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魔法校园小说 » 盛宠第一邪妃 »  第九十七章 身中情毒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九十七章 身中情毒

小说:盛宠第一邪妃作者:冰河红叶
返回目录

    恭喜您获得一张月票

    大气宛然的琴音里诉不尽绵绵情意,凤玖澜一回到丞相府就不由得被琴音吸引了,循声走去,慢慢的,舒缓而绵长,心旷神怡。

    心中所有的不快慢慢散去,这琴音,很像他的!

    当年在西山,他没少教过当时什么都不知道的她弹琴,所以她很熟悉。

    飞亭中,欧阳旭拨弄着琴弦,当看到前方走来的身影时,他笑盈盈地唤着她,“澜澜,你回来了。”

    “嗯。”凤玖澜轻应一声,迅速向亭子走去,低眸一看,欧阳旭旁还有一个空凳子,索性直接坐了上去,挽着他的手臂,脑袋一斜轻靠在他的肩膀上。

    一个个音符还在继续着,欧阳旭嘴角边始终挂着淡淡的笑,伴随着一个清越的单音响起,他语音清淡,“那个老家伙说了什么?”

    明明是一个问句,但他的语气却更像是陈述一般。

    “说了西南的事儿。”凤玖澜心中郁闷,越想越生气,简简单单地回答。

    “哦。”欧阳旭手指上的动作慢到了极点,扭头看了一眼趴在自己肩膀上的女子,清声言道,“澜澜想怎么做?”

    “不去,就是不去!”

    欧阳旭听罢唇角都翘了起来,西南的事情就算瞒得紧,也逃不过他的眼睛,一个村子里的人一夜之间全死,没有任何中毒的迹象,更不是瘟疫,凡是进入村子里活着出来的人皮肤溃烂,药石无救。

    说到这个,他倒真觉得有些稀奇,澜澜是他心肝儿,他自然不希望她遇到什么危险,但是那西南的事情,他恐怕是要亲自去看一番的,不是因为老皇帝,而是因为自己。

    “好。”欧阳旭挠了挠凤玖澜的后脑勺,宠溺地说。

    只要澜澜不想,谁也不许勉强她做任何事!

    飞亭周围的湖水被欧阳旭的琴音拨动着,一圈一圈地荡开,两个人相依相偎,不知疲倦,自从凤玖澜想起了过去的事情,她就变得很喜欢和欧阳旭待在一块儿,有时两个人什么话都不说,却默契十足,仅仅是一个眼神,便可意会对方的意思。

    今日是六月二十九,整个丞相府的长廊上都挂满了纱灯,在风中摇曳着,那灯光映照在湖水里,更添几分浪漫,凤玖澜靠在欧阳旭的肩膀上,静静地倾听者那动听的琴声,眼睛却在不停地近距离观察这个男人,从头顶到脚趾头,她的眼神在肆无忌惮地打量着他。

    不知是角度的问题还是怎么了,凤玖澜忽然看到了欧阳旭脖子上的一条银色细丝,若隐若现,她好奇地伸出手往他的脖子上一摸,正在弹琴的欧阳旭感觉到自己脖子上那柔软的触感时,手指都忘记拨动琴弦了,呼吸骤然一窒,看着她。

    凤玖澜此时正专注于他脖子上的那条银色细丝,根本没有注意到被她摸了的男子手背上青筋凸起,身体更是僵硬得不像话,“旭哥哥,你脖子上挂着的是什么?”

    她记得,今天下午她给他上药时没发现这一条银丝。

    欧阳旭猛然握住了凤玖澜的手腕,手臂一揽,直接把她从身边抱到腿上,“澜澜,想知道?”

    “嗯。”

    女子淡淡的嘤咛,携着一缕清浅的紫罗兰花香,惹人沉醉,欧阳旭突然站了起来,将凤玖澜的身体压在了那七弦琴上,琴音刹那间铮然而起,凤玖澜躺在琴弦上,仰视着他,周围水光一色,天地间只此二人。

    看到他的唇一寸一寸地移了下来,她的心砰砰直跳,他是旭哥哥,是那个曾经和她朝夕相处的男子,他把她宠上了天,她喜欢他。

    凤玖澜害羞地闭上了眼睛,和他在一起这么久了,他想要做什么,她懂……

    可是,她最终没有感觉到唇上的轻柔的吻,而那吻,毫无预料地落在她的脖子上,凤玖澜一惊,身体有些软,动了动,那该死的琴音又响了起来。

    凤玖澜贼溜溜的眼睛扫了一下周围,生怕府中其他人闻声赶来,那可就丢脸丢大发了。

    “澜澜,不许你和我在一起还想别人看别人。”欧阳旭见他的澜澜竟然还有时间注意周围,一颗心都酸了,捧着她的脸霸道地说。

    凤玖澜再也不敢动了,生怕那该死的琴声又要响起,欧阳旭见她难得如此温顺,脸上艳光四射,他觉得不把澜澜扑倒简直是太对不起他自己了,手指微微挑开她胸前的玉扣,夏日的衣裳很轻很薄,从她酡红的颈部开始向下,衣裳开合处那一条细缝将她曼妙的身躯一览无余地展现在他眼前,琥珀色的眸子里好似闪烁着银色的火……

    那细密的吻从脖子开始,一直往下……

    凤玖澜身体都颤了,以前他们每一次……都是在周围无人的情况下,可是这一次,她却无端地感觉到周围有好多双眼睛在盯着他们两个,她的房间、桃花西山的旭日阁、国师府里……这些地方本身就不会有人毫无预兆地闯进来……

    但这湖心飞亭,可是丞相府里吸引眼球的一个地方……

    他竟然就这么直接……

    “旭哥哥,不要了……”凤玖澜的声音娇媚如丝,纤纤玉手揪着他的衣衫,心如鹿撞地说。

    沉浸在*中的男子呼吸更深了,看着琴弦上女子那娇艳欲滴的唇,用力一吻,将她拒绝的声音吞没在了铺天盖地的吻中。

    夜空之上,群星璀璨,飞扬的风穿行于五洲四海之中,却无法吹凉飞亭里的春情暖意,就在这时。

    “哇咔咔……”一个银铃般的笑声乍然而起,接着那飞亭上跳下一个手执折扇个子稍矮的翩翩公子,此时,以折扇掩住半张脸,眼睛一眨一眨地睨着庭中两人。

    “哎呀,看来本公主来得真不是时候,姐姐正和国师大人亲热呀!”景云裳笑得花枝乱颤,说话毫无顾忌,戏谑之意溢于言表。

    凤玖澜一惊,连忙从琴弦上起身,扑到了欧阳旭怀里,原因无它,只因她现在胸前衣衫不整……

    即便是在景云裳面前,她也没厚脸皮到和欧阳旭继续下去。

    凤玖玖躲在景云裳背后,这会儿从她身侧露出个小脑袋来,嘿嘿一笑,甚是可爱。

    欧阳旭一张白玉般的脸一下子就黑了,怀抱凤玖澜,对景云裳冷冷道,“云裳公主知道自己来得不是时候,还不滚!”

    景云裳脑袋一缩,贼眉鼠眼地打量着那被抓包的两人,腹诽:欲求不满的男人真可怕,看看,如此高华清贵的国师大人都撕碎了他君子的外衣,连“滚”这么粗俗的话都能说出口!哎呀,真是太有意思了!

    “嘿嘿,我娘亲说了,明天是姐姐的生日,所以特意修书一封,有件礼物让我转交给姐姐,嘿嘿,姐夫舍得让我滚?”景云裳眉眼弯弯的,说不出的调皮,那一声“姐夫”叫得说有多甜就有多甜,瞬间让欧阳旭心花怒放。

    于是某国师脸上的黑雾散去了些许,“那就把礼物拿出来让澜澜瞧瞧。”

    凤玖玖一听,头上顶着个红色的盒子从景云裳身后跑了出来,那盒子质地很好,是碧云岛皇室专用,上面花纹繁复,美轮美奂,仅仅是个盒子便这么漂亮,让人十分期待里边的东西。

    “姐姐,你不过来打开礼物么?”景云裳只稍一猜就知道凤玖澜那到底是个什么情形,故意这么说。

    凤玖澜扑在欧阳旭怀里,一张脸瞬间红透了,现在……让她去看礼物……可她的衣衫还没扣上呢……

    “娘亲,真不知道外婆给娘亲送什么礼物,好重哦,娘亲要再不过来看,小玖玖就要被这大红盒子给压矮了。”可爱的小玖玖粉嫩的脸上出现一抹为难之色,可那眸子里的狡黠却泄露了他内心深处所有的想法。

    欧阳旭看着凤玖玖那看似无辜的眼神,眸子里的威胁一览无余,可是凤玖玖明显就是死猪不怕开水烫,装作不知道。

    “小玖玖,把盒子给爹爹,待会儿你娘亲再看。”欧阳旭向凤玖玖伸出手,最后想出了这么个办法。

    “爹爹,为什么娘亲不现在看呀?我也想和娘亲一起看。”凤玖玖不干了,他才不要把礼物交出去,然后让爹爹和娘亲在屋子里偷偷地看呢!

    欧阳旭气得几乎磨牙,好不容易才让自己镇定了起来,咬牙切齿,“你娘亲现在不方便!”

    “娘亲哪里不方便了?我觉得娘亲很方便呀!转个身打开盒子就好了呀!”

    飞亭里凤玖玖天真无暇的声音响起,他年纪小,不明所以,但是景云裳可就不同了,笑得在亭子旁的栏杆上打滚儿。

    凤玖玖不知其中“奥秘”,可欧阳旭却是知道得清清楚楚的,他才不要让澜澜被这个不怀好意的臭小子看到呢!

    “小玖玖,你娘亲肚子疼,东西拿来,待会儿再看!”欧阳旭横眉竖目,干脆用一个最凶的语气威胁这个淘气的小奶包。

    凤玖澜抱着欧阳旭的肩膀,开始“呜呜”地喊疼了,两个有奸丨情的人配合得天衣无缝,在飞亭里上演一出欺骗小屁孩的戏。

    凤玖玖困惑了,难道娘亲真的肚子疼了?

    怎么会这么巧?爹爹一说娘亲肚子就疼了,好生奇怪!

    “小玖玖,你年纪这么小,耳朵聋了吗?没听见你娘亲在喊疼吗?”欧阳旭继续唱黑脸,反正他无论如何都不会把澜澜交出去的,他的女人不许别人看,哪怕是儿子和妹妹也不行?更何况,澜澜还这么害羞!

    景云裳见欧阳旭气场无比强大,凤玖玖虽然天不怕地不怕,可是对自己的爹爹有着天然的敬畏心,就快撑不住场面了,一个跟斗就从回廊上翻了起来,笑盈盈地反问道,“姐姐,你的葵水不是才过不久吗?”

    “怎么会肚子疼?这说不通啊!”景云裳摊开手,耸耸肩,那模样无辜极了。

    凤玖澜一囧,好像装不下去了……

    欧阳旭眼底波涛汹涌,但是对景云裳,他的耐性显然比对一般人要好些,那可是澜澜的妹妹!

    “肚子疼不一定就是葵水来了,还有可能是吃坏了肚子。”欧阳旭脸不红心不跳地解释着,结果这句话才说完就感觉到凤玖澜捶了他后背一拳。

    因为某国师这晦气的话一说,本来不觉得肚子疼的凤玖澜就感觉到一阵绞痛,额上冷汗涔涔。

    欧阳旭抱着凤玖澜的腰际,感觉到她富有弹性的腰一阵紧绷,立马就感觉到了不妙,手往她腕上一扣,“糟糕,是中毒。”

    凤玖玖和景云裳那满面笑容瞬间凝固了起来,欧阳旭将一缕真气从她手心渡入,闭上眼睛,感受着那真气在她身体的七经八脉里规律游动,忽然到了一处,便开始停滞,不再向前。

    他面容清冷,什么也顾不得将凤玖澜抱起,往玖澜苑里飞去,速度之快,急如旋风,掀起万千波涛。

    凤玖玖将头顶的红色金镶盒子抱在了怀里,然后施展轻功跟了上去,景云裳亦然。

    正准备进入玖澜苑时,那本来敞开的门忽然被狂风吹起,瞬间关了起来,凤玖玖一不留神被那门扇了一巴掌,正准备撒娇大哭一下,里边却传来了欧阳旭的声音,“滚开,不许哭,吵到澜澜,本少主把你扔进野兽群里!”

    “……”凤玖玖那呼之即来的眼泪瞬间流不出来了……

    欧阳旭把凤玖澜放到了床上,什么也顾不得了,扬手就将她身上的衣裳全部撕烂,雪白的肌肤一览无余,然而,最令人感到触目惊心的,是一缕黑气正在向着她的心口逼近,来势汹汹。

    用最快的速度,一百零八根银针迅速而精准地插入她各大穴位中,企图阻止那团黑气的前行,然而,他竟然发现,没用……

    “该死!”欧阳旭头一次觉得自己是如此焦急和暴躁,澜澜的生命危在旦夕……

    他手一拍,那一百零八根银针相继从凤玖澜的穴位中飞出,当收齐银针了之后他毫不犹豫地扔在床头的几案上,见凤玖澜还没有失去神智,二话不说坐到了床上,将那躺着的女子扶正,“澜澜,忍着点。”

    “按照我说的,你自己试试看能不能将那情毒化掉!”欧阳旭眉毛拧着,心里却万分焦急。

    ------题外话------

    叶子在火车上,这两天家里停水停电,苦逼的要死,想存稿都无能为力,明天的更文或许会晚点,灰常对不起大家,呜呜呜~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