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魔法校园小说 » 盛宠第一邪妃 »  第四十八章 天下至宝,聘你为妻!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四十八章 天下至宝,聘你为妻!

小说:盛宠第一邪妃作者:冰河红叶
返回目录

    “旭哥哥,你知道吗?当我忆起了一切的那一刻,方才明白,原来,只要和你在一起,那些曾经的酸楚竟然一点也不苦。”

    “澜澜……”

    男子低浅地唤着她,恨不得此生都要把她揉进骨子里,永不分离。

    “嗯……”轻言轻语的呢喃之声充满了甜蜜的味道,她娇喘微微,脸颊之上明珠生晕,埋在他的颈窝里,相爱的两个人浅浅的呼吸交织在一起,为这黑暗的夜晚增添了些许暧昧的气息。

    他亲吻着她柔软的唇,缠缠绵绵,像是三月的春雨般滋润着她的心,让她不由得意乱情迷了起来,忽然,那一双渐渐迷离的双眼乍然睁开,只见窗口的藤萝架上停留着一只白色的鸽子,凤玖澜的神智猛然清醒了起来,欧阳旭感觉到了怀中女子的异样,抚着她白皙而光滑的脸蛋,柔声一问,“澜澜,怎么了?”

    “旭哥哥,你看那儿。”凤玖澜将自己纤长的玉臂从欧阳旭的怀里伸出来,指向那只白鸽栖息之地。

    欧阳旭见状,却没有松开手,依然将她紧紧地抱在怀里,好像自己只要一松手,这个女子就会立即像一阵风般离自己而去似的,他缓缓转过头,琥珀色的眸子闪过一丝精光,只见他向着那只白鸽招了招手,那只白鸽倏然扑腾着翅膀向象牙床边飞来,停在了床头。

    凤玖澜觉得无比惊奇,她早就这道她的旭哥哥神通广大,只是不知道他竟然能控制鸟儿,心中对他的欣赏不由得增加了几分。

    那只白鸽听话极了,一动不动,只是眼珠子瞧着凤玖澜那衣衫微露的香肩,很快欧阳旭便察觉到了这样一个事实,他白玉般的脸瞬间黑成了锅底,冲着某只鸽子目露凶光,“不许看。”

    一边说一边将被子拉了起来,遮住凤玖澜的身体,就差没把她包裹成粽子了,凤玖澜被他包裹得严严实实,她是天生的紫凤灵体,不怕冷,这样一来反而觉得有些热了,连小脸都泛起了些许潮红,终于,她忍不住了,羽被下的手捏了捏欧阳旭的腰,欧阳旭感觉到身下女子的小动作,心顿时软得一塌糊涂,低眸凝视着她,有些不解,“嗯?”

    “旭哥哥,你把我捂得太紧了,我……有些热……”凤玖澜支支吾吾地说,那勾魂的小眼神在不经意间流动的尽是惑人的光彩,看得欧阳旭心都醉了……

    可他毕竟是理智的,听到凤玖澜这么说只是皱了皱眉,然后修长的手指拂过她的眉,接着又十分戒备地看了一眼某个电灯泡,“澜澜,你先忍着点儿,可不能因为觉得热而被那只色鸟占了便宜!”

    “……”凤玖澜倏地一下脸更红了,无言以对,只因为……她感觉被子下另一只色鸟正在占她便宜……

    欧阳旭明显不会感觉到凤玖澜的羞赧,自从和她订亲后,他和她的结合是自然而然水到渠成的事情,更何况他们连孩子都有了!

    不得不说,欧阳旭凶名在外,那只白鸽立刻扑腾着翅膀,用自己白花花的翅膀遮住了自己的眼睛,那拟人化的模样简直是可爱极了。

    欧阳旭这才稍稍满意,可一想到这大晚上要放弃怀里暖暖的人儿,去听只鸽子汇报情报,他就觉得很不情愿,可他又不愿意某只色眯眯的鸽子盯着他的女人看,那是他的人,他不许任何人窥视半分,连鸟也不行。

    因为他知道,他的澜澜有倾城之容,不只能让很多男人驻留目光,就是连鸟也不能幸免!

    凤玖澜承受不住那冲撞的力道,身体一寸一寸地往上移,很快就要从被子里冒出来了,欧阳旭这才发觉,连忙阻止她,他啄了啄她殷红的唇,笑道,“澜澜,你不乖哦。”

    凤玖澜见自己的“计谋”没有得逞,心里有些不服气,“哼,旭哥哥,是你先不专心的。”

    欧阳旭听罢笑意更深了,掌风一挥,那白鸽立刻被一阵风吹走,拼命拍着翅膀,努力维持着飞翔的姿势,而欧阳旭却搂着凤玖澜的腰,声音醇郁如埋藏几十年的美酒,“澜澜,我发誓,以后和你在一起,我一定专心到底!”

    “不要……”凤玖澜唇边溢出一丝娇吟,他的话才刚说完她就体会到了什么叫专心到底了。

    欧阳旭也不是存心想要折腾凤玖澜,只是每当和她在一起时,难免擦枪走火,过去多少个夜晚他抱着她什么也不做,这样的事说出去恐怕谁也不会相信,但事实就是如此。

    那时,他守君子之诺。

    可现在她已经属于他,他便不想再压制自己对她的*了。

    第二日,凤玖澜起得很晚,这在欧阳旭意料之中。

    他早就趁着她睡觉之际从某只鸽子那里获得了极为重要的消息,幻城恐怕要生变了,换做从前,理智的他推测出这样一个消息时便会马不停蹄地赶回去,可现在他的生命里多了一个她,还有他们的孩子,这便多了一分羁绊。

    “景叔叔、沁姨,小旭在岛上叨扰数日,是时候该回去了。”欧阳旭谦和有礼,坐在主位上的人便是凤玖澜的生身父母,他即便是天之骄子,也一如既往地尊重他们。

    碧云岛主逗弄着怀里的小玖玖,听到欧阳旭的话,脸忽然一沉,“这么急?”

    “嗯,小旭惶恐,离家太久,被人鸠占鹊巢就不好了。”欧阳旭嘴角边勾起一丝志在必得的笑,可说出来的话却是让屋子里的人都忍不住笑了。

    景无忧无奈地扯了扯嘴角,虽然有点舍不得自家妹妹,可看现在这情况,一旦欧阳旭离开碧云岛,凤玖澜一定会跟着一起离开的。

    “可是未来姐夫,你要是离开了碧云岛我姐姐怎么办?”景云裳的心向着凤玖澜,自然会将这种事情挑破,摆到明面上来讲,“如今我姐姐和您的亲密程度可是非同一般……这要是有个万一,你走了,她有了身孕那可怎么办?”

    景云裳故意这么说,为的就是想看到欧阳旭那异于平常的脸色,可她注定要失望了,欧阳旭只是伫立着,笑而不语,因为他知道,他的澜澜怀孕的几率很小很小,他不舍得她太辛苦,不舍得她再经历怀胎十月之苦,又不舍得她吃药伤身体,所以,不管有多困倦,他在每次和她亲密之后都会给她按摩,然后帮她把身体冲洗干净再抱着她睡觉……

    当然,这些事情他自然是不会拿出来和别人说的。

    “澜澜自然是和我一块儿的了。”欧阳旭睨了一眼景云裳,颇有信心地说。

    “那怎么行呢?”景云裳一下子就站了起来,三步当成两步走,来到了碧云岛主身边,搂着他的胳膊撒娇,“爹爹,按照我们碧云岛的婚俗,男女订亲后,女子便要留在娘家,直到出嫁为止,姐姐她怎么可以……”

    碧云岛主抚了抚景云裳的脑门儿,眼神中充满了怜爱,没有急着解释什么,只听欧阳旭缓缓道,“景叔叔、沁姨,澜澜是我这一生唯一钟爱的女子,能够娶她为妻是我这辈子最大的幸运。”

    “礼帖在此,请景叔叔和沁姨笑纳。”

    不知何时,欧阳旭变戏法一般掏出了一本金册,他向前走了几步,双手奉上,景云裳则是看得眼睛发直,毫无疑问,这是一本书,可这书的书页是用纯金打造的啊!

    她生于富贵之家,对于金银珠宝这类东西自然不陌生,因此一眼就瞧出了那本书是纯金打造的,只有纯金打造的书才会如此质地柔软,且光泽逼人。

    若是普通的王侯之家娶亲,就这么一本金册就可以当做聘礼了,可这个男人却用一本金册来做礼帖,想到这,景云裳迫不及待想要看看上面书写的内容。

    可碧云岛主和风沁妍又怎么会让她得逞呢?

    只见碧云岛主翻开第一页,瞧了一眼大吃一惊,接着便阖上了书页,难以置信地看着欧阳旭,但见这一袭雪衣淡然如烟的男子神色淡淡,没有一点点心疼聘礼的样子。

    “小旭,这太贵重了。”碧云岛主自然是识货的主儿,当看到金册第一页上所书写的四个大字“飘雪云烟”时,饶是见识了再多稀奇古怪的宝贝也情不自禁地被震住了。

    这东西……可是天下至宝……

    虽为三千年前天宸晨曦太子所分割天启大陆而打造,但这件宝物却属于天下第一隐世宗门夏侯世家,相传飘雪云烟中那被禁锢在宝石之内的一缕烟云是灵族嫡系传人的一滴血所化成的。

    也正是因为这样,这东西几千年来除了和夏侯世家关系密切的轩辕城、云水之遥外,再无人通晓其用法。

    同时,他还知道,他的义兄夏侯晔把飘雪云烟送给了欧阳旭的亲生母亲欧阳瑾。

    “景叔叔,澜澜在我心里是无价之宝。”欧阳旭不以为然,再珍贵的东西,对他来说始终都是死物,不过那一串项链挂在澜澜的脖子上就不一样了,那会让澜澜看起来更加光彩照人。

    他觉得,他的澜澜是独一无二的,这个世界上能配得上她的珍宝不多,而飘雪云烟就是其中一个,如此才不会辱没了她。

    就在这时,碧云岛主的目光从欧阳旭身上移向了他的身后,只见凤玖澜姗姗来迟,她一起床就没看到欧阳旭的身影,太阳已经升起了,往常只要她早上睁开眼睛他都会在她身边,要么就是给她下厨准备好吃的,可是今天竟然不见人影。

    所以自己收拾好了之后就去给碧云岛主风沁妍问安,只是没想到欧阳旭也在。

    “爹爹,娘亲,你们在谈论些什么呀?”凤玖澜提起裙摆,跨过门槛,目光悠悠地停留在了碧云岛主手中那本金灿灿的册子上。

    欧阳旭转眸便看到凤玖澜款款而来,行至他身边时,他霸道无比地搂住了她的腰,在她耳畔低声道,“澜澜,怎么这么早就起来了?不多睡会儿?”

    “不早了,都快巳时了。”凤玖澜抿唇一笑,对上他星眸可密的眼,甜甜地笑道。

    可下一秒,她的目光就从欧阳旭身上移开了,继续盯着那本金质小册子,“爹爹,这本小册子是做什么的?”

    见心爱之人对那金册的兴趣超过了自己,欧阳旭眉头不由得一皱,想要拉着她不让她过去,可手却不由自主地松开了。

    凤玖澜肆无忌惮地从碧云岛主手中拿过金册,左右端详了一下,正要打开,却听碧云岛主意味深长地说,“是小旭给你的聘礼礼帖。”

    听到这句话,凤玖澜那青葱玉指突然一颤,只打开了第一页,眸光掠过那几个字,心里除了震撼还是震撼,尽管这东西早就寄存在了她的脖子上。

    “旭哥哥,这……”凤玖澜有些难为情,以前她收下飘雪云烟,是因为她以为那不过是条长得极为美丽的项链,是他的贴身之物,可自从她知道了这条项链非同寻常的一面时,她虽然没说把链子还给他,但心里却是有了计较的,因为,这东西贵重得让她无法承受!

    那只项链,如今正圈在她似雪的脖颈上,更衬她肌肤细腻。

    欧阳旭见她犹豫了,脸色忽然一变,箭步上前,握住了她的肩膀,“澜澜,我不许你拒绝!”

    霸道的话,仿佛一下子堵住了她所有后路,他将她整个人都圈在了怀里,抚着她柔顺无比的长发,坚定而深情的话在她耳边响起,“澜澜,永远不要低估了你自己,在我心里,你是无价的,值得我用天下至宝,聘你终生为妻!”

    ------题外话------

    更文,不好意思,又断更了几天,久等了亲们~么么哒~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