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魔法校园小说 » 盛宠第一邪妃 »  第八十七章 你走了,小欧阳怎么办?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八十七章 你走了,小欧阳怎么办?

小说:盛宠第一邪妃作者:冰河红叶
返回目录

    “澜澜,有哪个男人每晚看着自己心爱的女人不着寸缕会无动于衷?除非他不举!”某国师想到这几天晚上的事情就觉得憋屈无比,他每晚都给澜澜施针,明明很想很想要她……结果还不能碰她一丝一毫,这对一个正当壮年血气方刚的男人来说简直就是要命!

    “……”凤玖澜晕菜了,国师大人,你能不能不要发情也这么理直气壮?

    凤玖澜环视周遭,这越发旖旎暧昧的气氛让她忍不住要落荒而逃,趁着欧阳旭不注意狠狠地踩了他一脚,然后向着窗口飞去,然而脑袋才刚伸出窗口,一只纤纤*就被欧阳旭握在手心。

    她回头一看,倒吸了一口凉气,“臭男人,放开我!”

    欧阳旭手轻轻一牵,便将她拉入怀中,不顾她的挣扎,在她耳边轻声道,“澜澜,放开你,我的小欧阳怎么办?”

    凤玖澜脸红得跟熟透了的苹果一般,感觉到身后男子身体的僵硬,咬了咬牙,“剪了!”

    “……”欧阳旭脸上那戏谑的笑容一下子崩塌了,他的澜澜什么时候也这么不温柔了?

    “澜澜,你舍得?”某国师充分发挥人不要皮天下无敌的精神,撩起一缕垂落在她侧颜的墨发,气息温醇地说。

    凤玖澜推了推欧阳旭,终于在不经意间挣脱了他的怀抱,向前走了几步,而后回头看着那雪衣华服高华清贵的男子,目光最终停留在了某个地方,狡黠一笑,反问道,“嘿嘿,我有什么不舍得的?”

    欧阳旭悄悄地走了过去,拉过她精致如玉的手腕,低声道,“澜澜,那会让你以后少了很多快乐的,你忍心让小玖玖一辈子没有兄弟姐妹孤零零地活在这世上?”

    “……”凤玖澜瞬间内伤了,不要脸啊不要脸,连这种话都说得出口,真不知道这个外表谪仙的男人脸皮究竟有多厚!

    欧阳旭的脚步轻轻移动着,无限悲剧中的凤玖澜丝毫没有察觉到什么异样,直至欧阳旭忽然坐在床边,她随之坐在了他腿上,刚好坐到……面红耳赤的女子如坐针毡,倏地一下站了起来,小手绞着紫色的袖子,看的出她心中是何等的紧张。

    笑意勾魂的男子凝视着背对自己的女子,没有说话。

    时间就这样在两人的缄默不语中悄然流逝,不知道过了多久,凤玖澜心想着背后的男人那越燃越旺的火应该灭得差不多了,于是转身一看,结果不看还好,一看吓一跳,某女当场就愣住了,恨不得遁地逃跑。

    欧阳旭斜躺在那宽敞的床上,上身半裸着,那双修长而有力的腿在雪白的锦被下显露那么一小部分,恰到好处地展示了这个男人得天独厚的身材,指尖轻轻捏着一朵紫罗兰,平添万千风情魅惑。

    凤玖澜的眼睛鬼斧神差地移到了床的里边,男子的衣裳正不甚规整地落在里边,凤玖澜禁不住想,难道……难道羽被下的这个男人此时不着寸缕?

    “澜澜,过来。”欧阳旭低声一唤,声音性感极了。

    凤玖澜一直都觉得这个男人的声音拥有着一种令人沉迷的魔力,她稳住心神,脚下一动不动,“国师大人,你能不能不要整日勾引良家妇女啊?”

    欧阳旭一听,撑起了自己半边脑袋,那雪色的羽被在不经意间滑下了他的胸膛,直至腰际,那模样,说不出的性感迷人,这个男人,将优雅和魅惑完美地结合在了一起。

    “澜澜,我哪有整日勾引良家妇女了?我只是在勾引你一个而已。”欧阳旭脸不红心不跳,他的澜澜真可爱,想起以前她和自己睡在一块儿时,她的小手就时常在自己身上摸来摸去,甚至还捧着他的小欧阳问他“旭哥哥,你身上藏了什么东西”……

    凤玖澜和欧阳旭相处了这么长一段时间,自然知道这个男人不会善罢甘休,每一次遇到这种事吃亏的总是她,于是她一反常态走了过去,自然而然地坐在床边,俯身拍了拍欧阳旭的额头,然后眨着眼睛,单纯而无辜地讨好道,“旭哥哥,澜澜饿了,想吃你煮的冬玉莲、佰云羹……”

    某女掰着手指都能数出某国师的拿手好菜,而且她知道,欧阳旭最怕的就是她饿肚子了!

    欧阳旭心神一动,这好像是澜澜第一次主动说要吃他煮的东西,看来澜澜还是很将他放在心上的,他心中一喜,而后伸出手臂握着凤玖澜的手腕,把她拉到了自己怀里,双唇紧贴在她的耳廓,“澜澜,我也饿了。”

    “那你还不快点起来去煮饭,哪儿有男人不会煮饭的!”凤玖澜感受着他温热的气息,一阵心旌摇曳,而后撅着嘴骂道。

    欧阳旭嘴角轻牵,手腕轻轻一拨,和他并排躺着的女子身体一翻就和他面对着面了,“澜澜说的是,哪儿有男人不会做饭的,不会做饭的都不是男人,所以澜澜千万不要喜欢上了宇文霁长孙璟宗政凌那种不会煮饭的男人……哦,还有北霜的冷玥寒,记得离他也要远点儿……”

    凤玖澜一阵黑线,这个男人到底是有多爱吃醋啊!

    听到欧阳旭提起冷玥寒,她的思绪不由得回到了两年前在仙女峰上与那个男子的相遇,他长剑在手,立于仙女巅峰,远远看去,多了几分孤绝之态,宛如天上的神鹰般翱翔天际……

    凤玖澜只要和欧阳旭在一起,她脸上的表情向来以丰富多彩著称,可是此时,那悠远的目光却好似穿越了重重阻隔,飞越千山万水,来到了仙云第一峰之巅。

    欧阳旭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凤玖澜,只要一想到此时他的澜澜和自己待在一起却在想着别的男人,他就忍不住醋海翻江,手臂上的力不由得重了几分,托着她的后脑勺,吻上了她娇艳如梅的唇瓣。

    凤玖澜只觉得一阵晕眩,接着背部便靠在了舒适的床上,男子高大的影子愈发向着自己靠近,她的思绪还没有回到现实,忆起了在仙女峰上,那个被世人封以“北霜第一高手”的男人曾为她做了一顿烤肉,唇齿留香,小玖玖爱吃鸡肉好像就是从那时开始的……

    “谁说寒大哥不会煮饭的,寒大哥烤的鸡肉可好吃了!”凤玖澜在欧阳旭放开她的那一瞬脱口而出,结果却发现欧阳旭脸都绿了。

    她以为欧阳旭不相信她说的话,于是又好死不死加了一句,“连小玖玖都称赞寒大哥烤的鸡肉好吃!”

    欧阳旭眼睛里就差没喷出火来了,身下的女子一脸呆萌无辜地挑战他的极限,“好什么好?一点都不好吃,皮糙肉厚,哪儿有我味道好?”

    凤玖澜,“……”

    “澜澜,一个绝世美男就这样一丝不挂地抱着你,难道你一点儿都不想吗?”欧阳旭死不要脸地问,他就不明白了,如果澜澜什么都不穿地躺在他怀里,他早就恨不得把她吞到肚子里,连渣都不剩了,怎么反过来就相差这么大?

    还是说,他对澜澜没有吸引力?或者说是他的魅力下降了,所以才导致澜澜整天想着别的男人?

    凤玖澜的手握成拳头,抵在欧阳旭的胸膛前方,露出招牌式的笑脸,“嘿嘿,国师大人,你到底是有多自恋啊?还绝世美男呢!”

    欧阳旭眉毛一挑,他就不相信天下间还能找出比他更漂亮的!

    “不许叫我国师大人!”欧阳旭捏了捏凤玖澜光洁的鼻子,任性地说。

    “那叫什么?臭男人?嗯,好像这个称呼不错!”

    越是和他相处得久,某女那单纯的心性就被磨得原来越少,她状似惊叹地说。

    欧阳旭修长的睫羽如同一把小小的扇子,眨了眨,握住凤玖澜的手腕,一双眼睛直直盯着她,语气里带着不容怀疑的威胁,“澜澜,你再叫一遍试试。”

    一脸轻松的女子听到这句话连忙打了个寒颤,感觉到身上男子炽热而僵硬的身体,她惊觉好像玩笑开得有点儿大了,“你……你想干什么?”

    “我想干什么难道澜澜没有感觉到吗?”

    他的声音依旧风情魅惑,在这个午后摇曳着动人的旋律,两个人的身体贴得无比紧密,没有一丝缝隙。

    “那个……你说过……”凤玖澜可是无时无刻没有记住他对她的承诺,他说过不会碰她的!

    欧阳旭心中感慨,他的澜澜真是太单纯了,男人这种没节操的动物说的话怎么能尽信呢?还好是他,如果是别的男人也对她这么保证,难道她也相信?

    “澜澜,我说不碰你只是说不会侵犯你!”

    凤玖澜没有想到欧阳旭竟然会把……把那件事说得如此直接,小脸一下子就红了,只听欧阳旭继续道,“可没说不能抱你亲你不能和你赤城以对嘛!”

    “……”凤玖澜只觉得自己长这么大都没见过这么无耻的男人,长着一副这么好的外皮,如若是一般人,定会觉得他仙气飘飘,宛如神祗一般遥不可及。

    可从认识他到现在,这个男人就没有一天消停过,不管你如何舌灿莲花巧舌如簧,在他面前统统没用!

    难怪她一直百思不得其解,自己这么纯情,怎么会生出像小玖玖那样心里一肚子弯弯绕绕的儿子,原来是另一半基因在作祟啊!

    “还有,澜澜,我说不碰你,但是你可以碰我嘛!”欧阳旭还嫌不够,连后路都替凤玖澜想好了。

    “我……我才不要碰你呢!像你这种黑心黑肺的男人,我要是碰了你,一定会近朱者赤近墨者黑的!”凤玖澜红着脸,好不容易才说了这么长的一句话。

    谁知欧阳旭不但没有生气,反而兴味盎然地看着她,“澜澜,你怎么知道我黑心黑肺?难道你看过?”

    “……”凤玖澜因为他这句话差点就岔气了,只见欧阳旭撩开羽被,露出一片性感到了极致的胸膛,唯恐天下不乱地勾引某个想入非非的女人。

    “澜澜,你不过来怎么知道我的心肺是黑的?”

    凤玖澜咬紧牙关,坚决不受某人诱惑,可是只有她自己知道,这个男人的身体对她的吸引力究竟有多大!

    “澜澜,光阴似箭,岁月如梭,一寸光阴一寸金,寸金难买寸光阴,如此良辰美景,你怎堪独自虚度?”

    凤玖澜听到他这么一句话,腿都差点软了,这一句不是前世上小学时老师经常挂在耳边的话吗?到底是自己穿越了还是他穿越了啊?

    “唉……圣人有云:山不过来,我就过去,既然如此,我只好……”欧阳旭拈花一笑,那一朵紫罗兰的味道和澜澜比起来可是差远了!

    欧阳旭的尾音拉得很长,却什么都不说,脑子短路的凤玖澜脱口问道,“只好什么?”

    “只好主动了呀!”欧阳旭笑意清滟,而后坐直身体,那遮盖的被子滑在他的腰部,修长而有力的腿垂在床边,那雪白的被子好巧不巧地只盖住了他身体最最让人脸红心跳的地方。

    凤玖澜站在一旁,只见欧阳旭动作慢到了极致,仿佛一幅写意的画,雅致中张扬着一丝性感,她想:此时的他,简直可以魅惑天下任何一个女子。

    包括她!

    “澜澜,你确定不过来?”欧阳旭正准备起身,如同羽毛般的被子正从他身上一点一滴地移开,好似下一秒,这个男人便完全袒露在她的面前。

    凤玖澜终于忍不住了,将头低着更低了,她红着脸靠近他,欧阳旭对凤玖澜的举动分外满意,澜澜好像变得更聪明了些。

    果然,妻子,还是自己调教的好!

    他一定要把澜澜调教成和他一样“黑心黑肺”的人,这样一来,天下间就没有任何一个男人可以用花言巧语骗走他心爱的女子了。

    凤玖澜一靠近就被欧阳旭拉住手,她的手因受到他腕力的牵引回旋一圈,而后自然而然地坐在了他的腿上,他的手臂环过她玲珑有致的身躯,“澜澜,以后旭哥哥一定会把你教好的,一定不让别人欺负你!”

    某女翻了个白眼,欺负我的就只有你一个好不好?

    “澜澜,你在听我说话吗?”

    凤玖澜抿唇不语,结果一秒就感觉到一只爪子爬上了胸口,只是那么盈盈一握便令她尖叫了起来,“别……别……”

    “胸不平,何以平天下么?”欧阳旭忽然想起了不久前宣政殿上这个神采飞扬的女子说的这么一句话,让他都无言以对了。

    看来他的澜澜还是很有潜力成为跟他一样“满肚子坏水”的人的!

    只是,他的澜澜不需要平天下,所以胸还是不要平的好!

    凤玖澜脑子里不由得浮现起了虞纯那劲爆的身材,走起路来胸前的大肉包一抖一抖的,简直可以让天下任何一个男子化身禽兽,那个女人还是这货的未婚妻,想到这个,她就不由得好奇了起来,有一个这样的未婚妻,难道这个天天发情的男人就从来没有想过要吃掉吗?

    还有,他的那个什么……这么旺盛,平时他怎么解决啊?

    生于现代的女子,即便是玖澜家族传人,一生责任在肩,无暇谈情说爱,可到底也朦朦胧胧地明白几分,不是都说男人都必须解决生理需要的么?

    凤玖澜心中的疑惑越来越大,她丝毫没有想到自己此时的举动有多大胆,转过身子,打量着欧阳旭,最后清了清嗓子,悠悠一问,“嘿嘿,国师大人,下官有个小小的问题想要请教国师大人,不知……”

    欧阳旭对于那套官腔不感冒,一下子便打断了凤玖澜的话,“澜澜,说人话!”

    “……”凤玖澜华丽丽地囧了,国师大人真乃神人也,穿越啊!

    欧阳旭所想的和凤玖澜心里想到的显然不是同一件事,他一向觉得朝堂之上那些说话迂回曲折委婉到了极点的官员都是畜生,说个话都那么费劲,简直就是浪费时间!

    所以,他不爱上朝。

    国师大人很珍惜时间,不喜欢浪费。

    凤玖澜咽了咽口水,毕竟这个男人穿着衣服像谪仙,脱了衣服简直就是妖孽加禽兽的组合体,“不知国师大人平时是怎么解决那方面的问题的?”

    “哪方面?”某个黑心的男人故作无知。

    “就是那方面……那方面……”凤玖澜一阵别扭,吞吞吐吐地解释着。

    之前,欧阳旭就是想破脑袋也不会想到这样的问题他那害羞的澜澜也能问得出口,唇畔随即漾开一抹似涟漪般的笑容,“澜澜很好奇?”

    某女鬼斧神差般用力地点了点头,好学宝宝的模样一览无余。

    “本国师不需要解决那方面的问题!”欧阳旭颇为得意地说,他的自制力向来很好,他对别的女人更是一点兴趣都没有,那些娇滴滴的庸脂俗粉,在他没有用天灵神功控制自己寒灵的情况下,说不定还没靠近自己就已经被冻死了,所以,在他眼里和心里,只有澜澜的身体和他才是最契合的。

    只有她可以毫发无伤地靠近自己!

    四年前的那一次,是他们彼此的第一次,在他的心目中,那件事是一件很神圣的事情,他属于澜澜,会为她守身如玉。

    凤玖澜就是做梦也不会想到会是这样的回答,毫无预兆地情况下她惊呼一声,“啊啊啊啊……难道你不举?”

    “……”听到凤玖澜的话,欧阳旭差点就咬到了自己的舌头,平日里如同琼玉的脸瞬间黑了,“澜澜,我举不举,你要不要亲自试试?”

    澜澜竟然怀疑他的能力?他要是不举哪儿来的小玖玖?又不是他父君在外边红杏出墙生的!

    凤玖澜顿时后悔极了,自己怎么就说话不打草稿呢?

    “不……不要……”凤玖澜挣扎着,可欧阳旭今天铁定了要让她好看,她的澜澜可以怀疑他任何事,唯独不能怀疑他那方面的能力!

    欧阳旭毫不懈怠地将凤玖澜禁锢在了怀里,三小五初二便褪去了她身上的紫霞锦,丢在一旁,“澜澜,旭哥哥突然想起,四年前教你琴棋书画,教你诗词歌赋,教你奇门遁甲,可是好像忘了……”

    “忘了什么?”凤玖澜因为衣衫不整而羞赧地躲到了被子里,黑葡萄似的眼睛圆溜溜一转,问道。

    欧阳旭抚着她光滑的脸蛋,笑意勾魂,“忘了教你七十二春宫了……”

    “……”凤玖澜歇菜了,她就知道这个男人狗嘴吐不出象牙来,偏偏还每一次都被他吊起好奇心,入了他的圈套。

    “不过,今天教也是一样的!”欧阳旭感受着怀里女子早就乱了的呼吸,指腹滑过她精致的锁骨,徐徐道。

    他还是觉得,现在的澜澜和四年前相比,不仅长大了,还长得更美了,如果说四年前的她是一朵含苞待放的小花,羞涩纯粹,那么现在的她就是一朵盛开的紫罗兰,醉人到了极点。

    脸色爆红中的凤玖澜从牙缝狠狠地冒出这么一句话,“国师大人到底教了多少个女人这些……?”

    “还没呢!你是我第一个学生,也是唯一一个!”

    欧阳旭真诚无比,一语双关,琥珀色的眸子里盛满了星辉般的深情,将凤玖澜包围在了如梦似幻的星空里。

    “再说了,这种失传了的东西,本国师哪儿舍得传授给别人?”欧阳旭想着澜澜是他生命里最亲密的人了,不管什么东西,他都要先教会澜澜再说!

    凤玖澜,“……”

    “澜澜,你想呀,国君整天想让我收宗政凌为徒,说不定就是知道宗政凌在床上不行,所以想让我传授几招,好让他赶快让凤侧妃怀孕!”

    凤玖澜继续崩溃,“……”

    直至今日,凤玖澜才觉得传言不虚,天下传言,西山的欧阳先生除了不会生孩子之外,样样能行,精于百家技艺,如今看来,他连青楼老鸨的活儿都精通!

    当时她还不信……

    于是,在这个阳光洒满大地的午后,清净的玖澜苑里,凤玖澜被欧阳旭折腾得浑身散架,最后只能软软地躺在了他的怀里,提不起一丝力气。

    “澜澜,俗话说,熟能生巧,以后的每个夜晚,本国师一定会大公无私奉献身体,让你赶快熟练掌握这七十二春宫的!”欧阳旭的指尖缠绕着她的一缕墨发,在她通红的耳畔缓声言道。

    凤玖澜已经无力吐槽了……

    欧阳旭看了一眼窗前的沙漏,很快便知晓了时辰,这个下午,虽然没有真真正正拥有她,但他确实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满足,此时端详着凤玖澜恬静的睡颜,他喃喃自语,“澜澜的身体真是太弱了,才这么一会儿就累了,看来还要继续调理!”

    假寐中的凤玖澜彻底服了他了,暗道:国师大人,在您眼里,这天下到底有几个女人是身强体壮的?你还不如直接找头母牛算了!

    可惜,这样的话,她绝对不敢在欧阳旭面前说,否则,说不定等待着她的就不是演练版七十二春宫,而是真枪实弹的洞房花烛了。

    欧阳旭从床的里边拿过衣裳,慢条斯理地穿了起来,不一会儿就由一只妖孽化身谪仙了,凤玖澜悄悄地睁开眼睛,脑海里莫名其妙地浮现出了一个词:衣冠禽兽。

    他迈着稳健的步伐走到了门口,开门,出去,阖上,一连串的动作一气呵成,黑衣男子恭敬地向他低头,不语。

    “有没有人来过?”欧阳旭神色淡然地问。

    那暗卫依旧保持着低头的姿态,回答,“凌太子来过。”

    欧阳旭听到某太子的消息,很不高兴,于是吩咐了一句,“前几日国君提起要给太子纳妾之事,请本国师将洛城官宦之家的女儿生辰八字和凌太子的算一算,看看是否合适,记得今晚把那十名经本国师千挑万选的女子以侧妃之礼送到太子府,务必要使凤侧妃气得吐血!”

    暗卫这才缓缓地抬起头,听着自家主子这既狠辣又略显幼稚的话儿,心中无限感慨,少主,因为凤侧妃和纯公主沆瀣一气,在恒阳殿上将画了澜小姐的春宫图到处传给那些王公子弟看,所以您就……

    依他对少主的了解,事情肯定没那么容易完的!

    “那纯公主呢……?”暗卫斗胆一问。

    欧阳旭一心想着给他的澜澜做晚餐,此时被个手下挡在这里,心里有些烦躁,“至于虞纯,就让澜澜自己报仇吧!到时候本少主再加把火,最后给她收拾烂摊子就是了!”

    暗卫心领神会,施展轻功,宛如一缕墨烟离开此间。

    欧阳旭在回廊上走着,向着厨房里走去,一边走一边想着,虞纯竟然敢在大殿上那样侮辱澜澜,他一定要教澜澜,怎样狠狠对付自己的情敌!而他要做的,不过是为她解决掉父君的事情。

    欧阳旭前脚刚走,一身月白小锦袍虎头虎脑的小奶包就猫着步子来到了玖澜苑,肩膀上还跟着一只白毛兔子,此时那只兔子眼珠子想着周围一百八十度扫视着,生怕被欧阳旭发现他们。

    凤玖玖见四周无人,才推开房门,走了进去,脚步轻缓地走到了凤玖澜的房间,只见她睡在床上,一动不动,可爱的水晶包子一蹦一跳地跑了过去,“娘亲娘亲……”

    小兔子举着白毛爪子对凤玖澜招手,四年前它就喜欢待在她的手心上,她的身体和主人的不同,主人身体周围总是凉凉的,而她总是暖暖的,很舒服。

    可是主人不喜欢它和小澜澜在一块儿,表面上是怕它咬伤了小澜澜,实际上肯定是怕小澜澜喜欢自己超过喜欢主人,和主人比起来,自己多萌多可爱呀!

    凤玖澜掀开眼帘,便看到凤玖玖朝着自己奔来,她眼睛都瞪圆了,“小玖玖,娘……娘亲的衣裳弄丢了,你去给娘亲找件衣裳来。”

    “……”某只小兔子华丽丽地囧了,主人,你到底是有多彪悍啊!小澜澜都被你欺负得连衣裳都没了。

    幻灵神兔从小就陪在欧阳旭身边,和他心意相通,凤玖玖不知道自家爹爹心里的想法,不代表它不知道。

    凤玖玖“哦”了一下,然后便发愁了,娘亲的房间都是爹爹一手布置的,从来不假手于人,为什么他在所有的柜子里都找不到娘亲的衣裳?

    倒是幻灵神兔眼尖,蹦蹦跳跳地跑到了一个香炉处,张开双臂,用力地转着香炉,过了好一会儿,那一排书架才缓缓移开,里边露出另一排柜子,它“咻”的一下跳到了最高的那一层,嘴巴叼着一件雪白的肚兜儿跑了出来,然后飞到了床上。

    凤玖澜对这只幻灵山巅的通灵神兔没有太多的了解,就只是以为它是欧阳旭养的宠物而已,毕竟在现代时养宠物的家庭不胜枚举,只不过以猫狗最为常见,这么小的兔子还真是凤毛麟角。

    她十分淡定地在某只兔子面前换衣裳,结果衣衫尽褪的瞬间,某兔子一蹦,立刻从柔软的羽被上跳到了凤玖澜胸前一抹诱人的弧度上,小爪子还不停地蹭着某人滑似泉水的肌肤,无比陶醉。

    难怪主人以前总喜欢摸小澜澜的胸口,真的好柔软呀!

    凤玖澜接过凤玖玖递过来的衣裳,和她一起生活了几年的凤玖玖孰知凤玖澜的生活习惯,转过身去,心想着娘亲什么时候才好呀?

    就在这时,做好了第一道菜肴的欧阳旭端着盘子走了进来,心里想着:不知道澜澜吃到她喜欢吃的佰云羹时会不会很开心,结果一进房门看到的便是这样一幕:乖儿子倒是懂得男女授受不亲,可是某只色兔子却无比享受地待在澜澜的胸口上,他的澜澜衣裳还没穿好,那绣着兰花的雪丝肚兜儿格外雅致,然后某只兔子就从她的肚兜儿上露出个贼溜溜的小脑袋……

    欧阳旭差点被气死,防宇文霁防长孙璟防景无忧防宗政凌,可是从来没有想过家贼难防,这货居然和自己抢女人来了?

    他放下盘子,身形如风呼啸而过,刹那间便来到了床前,幻灵神兔看到自家主人那面色冷如霜的样子就心虚了,赶紧从凤玖澜的胸口滑下,企图遁走……

    欧阳旭显然对幻灵神兔的招数有了长足的了解,先下手为强,从凤玖澜的胸前捏着某只兔子的短尾巴,然后往外边一甩。

    反应过来的凤玖玖看到这如斯暴力的一幕,默默地为幻灵神兔祈祷着,结果“噗通”的一声,某只兔子华丽丽地掉进了欧阳旭刚刚为凤玖澜煮好的佰云羹里了,它小爪子揪着盘子边缘,头顶还有一棵绿油油的青菜,垂落腮边,身上雪白的毛瞬间凝成了一绺一绺,果真是美兔出浴……

    ------题外话------

    叶子手机传文,呜呜~

    今天出去了,晚上才传文,爸爸生病了,伦家很伤心~

    ps:本文是成长型女主撒,有人说没看出她腹黑,的确是!哈哈,一开始她的设定就是成长型滴,乃们放心吧,名师出高徒……文文预计有200万吧,完结后还有个小旭澜澜第一世的前传,(*^__^*)嘻嘻……

    话说收藏掉得好忧伤~叶子在乡下,网不是特别好,那个第一个订阅有奖滴活动暂时停止,等到偶去苏州上班再开始撒~么么哒~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