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魔法校园小说 » 盛宠第一邪妃 »  第三十一章 我有选择吗?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三十一章 我有选择吗?

小说:盛宠第一邪妃作者:冰河红叶
返回目录

    三日之后。

    充满着温馨色调的房间里,女子静静地躺在床上,脸上泛着不正常的红晕,房间里还有侍女在轻手轻脚地为她换上额头的湿毛巾。

    宇文霁这几天也是忙得焦头烂额,一边是恭王的事情,一边还要瞒着北霜皇,另一方面还要照看凤玖澜,每一次他来到凤玖澜的房间时都已经是深夜了。

    那日他手中握有凤玖玖,那群暗卫也没人敢动手,毕竟他们不知道,凤玖澜就是凤玖玖的亲生母亲,只知道凤玖玖一定是他们少主的骨肉。

    如果在凤玖玖与凤玖澜之间必须做出一个生与死的选择,他们一定会毫不犹豫地选择让凤玖澜去死。

    宇文霁利用了他们对凤玖玖的在乎,成功地威胁了他们。

    能够在欧阳旭身边做暗卫的,自然不会失去判断的能力,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他们要做的不是和宇文霁硬碰硬,万一宇文霁手上的力重了点儿,那将会造成无法挽回的损失,他们输不起,唯一能做的便是撤退,从长计议。

    一夜静谧,檀脚珠光依然,将宇文霁高大的身影打在那层半透明的雕花窗纸上,周围的侍女们依旧如故,有条不紊地做着自己该做的事情。

    “王爷,姑娘高烧不退。”一名年过半百的老大夫半跪在地上,面色凝重,他的医术虽然比不上欧阳旭和宇文昭两位后起之秀,但胜在博学与见识。

    老大夫给那静静躺在床上的女子把脉,而后又看了一下她的手,无奈地摇了摇头。

    这位姑娘伤得很重,但底子还行,显然是经过了很多珍稀药材的调养,才能够撑到今天。

    “想办法。”宇文霁负手而立,只说了三个字。

    不怒自威,这就是宇文霁,无时无刻不给人以一种强大的威压,那种在无数场战役中练就的杀气不是一般的人能够拥有的。

    老大夫点了点头,恭敬地退出房间研究药方去了。

    夜色里花叶在风中摇摆,平添几分秋风萧瑟的味道,夜已深,侍女们悄悄地退了出去,房间里顿时只剩下了宇文霁和沉睡中的凤玖澜。

    男子徐徐坐在床边的椅子上,亲手取下凤玖澜额头上的湿巾,放在水盆里浸湿、换洗后又重新扭干,常年拿剑的手上爬着坚硬的茧。

    他不擅长讨好一个女子,也不擅长花前月下,他更擅长的似乎都是在那剑光狂舞的沙场里奋起杀敌……

    在过去的二十余年里,柔情不属于他,铁血才是男儿本色!

    他承认,他的手段很卑鄙,但为了得到她,他宁愿卑鄙,宁愿她恨他一辈子,也要把他留在身边!

    她追在宗政凌身后十一年,那十一年的深厚情分却输给了欧阳旭与她认识的三个月,既然如此,那么他愿意用自己的一生来让她忘记与欧阳旭在一起的美好……

    因为,她想要的美好,他也会给她!

    欧阳旭并非池中物,握着了凤玖澜和凤玖玖,无异于扼住了他的咽喉,宇文霁如是想着。

    指腹轻轻地在凤玖澜的手背上滑过,十分轻柔,这是她第一次静静地躺在他面前,无法开口拒绝他的碰触。

    正在出神之际,一名隐卫神色匆匆而来,腰间的佩刀带着浓浓的森寒之气,将屋子里温暖的氛围瞬间扰乱,“王爷,不好了,小少爷哭嚷着要见娘亲,怎么也停不下来。”

    宇文霁眼里闪过浓浓的不悦,这种小事都办不好,简直就是饭桶!

    “那就把他绑了,关进笼子里。”宇文霁可不是什么善男信女,冰冷的声音令人灵魂发颤。

    凤玖玖可是欧阳旭的儿子,凭什么让凤玖澜这么放在心上?又没有血缘关系,对他来说,真正重要的仅仅是凤玖澜而已,凤玖玖那个拖油瓶可有可无!

    隐卫当然感觉到了宇文霁浑身的煞气,立刻不说话了,回头照办。

    阴森的地牢里,不通光线,到处是潮湿的气息,凤玖玖被关在一处牢房里,此时双手抓着牢房的木头,死死地盯着牢房的出口处,心里担心凤玖澜担心得要命。

    “真不知道那姑娘是什么来头,无名无分的,王爷竟然亲自守在身边。”一名侍卫好奇地和另一名侍卫讨论着,他们只是看守地牢的低等侍卫,平日里没有和外边有过多的接触,自然不知道凤玖澜的身份。

    “是啊,我听许老大夫说,那姑娘要是再不醒来,恐怕性命堪忧!”另一名侍卫摇着头,似乎在为那如花似玉的女子即将香消玉殒而感叹着。

    凤玖玖竖起耳朵,静静地听着那两名侍卫嘀嘀咕咕,心里难受极了。

    娘亲生病了,不知道娘亲现在怎么样了……他真的好想好想娘亲……

    小手握着木桩,琥珀色的眸子里一抹伤心划过,随着那两名侍卫的身影越来越近,凤玖玖的心一下子提了起来,他不害怕别人怎么对他,他担心的至始至终都是那个别人口中昏迷的女子。

    这个地牢虽然坚固隐秘,但开锁是他的强项,下毒也是他最拿手的,只不过,离开了这个地牢,他也无法离开齐王府,与其打草惊蛇,不如按兵不动。

    所以他使劲地大哭,如同一般三岁小孩似的,在遇到这种绑架事件时露出惊慌失措的表情。

    一名侍卫掏出腰间的钥匙,将牢门上的锁头打开,“叮”的一声响起,那侍卫粗暴无比地握住凤玖玖那小手臂,拖着他向外走去。

    凤玖玖十分警惕地瞅着周围的一切,黑色的天空中时不时飘过几朵云,好似给月亮遮上了轻薄的面纱。

    沿着偏僻的小道,两名侍卫继续前行,凤玖玖敏感地察觉到了周围高手如云,因此任由着他们拎起,向着葳蕤的草丛后拖去。

    只是……不知走了多久,映入他眼帘的是一座青山,山脚下有很多笼子,里边住着的无一不是凶猛的庞然大物,有狮子、老虎、狼……

    此时见到凤玖玖,无一不张大嘴巴,恨不得能一口把凤玖玖吞到肚子里。

    阴森森的白牙,锋利无比,可凤玖玖却没有害怕,和那些复杂的人相比,他还是比较喜欢和动物在一起!

    其中一名侍卫用一种无比怜悯的神情看着凤玖玖,来到一个笼子前,里边的那头老虎一看就知道是饿了很久的,此时正目露凶光,看着粉嫩嫩的小奶包,那是一种看到猎物所露出的眼神,带着强烈的征服欲!

    那侍卫给自己的同伴使了个眼色,另一侍卫心领神会,拿出钥匙,打开一个小口子,那个小口子不足以使老虎从里边冲出来,却可以把身形矮小的凤玖玖放到里边去。

    凤玖玖眉头一皱,立刻就明白了他们想干嘛!

    小奶包的哭戏一级棒,立刻“哇哇”大哭,哭声震天动地,让在场的侍卫们都六神无主了起来,好可怜的孩子,好可爱的孩子……马上就要被老虎撕成碎片……

    这怎能不令他们心生恻隐?

    只是,这于心不忍是一回事,王爷的命令又是另一回事,绝对不可违抗!

    在齐王府中,王爷的话就是一切!

    凤玖玖小手臂在空气中晃动着,那袖口的药粉被风吹散,无声无息地飘到侍卫们的鼻子里,神不知鬼不觉。

    他的哭声依旧凄惨无比,可那两名侍卫却觉得自己眼前好多个小奶包的影响重重叠叠,脑袋晕晕然,最后手中的力越来越小,手松开之际,凤玖玖从大约两米高的地方给掉了下来。

    小奶包毫发无伤,药倒了两个身材魁梧的侍卫,凤玖玖眼睛贼溜溜的。

    他等来到这里才动手,主要是因为这里关着很多猛兽,暗处的守卫的人几乎没有,地处偏僻。

    凤玖玖在那些笼子周围走了一圈,细细打量着里边饿慌了的猛兽们,它们一个个毛发竖起,紧紧地盯着“闲庭散步”的小奶包看。

    不知为何,凤玖玖凝视着这些本该威风凛凛的猛兽,竟然觉得自己能够感受到他们想要表达的意思,他只知道他可以和幻灵神兔交流,那个家伙是幻灵山巅上很神奇的灵兽,现在笼子里的这些大家伙可不是!

    凤玖玖有些郁闷,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理解错了这群猛兽的意思。

    放它们离开?要是他打开笼子,放他们出来,万一他们将自己吃了怎么办?

    小奶包摸了摸自己可爱的小脸蛋,无比纠结!

    半晌,凤玖玖才来到一个大笼子前边,他双手叉腰,扬起小脑袋,与里边那只拥有着金黄毛发的狮子交流着,“要是我放了你,你就当我的坐骑如何?”

    那狮子好像听懂了凤玖玖的意思,听到这个小奶包如此嚣张的一句话,一下子就炸毛了,想他堂堂兽中之王,什么时候沦落到给一个屁大的孩子当坐骑了?

    凤玖玖撇撇嘴,这个大家伙不乐意就算了,他找别的老虎商量去!

    一阵商量过后,竟然没有哪只猛兽同意当他的坐骑,小奶包很挫败,可是后来想了想,罢了罢了,既然它们不愿意,那他也不强求!

    他检查了一下身上的东西,发现都还在,不由得松了一口气,只见他从里衣的兜儿里掏出一个毛刷,还有一盒“胭脂”,小心翼翼地来到了后山的溪水边,趁着无人开始给自己化妆了起来。

    化妆易容这种事情,他最拿手了!

    不一会儿,一个翩翩小公子就化身为可爱无比宛如精灵的小姑娘!

    纤长的假睫毛贴在眼睑上,十分夸张,他喜欢男扮女装,身上随时都携带着一套薄如蝉翼的女装,加上先前在洛城,欧阳旭为了支开凤玖玖,曾经让桑竹带着他到仙衣阁去玩,在那里他弄了一套上好的女装,本身身体就很小,这样一来一套衣裳并不占太多地方。

    一切搞定了之后,凤玖玖对着溪水照了照自己的模样,觉得这样子真是美极了,不知道爹爹看到他会不会觉得自己长得比娘亲还漂亮,然后移情别恋,瞬间爱上了他!

    小奶包沉浸在自己的白日梦中,嘴角弯成了月牙形,荡漾着浅浅的笑容,嘴角边的一个酒窝更是可爱无比。

    凤玖玖并不笨,他清楚地知道,是因为他,他的娘亲才被迫答应嫁给坏叔叔,以他的力量根本不可能救出娘亲,贸然前去不仅无法救出娘亲,还可能使自己重新被抓。

    这样一来,对娘亲而言便是一种拖累!

    虽然很想很想娘亲,但是……他更想救出娘亲!

    宇文霁拿下了凤玖澜,一颗心就都在凤玖澜身上了,根本没空去管凤玖玖怎么样,只是随口吩咐一声将那个小奶包给关起来,他的心里根本没有多余的地方去想凤玖玖。

    也正是因为这样,才让凤玖玖那个鬼灵精给钻了空子。

    夜黑了又白,白了又黑,黑白交替之间,不变是那个女子无双的容颜。

    空山新雨后,天凉好个秋。

    经过了很多名医在侧悉心照料,凤玖澜终于在第六天醒来,她睁开眼睛,眼珠子一动不动地瞅着天花板,脑海中回忆着自己昏迷前的每一件事,眼泪从眼角滑落,浸湿了她黑色的眼睫毛。

    身体没有半点力气,软绵绵的,大夫们见到她醒来,脸上都挂着喜色,连忙去禀告宇文霁,第一时间传达这个好消息。

    宇文霁正在前厅议事,听到了大夫匆匆忙忙赶来,告诉他这个消息,他脸上的阴霾瞬间散去,恢复了最初的光风霁月与旷朗风华。

    丢下一群正讨论得正酣的人,和大夫一起向着凤玖澜住的屋子里走去,徒留下一群人目瞪口呆。

    同朝为官多年,他们还从来没有见过这位以强悍著称的齐王露出这样真心的笑容过呢!

    于是乎,有那么一部分人如遭雷劈愣在当场。

    “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竟然能够让王爷如此高兴!”一名大臣摇着扇子,远远看着宇文霁离开的背影,感叹一声。

    “是啊,真难得!”另一人跟着附和。

    大臣们消息灵通,有人不知道,但也会有那么一些知情人士,此时在前厅隐晦地披露着,“说不定再过不久,齐王府上就要办喜事了。”

    “哦,李大人,这话是什么意思?”

    “对啊,李大人要是有什么消息可不要藏着掖着,让我们也听听高兴高兴!”

    ……

    无数的讨论声在前厅响起,可宇文霁已经听不到了,大步流星朝着那花园中的楼宇走去,他想见到她,很想!

    当他迈步走进屋子,看到凤玖澜已经坐了起来,再也压制不住心中的喜悦,来到床边,“澜澜,你醒了。”

    昔日凤玖澜光滑润泽的唇有些发白,想必是多日没有进食了,精神也不是很好,听到宇文霁的话,她睫羽一动,缓缓抬起头,向宇文霁投去一个复杂至难以言传的眼神,却始终没有说话。

    没有了旭哥哥,没有了小玖玖,她觉得她的世界里满是冰川,她淡淡地看着宇文霁,那目光仿佛要穿越岁月的重重迷雾,看清一个人的前世今生。

    手指蜷曲着,紧紧握住,几乎要将掌心的皮肤刺破,可那痛意却丝毫麻痹不了内心的痛苦!

    嘴唇轻轻地颤动,默念着“夫君”二字,再看宇文霁,这个男子身材高大,丰神俊朗,气质凛然,不论放在哪里都是数一数二的美男子。

    可对她而言,却无比陌生。

    宇文霁见凤玖澜没有说话,立刻上前,坐在床上,这是他第一次和她坐得这么靠近,他可以看到她的脸不施脂粉,却光滑如玉。

    女子缄默不语,静静地坐在那儿,渐渐地,男子粗糙的手掌一寸一寸地移到了女子的手背上,凤玖澜反射性地缩了缩手。

    宇文霁的心陡然一震,她的手在颤抖,好冰凉……

    “澜澜,你会嫁给我对么?”

    此时此刻的宇文霁内心或许是复杂的,害怕她有一天会离他而去,害怕禁锢着她,让这个女子永远失去了自由的灵魂,失去了往昔明媚的笑容……

    忐忑、担忧在男子的内心蔓延着,因为不自信,所以才有此一问。

    凤玖澜纤长的睫羽陡然一颤,鼻子酸溜溜的,想到了她的旭哥哥……

    那个她用生命去爱的男子也曾抱着她,许诺她十里红妆,倾城花嫁……

    “我有选择吗?”

    一句话,充满着无边的绝望,还有……对命运的无奈和悲惋……

    ------题外话------

    更文!表喷偶虐澜澜和小旭旭,想想滟儿和清魂,也是经历了好多磨难方才一起一步步走向世界的巅峰~

    小旭和澜澜的爱情,不是开在尘埃里的野花,他要的,是让他们的爱情如同圣洁的冰莲那样绽放在幻灵山巅,让所有人只能仰望……而不能企及……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