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魔法校园小说 » 千金令,魔王的小俏妻 »  第576章:那就现身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576章:那就现身

小说:千金令,魔王的小俏妻作者:绿依
返回目录

    北辰长日赶到现场,一眼就看到了木若昕和阎历横,已经猜出了事情的大概,深知大事不妙,赶紧制止,以免事态更严重,而且并没有马上给北辰长月解惑,而是先向木若昕和阎历横道歉。

    “原来是魔王尊上和尊夫人,欢迎来我北隅国,舍妹年幼不懂事,又被我这个当兄长的*坏了,若有得罪之处,还望两位多多原谅。”

    “魔王……尊上……”北辰长月知道阎历横和木若昕身份的那一刻,整张脸上的表情全都僵了,抽筋得五官几乎扭曲,眼中满满的全是紧张和害怕,虽然身体被藤条捆绑着,但也还在发抖。

    天啊,她竟然惹了全世间都无人敢招惹的人,这简直就是在和阎王打架,时时刻刻都有可能灰飞烟灭、魂飞魄散。

    木若昕将捆绑在北辰长月身上的藤条收走,带着轻蔑之意,阴冷冷地说:“要不是看在你的份上,她不可能活到现在,但这件事我不打算就怎么算了。北辰长日,你我不是第一天认识,你应该知道我的行事作风。”

    “夫人可以提出条件,只要我北隅国能做到的,一定竭尽全力完成,只希望夫人可以不计较此事。”北辰长日很聪明,知道此时此刻最好的解决办法是什么,即使丢点脸,他也不会和魔王夫妇对上。

    和他们两人对上,那是找死。

    “好吧,看在你那么有诚意的份上,就给你们一个机会。我来北隅国是为了找一个人,如果你能帮我把这个人找到,那我就当今天的事没发生过。”

    “夫人要找何人?”

    “楚清风。”

    北辰长日听到这个名字,眉头邹了一下,任何人都看得出来他在为难。

    北辰长月在恢复自由的那一刻就已经躲到北辰长日的身后去了,把木若昕说的话听得清清楚楚,因为过于害怕,所以不敢吱声,直到听见‘楚清风’的名字才有点反应,低声嘀咕,“楚清风不是早就死了吗?”

    要他们去找一个死人,这分明就是强人所难嘛!

    虽然北辰长月把声音压得很低,但木若昕还是听到了,而且听得很清楚,也不弯弯绕绕说废话,直接把事情简单说清楚,“楚清风还活着,此时应该还在北隅国。北辰长日,我给十天的时间,十天之后找不到楚清风,那你的妹妹可就惨咯。好好帮我找楚清风吧,找到人就把这个颗种子种到土里,我自然会知道。”

    木若昕将一颗像绿豆的种子递给北辰长日。

    北辰长日接过种子之时,感觉身上突然多了一个重担,这个重担差点压得他喘不过气来,心中还有许多的疑惑,正要问个明白,可是当他抬头起来的时候,木若昕和阎历横已经消失不见,不知所踪了。

    十天之内要他找一个深不可测、行踪飘忽,甚至有可能已经死去的人,这怎么可能?

    “皇兄,他们好像走了。”北辰长月直到木若昕和阎历横消失之后才敢开口说话,语音之中还有颤抖,可见心中的紧张和害怕还未散去。

    那是魔王,还有魔王的女人,魔城的女主人,两个可怕到极点的人物,她竟然不知死活地去招惹这种人物,还好没有皇兄赶来,要不然……

    北辰长日因为这件事非常生气,平时很少对北辰长月发火,这次真的忍无可忍,在大街上就严厉斥责她。

    “你能不能懂事一点?别以为一个北隅国的公主就能让你为所欲为,这世上还有很多人是你招惹不起的。除非你想让我们北辰一族像东方一族那样,被人取代。作为一个公主就该有公主的样,瞧瞧你平日里都是什么样子?诗书礼仪样样不懂,就知道在外面惹是生非,你要是再这样下去,北隅国迟早有一点会因你而亡。”

    “皇兄,这事也不能怪我,是他们挡住了我的去路,还……”

    “你还有理?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外面都干了些什么,如果你再这样,我不介意让魔王夫妇把你处置了。”北辰长日搁下狠话,气愤离去。

    北辰长月本来心情就不好,被北辰长日这样一骂,公主的脾气一发不可收拾,用手指着北辰长日的背影,骂道:“皇兄,你从来都没有这样骂过我,我一定要告诉父皇,让父皇替我做主。”

    北辰长日走在前面听到北辰长月这句话,心里凉凉的,感觉不太好。他那个父皇就和北辰长月一样,不知天高地厚,以为北辰一族实力很强,世上无几人能敌,殊不知那是自以为是。现在的北隅国根本经不起一点风吹浪打,要不是有蓝正司帮忙把江湖上的势力打压下去,北辰一族能有今天?

    看来他得早做准备才行,绝不能让北辰一族像东方一族或许司马家那样灭亡了。

    木若昕把找人的事丢给北辰长日,自己则是和阎历横前往火族。

    “以前来过水族,还拿了水族不少的水晶石,现在想想,咱们那个时候还真有点像强盗。不过这是水如天答应给我们的,我只是拿走属于自己的东西。这一次再去水族,不知道会有什么稀奇古怪的事情发生。只可惜意境坏了,要不然的话那上百颗水晶石还有水族的水灵斧就可以派上用场了。”木若昕拿出意境失去灵性的沉香木镯子,心疼不已。

    这段时间她想了很多的办法修理木镯,但都没能修好,可惜了里面那么多的好东西,那些金山银山、灵草灵药,她真的好想念啊!

    “或许是意境之灵已死,所以这镯子才无法修复。但凡有灵性的东西都有生命,一旦失去生命就会如人一般,化为尘土。”阎历横将木镯拿过来,看了看,虽然是他弄坏的,但他并不心疼。

    别说是一个镯子,就算是一个人,为了救心爱的妻子,他都可以舍弃。

    “也许就是你说的那样吧。我现在每天都给镯子注入灵力,看看能不能有什么作用?”

    “如何?”

    “目前为止……完全没作用。但我不会放弃,每天我都会坚持注入一点灵力,说不定会有奇迹发生哦。再说了,里面装有几乎是整个玄灵界的金银财宝、各种珍奇草药,就算不为别的,为了那些金子,我都得试一试。”木若昕把木镯重新带回手腕上,不会因为镯子失去了灵性就嫌弃它。

    虽然镯子没有了灵性,但是妈妈留给她的东西,她当然要保管好。

    “好吧,你高兴就好。”对于木若昕的爱财,阎历横早就见怪不怪了,如果哪天她突然不爱财,那才奇怪呢!

    “我高兴还不行,你也得高兴才行。不过现在最重要的事不是修复镯子,而是想办法封印魔君。”

    “恩。若昕,你真的认为北辰长日可以找到楚清风吗?”阎历横严肃问道,眼中充满了怀疑。

    楚清风是何等人也,岂是一般人想找就能找得到的?

    “我对北辰长日根本没抱多大希望,找人的事还得靠我们。虽然没抱太大的希望,但也不能浪费一点一滴可用的力量。现在我们的时间不多,能争取到一天是一天,哪怕是一刻也好。时间不多,我们就不要再浪费了,赶紧走吧,前面不愿意应该就是水族的入口了。”木若昕一想起封印魔君的事就来劲,加快脚步前进。

    只有把魔君封印之后,她才不会失去最爱的丈夫,才能过上逍遥快活、安安稳稳的日子,享受幸福、美好的人生。

    阎历横何尝不想早点将魔君封印,可是一件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别人或许不知道,但他能清楚的感觉到魔君破封在即。

    这几天魔君虽然没出来作祟,他的心口也不疼,就和平常无恙,但他总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总觉得少了什么,又或者多了什么。这种感觉让他感到很不安,不过为了不让木若昕担心,他努力掩饰好,不表露出来。

    或许魔君已经在开始部署破封的事了。

    看来他要尽快找到楚清风才行。

    楚清风在水珠的帮助下,悄无声息地离开了楚家,此时正站在水族外面最高的冰川上,望着白茫茫的冰川,心情很是沉重。

    水族,这个让他痛恨的地方,但却是他的根所在。

    “公子,已经到水族门口了,你不进去吗?”水珠一直跟着楚清风,没有离开,但越靠近水族,她的恨意就越大。

    恩情她没有忘记,但仇恨她更没有忘记,这个时候她恨不得立刻冲进水族,把水千山大卸八块。

    可是以她现在的实力,根本做不到,所以只能见机行事。

    “你的恩情已报,现在可以去报仇了。”楚清风手里拿着自己母亲的牌位,想念这世上唯一给他温暖和疼爱的人,就算是拿所有的一切去换,他也愿意换回疼爱他的母亲。

    但这是无法实现的梦。

    “公子,你不进去吗?”水珠问道,努力压制仇恨,弄得自己很难受。

    “进去看你报仇吗?”楚清风反问。

    “只要公子一句话,水珠可以留水千山一命,只要他一条胳膊就行。”

    “不必。他的生死与我无关。不过提醒你一句,以你的实力,不可能报得了仇。我建议你回去再修炼几年,等实力变得更强了再来报仇。”

    他其实是不希望水珠去报仇,但这样的话他根本说不出口。

    之所以不希望水珠去报仇,并不是因为在乎水千山的死活,而是不希望水珠去送死。至于水千山,他对这个父亲的感觉很复杂,恨之入骨又无可奈何。

    “我知道自己的本事不够,想要报仇难比登天,我更知道即使再练上百年也不可能是水千山的对手。”

    “那你还要报仇?”

    “有些仇不得不报。公子,水珠唐突问一句,你对令尊的仇恨有多大?如果……”

    楚清风知道水珠要说什么,打断了她的话,拒绝道:“我不会帮你报仇。”

    就算他再恨水千山,但水千山还是他的生父,他不能对自己的亲生父亲痛下杀手。

    “水珠明白了,也知道该怎么做了。这个仇我可以晚点再报,等公子身上的封印解除再说吧。这几天我又翻了一遍记载着有关解封之术的书籍,公子可否愿意再让我试一试,解除你身上的封印?”

    “有人来了。”楚清风答非所问,没有理会水珠说的事,手一挥,周围的小冰川突然移动,集合在一起,变成了大冰川,挡住前面的去路。

    “谁来了?”水珠看不到任何人,只看到高高的冰川,要不是她出身水族,早就被冻成冰块了。

    “他们来了。”

    “他们……谁?”

    “魔王还有……”

    “公子,你之前不是说要我带你去找魔王吗?如今人家找来了,你为什么不出去相见呢?”

    “我……”楚清风一时间回答不上来,心里很纠结,极其矛盾。

    他想帮木若昕封印魔君,但又不想和自己的妹妹为敌,还抱着一点点的希望,希望紫兰能醒悟,能回头。

    如果他出去见魔王,势必会被他们要求帮忙封印魔君,不管他是答应还是拒绝,都会陷入两难之地。

    水珠虽然只是跟了楚清风一小段时间,但对他的了解也不少,猜得出他心里在想什么,“公子这样做,是因为令妹吧。”

    “希望紫兰能回头,但……”

    这种希望很渺茫。

    木若昕和阎历横来到了水族,寻找水族的入口。但水珠外面的冰川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路也不对了,想要找到入口还得费点劲才行。

    “几年不来,这里的变化真大啊!冰川有那么容易发现变化吗?就算有变化,也不可能变化那么大才对。我记得我们以前来的时候,这些冰川都没有的,还有那个……那个,全都没有。”木若昕一路上都在研究变化极大的冰川,这个时候不知道该从哪个方向走。

    阎历横并不着急,慢悠悠地跟着木若昕走,还有心情欣赏风景,“这其实也是难得一见的美景。”

    “没个屁,一眼看去全是白的,一点色彩都没有。如果用这来形容一个女人的纯洁,那是绝对完美的,但如果用来比喻一个人的人生,那简直就是毫无意义。一个人活了一辈子就像一张白纸一样,什么色彩都没有,多单调啊!不对不对,好像扯远了吧。我们来这里不是来研究冰川的,而是来找楚清风的。”

    阎历横无言,轻轻柔笑,摇摇头,跟着木若昕一起走,并不担心在冰川林之中迷路。

    这里本来就没有路,走到哪里都一样,时机到了自然可以进入水族。

    躲在暗处的楚清风把木若昕和阎历横的话听得清清楚楚,听到木若昕说来找他,心情忽然好了不少,可一想到她找他的目的只是为了要他帮忙封印魔君,心情又不好了。

    他现在求的不多,只希望木若昕能把他当做朋友来看待,可是在这种情况下,他们真的很难成为朋友,除非他大义灭亲,牺牲自己的亲妹妹,或许有可能。

    “公子,他们是来找你的,你真的不出去见他们吗?”水珠问道,脑海里浮现出楚清风曾经说过的一句话。

    公子说这世上恐怕只有魔王才能解除他身上的封印。如今人家魔王亲自找来了,公子却不出去相见,这是什么道理?

    “我还没有想清楚,这个时候相见不如不见。”

    “可是不去见他们的话,你身上的封印就解除不了了。”

    “只需等一个月之后,封印就可以自行解除。”

    “哦。”水珠没有再逼着楚清风出去见魔王,尊重他的决定,说多了反而会让他更难受。

    这里是水族的地方,水灵之力很强,可以帮助楚清风掩盖所有的气息,不易被人察觉。

    就因为这样,所以木若昕和阎历横才没发现他们找要的人近在尺咫。

    “阿横,我们都转半天了,还没找到水族的入口。这水族的入口该不会改了吧?”木若昕在冰川里转了一大圈,什么收获都没有,干脆找个地方坐下来休息一下。

    之前还以为进入水族很简单的,想不到比进入火族还有难。她有沐火凤凰,还有火狐,想要进入火族当然不难,但水族……水族的守护神兽在楚清风那里,这可不好办啊!

    “莫要着急,只要时机到了,我们自然能进去。”阎历横还是一点都不着急,淡定得很。

    “这是在浪费时间,我怎么能不着急呢?”

    “时间再紧,也不能把自己给累坏了啊!你先休息一下,很快我们就能进入水族。”

    “什么?”

    “因为这个……”阎历横托起手掌,一股寒气便从他的手掌心里冒出来,这是水灵之力才能做到的事。

    “这个……阿横,你怎么也有水系之力啊?”

    “你忘了修云的传承吗?”

    “对哦,我差点就把这个给忘了。你很少用其他系的力量,所以我没怎么注意。那你打算怎么做?”

    “这样做。”阎历横用手中的寒气打向四周的冰川,把冰川击碎,引起巨大震动。

    楚清风躲在暗处,因为冰川的震动紧邹眉头,两眼直直盯着阎历横看,很是不服。

    想不到魔王竟然也有水系之力,这简直是……

    为什么魔王事事都在他前面?难道他就不能有一次超越他吗?

    难怪若昕会选择魔王,或许就是因为这个吧。

    “公子,那个魔王也有水系之力,他该不会也是水族之人吧?”水珠也看到了阎历横,大为震惊,但她并没有注意到楚清风的不服和不悦。

    当初在蛮荒之地见到这个人的时候,她怎么就没看出他是这样强大的人物呢?

    “他是金族之人。”

    “金族……金族的人怎么可能会有我们水族的水系之力?”

    “不知道。”楚清风冷漠回答,语气中有很大的不爽。

    水珠听出来了,这时才感觉到楚清风对阎历横有的敌意,这种敌意……难道……

    公子喜欢魔王的女人。

    天啊!,这也太……

    阎历横将冰川都打散,弄得整个冰川林都在震动,但过了一会他却停了下来,阴冷一笑,说道:“既然来了,那就现身吧。”

    “阿横,你在叫谁现身呢?”

    “他。”

    “谁啊?”

    “楚清风。”

    “楚清风,他来了吗?在哪里?”木若昕一听到楚清风就激动,立刻四处看,寻找楚清风,还大叫出来。

    “楚清风,你给我滚出来。”

    楚清风眉头邹得更紧,更不爽了。

    被发现了,而且是被魔王发现的,他真的很不爽。

    !!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