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魔法校园小说 » 盛宠第一邪妃 »  第一百零七章 旭哥哥,你能不能矜持点?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一百零七章 旭哥哥,你能不能矜持点?

小说:盛宠第一邪妃作者:冰河红叶
返回目录

    听到他这么一说,凤玖澜一阵狂汗,接着便看到欧阳旭的手指作势挑开她的衣襟,她两只手臂往胸前一挡,接着欧阳旭便将把凤玖澜搂入怀里,四下无人,山风依旧,你侬我侬,忒煞情多。

    凤玖澜不谙水性,这一点早在欧阳旭第一次遇见她时就知道了,所以他一点都不怕这个调皮的姑娘像鱼一样从他怀里溜走。

    “澜澜,你还记得我们是怎么相遇的吗?”

    这里的环境,和桃花西山相比,少了那纷纷扬扬的浪漫花雨,多了几分钟灵毓秀的天高地广。

    一泓清泉,只此二人。

    凤玖澜点了点头,她当然记得他们是怎么遇见的了!

    那一个多月里的点点滴滴是她一生最珍贵的收藏,她缓缓闭上了眼睛,水慢慢地流动着,将她的衣衫托起,水至柔钻进她的衣裳里,整个人好似浮了起来,身体感觉十分轻盈。

    “那澜澜,你说给我听听。”欧阳旭怂恿着怀里的姑娘,眼睛直勾勾地瞅着她,平日里淡漠的脸竟然出现了一种名为“风流”的表情,看得凤玖澜心蓦然一窒。

    “那一天,我肚子好饿,摘了几个果子吃,在西山里到处乱走,最后来到了温泉旁,遇见了你。”凤玖澜简单地陈述着,她记得很清晰,应该说和他在一起的每一刻都深深地镌刻在了她的脑海里,永远挥之不去。

    欧阳旭眼角微微挑起,显然是对凤玖澜的回答很不满意,他的唇轻咬着她的耳垂,“澜澜,难道你只记得这些吗?”

    “那我还该记得什么?”凤玖澜身体轻轻一颤,那种感觉有些陌生,又有些熟悉。

    对于凤玖澜那单纯至无辜的眼神,欧阳旭幽怨了,忍不住问道,“澜澜,难道你不记得你睡了我?”

    “……”凤玖澜一阵失语,这种事情好像不应该用来形容女人好么?

    “澜澜……。”欧阳旭拉着她的手,尾音拉得长长的……

    过了好一会儿,凤玖澜才觉得自己应该好好纠正一下这个男人各种扭曲的看法,她挣扎了一下,没好气道,“你还好意思说!”

    “我怎么就不好意思说了?食色性也!”欧阳旭理直气壮,他已经快二十二岁了……这个世界的男人,十六岁就可以成婚了,即使不娶妻也会纳妾,可他为了她,一直没碰过别的女人……

    凤玖澜好看的眉头一拧,微微不悦,一拳捶在他的胸口,对着面前的男子控诉道,“我生小玖玖生了两天两夜,差点没了命,凭什么做那种事享受的都是男人,痛苦的全是女人?”

    虽然她很爱很爱旭哥哥,可是当她记起了一切时,每当想起那两个夜晚,她总会忍不住难过,为什么她在鬼门关儿绕过一圈的那个晚上,他不在她身边?

    一个女人不论有多坚强,都希望自己临盆时心爱的男人就在身边。

    昔日压抑在心中的酸涩,在此时一触即发,说她钻牛角尖也好,她就是要他心疼,就是要让他弥补自己曾经一千多个日日夜夜里的寂寞悲凉。

    没有人比欧阳旭更了解她的身体,可是这会儿听到她如此激烈的控诉,他的心忍不住揪了起来,但更多的是心疼。

    “澜澜,对不起对不起,以后我们再也不生孩子了!”欧阳旭用力地抱着她,恨不得将她揉进自己的血肉里,和她永远交融在一起。

    凤玖澜趴在欧阳旭的肩膀上,听着他柔情似水的话儿,心里的酸涩一点点散去,这个男人竟然说以后他们不生孩子了,她心里偷偷地笑着,旭哥哥真可爱!

    玉龙山天池边上的野花儿在风中摇曳着,凤玖澜的心里忽然升起了一种天涯海角执手偕老的*。

    一对情侣相依相偎,前方是漫漫湖水,宁静致远。

    可是,好景不长,身后便传来一个哀怨到了极致的声音,“爹爹娘亲,你们真是太可恶了!”

    凤玖玖轻功施展,和他的两只小兽宠从天而降,“噗通”的一声落在了两人前方,他往凤玖澜怀里蹭了蹭,过了好一会儿,才抬起脑袋,“你们居然忍心让我一个人孤零零,呜呜呜……”

    凤玖澜不明所以,揉着自家儿子的脑袋,“小玖玖,这话怎么说?娘亲永远在你身边呀!”

    “可是娘亲,自从你遇见了爹爹,就整天和爹爹在一起,都不理我!”凤玖玖装哭抱怨道。

    “呃……”凤玖澜有些心虚,细想着这段时间发生的事,觉得自己确实不像以前那般陪在小玖玖的身边,小玖玖才三岁多,正是需要母亲的时候。

    欧阳旭见凤玖澜动了恻隐之心,一把就将凤玖玖抱到了自己怀里,“小玖玖,爹爹和娘亲在一起是天经地义的!”

    “可是爹爹,娘亲没遇见你的时候,总是和我在一起,带我放风筝,给我买糖葫芦……这来洛城都多久了,我就成了没人要的孩子了。”凤玖玖眨了眨眼睛,好像快要哭了一般。

    欧阳旭认真地反省,他承认,这段时间确实忽视了小玖玖,这孩子如今竟然从洛城千里迢迢跑到了万象城……

    “小玖玖乖,以后爹爹和娘亲一定花时间多陪陪你!”欧阳旭满是抱歉地说。

    凤玖玖亮如星辰的眼睛刹那间盛满了异样的光辉,在欧阳旭的脸上“吧唧”亲了一口,“爹爹你真好,可是我想有兄弟姐妹陪我玩儿。”

    别人家的孩子都有哥哥姐姐弟弟妹妹,而他现在,只有爹爹和娘亲,以前,连爹爹都没有!

    “咳咳……”凤玖澜脸色羞红,低下头轻咳了几声。

    欧阳旭斜眼旁观,最后眸光落在了凤玖玖那双和自己一模一样的眼睛上,用一种商量的口吻缓缓道,“小玖玖,不要弟弟妹妹好不好?”

    澜澜怕疼,而且生孩子太危险,哪怕他是神医,也不忍心让心爱的女子受苦,只要她不愿,他不会勉强她做任何事。

    “为什么?”这下子轮到凤玖玖诧异了,南瓜叔叔知道桑竹婶婶肚子里有了小宝宝可开心了,怎么到了爹爹这儿就成了这样儿?

    难道说爹爹不喜欢娘亲?

    三岁多的孩子胡思乱想之际,一个清凉如水的声音掠过他耳畔,“因为生孩子很疼,小玖玖忍心让娘亲肚子疼吗?”

    一大一小两个人旁若无人地交流着生不生孩子这种事,看得凤玖澜万分无语,怎么这种事都没人和她商量呢?

    凤玖玖原本火热的眸子倏然一暗,娘亲怕疼……而他不舍得……

    “娘亲,都是小玖玖不好,以后小玖玖再也不闹了。”凤玖玖十分懂事,欧阳旭宽心了,他和澜澜以后不要孩子就是了,只有小玖玖一个,也不错!

    于是欧阳旭和凤玖澜这天池约会就这样被一个小屁孩给破坏殆尽了,一家三口很快便从天池里走了出来,欧阳旭用内力给凤玖澜将身上的衣裳全部烘干,斜阳下三人踏着橘红色的阳光向着城主府归去。

    凤玖玖出现在欧阳旭身边,所有人都翘首以盼,期待着他们那向来不苟言笑的少主解释些什么,结果欧阳旭无比淡定地搂着美人纤腰,从两排人群里走过,不打算说任何话。

    他的儿子又不是见不得人,他是个正常的男人,有个儿子不是很正常吗?

    “旭哥哥,怎么他们都用那种怪怪的眼神看着小玖玖?”凤玖澜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扯了扯欧阳旭的衣袖,小声问道。

    “大概是他们觉得小玖玖长得漂亮!”欧阳旭刮了刮凤玖澜的鼻子,笑言。

    凤玖澜将信将疑,也没有多问什么,她的乖儿子自然是长得很漂亮的。

    时光飞逝,回都之期渐渐来了。

    凤玖澜和老皇帝虽有一纸约定,但总会有个时间限制,一家三口在万象城待了几天后,开始筹备着如何回洛城。

    “少主,从万象城通往洛城的各大城镇全部戒严。”南瓜将手中的消息递给欧阳旭,脸上写满了凝重,这个节骨眼上,他一边要照顾桑竹,一边还要处理各种各样的事情,忙得不可开交。

    “小道呢?”欧阳旭低头看着那张密密麻麻的纸,没有抬头,随口一问。

    南瓜在欧阳旭身边待了很多年,对自己这位主子的性子可谓十分了解,欧阳旭不喜欢一问三不知的属下,于是实话实说,“险路是有,但是那条路很危险,要经过一个大峡谷,稍稍不注意就会粉身碎骨。”

    “爹爹娘亲,我们为什么要偷偷跑回洛城?”凤玖玖撇撇嘴,不满意道。

    想他凤玖玖,长着一张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漂亮脸蛋,怎么能走那种鸟不拉屎鸡不生蛋的险路呢?

    “小玖玖,要知道这一路很危险,你不许任性!”凤玖澜虽然宠溺着自家乖儿子,但是在攸关性命的事情上却是一点不让的。

    “娘亲,我们可以易容嘛!”凤玖玖从自己口袋里掏了掏,那套独一无二的易容工具出现在了他的手上,想当初他和娘亲靠着易容不知道躲过了多少次追杀。

    凤玖澜眼睛忽然一亮,她怎么忘了小玖玖有这等本事了呢?

    欧阳旭对凤玖玖那几年里的生活不是很了解,这会儿拉着凤玖澜坐到了椅子上,低眸看着居于屋子正中央的小男孩,只见凤玖玖露出一个甜甜的笑容,接着又从自己后背的小背包里掏出了一物事儿。

    凤玖玖咧着嘴,将那虎皮拉开一个口子,然后自己钻了进去,至少一会儿,原本那粉嫩的小男孩就化身一头幼虎,虎头虎脑,蹦蹦跳跳的样子让人忍俊不禁。

    连欧阳旭都忍不住嘴角抽搐,看来他儿子不止扮女孩子扮得有模有样,连动物都能模仿。

    凤玖玖忽然一转身,施展轻功往外飞去,那凌空而来的小老虎让城主府中无数侍女花容失色,原本排列整齐的队伍倏然作鸟兽散状……

    “小玖玖,别闹了快回来!”凤玖澜莲步轻移,立于门扉处,往外大声一喊。

    那正跳到树上,将侍女们头顶的簪子摘得差不多的小老虎回眸一笑,接着向凤玖澜扑来,这一幕简直是让无数侍女惊叫连连,生怕凤玖澜出了什么事。

    可是下一秒,所有人都傻了眼,那让她们惊慌失色的老虎正乖顺无比地挂在凤玖澜的身上,用那光滑无比的毛蹭着她的脸颊。

    而他们的少主眉毛一拧,拎着某只小老虎的耳朵,手指灵巧地解开虎皮衣下腹那被隐在皮毛里的扣子,只是一瞬,某个水晶包子原形毕露。

    “爹爹,你一点都不好玩。”凤玖玖抱着自己的虎皮衣嘟着嘴,十分不满,和娘亲在一起时,不管他扮演老虎还是豹子吓人,娘亲从来都不拆穿他的!

    欧阳旭只是无奈的摇了摇头,真不知道这三年多的时间里澜澜是怎么教小玖玖的?怎么看起来像只野猴子似的!

    “小玖玖,你怎么这么调皮呢?”欧阳旭抱着凤玖玖,端详着这个孩子那张和自己有九分像的脸蛋,满是宠溺地叹了一声。

    “爹爹,这是因为娘亲很调皮!”一抹喜色染上了凤玖玖的眉梢,他这么调皮还不是遗传了娘亲,连爹爹都时常说娘亲是只调皮的小懒猫。

    “男孩子,性子要沉稳些才好。”欧阳旭没有反驳凤玖玖的话,想着以后他和澜澜就只有这么一个儿子了,自然要教好来。

    凤玖玖挠了挠自己的耳朵,琥珀色的眸子好似被一层迷雾盖住了,“可是娘亲不喜欢沉稳的男孩子,就喜欢像我这样调皮的!”

    欧阳旭疑惑了,澜澜的口味什么时候变了?澜澜最喜欢的不是像这样的男人么?

    那份疑惑在凤玖澜的默然无语中渐渐化为醋意,整个屋子里的空气好似在泛酸……

    凤玖澜红着脸,手指在凤玖玖的鼻子上一捏,笑眯眯道,“小玖玖,说谎可不是什么好习惯,你娘亲我最喜欢的自然是你爹爹了。”

    听到她那理所当然的话,欧阳旭内心激动了,澜澜最喜欢的是他……她亲口承认了……

    凤玖玖也不反驳,只是那修长的睫毛下一抹狡黠一闪而过,娘亲,你终于承认了!

    一家三口温馨融融的日子注定不会长久,第二日三人便启程回洛城。

    因为桑竹怀孕的事情,欧阳旭此行并不打算带上他们两个,只是将他们安排在了城主府,等到桑竹生下孩子再让南瓜离开,毕竟,作为一个男人,能够陪在妻子的身边看着她诞下自己的孩子,那是这世上最幸福的经历,他错过了,因此更加懂得珍惜。

    随行的人若是太多,极易引起老皇帝的注意。

    因此,欧阳旭、凤玖澜和凤玖玖三人几乎捆成了一团,开始了遥遥东行之路。

    华州,天璃境内的交通枢纽。

    这里有着蜿蜒的大运河,水陆交通相当发达,但是这座城在今日却管得十分严格,任何进城的人都必须经过一道又一道的检查。

    凤玖玖个子很小,只要蹲在草丛里,那茂盛的杂草就可以盖住他的身形,因此探路这种事情就交给了他。

    离华州城门不远的郊外,十里长亭内,一男一女正在品茗。

    欧阳旭和凤玖澜在一起,总是想要给她最好的,哪怕是身处险地,也绝对不会亏待她的胃。

    “旭哥哥,想不到你扮成女人真有女人味儿!”凤玖澜女扮男装,手中拿着一把折扇,此时那折扇合起,轻轻撩起欧阳旭的下巴,那模样,占尽了天地风流。

    “那澜澜,你有没有心动?”欧阳旭丝毫不以之为耻,大丈夫能屈能伸,不过是扮女人而已,虽然他有办法让澜澜安全回到洛城,但澜澜喜欢这样,那么他便愿意舍命陪君子!

    “旭哥哥,你现在是女人,你能不能矜持一点儿?”调戏不成反被调戏的女子半是羞恼地说,她从来不知道欧阳旭扮起女人来竟然如此风情万种,到处勾引女人!

    “澜澜,我向来不知道矜持为何物!”

    “你……”凤玖澜杯子一扔,却被欧阳旭轻轻巧巧地接住了,她眼睛一斜,见凤玖玖回来了,妖娆一笑,“旭哥哥,你这么风情无限,只需施展一下美人计,那些守城的官兵说不定就被你迷得七荤八素了!”

    “也包括你吗?”欧阳旭对于他能不能迷住别人不感兴趣,他至始至终都只愿澜澜被自己迷住。

    “我喜欢男人,不喜欢女人,嘿嘿!”

    那一身男装英姿飒爽的人儿瞅了瞅欧阳旭头顶的那朵紫罗兰,笑眯眯道。

    话说那朵紫罗兰还是小玖玖从幻灵神兔的耳朵上抢来的。

    “娘亲,那守城的官差们说今日是华州城一年一度的刺绣节,所以才会有那么多人急着要进城观看刺绣比赛。”凤玖玖屁颠屁颠地跑了过来,汇报着自己打探到的消息。

    凤玖澜从石凳上站起,绕着欧阳旭走了几圈,把主意打到了某国师头上,忽然,她一张如花似玉的脸极度靠近欧阳旭,眼睛一眨一眨,“听说旭哥哥刺绣功夫很是了得?”

    “那是自然!”欧阳旭无比自信,刺绣这种玩意儿真是太简单了,除了景云裳之外恐怕还真没人能和他比肩,他揣度着凤玖澜问这个问题的用意何在,过了好一会儿,才慢慢道,“澜澜,你放心好了,等我们大婚,你的嫁衣一定是天下最美的!”

    凤玖澜一身男儿装扮,此时素净的脸上泛起两朵红云,怎么提到那件事去了?

    “不是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想着要不你去参加那个什么刺绣节的比赛好了,到时候我和小玖玖就扮成你的丫鬟混进城里,你说这个主意怎么样?”

    欧阳旭的手不知何时爬上了凤玖澜的肩膀,用力一按,凤玖澜一下子就坐到了他的腿上,感受到耳边那灼热的气息,她喉咙一阵干涩。

    “澜澜舍得让我抛头露面?”欧阳旭醋溜溜道,现在他的身份可是澜澜的夫人,哪儿有夫君让夫人跑去参加什么狗屁刺绣比赛的理儿?要是闲着没事还不如享受一番闺房之乐呢!

    虽然,那甚于画眉的闺房之乐,目前他是没法享受到了。

    “有什么不舍得的?旭哥哥的才艺不要藏着掖着嘛!”凤玖澜笑盈盈地说,话说她还真是期待这个男人的精彩表演呢!

    “澜澜,我对你从来不藏着掖着什么,你的哪一件衣裳不是我亲手绣的?你一共有二十八种花色的肚兜儿,最喜欢雪白的底色,在左下角绣上一朵精致的紫罗兰。”欧阳旭的眼睛直溜溜地盯着凤玖澜的胸前看,好像长着一双透视眼一般。

    凤玖澜大囧,臭男人,连这种话都说得出口!

    到最后,欧阳旭虽然心不甘情不愿,但在凤玖澜和凤玖玖的合力“攻击”下终于屈服,一家三口缓缓向城门口走去。

    凤玖澜的脸上抹了一层薄薄的膏药,按照凤玖玖的说法就是,这一层膏药的作用和面具差不多,但是还具有防晒的功效,于是某位白衣公子十分得意地顶着一张不属于自己的脸大摇大摆揽着心爱的“姑娘”来到了城门口。

    “站住,什么人?”守门的官差严肃无比,指着凤玖澜大声一喝。

    此时的凤玖玖已经钻进了猴子皮草里了,走在凤玖澜身边,像极了一只野猴子。

    “咳咳,小生是唱戏的,这位是戏班子里的花旦。”凤玖澜把声音压低,然后悄悄地往官差手里塞银子,有些东西,那是古今中外共通的,要进城,少不了一些打点。

    那官差一摸到了那白花花的银子,别提有多高兴了,凤玖澜见他收起了银子,连忙晦涩不明地问,“不知官爷可否行行好,让我们进城去?”

    欧阳旭像个小媳妇儿似的跟在凤玖澜身后,他身边的猴子十分滑稽,时不时抓耳挠腮,野猴子扮相十足。

    那官差长年拿着刀剑,手不知道粗糙成了什么样,可此时一摸到凤玖澜那细腻而光滑的手,就好像抚上了一块绝世宝玉,那种异样的感觉在他们全身上下流动了起来,愈发强烈。

    “公子的手很是光滑呀。”一官差色眯眯地瞅着凤玖澜,饶是见过再多的达官贵人,此时也不得不承认男装打扮的凤玖澜很美……

    这个时代,有些男人好那一口……

    ------题外话------

    更文啦,这段时间要上班,目前还未定岗,什么都要学,还要写各种工作总结报告,所以,更得有些少,叶子灰常自责,呜呜…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