉这天随时都会塌下来。”墨影看着黑压压的天空,心里总是有一种不祥的预感,就因为这种不祥的预感,让她无比的担心,不断向老天爷祈祷,保佑孩子们都安然无事。

    “这些孩子们聚在一起,天底下没什么事是他们应付不来的,你就不用担心了。现在比较值得担心的是我们自己。万木阁外面的结界已经被破,敌人随时都有可能进来,这个敌人我们但靠我们这些人是无法应对的。”

    “这……”墨影其实不怕死,她一直觉得自己能活到现在已经是赚到了,就算现在死去,她也没有任何的遗憾。可是她不想看到身边的人死去,就算是刚认识的木长流,还有其他人,她也不想,所以不怕死的一些话她没有说出来。

    她可以不怕死,但她不能眼睁睁地看着身边的人死去,所以无论如何,她都必须要撑着。

    “现在暂时不是讨论这个的时候。眼下情况危急,我们只有见机行事了。”木长流说了句理智的话,然后吩咐一旁的东方青三人,“你们想办法暗中把寸天凡和赤水两个人给抓了,看看能否可行?若是不行,就让他们一直困在迷之沙漠和幻木之林里。记住,一切以自身的安危为主,如果行事有危险,选择放弃,明白吗?”

    “是。”东方青、北刑天和西落雁三人接下这个任务,虽然听着木长流的嘱咐,但他们已经决定要把寸天凡和赤水这两人给抓来,非抓不可。

    要不是这两个家伙带人来万木阁,事情也不会发展到这种地步,不抓他们来出出气,叫他们怎么咽得下这口气?

    不过西落雁倒是比两个男的要理智得多,以自身安危为主,时不时地劝劝他们。

    此刻,寸天凡和赤水已经进入万木阁,被困在迷之沙漠之中,迷失了方向,不知道该如何出来。

    他们早已从五族人的口中得知万木阁外不仅有魔王布下的结界,还有两个幻境,一个是迷之沙漠,一个是幻木之林,要想进入万木阁,必须要通过这两个幻境。

    然而要通过这两个幻境,可不是件容易的事。

    “休息一下吧,我实在走不动了。”寸天凡刚才那个跌倒,导致血流过多,又因为逃了一段路,现在着实是累得走不动了。

    赤水虽然没有受伤,但在这种沙漠之地对他而言却是寸步难行,一天滴水未进,他也累啊!

    于是,两人就直接倒在沙地上,呈一个大字休息。

    寸天凡时不时还注意一下自己手背上的伤,发现血已经止住,这才松了一口气。如果血到现在还止不住,就算那个可怕的人不追来,他也必死无疑。

    “你说,刚才那人到底是什么来路?”

    “闻所未闻,见所未见,不知道是什么来路。”赤水喘气回答,一想起刚才那个从黑云里走出的人,心就会颤抖。从来没有一个人能把他吓成这样,哪怕是魔王,他也不曾被吓到,可是今天遇到的这个人,只是一眼,他就吓得几乎魂飞魄散了。

    “我也不曾见过,你说他会不会是天星门的总门主?”

    “应该不是,不然他们怎么会对自己门下的弟子下手?”

    “说得也对。不是天星门的总门主,那会是谁?难道是传说中那个玄灵十强第一强的神秘人?”

    “或许吧。”赤水对猜测这个强者的身份没有多大兴趣,心里是一个悔。如果他不跟寸天凡蹚这浑水,也不至于会沦落到这种地步,悔不该当初啊!

    但赤水没有把这个‘悔’字表现出来,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如果老是一副后悔的样子,不但没有任何的好处,反而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所以他只好自认倒霉了。

    就在寸天凡和赤水两人休息的时候,天空突然撒下一张大网,他们躲避不及,就这样被网住了。

    东方青、北刑天只是用了最简单的办法就把这两人给抓住了,抓住的时候还有点不太相信,想不到堂堂贪狼门和天旋门的少主,竟然那么没用,就怎么轻易而举的给人抓了,说出去的话,只怕没多少个人相信吧。

    事实是,寸天凡和赤水两人累得快要虚脱了,加上之前受到了不小的惊吓,还认为这一大片沙漠里不会突然冒出什么人来,所以没什么防备,谁知……

    “你们……是谁?”赤水瞪着东方青和北刑天,质问他们。

    寸天凡没有质问,暗自感叹一声,带着无奈,心平气和说道:“想必三位应该是万木阁阁主身边的那四位奇人中的三位吧。幸会幸会。”

    他曾经从莫尚河的口中得知东方青、南倾城、西落雁和北刑天这四人,今天虽然少了一个,但他还是能猜得出就是这四人中的三个。

    “贪狼少主,我们是应该夸你见多识广,还是应该认为你和莫尚河的关系太好,所以从他口中得知我们几人的事?”东方青冷笑讥讽回应,并没有同情这两个人的狼狈,也不想跟他们废话太多,和北刑天一起,尽快将他们押回去,免得节外生枝。

    寸天凡一从东方青的口中听到莫尚河的名字就知道多说好话无用,干脆就省点力气,好好休息,不再多说。

    很明显,莫尚河已经是万木阁的叛徒,只要是和莫尚河站一边的人,势必会被万木阁的人所仇恨。他是贪狼门的少主,也是莫尚河的小主人,万木阁的人肯定会对他恨之入骨。

    他当初就不同意对万木阁下手,可偏偏莫尚河还是选择了这样做,不仅害了自己,还害了他的父亲。真是个可恶的人。

    赤水再次自认倒霉,突然觉得只要跟寸天凡在一起,他就会非常的倒霉,做什么事都不成功,好几次差点连命都给弄丢了。

    这里又没他的事,他干嘛来这里多管闲事?万一惹到魔王夫妇,不等外面那个可怕的人来灭他,魔王夫妇就先把他给灭了。

    终于,赤水做了一个决定,等见到魔王夫妇之后,他要和寸天凡撇清所有的关系,免得再被牵连。说不定魔王夫妇能应付得了外面那个可怕的人,如果打起来,就算结果是两败俱伤,他也有逃脱活命的机会。

    但赤水万万没想到,魔王夫妇现在根本不在万木阁,他心里想的那些侥幸的事完全没有一点希望。

    木若昕和阎历横现在正在赶回万木阁的路上,已经用了最快的速度,但当他们赶回来的时候,万木阁外面的结界已经被破,而地上则是堆满了尸体,这些死去的人没有一个是万木阁的人。

    阎历横在这些死人之中看到了几个熟悉的面孔,认出了他们,但并没有同情他们的死,只是很是疑惑。

    五族的人怎么会全都死在这里了?死就死吧,反正这些人的死活他不在乎,可为什么他闻不到一点血腥的味道?血到底去哪里了?

    “阿横,这些人……是五族的人吗?”木若昕也认得出一些面孔,但有很多的生面孔,她不曾见过。

    “应该不全是,五族现在没那么多人。这些人的身体还未完全冷硬,想来刚死不久,可是为什么闻不到一点点的血腥味?”

    听阎历横这样说,所有人都开始嗅,还真嗅不到一点点的血腥味,很是不解。

    “真的,没有一点血腥味。”

    “这怎么可能?死了那么多人,死得又那么惨,肯定是血流成河才对,怎么可能没有血腥味呢?”

    “但事实就是没有。”

    “先别管这个了,还是快点进去看看吧。希望爸爸和婆婆都没事才好。”木若昕担忧里面的人,哪里有心思去管其他人的死活,顾不得那么多,急着往里面跑。

    “若昕……小心点……”阎历横追上去,护好木若昕,但他没想过把她拉回来,直到发现前面情况不对,才将她拉住,“等等,别进去,那里有一道封印。”

    可是已经来不及,木若昕的一只脚已经跨进封印里去了。

    “封印……什么封印?我的脚好像……”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