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魔法校园小说 » 盛宠第一邪妃 »  第八十五章 绝地反击(精彩!)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八十五章 绝地反击(精彩!)

小说:盛宠第一邪妃作者:冰河红叶
返回目录

    静立于大殿之上的女子内力传声,即便是坐在恒阳殿中最偏僻的角落里也能清楚地听到她的每一个字!

    无数次的风刀霜剑,无数次众人最犀利的质疑,那个男人都挡在了她的前面,护她佑她,用自己最强大的羽翼保护着她,不让她受一点点伤害,可是这一次,他们却连他也侮辱了。

    即便知道这是一个局,她依然义无反顾地入局,只为还自己、还心爱之人一份清白,她不希望他们的感情因她而蒙上污点!

    “这可是你说的,到时候可别怪本公主不客气!”虞纯志得意满,今天她就是要让凤玖澜颜面扫地,永世不得翻身,她倒要看看这个女人怎么再和她抢欧阳哥哥!

    “手下败将而已,有本事光明正大放马过来,尽在在暗地里使些见不得人的手段,算什么狗屁公主!”凤玖澜黑玉般的眼睛此时折射着耀眼的光芒,就是这个女人么?为了将旭哥哥留在幻城不惜向修罗殿主告密,导致旭哥哥在那个晚上身受重伤,间接使自己变成傻子的罪魁祸首?

    在场的男人非富即贵,对于女人之间的战争向来是能不插手就不插手,欧阳旭亦然,他依旧慵懒迷人,脸上丝毫没有显现出担心的神色,凤玖澜方才的一句话久久地回荡在他的心里,挥之不去。

    他觉得,今天的澜澜好像才是真正的她,勇敢、自信、一往无前,好似一柄尘封多年的宝剑,一旦出鞘,必将震惊世人。

    所以,不论那群乌合之众如何侮辱他和澜澜之间的关系,不论他们说的话有多难听,他都不置一词,因为,他想看看,澜澜会如何做?

    “如果凤三小姐能够在半柱香之内作出四首描写春夏秋冬景致的诗,那么在下便相信三小姐是凭借着自己的实力,而不是靠着与国师大人的关系和凤府‘不以凤氏为皇后,必以凤氏为宰相’的渊源坐上丞相之位的!”下边一位华服公子一边倒酒一边刁难起凤玖澜来了。

    要在半柱香之内作出四首诗,这样的要求即便是对精于诗词的宗政茗熙和颜舒也是挑战,几乎不可能做到!

    欧阳旭放下手中的玉杯,斜眼一看,把某个出头刁难凤玖澜的人记在了心上。

    今日他虽然没有替澜澜解围,可那也不代表他会任由着别人欺负她,在这个世界上,只有他可以欺负澜澜,其他人都不行!

    凤晓珊脸上尽是得意的神色,那个男人正是她事先安排好的,凤玖澜那个痴傻草包,她就不相信一个痴傻草包能作出什么像样的诗来,凤玖澜能够当上丞相肯定是因为和国师大人有了*之事,凤晓珊先入为主地认定了这么一个“事实”,就像她当初为了当上太子侧妃,不惜色诱宗政凌,而后以道德伦理威逼他娶自己过门儿一样……

    “呵呵,三妹在当年可是大名鼎鼎的痴傻草包,大字不识一个,别说是半柱香内作四首诗了,就是给她半个月也作不出一首像样的诗来!”凤晓珊把玩着自己的手指甲,其上涂着艳丽的丹蔻,恨不得将凤玖澜狠狠地踩在脚底下!

    “凤侧妃未免太过鼠目寸光,如果霁没有记错的话,凤三小姐当年仅有三岁,便能七步成诗,比颜女官五岁熟读经史,七岁成诗可是早了四年呢!”宇文霁本就怀疑凤玖澜天命凤格,因此对她的底细能够查得到的自然都查了个底朝天,他自然不会像凤晓珊那般肤浅只看得到凤玖澜那段长达十一年的屈辱历史,却看不到她那掩埋在时光尘土下的光彩照人!

    这话一出,凤晓珊瞬间沉默了,大殿之中其他人也停止了讨论之声,在很遥远的过去,那个紫霞滟滟的女子也曾时常进宫,成为了宫里的常客,聪颖早慧,七步成诗。

    有一日她和凤夫人在御花园里玩,扬起美丽的笑脸扑蝴蝶,粉妆玉琢得像是个尘世里的精灵,正是那一日,国君让她作一首和蝴蝶有关的诗,结果她脱口而出,也因此成为了太子殿下的未婚妻,只不过好景不长,凤夫人便去世了,她一夜之间沦为痴傻草包,从此再无人记得她曾经光辉的过去!

    “呵,二皇子可真是抬举了她,谁知道她三岁时那七步成诗是不是她娘让她早就背好的?”凤晓珊想着风沁妍才华绝代,说不定凤玖澜那时作的诗都是风沁妍事先准备好的,好让她在老皇帝面前留下个好印象,从此便冠上了准太子妃之名。

    只要一想到这个可能性,凤晓珊就气炸了,一颗心越来越不甘,本来太子妃之位应该是她的,但是却无缘无故成了别人的囊中之物,这怎能不令她怒意冲天?

    “好了,颜舒斗胆,先作一首!”

    凤晓珊性子尖锐刻薄,这一点和宗政凌交情甚笃的宗政茗熙、颜舒都知道!

    “好,能够听到颜女官赋诗一首,此乃平生幸事!”那名刁难凤玖澜的公子高声附和着,接着很多公子都朝着颜舒看去,等待着这位御前司笔女官的惊世大作!

    颜舒走到一旁,拿起毛笔,想了一会儿,才开始在早已准备好的宣纸之上写下一首秋景诗,徐徐念出声来,“秋心如海复如潮,桂花飘然落楚腰,气冷霜寒何人在,长天明月坠林梢。”

    这首秋景诗不管是押韵还是内容,都精美绝伦,由细节切入,而后大气凛然,整个大殿中刹那间响起了雷霆般的掌声。

    “洛城双姝之一,果然非同凡响!”不知是谁说了这么一句话,原本整个沉寂的大殿瞬间活跃了起来。

    颜舒走到了欧阳旭面前,优雅无比,“国师大人以为如何?”

    “颜女官诗才,自然是极好的!”欧阳旭眼皮都没抬一下,淡淡地说。

    是个人都看出了这个男人根本就没有注意听,横竖敷衍一下了事,偏偏却让人抓不到错处,颜舒心里有些不开心。

    宗政茗熙依旧身着枚红色的衣裳,写不尽皇室公主的尊贵,她移步之间裙衫轻摆,宛如涟漪般动人,众人知晓颜舒刚刚作了一首诗,那么与她齐名的宗政茗熙自然不会藏下自己的才艺,如此一来,今日老皇帝的寿宴可谓热闹极了。

    “茗熙不才,赋一首夏景诗,不求惊世艳绝,只求诸位公子小姐尽兴就好!”

    谦虚是她的性格,只见宗政茗熙微微躬身对众人行了个礼,清凉的声音如同夏日的凉风般吹袭至每个人的心底。

    “公主过谦了!”长孙璟看了一眼成为大殿中众人焦点的宗政茗熙,徐徐道。

    宗政茗熙转身和老皇帝对视一眼,接着眸光扫过大殿中的每个角落,最后落在了欧阳旭的身上,“凉风吹我上云山,露撒琼榄六月凉,愿借国师双白鹤,云海深处话短长。”

    “公主果然才高八斗,此诗不仅韵律对得好,而且与颜女官方才所作的诗相比,更多了一份灵气!”景无忧笑言评论,宗政茗熙确实有才华,从这首诗就看得出来,绝非浪得虚名!

    凤晓珊一向自命清高,想着如若不是庶女的身份掩盖了自己的才华,那么如今站在这里光芒万丈的就是自己了,一向心气儿高的她见状也作了一首诗,为的就是恶心凤玖澜!

    “公主和颜女官作了夏景诗和秋景诗,那本侧妃就作一首冬景诗吧!”

    在这个时代,冬景诗并不似春景、夏景、秋景诗那般好写,而且好的冬景诗更是少之又少,凤晓珊这话说出,颇有一番高屋建瓴的意味,不过更多的人却感觉到她是在踩着宗政茗熙和颜舒一展才华,企图与二人争个你高我低!

    “深谷林幽静,山云为雪凝,玉泥深足印,翩然自在心。”

    凤玖澜没有说话,而是细细地品味着这几人所作的诗,在她看来,凤晓珊这首冬景诗和前面两首比根本就不是一个水平的,太过小家子气!

    这样一来,春夏秋冬四景一下子就只剩下春景诗无人作了,这种宴会上从来不会缺少吟诗作对的人,上至天家公主,下至小家碧玉,会作诗的不胜枚举,只不过人们习惯于将机会让给那些身份地位较高的女子,以免被人认为是在乱出风头。

    虞纯唇角掀起一抹艳丽的笑,挑衅地看着凤玖澜,“本公主就作一首春景诗,好给丞相大人示范示范!”

    凤玖澜不动声色,不过是些宫廷女人争奇斗艳的小把戏而已!

    只听虞纯嘴儿一开一合,轻声吐露,“昨夜春风入端阳,碧水浩浩云茫茫,陌上枝头杨柳色,与君连日醉流觞。”

    “没想到幻城的纯公主也有如此诗才,真叫人大开眼界!”老皇帝拍了拍自己的大腿,夸赞一声,他本以为幻城居于极北之地,文化方面与仙云五国不能相比,可是没想到这个身材劲爆看起来胸大无脑的纯公主也能作出这么一首诗,这着实令人惊异。

    在场的人听到老皇帝都这么说了,对虞纯恭维的话自然是不绝于耳,这下子虞纯更加得意了起来,就差屁股没翘上天了,她走到凤玖澜跟前,“怎么样?怕了吗?本公主劝你肚子里没几滴墨水就不要出来丢人现眼了,丢了自己的人就算了,可别丢了欧阳哥哥的人!”

    “不牢纯公主时时挂念,本小姐自有自知之明!”凤玖澜就那样静静地立在大殿的中央,宛如展翅欲飞的紫凤,没有丝毫胆怯之意。

    “想了这么久,不会是作不出来吧?”凤晓珊尖刻的声音如同刀子般在大殿里飞扬着,她就是讨厌凤玖澜,讨厌她抢走了自己嫡女的身份,讨厌她抢走自己准太子妃的身份!

    她扭曲地认为,她的一切痛苦,都源于凤玖澜!

    如果凤家主当年没有娶风沁妍,那么如今凤府的当家主母便是她的娘亲朱姨娘,而她,便是凤府中地位尊贵的嫡小姐,嫁给宗政凌那也是门当户对!

    欧阳旭的唇畔溢出一抹浅笑,他相信澜澜!

    只见凤玖澜狡黠一笑,在众人疑惑、鄙夷、漠视,抑或是关注的眼神中向手捧笔墨纸砚的宫女走去,淡紫色的衣裳在空气中划过一抹流丽的风情,空气中好似还氤氲着淡到极致的紫罗兰清香,令人心旷神怡。

    凤晓珊咬着嘴唇,狠狠地盯着凤玖澜,紧握双拳,她在心底一遍一遍地告诉自己,凤玖澜只不过是表面淡然,故作高深莫测,实际上就是个傻女,根本上不了台面!

    身披紫霞锦的女子拿起毛笔,蘸了蘸端砚上的墨汁,那一支毛笔在她手中好似被赋予了生命的力量,凝睿智于笔墨,泄性情于笔端。

    不多时,那黑白交错的宣纸上便出现了四行字,字迹清秀不失风骨,如同雪中寒梅。

    凤玖澜手指轻捻宣纸的一角,将宣纸上的内容展示在了众人面前,而后在大殿内走了一圈,使得所有人都看清了她在宣纸上写的内容。

    “莺啼岸柳弄春晴夜月明,香莲碧水动风凉夏日长,秋江楚雁宿沙洲浅水流,红炉透炭炙寒风御隆冬。”

    凤玖澜出声念道,她的声音如同黄莺般甜美动人,让在场很多男子的心没来由的一醉。

    欧阳旭看着那么多人痴痴地看着凤玖澜,心里酸溜溜的,他的澜澜怎么这么招桃花?

    “哈哈,这也叫诗?”凤晓珊指着凤玖澜,心中爽极了,古往今来,还从来没见过有人这么作诗的!

    虞纯和凤晓珊俨然就是蛇鼠一窝,凤玖澜这宣纸上写的根本就不是什么诗,她确信今日一定让凤玖澜声名扫地,娇媚一笑,“丞相大人不会作诗直接认输就好,何必丢人现眼呢!”

    宗政凌黑眸里浓雾涌动,颇有几分恨铁不成钢的意味,不会作诗就不会作诗嘛!干嘛要在那么多人面前丢脸,丢她自己的脸就算了,还要丢自己这个未婚夫的脸!

    窸窸窣窣的讨论声再次响了起来,众人交头接耳,很多人绞尽脑汁都不知道凤玖澜在宣纸上写的那东西是什么玩意儿,平仄不对,每一句有十个字,并不是他们常见的七言绝句和五言绝句,这样的“诗”,仙云大陆闻所未闻!

    “哥哥,你能看懂那首‘诗’么?”向来聪慧的景云裳也不由得愁了起来,这样的诗她在碧云岛也没见过!

    景无忧轻轻地摇了摇头,目光却一动不动地停留在了那宛如霜中寒梅的字迹上。

    “澜丫头,这是怎么回事?”老皇帝沉着一张脸,冷声一问。

    凤玖澜轻轻地提起裙摆,走到了那名向她发难让她在半柱香之内作出四首春夏秋冬四景诗的男子面前,而后窈窕的身姿在大殿中转了一圈,浅笑嫣然,“第一句为春景诗:莺啼岸柳弄春晴,柳弄春晴夜月明。明月夜晴春弄柳,晴春弄柳岸啼莺。”

    “其二为夏景诗:香莲碧水动风凉,水动风凉夏日长。长日夏凉风动水,凉风动水碧莲香。”凤玖澜看着大殿中在场的王公子弟们此时嘴巴都可以塞下一个鸡蛋了,显然是惊呆了。

    欧阳旭好看的眉毛渐渐舒展开来,他离开了自己的白玉椅,全然不顾众人的目光,走向凤玖澜,将他心爱的女子搂在怀里,轻抚着她姣好的容颜,那醉人的眸子里写满了尊贵的爱恋。

    “其三为秋景诗:秋江楚雁宿沙洲,雁宿沙洲浅水流。流水浅洲沙宿雁,洲沙宿雁楚江秋。”欧阳旭到底是欧阳旭,只是听凤玖澜从那只有十个字的一行诗中念出了一首春景诗便知晓了其中玄机,他的澜澜真是令人惊讶,回环往复的十个字,顺着念、倒着念,自成一诗,格律整齐,文采斐然。

    景无忧恍然大悟,原来如此,他的眸光落在了宣纸之上最后一句“红炉透炭炙寒风御隆冬”上,接着欧阳旭的话继续,“如此看来,其四便是冬景诗了:红炉透炭炙寒风,炭炙寒风御隆冬。冬隆御风寒炙炭,风寒炙炭透炉红。”

    “有趣!”宇文霁好似看到了宝贝一般瞅着凤玖澜的那一幅墨宝,在短短一炷香内竟然能够作出这样回文往复的诗,真乃神人也!

    在此之前,仙云大陆好像还没人这么作诗的!

    虞纯和凤晓珊的脸色已经难看得不能再难看了,本来只是想让凤玖澜在众人面前出丑,好让欧阳旭和宗政凌唾弃她,可如今她们几人早就准备好的诗还比不上人家随手一写来得高明,并且一下子就是四首,才思敏捷,天下无双!

    能够作出这四首诗的人,必为精于诗词歌赋者,否则绝不可能作出这样诗,与凤玖澜相比,孰优孰劣,立竿见影。

    欧阳旭抱着凤玖澜,毫不掩饰自己心里的欣赏之意,由衷地在她耳畔轻言,“澜澜真是让旭哥哥感到意外呢!”

    凤玖澜低眸羞涩一笑,不知为何,每当依偎在欧阳旭的怀里,她的脸总是情不自禁地红了起来,尤其是听到这个男人夸自己!

    于是宗政凌毫无意外地看到了那刺眼无比的一幕,与欧阳旭的春风得意、凤玖澜的娇羞盈盈相比,他面如黑炭,那个女子曾经也在他的身后露出过那样的神情,只是他没有回头看她一眼……

    “国师大人和凤三小姐在大庭广众之下搂搂抱抱,未免不妥吧?”颜舒深谙宫廷礼仪,此时提醒了一句。

    虞纯见机会来了,立刻从袖子里掏出了一沓画卷,志得意满地说,“本公主来到洛城,偶得这几十幅画,有些好奇,今日适逢天璃国君大寿,不如请诸位才子佳人一同品评一番!”

    “到底是什么样的画?”下边的人开始起哄了,虞纯的话显然是吊起了他们的胃口!

    “这……”虞纯故作迟疑地看了一眼亲密相拥的欧阳旭和凤玖澜,脸上愣是浮现了一抹娇羞的红晕。

    向来不知羞赧为何物的纯公主都害羞了,这更是让众人好奇无比,长孙璟静观其变,景无忧黑眸里浮起一抹担忧,但更多的是狠绝!

    虞纯故作迟疑了好一阵子,才怯生生地走到了流水席的一端,向着那一名纨绔子弟递去一幅画,她的手上还有很多这样的画……

    那满脸猥琐的纨绔公子看到画卷上的画时,眼里瞬间涌动着浓浓的*光芒,他双手紧紧着握着那幅画,几乎想要将纸戳破,双腿抖动着,额头上汗珠直流,面露垂涎之态,须臾,他的目光从画卷上抬起,看着欧阳旭怀里的凤玖澜,喉结滚动……

    凤玖澜不喜欢别人这么看着她,非常不喜欢,欧阳旭薄唇抿成一线,俊逸的脸上透着些许森冷和阴寒,没有人知道他此刻究竟有多愤怒,恨不得将那人碎尸万段挫骨扬灰!

    虞纯曼妙的身影徐徐移动着,一会儿便将自己手中上百张画分发到了众人的手里,看着那些人对着画卷上的女子露出亵渎的神情,分外得意,这一次她倒要看看欧阳哥哥怎么护着那个水性杨花的女人!

    “原来凤三小姐在床上如此*蚀骨呀!”一名宽衣大袍身材瘦弱的男子猥琐至极,目不转睛地盯着画卷上的女子,恨不得自己扑上去来一场*帐暖!

    “啧啧,真看不出来呀!凤三小姐可真是来者不拒呢!瞧瞧,这少说也有上百个男人了。”另一男子和周围的人传阅着那上百幅画卷,上面画着的人全部都是凤玖澜,画工精湛,栩栩如生,而画中女子赤身*,压在她身上的男子或如彪形大汉般威猛,或如小倌儿们柔得出水,不一而足。

    “哟,这可是给太子殿下戴了一顶油绿油绿的帽子呢!”

    “洛城百年来还没出现过这样的荡妇呢!就是青楼女子也未必有凤三小姐这么姿态撩人呢!”

    ……

    凤晓珊眼里露出了得逞的笑意,她就不信这一回还扳不倒凤玖澜,谁阻挡她登上后位,她就对谁不客气!

    否则,这么多年来,太子府又怎会一枝独秀呢?

    面对着众人肆无忌惮轻蔑无比的目光,凤玖澜第一次感觉到了无边的愤怒,现代顶级催眠博士,往往心如止水,拥有着极为强大的意志和定力,可是如今,当看到那一幅又一幅的画中全身*躺在一群男人身下的女子,她的心里被无边的地狱幽火充斥着,恨不得燃尽天地。

    欧阳旭紧紧地抱着此刻最需要他的女子,好似还能感觉到她身体的微微颤抖,他无法想象这些画会给澜澜带来多大的伤害,他的澜澜是一个勇敢的女人,敢于在自己年少时未婚生子,甚至连那个孩子的父亲都不知道的情况下……

    这样的她,令他心疼,令他恨不得倾毕生之力去守护!

    “澜澜,没事,旭哥哥相信你!”欧阳旭轻吻着她睁得大大的睫羽,那闪烁着盈盈泪光的眼睛里滑落着如许泪珠,凤玖澜阖上双眼,用力地点着头,她的泪水打湿了他胸前的衣襟,在看到那足以令天下任何一个女子崩溃的一幕时,她的第一反应不是要毁掉那些画,而是害怕这个将她圈在怀里的男子会因此离她而去……

    虞纯没有看到欧阳旭如自己想象中那般毫不犹豫地抛弃凤玖澜,心有不甘,“欧阳哥哥,难道到了这时候你还要护着她吗?你看看她有多不知廉耻……”

    凤玖澜将脑袋从欧阳旭的怀里抬了起来,那脸上的泪痕被风吹干,有些酸涩,她缓缓松开揪着欧阳旭腰间的手,目光如寒星般凛冽,一动不动,意态高远,在众人毫无预料的情况下那上百张春宫图上燃起了紫色的火焰,而那手持春宫图难以自持的公子们的手无一不被紫焰灼伤,灼热的身体好似被灌了一桶冰水般凉飕飕的,全身上下只能感觉到手指在火辣辣的疼……

    大殿上一时间升起了百缕青烟,弥漫在这红绸飞扬的恒阳殿中,而那烟雾缭绕里衣香鬓影,美人如织,凤玖澜走到了虞纯面前,扬手就是一个响亮的耳光。

    “啪”的一声响起,刹那间大殿里的气压低到了极点。

    这样的事情,显然不在众人的意料中,纯公主是堂堂幻城圣女,修罗殿主最宠爱的公主,如今却在国君的寿宴上被凤三小姐打了一巴掌,那一巴掌究竟有多重,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那胸前挂着两个大肉包的女子腿脚发抖,倒在了地上,捂着自己肿起的左脸,嘴角边还溢出一丝鲜红的血液,头发散乱,正满是恨意地看着她面前紫衣潋滟的凤玖澜。

    景云裳在心里暗暗地为凤玖澜竖起一个大拇指,打了人还这么理直气壮,果然是他们景家的人!

    “你凭什么打我?我可是幻城的公主……”刚开始虞纯的声音还很大,可是当触及凤玖澜那像是看一具尸体的眼神时她的声音渐渐低了下去。

    “呵,是公主就了不起了?是公主就可以到处血口喷人坏我名声?是公主就可以为了自己喜欢的人不择手段?原来做公主有那么多特权呢!”凤玖澜一脚便踩上了虞纯那轻放在红地毯上颤抖的的手背,眼里的冷意丝毫没有减少。

    虞纯疼得鬼哭狼嚎,这辈子她没受过这种苦,此时的她哪里还有之前幻城公主那嚣张无比的架势,十指连心,那蚀骨的痛意不断地折磨着她的心,几乎咬牙切齿,“你……你你不得好死!”

    “我凤玖澜就算是不得好死,也会比你活得长!”

    众人仿佛还能听到手指骨头碎裂的声音,人人汗毛竖起,抖落了一地的鸡皮疙瘩,胆儿都颤了,这……这凤三小姐如此彪悍,会不会连他们也废了?

    老皇帝脸色微沉,虞纯要是在自己的寿宴上伤了残了,到时候一定会影响天璃与幻城的邦交。

    “四年前,洛城城南城隍庙,你究竟对我做了什么?说!”凤玖澜越想越怒,她永远都不会忘记,四年前她醒来后身体有多虚弱,全身疼痛,脑子更是晕眩,她的手到处是伤,那伤痕甚至深可见骨……

    呛鼻的烟不断地刺激着她的眼睛和鼻子,而这个女人,要置自己于死地……

    虞纯咬紧牙关,想要反抗,却发现自己的烈焰长鞭早已到了凤玖澜的手中,老皇帝本想制止,奈何却听到了凤玖澜说出了这么一茬事,凝神细听了起来。

    “你们还愣着干嘛?还不快给本公主把这个疯女人杀了!”虞纯斜眼一看,见到了恒阳殿外她随身带来天璃的修罗殿暗卫,歇斯底里地吼着。

    泼妇的形象跃然纸上。

    那八名暗卫一听身形如风冲了进来,速度之急,如同利剑,然而却在准备来到凤玖澜身后之际被一股强大的真气挡住了去路。

    虞纯痛苦的呻吟声还在继续,无时无刻不在折磨着众人的神经,几名暗卫如同热锅上的蚂蚁,焦急无比,万一公主要是有什么闪失,殿主一定会将他们碎尸万段的!

    可是少主……得罪了少主的一定会丢到幻灵山去喂狗的……

    欧阳旭挡在了几名暗卫前方,身材挺拔如松,衣袂飘然,宛如一座巍峨的高山,无可撼动。

    此刻,天人交际。

    虞纯的理智已经被心中无边的痛苦淹没了,她泪眼横流,想起了心爱之人的冷漠越发难受,情绪激动地指着欧阳旭,“欧阳哥哥,为什么?为什么我喜欢了十八年?你还是不爱我?”

    那名瘫倒在地上的红衣女子大声地质问着,她不甘心,她三岁时就认识了他,魔君告诉她欧阳哥哥天灵寒体,没有人可以毫发无伤地靠近他,愈是如此,她的心里愈是想要和他在一起,她疯狂地爱着他,苦心孤诣烈焰心经,只为有朝一日,成为他的女人,可他却毫不犹豫地将自己所有的爱都给了另一个女人……

    虞纯情绪激动下的话让所有人脸色都变了,岁月的层层面纱好似正在慢慢地被吹开,一个惊天的秘密正慢慢地浮出水面……

    ------题外话------

    谢谢【绯樱语】的200点打赏,叶子今晚要上火车,从南京回柳州,要在火车上待上一天一夜,而且不能码字,今天早上伦家5点半就起床码字了,待会儿还要去办一些事情,收拾东西领火车票什么的,今天提前更文,明天更文量可能会减为4000,但是大家放心,少的4000字叶子后面会尽量补回来的,谢谢亲爱的美人们正版支持~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