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港台言情小说 » 王子宠上天 »  第一章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一章

小说:王子宠上天作者:寄秋
返回目录

    「你们在开什么玩笑,为什么是我,再怎么排也轮不到我好不好,你们别太过份了。」

    清隽威仪的长者扶着一位雍容典雅的美丽贵妇,两人像是不为所动的看着直跳脚的清朗男子,含笑嘴角始终上扬四十五度角。

    他们不是故意要提出无理要求,而是年纪大了真该去享几天清福,老夫老妻不趁着身体还硬朗时出去走走看看,再过几年就算是兴致不减怕也走不动了。

    听说大溪地、夏威夷的民风十分开放、热情,去看看上空美女,喝喝椰子水,好常保心胸开朗、怏乐。

    泡泡温泉对老人家的健康有益,再顺道上日本吃碗拉面,看艺妓浓妆艳抹跳传统舞,人生得欢且尽兴。

    还有美国的大峡谷、加拿大的枫叶、中国的万里长城,到南极看企鹅和破冰盛况、赤道极地去踩踩撒哈拉沙漠的热沙,感受滚滚黄沙的壮丽。

    当然有可能的话,环游世界一周是最理想的选择,不致错过各国绮丽的风光。

    如果说他们小儿子肯暂代一下「请假」的大哥,分担点国王父亲的工作,那么这个「小小」的心愿便不难达成。

    「你们也稍微节制一点顾及自己的身份,不要一天到晚只想着玩,做好本份才是你们应尽的责任与义务。」

    本份和义务扯不上关系吧!

    但是以两人的身份而言,做好本身的工作的确是他们目前的义务,而且没有说不的权利,因为他们是地处欧洲大陆一个小国的国王与皇后。

    此际两人正一脸苦恼的望着小儿子诺亚.米雷特斯,好象他是他们的唯一希望,巴不得他赶紧点头,两夫妻才好去收拾行李逍遥游世界。

    但是他怎么肯留下来当那个受苦受难的人,一家老少全跑出去风骚,没理由他一肩挑起全部的责任吧﹗

    所以他也要抗争,死都不愿顺他们意,该负起责任的是凯恩斯,不然也是老二雷亚尔,轮不到他来当替死鬼。

    「咱们好可怜呀﹗不过想出国放松几天都不成,儿子一个个溜得比谁都快。」皇后伊莲娜.米雷特斯故做哀怨的拭拭泪。

    其实她眼底连滴泪珠也没有,倒是盈盈笑意瞒不了人。

    「是呀﹗为人父母可真辛苦,现在的年轻人都不知感念父母亲恩,咱们真是白生他了。」

    国王理查.米雷特斯用感伤的口吻道,不过「忘恩负义」的三王子依然故我不妥协,谁叫他们的表演不够逼真,破绽连连。

    若是一般的王室家庭绝对是严守皇室礼仪,一板一眼、中规中矩,丝毫不能有行为偏差的状况产生,恪遵刻板的皇室教条,谨守仪规教养。

    但是天生多情浪漫的国王夫妇可不理会那一套,行为举止反传统而行,不爱拉拉杂杂的一大堆规矩,所以这小国的第一家庭就显得极与众不同。

    好听一点的说法是崇尚由、不拘小节自,轻易和群众打成一片有亲和力,实际上是天真有余、不伦不类、上梁不正下梁歪。

    不过后者的形容都没人承认就是,他们自认为是开放的民主王国。

    「理查,你的腰疼又犯了吧﹗」皇后用力一拧,国王马上形象一失的哇哇大叫。

    「疼……好疼呀﹗我的腰八成不行了,下半辈子大概得坐轮椅。」好狠的婆娘,下手这么重。

    「如果能出国去泡泡温泉肯定能纾缓疼痛,你的腰就有救了。」她一脸期盼地泛着宛如少女神采。

    他随即附和,「医生也是嘱咐我多泡泡温泉,可惜国内没啥好温泉。」

    「咱们也不过去待个两天,怎么就没人肯分忧解劳,难道想活活累死咱们呀!」说得口好干,来杯柠檬花茶吧!

    皇后边说边优雅的啜饮花茶,神情舒闲而悠哉,看不出累个半死的憔悴样。

    「人老了处处受人嫌弃,想他们小时候多可爱,多听话呀!没想到……唉﹗」无限歉欷吁呀﹗

    这一声叹息重得连聋子都听得见,让人想跟着叹息。

    「唉﹗父王,你想让一干皇家医师汗颜吗?居然连小小的腰疼都治不了,他们不如早早辞职。」瞧﹗他也叹息了。

    国王面上微赧的清清喉咙,「小毛病而已,干么要劳动皇家医师。」

    「既然是小毛病就不要呼天唤地,儿子我很忙没空听你唱歌剧。」说着也作势要离去。

    早该知道父王没病没灾光会呻吟,红光满面像是有病在身的人吗?

    腰疼还想出国,作梦。

    「你……你真是太不孝了,为父王分担一下工作有什么关系,这份重责大任早晚传到你们手中。」退位的事他一直搁在心里,改明儿将他们全召回来向全国人民宣布。

    「父王你说错了,『你』是单数而不是复数,即将坐大位的是凯恩斯,如果他反悔也还有雷亚尔。」又不是家里没大人小儿当家。

    国王有些气馁的一瞅,「你也知道他们不在国内嘛!兄弟间有什么好计较,共体国难……」

    「国难?」他挑起眉,讽刺一睨。

    「咳咳……我是说共体治国之艰难,大家要更加努力谋求国家繁荣和……呃,立足全世界。」最后一句是他的心声。

    意思是游遍世界每一个角落,留下他理查国王伟大的足迹供人赞扬。

    「嗯,立足全世界是件好事,儿臣会替你实践。」一说完他手儿摆摆,潇洒的走出国王夫妇视线。

    他的志愿的确是走遍全世界,以收集各国美女以为己任,不负己身出众的翩翩丰采,去安慰每一个芳心寂寞的浪妇荡女,免得她们体熟果丰无人采撷。

    但他绝非是过尽千帆的花花公子,而是基于温柔的天性舍不得美女受苦,故而牺性小我。

    如此伟瀚的胸襟该立传表扬,他不介意提供三点全露的写真照片,成为女人眼中的性幻想对象,因为像他这塺英挺俊伟的美男子世间没几人,理应造福人群。

    自负,便是他个性中最叫人受不了的。

    「理查,又溜掉了一个,我们的温泉乡之行还去不去?」美好的假期呀﹗蓝天碧海棉花糖。

    好久没吃了。

    他一脸笑容的安抚她「没关系、没关系,还有机会,咱们明年再去。」

    「理查……」皇后眼露梦幻式的神采,像极了热恋中羞怯的少女。

    「喔﹗我心爱的伊莲娜……」他回以热切的深情,深深的注视她。

    多美丽的画面呀﹗诗情画意宛似夕阳西下的一对热恋情侣。

    但是——

    「理查,人家好想吃棉花糖,你快派专机去买一根回来。」那入口即化的味道叫人忘不了。

    「嘎?」他征了一下。「是很久没尝到棉花糖,甜甜腻腻的。」

    「那你还不快派人去买。」端庄典雅的贵妇手扠在腰上直吆喝。

    「好好好,可是为了买一根棉花糖派专机是不是太嚣张了?说不定百姓会说皇室奢靡铺张。」他有些为难。

    皇后当场泪含眼眶。「不行吗?人家真的很想吃。」

    「嗯﹗我决定了,要嘛就买两根才理直气壮,妳一根我一根甜甜蜜蜜。」就像他们热恋时漫步在两排皇家骑卫兵前一样。

    那不叫罗曼蒂克,而是雄壮威武,恋爱中的男女都是傻子,对保护的随扈向来视而不见。

    「喔,说得也对。」她太自私了。

    皇后的理所当然让服侍的人暗自好笑,见惯不怪这段令人捧腹的对白,有人会专程为了两根棉花糖派专机去买回吗?

    除了他们的国王和皇后。

    他们不是奢靡成性,也非过度浪费国帑不知珍惜,而是皇室的尊荣宠坏了他们,于是乎无中生有,小事变大,鸡毛蒜皮的日常事与国家大事同等重要。

    没办法,因为太无聊了。

    国泰民安让他们变得无所事事,日子过得太平静。

    “““

    「莫奇,最快速度帮我弄张机票,不论去哪里都可以。」他一定要赶在父王母后又来洗脑之前离开。

    风流潇洒的诺亚一脸冷肃地吩咐侍卫,行色匆匆地进寝宫收拾简单的对象,像是护照、信用卡和各国货币。

    衣物之类的累赘物品一律不带,有钱还怕买不到现成的东西吗?何况他还不晓得将去的城市气候状况,备而不用岂不是显得可笑。

    一向最怕麻烦的他才不会自找麻烦,国王皇后的责任和义务就是「看家」,没道理老大、老二不在就要老三出头,此时不溜更待何时。

    反正不负责任的人又不只他一人,人民要算帐他排第三,上头还有两片天挡着,他只要凉凉地散播热情散播爱,世界大同。

    「王子殿下,您的意思是到哪个国家都可以吗?」莫可为了确认命令无误,又重复了一遍。

    「是的,不管哪儿都成,只要不在国内就好。」世界之美叫人无限向往。

    他这里的美指的是人。

    「不限城市吗?」

    「没错,就让上帝来决定。」美女,我来了。

    诺亚的脑海中浮起一片白净的沙滩,身着比基尼的金发美女成排在他面前来回走动,胸前遮不住的波涛汹涌让人无法一手掌握。

    噢﹗美丽的女孩们呀﹗英俊多情的王子要来找妳们了,要记得化上美美的妆来欢迎,可别惊吓到他脆弱的心。

    他的幻想只在瞬间,耳边传来莫奇粗哑的嗓音,他倏地回过神装出一副王子的肃穆表情,形象一定得顾及,他可是货真价实的王子吶﹗

    「殿下,您的机票。」

    看也不看的收下,诺亚直驱最近的机场,笑容满面地和机场和柜台小姐打招呼,帅气洒脱的过了海关。

    他终于自由了,天宽地大任其逍遥。

    小国的一景一物在云层下逐渐变小,直至消失不见,万里晴空中只见一架机尾有梅花的七四七班机航向太阳的方向。

    神秘的东方近在眼前。

    神的指引。

    “““

    「该死的老不修,老娘的豆腐你也敢吃,你活得不耐烦了是不是﹗」

    窄裙下的修长玉腿狠狠一踢,一位头发半秃的中年男子飞身而去冲破落地窗,玻璃破碎的声音引起一群人旁观,大理石地砖有只人龟趴成山形。

    有人讪笑有人幸灾乐祸,有人凉凉地看热闹,有人不安好心的等着看某人挨训,也有人脖子一缩的同情爬不起来的客户。

    经此一踢这笔生意大概谈不成了,没几个男人有雅量能忍受让一个「小」女人如此羞辱,他们公司成为拒绝往来户是可预期的事。

    说起踢人的小女人个头真不高﹐一百五十六公分而已,全身上下加起来也不过那双腿值得骄傲,又长又直匀称有致。

    因为踢人踢多了嘛﹗养份自然供应到腿上,筋常拉所以比其它肢体活跃,理所当然地笔直修长,叫人称羡。

    但是她那副脾气呀﹗可真是应验了一句话,辣椒愈小愈辣,呛得人眼泪鼻涕直流。可是爱吃辣的人却是辣得有味,所以这公司她一待就是五年,成为元老级的员工。

    嗄﹗不懂?

    就是公司到了今年刚好堂堂迈入第六年,她是第一批招考进来的职员,在找不到人的情况下,她的存在是必要的。

    好不容易熬了五年要升任经理了﹐上个月……喔﹗是上上个月赏了老董一巴掌﹐结果她现在桌上的名牌写着业务主任,而且是劳苦功低、跑来跑去不得休息的那一种。

    而她竟也忍下了,谁叫现在时机不好头路难找﹐勉勉强强窝在二十人不到的「大」公司混口饭吃。

    应市场需要,公司是占地很大,足足有两千多坪,有一半空间辟为仓库,堆放的货品来自世界各地,有些价值不一菲只有总统级的人物才用得起。

    当然王永庆和蔡万霖要来买也成,都是有钱人嘛﹗民生用品少不了﹐每天都得见它好几回。

    「任依依,妳给我滚进来。」

    一阵兽吼声传来,所有围观的人状若无事地做着原先的工作,老虎发怒了就得小心点,否则遭余威波及可就有得受了。

    只有踢人的女人还慢条斯理地将窄裙拉好,轻轻拍平一小处折痕,根本不把老虎放在眼里。

    有谁听说狮子怕老虎的,狮虎相斗王对王,胜负还不得而知。

    开门,用门,一气呵成。

    「你要骂赶快骂,骂完了我再踢那老不修一脚,最好让他永垂不朽。」

    这是做人下属的态度吗?办公桌后的男子头痛万分。「这次又是为了什么事?」

    「除了那件事还有哪件事,谁叫本姑娘天生丽质难自弃。」她说得含糊,听的人却十分明白。

    「妳就不能忍一忍吗?」还姑娘呢?她当自己是行侠仗义的女侠。

    「忍字头上一把刀,你要他挥刀自宫吗?」她肯定出手相助。

    敏捷的反应是他欣赏她的原因,但是此刻他真的希望她迟顿一点。「他是客户……」

    「客户就可以毛手毛脚随便吃人豆腐呀,我没踢爆他的子孙袋就该偷笑了。」都是这裙子害的。

    讨厌的公司干啥规定要穿统一制服,男的一律西装领带,女职员全部白衬衫黑窄裙,表示专业,给人信赖的第一印象。

    可她偏偏唱反调的毛衣牛仔裤照穿不误,要不是答应老总今天「试穿」一天制服看看,她哪有可能踢不准,那老不修早叫救护车抬走了。

    「女孩子说话文雅些,客户出现不当的举止可以用口头训诫,用不着使用暴力吧﹗」她早晚会被告,而他绝不为她请律师。

    咎由自取。

    她高傲地斜睨顶头上司。「老总,你怎不贡献屁股让他摸,我就不信你会比我文雅。」

    「任依依……」谷若扬瞪大双眼低吼。

    「再瞪也没我大,你一双瞇瞇眼有睁大跟没有还不是差不多。」她不怕死的当面取笑他。

    「那叫凤眼妳懂不懂,我当初真不该任用妳这匹野马。」一失足成千古恨。

    她皮皮地一挥手拿起他的茶杯喝茶。「少来了啦!没有我的凶悍哪压得住你家老头﹐我亲爱的前任男友兼学长。」

    哭笑不得的谷若扬真的拿她的劣性子没辙,自恨当初爱错人。

    想当年他是大三的学生会干部,一瞧见新生中有名性格豪爽的小女孩,忍不住父性泛滥的主动照顾她,并担任起她的护花使者。

    谁知她强悍得根本不需要人家保护,报到第十天就挑了柔道社的招牌,揍得十几个社员鼻青脸肿,整整一个礼拜见不得人。

    接下来的那一年她过得更精彩,举凡稍暴力的社团……呃﹗这么说有点对不起连连得冠的社团,应该说是举凡剑道、跆拳道、合气道、东洋武术等等,她无一不去散步过。

    根据她的说法是观摩,但是一见对手太弱就会很生气,一个没控制好就出手了。

    而且她还是游泳健将,两千公尺自由式她打破全亚洲纪录,爬起玉山脸不红气不喘,是个登山好手,反正只要和运动扯上关系,她无一不通。

    一个充满青春活力的美丽女孩有谁不想把,他就是犯了每个男人都会犯的毛病,不小心偷偷爱上她,用了两年时间单恋。

    直到他当兵前才问她要不要和他交往,她考虑了老半天才说「也好」。

    他被「也好」这两个字害死了,她根本是闲着没事想尝尝恋爱的感觉如何,所以在众追求者中挑中了要去当兵的他,因为这样就不用常常见到他。

    当了两年兵,他退伍她刚好毕业,两人不像恋人地又交往了半年,他是满心爱恋的想娶她为妻,可她竟然潇洒地说到此为止。

    他错愕万分,她照常过日子,他这才了解到她是可怜他当兵没人要,施舍一点同情让他好过些而已。

    「妳能不能稍微尊重我一些,我好歹是妳的上司。」当初他真是瞎了眼才录用她。

    「出了这道门是上司,关起门来是自己人,你何必斤斤计较。」她当是自己家的厨房,开启他的小冰箱取出一块蛋糕。

    「我斤斤计较……」谷若扬忍不住发起火来,因为她吃他最爱的蓝莓蛋糕。「妳要是不计较干么把客户踢出去,摸一下又不会死。」

    「姓谷的,给我客气些,老娘不爽给人摸怎样,你开除我呀﹗」她一边吃着蛋糕一边吵架。

    他学她一拍桌子。「别以为我不敢,迟早有一天我要妳滚回家吃自己。」

    「是呀、是呀﹗我好怕哦﹗怕你真的没胆。」她一口将蛋糕塞进嘴巴里,态度嚣张。

    就是不给你吃,气死吧﹗

    「妳……任依依,我扣妳薪水。」打不赢,骂不赢,他只好公报私仇。

    任依依沾了奶油的手往他三宅一生的西装上一抹。「你敢扣我薪水!我放火烧了你家的马桶。」

    没错,他们这间「大」公司卖的正是各式各样进口马桶,有坐的、有蹲的、有自动喷水型,还有微电脑控制压板型,甚至是恒温坐垫……奇奇怪怪的花样叫人叹为观止。

    他们主要的销路是卖给建商和中下游小盘卫浴公司,尤其是盖豪华别墅社区的那种最好赚,只要新潮美观又赶得上流行,通常价格由他们自己开。

    别以为卖马桶没出路,公司的年终奖金是一年比一年高,可见利润之丰连老板都大方了起来。

    「妳真是任性,我这件西装才买没多久。」一个礼拜吧﹗他本来想穿出来好衬出她的淑女气质,结果……

    穿了裙子还是野猴一只,气质早被踢掉了。

    「嘿嘿嘿﹗新的才有意思,你不会要我拿条抹布来擦手吧!」她没那么笨。

    他了解她话意的沉下脸。「妳是故意的。」

    「是又怎样,你咬我呀﹗」她恶质的在牛眼前挥红巾。

    「我一定要开除妳,我一定要开除妳,妳等着领遣散费。」他气得很想开除她。

    真的很想。

    但是,她却是唯一制得住他父亲的武器,使得他可以自行创业而不必回去继承祖业——卖灵骨塔。

    不过卖马桶和卖灵骨塔差不多,一个是给活人拉的,一个是给死人住的,两种都不太干净。

    「用不着等你开除我,哪天我发了换我开除你,到时候你可别哭。」她绝对会走得无情无义。

    他倒不担心她会发了,一个连一块钱掉在地上都会先被人捡走的衰鬼是注定没有偏财运。「凭妳?﹗」

    「谷若扬,你未免太瞧不起人,我发了之后一定不分你一杯羹喝。」任依依火气十足的指着他鼻头。

    「不是瞧不起妳而是藐视妳,妳的羹汤大概也只能从我这里端出去……」谷若扬的话才告一段落,一杯冰块已从头淋下。

    她是不高,真的,但是对付一个坐着的男人绰绰有余,手抬高刚好在他头顶上方十公分。

    谁叫他要放了个小冰箱在办公室呢?活该。

    「老总,小心着凉呀﹗最近天气不太好。」她得意扬扬拉开门准备走出去。

    胜利的滋味使人虚荣。

    门刚一拉开,她的助理小芬怯生生的递来一份文件,并说外头有位律师要找她。

    「律师?」她把文件往后一扔,准确无误的丢在总经理办公桌上。

    「哗﹗好厉害。」小芬佩服地发出惊叹声,结果换来总经理的怒视。

    谷若扬瞄了眼文件上的签名,无可奈何地把她给唤回来。

    「明明已经签好合约,妳干么还把人踢出去?」该说她精明好呢,还是狡猾?

    「笑话,摸都被他摸了怎么可以不讨个公道回来,不让他人财两失我不甘心。」人要踢,钱照赚。

    她什么都吃就是不吃亏。

    这丫头实在是……可爱得令人恨。「人财两失的成语不是这么用吧!」

    「你管我,本姑娘高兴就好。」替他赚钱该偷笑了,管她是不是用错成语。

    是人、财两失没错呀﹗这笔买卖那个老不修绝对讨不到半点便宜。

    「妳本来就归我管,我是妳的上司。」他好笑地提醒她。

    任依依不屑的一嘘,「谁理你,本姑娘就快发了,你等着被我开除吧﹗」

    「我能怎么说呢?祝妳幸运踩到黄金。」一说完,他开心的哈哈大笑。

    「你……你尽管笑呀﹗总有一天你会笑不出来。」她发狠地一拳捶下,铜漆的门凹了一角。

    律师找她干什么呢?难道她家有谁挂了?

    她还是一脸胡涂。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