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魔法校园小说 » 千金令,魔王的小俏妻 »  第534章:万花之王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534章:万花之王

小说:千金令,魔王的小俏妻作者:绿依
返回目录

    冷风听完冷尘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详细情况说完,不管是态度还是说话语气完全都变了,已经迫不及待想要把杀手门掌控在自己的手里。

    他这些年来那么卖命,就是想提高自己在杀手门的地位,如今有机会掌控整个杀手门,他岂会错过?

    “冷尘,以你现在的实力,踏平杀手门都不是问题,为什么还要替木若昕做事?是我们将杀手门掌控在手里的,凭什么让木若昕做杀手门老大的椅子?”

    “哥哥,事情没你想的那么简单,而且我也不想做杀手。”冷尘想不到自己的哥哥会有这样的想法,突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以他对哥哥的了解,一旦掌控了杀手门,行事将会极其疯狂,杀戮不断。

    他不想要这样的生活,他不想时刻沾染血腥,不想以杀人为生。

    “不做杀手我们还能做什么?杀手其实是一种伟大的职业,随时掌控别人的生死,简直比做皇帝还要爽。”

    “哥哥,对你而言,杀人真的是一件快乐的事吗?天天活在血腥之中,你难道不觉得恶心?”

    “现在这种世道,你不杀别人,别人就杀你,如果你想活下去,那就只能杀别人。”

    “不,不是这样的。我跟着魔王夫妇这些年,看到了很多人间真情,那才是人应该过的生活。”

    “没志气。总之我是不会让木若昕掌控杀手门的,杀手门只能是由我来掌控。”冷风不听冷尘的劝说,执意要按照自己的意愿行事,已经开始幻想自己成为杀手门门主时是多么的风光了,还想要到时候要做的事。

    等他成为杀手门的门主之后,他第一个要杀的人就是木彩蝶,然后把这些年来跟他作对的人统统杀掉,杀杀杀……

    冷尘因为冷风身上那股强烈的杀气感到震惊,一种前所未有的害怕从他心底冒了出来,还有一种后悔的感觉。

    他不该答应木若昕掌控杀手门,这样恐怕会害了他的哥哥。

    但事已至此,就算他说不做这件事也改变不了任何的结果。如今只希望哥哥能自己想清楚了。

    南耀国国君被刺杀,引起了不小的轰动,这个轰动不是挂白条哭丧,而是放鞭炮庆祝,庆祝这个昏庸无道的国君终于归西了。

    不过庆祝是一回事,却不知道是谁有这个本事将一个国君杀死?在蓝正司登上东翔国的皇位之后,大力压制江湖人士,其他国的国君因此也得到了较好的保护,没有什么人敢随意去招惹。

    在这种皇权居于任何权利之上的情况下,竟然还有人敢去刺杀国君,除非大有来头,要么就是非常有本事。

    但这样的人,会是谁呢?

    蓝正司接到南耀国信使送来的求助信,看完之后并不处理,丢在一边,然后处理其他的事,突然想到南宫华还被关在大牢里头,问道:“东叔,南宫华近日可有什么异常之举?”

    “没有,刚开始的时候是一天到晚在那里骂,拿自己是南耀国太子的身份来威胁、吓唬人,现在虽然安静了一点,但时不时的还会骂人,甚至还想逃出大牢。”东叔如实回答,语气中满是对南宫华的讽刺。

    一个烂泥一样的人,即使身份再高贵,那也扶不上墙。这样的人要是还没有一点自知之明,离死不远。

    “将这封南耀国信使送来的信给他看。”蓝正司将信交给东叔。

    “是。”东叔拿过信之后,看到蓝正司又在批阅奏折,处于关心,就算是说了千百次的话语,他也还要再说:“皇上,你这样下次不是办法,就算有魔王夫妇的儿子做继承人,你也该为自己的终身幸福着想啊!世上女子千千万万,除去木若昕之外,难道就再没一个你心仪的?”

    “东叔,你怎么还再说这事啊?不管你再怎么说,我都不会改变主意。好了,你去做自己的事吧。”

    “你今天不改变主意,并不代表明天不改。我会天天劝你,直到你改变主意为止,除非我死了。”

    “休要胡言,什么死不死的,以后不准说这样的话。”

    “人终究会有一死,百年归于尘土,这是天地之道,有什么不能说的?我希望在我死之前能看到你成家,有自己的孩子。好了,不说了,我把这封信拿去给南宫华看。”东叔虽然还是像以前那样经常劝说蓝正司,但并不是长篇大论了,而是点到为止。

    同样的话说得再多也没用,时常说一两句就行,说多了未必是好事。

    蓝正司在东叔走之后的确花了一点心思去琢磨他说的话,但却没有接受,冷笑摇头,然后继续批阅奏折。

    他今生认定了一个人,这一辈子都不会改变,无关其他,是自己太过执着。他克服不了这样的执着,所以选择勇敢去面对。

    还是那句老话,喜欢一个人,并不一定要拥有她,只要她开心幸福就好。

    就在蓝正司认真批阅奏折的时候,突然绿光一闪,御书房里出现了奇怪的藤蔓,瞬间将屋檐爬满,还朝他爬过来。

    蓝正司以为是木若昕来了,并没有立即闪躲,还温柔问问:“若昕,是你吗?”

    可是刚问完,一条藤蔓却朝他飞来,缠在他的脖子上,并将他浑身都绑住。

    “来者何人?”蓝正司用手拉着脖子上藤蔓,保护好致命的部位,想办法挣脱身上的藤蔓。但这些藤蔓太厉害,他根本就挣不开,而且越挣扎就越紧。更让他郁闷的是,不仅身上有一条藤蔓缠绑着,还有四条藤蔓像蛇一样盯着他看,只要他有一点点的挣脱,这四条藤蔓就会冲上来,将他制服。

    从这些藤蔓可以看出,控制藤蔓的人实力很强,他不知道是不是比木若昕还强,但一定比他强。

    “什么人?给朕滚出来。”

    “一个凡夫俗子,也敢对本尊大呼小叫,本尊就给你点颜色瞧瞧。”空无一人的御书房里,传来了一个尖锐的女子之声,但只闻其声,不见其人。

    女子的声音刚落下,缠在蓝正司身上的藤蔓突然长出了好多黑色的刺,深深刺进他的身体里。

    “啊……”蓝正司痛苦惨叫,外面的守卫听到声音,立即冲进来,可是他们根本就进不来,人刚走到大门就被藤蔓给飞出去了。

    现在整个御书房都被藤蔓包裹着,过得是水泄不通,外面的人根本进不去,里面的人也出不来。

    蓝正司被黑刺伤到后,嘴唇立刻变黑,脸也在发黑,很明显是中毒了。

    就算是中毒,蓝正司也没有妥协,冷厉说道:“有种你就出来,别躲躲藏藏的。”

    “我一出来,便是你的死期。”女子尖锐的声音再次传来,紧接着一个身穿绿衣的女子便从屋顶上飘飞而下,如同天女下凡,但她的眼神太过犀利,透着一股邪气,看来并非善类。

    “你是什么人?为何要袭击朕?”

    “你好意思问我是什么人?也对,你并没有见过我,当然不知道我是什么人。但百花宫主你总该认识吧?”

    “百花宫主……你和她是什么关系?”既然是来者和百花宫主有关系,那就是敌人了。

    对于敌人,即便是手无缚鸡之力之辈,他也不会手下留情。

    不过这个敌人的实力远在他之上,他根本就没有手下留情的机会,恐怕连自保都难。

    “我乃万花之王。百花宫主是我门下的一个弟子,虽然她偷走了我的九木灵花,但却始终是我万花之王的弟子。九木灵花是在你这里落入了他人之手,那我就从你这里开始算账。蓝正司,你真的以为成为东翔国的国君就能为所欲为吗?就算你压.制江湖人士,但人外有人,天外有人,这些年来不是因为江湖怕你,而是江湖不屑跟你计较。如果你真把江湖人给惹毛了,就算是十个东翔国也保不了你。”

    “既然是为九木灵花而来,那就不必多说废话,有什么招就尽管使出来吧。”蓝正司艰难按下椅子上的机关,结果椅子上就长出来许多的利刃,那些利刃全都是玄铁打造,锋利无比,将他身上的藤蔓全部割断。

    在身上的藤蔓被割断的瞬间,蓝正司奇迹腾飞而起,闪躲那四根盯着他看的藤蔓,并躲开他们,找一个较为安全的地方落地。但这个地方只是暂时安全,整个御膳房都是藤蔓,不管他跑到哪里都会被藤蔓攻击。

    蓝正司闪过几根藤蔓之后,又飞回到刚才的椅子上,按下另外的机关。

    机关一启动,整个御书房不管是地面还是墙面,就连屋顶的瓦片都在移动,而且还有利刃里面,将爬在上面的藤蔓全都处理掉。

    一根根长长的藤蔓就这样被地面、墙壁、瓦片上的利刃给割断了,掉落在地上,然后枯萎。

    万花之王看到自己的藤蔓逐渐掉下来枯死,气得两眼冒火,变出更多的藤蔓攻击蓝正司。

    蓝正司左闪右闪,有机会就按下机关,利用机关自保。但这样终究不是办法,太过被动,稍有不慎,自己就会粉身碎骨。

    可是他现在又没有更好的办法自保,只能硬撑着。

    “我倒要看看你能挺多久?那张椅子是你启动机关的关键之物吧。”万花之王已经发现椅子的秘密,用一根藤蔓将椅子给扯了过来。

    “不要……”蓝正司想阻止,但已经来不及。

    就在万花之王将椅子强行拉走的时候,整个御书房就发生了一个大爆炸。

    砰……一声震天动地的巨响,各种房屋碎石满天飞,烈火浓烟卷到半空之中。

    这个爆炸声太大,就连震动也很厉害,皇宫之外都能感觉到震动,所有人都看到天空的火光和浓烟,纷纷猜测发生了什么事?

    东叔还没到大牢,听到爆炸声又看到火光和浓烟,心里焦急万分,火速往回赶。

    那是御书房的方向,皇上出事了。

    他知道在御书房的地下埋着很厉害的火药,这些火药的威力足以炸掉半个皇宫。

    他才刚离开,怎么就发生这种事了?

    当东叔来到现场的时候,已经看不到御书房,全都是碎石木渣,还有一大堆干枯的藤蔓,不少干枯的藤蔓烧着着。

    “皇上呢?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东叔把现场一个侍卫拉过来质问。

    “属下是听到爆炸声才赶过来,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废物。谁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这时,刚才被藤蔓打飞出去的侍卫回来了,将情况和东叔说明,“属下听到皇上的叫声,想冲进去护驾,可谁知一打开门就被一根藤蔓打飞。不过属下在开门的那一瞬间,看到了满屋子的藤蔓,皇上被藤蔓才缠着。”

    “藤蔓……难道是木若昕?”东叔一听到藤蔓就联想到木若昕,但想想又觉得不可能。

    木若昕和皇上乃至交好友,而且还是个快要生产的女人,不会做这种事的。

    如果不是木若昕,又会是谁呢?

    “找,所有人都去找,无论如何一定要把皇上给找到。”东叔没有花太多时间去纠结这个问题,眼下最重要的是找到蓝正司。

    可是侍卫们把所有的碎石和木渣都搬开也没找到蓝正司,只找到一些无辜死去的宫女太监还有侍卫。

    “找到了吗?”东叔也亲自去找,见到每一个人都问相同的问题,得到的答案也都相同。

    “没有,根本不见皇上。”

    “那就继续找,直到找到为止。”

    东叔这辈子都没有娶妻生子,他把所有的心血都放在了蓝正司身上,将蓝正司当自己的亲生儿子看待。蓝家其他人死的时候,他都没有太伤心,但只要蓝正司一出事,他比任何人都着急。

    “皇上一定不会有事的,一定不会有事的。老天爷在六年前既然让他活了下来,这个时候就不会把他收走。”东叔在碎石之中不断地挖,把十指都挖破了,但他依然没有停下,时而自言自语,说一点让自己舒服一点的话。

    但是不管他怎么找,还是没有找到,无意中看到了一条干枯的藤蔓,想到了木若昕,于是赶紧写一封信给派人给木若昕送去。

    木若昕能力极强,只要她出马,一定可以把皇上给找到的。

    南宫华被关在东翔国的大牢里,每天过着生不日死的生活,不过这是他自己认的生不如死,和其他的囚犯相比,他过得算是好的了。

    御书房那个爆炸声,还有那个震动,他听得到,也感觉得到,但是看不到,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直到听到几个狱卒的聊天才知晓发生了什么事。

    “皇上的御书房发生了大爆炸,那可真是惨啊!”

    “那皇上岂不是驾崩了?”

    “呸呸呸,你才驾崩了呢!御书房虽然爆炸,但却没有见到皇上的尸体,但又不知道他去了哪里,真是匪夷所思啊!”

    “这世上的事本来就很匪夷所思,不是我们这种小人物可以看得透的。”

    “说得也对。”

    听了狱卒的话,南宫华开心大笑,“哈哈……想不到蓝正司也会有今天,哈哈……真是老天开眼,大快人心啊!”

    “闭嘴,再敢乱说话,老子就赏你一顿鞭子。”

    “你打啊!有种你打啊!本太子现在不怕你们打。如果蓝正司死了,那我很快就能出去,到时候一定要你们好看。”

    “谁说我们的国君死了?这尸体还没见到,就不能说是死了。我们的国君有没有死我们并不是很清楚,但是南耀国的国君早在前几天被人给杀了,连脑袋都不知道飞到哪去了,这件事可是人尽皆知呢!”

    “不可能。”南宫华本来还想高兴高兴,可是听说了南耀国国君被杀的事,完全高兴不起来了。

    他虽然讨厌父皇,平时也巴不得见他死去,但绝对不能这个时候死。

    如果父皇这个时候死了,国不可一日无君,一些别有居心的人就很有可能趁机抢夺属于他的皇位。

    不行,他要回南耀国。

    “放我出去,放我出去,听到没有,放我出去。”

    “快点放我出去。”

    “闭嘴,你死都别想出去,好好的呆着,再乱喊乱叫,我就给吃一顿鞭子。”

    “别理他,他每天多这样,你越是理他,他就越得意。”

    “对对对,不理他。”

    狱卒不再理会南宫华,让他自己喊去。

    南宫华的确在喊,而且喊得越来越大声,越来越激烈。

    “放我出去,放我出去,放我出去。只要你们放我出去,我什么都答应你们。我会给你们很多钱,很多女人,给你们高官厚禄。”

    但是不管南宫华怎么说,都没有人理他,到时候旁边牢房的囚犯回了他一句。

    “命都没了,要高官厚禄做什么?你真以为东翔国的牢房是那么容易出去的?就算蓝正司死了,你也出不去。”

    “你给我闭嘴。”南宫华心情不好,不想听到任何不好听的话。

    “是你给我闭嘴才对,要不是看在我们有同样遭遇的份上,我早就把你大卸八块了。再不给我闭嘴,我就把你的嘴给撕了。”

    “有本事你来啊!”

    南宫华以为有牢房保护,其他牢房的人伤不了他,殊不知他错了。

    隔壁牢房里的囚犯,一个狮子吼,直接把南宫华震飞,装到墙壁上,然后再摔下来,口吐鲜血,看样子伤得不轻。

    “咳咳……”

    “老子今天心情好,让你多活几天,再敢惹老子不爽,老子就把你废掉。”

    南宫华得到了教训,哪里还敢得罪这个人,也不敢再乱喊了,安分地待着。

    不能不安分,刚才那一撞,把他的五脏六腑都撞伤了,现在连说话都疼得厉害,更别说是做其他的事。

    他真的不甘心啊!

    不知道现在是谁坐上了南耀国的皇位?

    不管是谁,等他出去之后,他一定会把皇位抢回来。他才是南耀国皇位的继承人,谁都不能抢走属于他的东西。

    南宫华到死都不会知道,他这辈子都出不了这个牢房了,而且命不久矣。

    蓝正司在御书房被炸得失踪的事,很快就传了出来,东翔国的老百姓忧心忡忡,但江湖上那些被蓝正司压.制的江湖人士则是高兴万分。

    没了蓝正司,他们终于又可以继续过着无法无天、无忧无虑的日子了。

    一个身穿白色书生装的男子,坐在路边的茶棚,听着过往之人说起各种事,当听到蓝正司的事时,放下茶杯,往东翔国走去。

    木云层刚来到东翔国境外,想不到就得到了这样的消息,不去看看怎么行?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