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魔法校园小说 » 千金令,魔王的小俏妻 »  第596章:本君声明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596章:本君声明

小说:千金令,魔王的小俏妻作者:绿依
返回目录

    木无忧选择结束自己的生命,木长流相随而去,两人死时并没有任何惧怕,反而像是在做一件快乐的事。

    他们深爱着彼此,一生聚少离多,但他们的爱自始至终都没变。

    “妈妈,妈妈……我们才刚团聚,你怎么忍心马上就离开我?我哪怕拼命完事上天给的使命,不仅仅是为了救阿横,还为了你呀!妈妈……”木若昕哭得稀里哗啦,此时已经从魔君的手里把木无忧抢过来,但木无忧已经自绝经脉而亡,现在就是一具没有生命的尸体。

    魔君想不到木无忧会那么快自尽,事情来得太快,他还没反应过来她已经自绝经脉了,所以木若昕来抢木无忧的时候他并没有阻拦,而是放手。

    他不在乎木无忧和木长流的死活,可当看到木若昕哭得悲痛欲绝时,他后悔了。他在木若昕和阎历横身上见过海誓山盟、生死相随的爱情,但却没见过感人至深的亲情。

    这就是人类所谓的亲情吗?

    “若昕,本君……”

    “你给我滚……不管付出多大的代价,我都不会放过你。我恨你,我恨你,我恨你……”木若昕悲痛不已,现在最为痛恨的就是魔君,恨不得冲过去跟他拼命,但她不是魔君的对手,就算冲过去了也达不到目的,所以只能对魔君怒吼。

    木若昕的‘恨’字在魔君耳边回荡久久,就像是一柄锋利的剑在他身上不断地刺,那种痛的感觉很难受。

    想不到他也会心痛,而且痛得那么厉害。

    “你要搞清楚,并不是本君杀死他们,他们是自杀的。”魔君反驳道,话虽然说得轻巧,但内心却要承受很大的痛苦。

    连说话也会痛,这是怎么回事?

    “是你逼死了他们。”

    “随你怎么说,本君没有亲自动手,那就不算是本君所杀。看在这两人自尽的份上,本君就让你和他们多待一会。还有那三个木灵,本君也让你一并带走。别以为本君不知道你偷偷把他们藏到意境中了,若是本君想将他们揪出来,你藏到哪里都没用。”魔君没再多说,化成一团黑气,消失不见。

    再不走,他心里会更难受。

    木若昕用满是泪水的双眼,恶狠狠地看着魔君消失,心中满满的悲痛和愤怒。

    她好恨。她恨魔君逼死她的双亲,更恨自己的无能。如果她能够有用一点,爸爸妈妈刚才就不用死了。

    她真得很没用。

    “妈妈,妈妈……”木若昕紧紧抱着木无忧的尸体,魔君走之后,她的愤怒不再表现在脸上,脸上有的只是伤心。

    她最亲的父母就这样死去了,最爱的丈夫又不在身边,她真的快撑不下去了。

    “妈妈,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办,怎么办啊?”

    “爸爸,我该怎么办?怎么办?”

    木若昕把木无忧带到木长流的身边,将他们放在一起,在他们身旁静静坐着,刚开始一直哭个不停,直到把眼泪哭没了才停下。

    现在不是哭的时候,语气在这里浪费时间哭,不如想办法封印魔君。她已经失去疼爱她的双亲,不能再失去深爱她的丈夫了。

    “爸爸,妈妈,你们先到意境里待一下,等我封印魔君之后,再为你们找一好地方,让你们永远都在一起。”木若昕从悲痛中回过神来,然后将木无忧和木长流的尸体放到意境中,用寒冰保存好。

    东方青、北刑天和西落雁都在意境里,一直守在木长流身边,连动都不动一下,心里都觉得失去了一个支柱,不知该怎么样活下去?

    木若昕没有时间再浪费,赶紧准备楚清风要的丹药。

    她虽然不想楚清风用玉石俱焚的方式封印魔君,但现在真的是没有选择,只能这样做。

    远在另外一个空间的印玉明,在木无忧死的时候有一种异样的感觉,看着窗外一朵原本开得艳丽的花儿,现在已经枯萎。

    无忧死了。

    事情来得远比他想象中的要快。他以为木无忧去到人界之后,起码能待上十天半月,可是他万万没想到,还不到半天她就已经死了。

    这是天意,还是人为?

    如果是天意,他无能为力,如果是人为,或许还能有转机。

    “咯咯咯。”襁褓中的小阎兮独自在摇篮中,看着站在窗口发呆的印玉明,努力对他发出声音。

    印玉明听到小阎兮的叫声,收回惆怅,来到她身边,轻轻摇着摇篮,与她说话。

    “连命花已经枯萎,说明你外婆去世了。小兮,你是不是很伤心难过?”

    “咯咯咯。”

    “不仅是你伤心难过,木若昕应该更加伤心难过吧。小兮,你是不是也觉得我不应该让无忧去人界?如果我不让她去人界,她就不会死。她的死,我也得负一定的责任。但她执意要去,我真的没办法啊!”

    “咯咯咯。”

    “不行,我不能去帮他们封印魔君。我的劫数将至,这个时候如果插手管三界的事,很有可能度不过这个劫数。只要我度过了这个劫,将不再受三界的束缚,到时候我就可以插手管三界的事了。”

    “咯咯咯。”

    “小兮,你会是我的劫数吗?”

    印玉明忽然想到自己的劫数,直觉告诉他,这个劫数就在眼前。他可以直接将这个劫数扼杀在摇篮中,可他不忍心。

    小兮还那么小,怎么可能是他的劫数?等木若昕他们将魔君封印之后,他会把小兮还给他们,从此不再跟她有任何的瓜葛,就算她真是他的劫数,只要没有瓜葛,应该就没事的吧。

    “咯咯咯。”小阎兮还是摇篮中的婴儿,没法说话,只能尽可能发出声音来表达心中所想。

    不过她还太小,许多事不懂,只知道眼前所见到的人很亲切。

    “我这是怎么了?竟然想让一个婴儿听懂我的话,真是可笑。”印玉明自我嘲笑一番,然后又回到窗户站着,看那朵枯萎的花。

    他现在真的很想出去看看情况如何,或许也该出去看看。只是看看而已,不插手便是。

    “小夕,你是不是也觉得我应该出去看看?”

    “咯咯咯。”

    “那好,我们就去看看,就当是到外面透透气,活动活动。”印玉明将摇篮里的婴儿抱起,去哪都带着她。

    阎兮在印玉明的怀里很乖巧,从来不哭不闹,让人很省心。

    木若昕如果知道有个那么省心的女儿,现在心情应该会好一点点。然而最近她身边没有一件值得开心的事,她的心情如何能好?

    经过几个时辰的努力,木若昕终于把楚清风要的丹药炼好,炼好丹药之后没有去做任何事,直接来找楚清风。

    楚清风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看到木若昕眼睛肿得离谱,脸上还有淡淡的泪痕,如此情况,一看就知道大哭了一场,而且哭得非常厉害。

    到底是什么事让她哭成这样?

    “若昕,你怎么了?”

    “没事。”木若昕用悲伤的口吻回答,嘴上说没事,但明眼的人都能看得出来她有事。

    “你认为我会相信吗?才出去了一会就成这样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难道魔王他……”楚清风想问阎历横是不是死了,但这样的话他很难开口。

    除了阎历横能让她伤心成这样,还有谁?

    “这已经过去了,我真的没事。你要的丹药我已经炼好,这就给你,至于吃不吃由你自己决定。我有必要再提醒你一次,这种药吃了之后你的三魂七魄将会散去,从此不复存在,你要想清楚了。药效只能持续一天,一天过后,你将会……”

    “我明天就吃。”楚清风没有任何的犹豫,将木若昕给的药收好。哪怕是要他现在吃,他也不会眨一下眼睛。

    其实他的注意力并不在丹药上,而是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但他真的问不出口。

    万一是阎历横死了,他现在去问,岂不是在她的伤口上撒盐?

    不管是不是阎历横死了,他都不在乎,他在乎的只是她。

    “你先好好休息吧,我去给你煎药,顺便给你弄点吃的。”木若昕现在不想闲下来,更不想说悲痛的事,所以找事情做,转移自己的注意力。

    “若昕……”楚清风想把木若昕留下,和她聊聊天、谈谈心,但木若昕不等他开口就已经走了。

    到底是什么事让她如此伤心难过?难道阎历横真的死了?

    不太可能吧?

    木若昕找事情做,让自己忙得停不下来,以此来麻痹自己。

    魔君暗中看着她,看到她这个样子,各种郁闷,各种纠结。

    阎历横和魔君同在,所以魔君看到什么,他都能看到,魔君做了什么,他都知道。当魔君要杀木无忧和木长流的时候,他想要出手阻止,可谁知还没等他出手,木无忧已经自绝经脉。

    若昕现在一定非常的痛苦,只可惜他不能在她身边陪着。

    “阎历横,她这样的行举该如何解释?”魔君实在想不明白人的情绪,脑袋里乱成一团。

    人伤心难过的时候应该是大哭才对,为什么这个女人做这个又做那个,连扫地的活都干了,她到底在做什么?

    “她这样只是不想让自己太难过。魔君,你要是再敢伤害若昕身边的人,本座一定不会放过你。”阎历横能明白木若昕变成这样的原因,心疼不已,但现在心疼没什么用,有用的是跟魔君抗衡。

    已经到了非常关键的时候,他不能再沉默。

    “本君声明,木无忧和木长流并不是本君杀死的,他们是自杀,请你们不要将这个莫须有的罪名弄到本君的头上。本君做过的事,本君一定会承认,但没做过的事,谁也不想往本君身上泼脏水。”

    “你的确没有亲手杀死他们,但他们是被你逼死的,这跟你亲手杀死的有何区别?”

    “当然有区别。”

    “魔君视人类为蝼蚁,杀了两个人便是杀了,想不到却不敢承认,真是滑稽。”

    “哼,不是本君做的事,本君为何要承认?那个木无忧像是有备而来,本君总觉得她是特地来送死的。不,是来求死的。早知道这样,本君就不该让木无忧进无幽山庄,更不该让她见到木若昕和木长流。”魔君很是后悔,有很多事情想不明白,尤其是木无忧的事。

    当他掐住木无忧的脖子时,总感觉怪怪的。如果当时这个女人不激怒她,甚至只要不说话,她会看在木若昕的份上不杀她。但事实并非如此,这个女人明知道他会一气之下杀死她,但她还故意激怒她。

    木无忧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真的只是用生命的代价来传达有关于半月香和紫陌的事吗?如果是为了这件事,她根本不必这样,只要能活着,哪怕多活片刻她都有机会说,不必当着他的面说。

    木无忧为什么要当着他的面说这件事呢?

    魔君越想越乱,本来对应付两天之后的封印信心满满,因为木无忧的出现,以及她怪异的言行举止,让他开始有不安的感觉了。

    阎历横能感觉到魔君现在在烦什么,其实他也想不通这件事。木无忧根本没必要当着魔君的面说半月香和紫陌的事,只要她不说,争取能和木若昕单独相处的时间,那有的是机会说。

    难道木无忧是来求死的?

    “阎历横,你也认为木无忧是来求死的,对不对?”魔君感觉到阎历横心中所想,开口问道。

    “是又如何?不管她的目的是什么,总之是在帮若昕。”

    “你说得对,不管木无忧的目的是什么,她所做的任何事都是在帮木若昕。既然你们已经知道本君拿半月香和紫陌的用处,这也没什么好隐瞒的。如今半月香已经在本座的手里,就只剩下紫陌。五族灵魂之力凝聚而成的结晶,她是对抗五灵聚齐的最好武器。天魔、地魔……”魔君一想到紫陌还没找到,着急又生气,于是将天地二魔叫出来。

    天地二魔因为找不到紫陌,回到无幽山庄都不敢来见魔君,直到魔君叫了他们,他们才来。

    “魔君……”

    “魔……君……”

    “本座要你们去找紫陌,找到了吗?”

    “这……魔君,您都不告诉我们紫陌是个啥,我们怎么找?”

    “是啊!我们根本不知道紫陌是什么,不知道从哪里找。不过据我们推测,这个紫陌一定和楚清风有关系,所以我们去找楚清风了,可是又让他给跑了。”

    “蠢蛋。”魔君听到天地二魔说的话,气得大骂,“本君要你们去找紫陌,不是要你们去找楚清风。你们两个真是蠢得可以,浪费本君的时间。这紫陌和楚清风有什么关系?”

    “楚清风不是有个妹妹叫紫兰吗?和紫陌的名字里都有一个紫字,我们认为紫陌很有可能跟楚清风有关系,所以才去找他的。”

    “你们真是够蠢的。谁告诉你们名字里有一个紫字就一定有关系?”

    “这……”

    “亏你们还是魔界里一等一的魔物,想不到竟然如此蠢。滚……”

    天地二魔一听到‘滚’字就立刻跑了,哪里还敢多留片刻。这真的不能怪他们,明明就是魔君没有把紫陌的来历说清楚,就叫他们去找紫陌,他们怎么找呢?

    魔君虽然很生气,但也没敢对天地二魔下重手,挺多只是叱骂他们几句。他现在的实力虽然暂时占上风,但也占不了多少上风,一旦没了天地二魔,他的实力将大大受损,所以不管他们有多蠢,都得暂时留着。

    就在魔君愤怒不已的时候,梦魔和音魔回来了,还将抓回的人丢到魔君面前。

    “魔君,寸天凡和赤水已经被我们抓回来。”

    寸天凡和赤水两人很狼狈,完全没了在玄灵界时的意气风发,衣服脏得已经有一股臭味,头发凌乱,胡子都长出来了也没有整理,要不是梦魔和音魔说他们是寸天凡和赤水,任谁都很难看得出来。

    寸天凡和赤水虽然从玄灵界来,有一定的实力,但他们不懂得人界的规矩,和木若昕分开没多久就处处碰壁。刚开始他们还能忍受,可到后来实在是忍无可忍了,直接动手。

    然而动手之后,事情更糟糕,无论他们到哪里都不受欢迎。就算有人愿意收留他们,那也是别有目的,把他们当成打手或者杀人的工具。

    本以为能在人界有一番作为,可谁知会是这样的结果。他们才刚刚适应人界的生活,还没来得及大展宏图,结果就被梦魔和音魔给盯上了,逃了许久依然还是被他们抓到。

    寸天凡和赤水没见过音魔和梦魔,所以不知道他们是谁,更不知道他们有什么目的。可是当音魔和梦魔将他们丢到魔君面前的时候,他们是大吃一惊。

    “你……”

    “魔王……”

    在他们面前的人不就是魔城之主吗?魔王为什么要抓他们?

    “很好,本君要找的人找到了。”魔君闪身来到寸天凡和赤水面前,将他们扫视了一眼,满意点点头。

    “魔王,你抓我们来干什么?”寸天凡把魔君当成了魔王,毕竟他和魔王有那么一点点交情,所以这个时候说话有点底气。

    赤水虽然和魔王没什么交情,但直觉告诉他,此魔王非彼魔王。

    “小心点,好像不太对劲。”

    “哪里不对劲?”

    “哪里都不对劲。这个魔王身上的邪气比以前更重了,眼神也不太对。”

    “不错嘛!居然看得出本君和魔王的不同,你还算有点眼力。不过你们注定是死,所以就算再有用也得时。”魔君低头看了一眼赤水,然后又去看看寸天凡,阴笑问道:“你是不是觉得本君和魔王很像?根本分不出谁是谁?”

    寸天凡点点头。要不是赤水提醒他,他还真看不出眼前的人不是魔王。这个人虽然长得很像魔王,但言行举止、目光神情都不一样。

    “你到底是何人?”

    “他们两个刚才不是说了吗?本君是魔君。”

    “你就是魔君……”寸天凡在人界的时候已经听说了魔君的一些事,可是他万万没想到魔君竟然长得和魔王一模一样。

    这简直就是同一个人。

    “没错,本君就是魔君。”

    “我不管你是魔君还是魔王,你为什么要抓我们?我还要给我爹报仇,你有什么事就快点说。”寸天凡没好气说道,但他心里有一种很不祥的预感。

    这次恐怕真的是凶多吉少了。之前几次能化险为夷全都是依靠魔王和木若昕,现在他们两个不在,凭他根本对抗不了魔君。

    “抓你们来,当然是有用。”魔君不明说,手一甩,地上出现了一个漩涡黑洞,然后把寸天凡和赤水打进去。

    “啊……”

    !!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