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魔法校园小说 » 盛宠第一邪妃 »  第二十一章 给别的男人当小妾!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二十一章 给别的男人当小妾!

小说:盛宠第一邪妃作者:冰河红叶
返回目录

    夜已深,好逑居凝云阁中,凤玖澜早就梳洗好了,躺在床上翻看着属于这个世界的史书。

    她专注无比,看得十分入神,显然是被里边的内容给吸引住了,连欧阳旭什么时候走到床边都不知道。

    伫立于床边,雅致无双的男子眸光撇过她那露在被子外边的脚踝,轻蹙眉头,弯下腰为她盖好,凤玖澜这才将目光从书本上移开,当看到面前的这个男子时,她的眼角愈发柔和,好似与那温柔的烛光融为一体。

    “澜澜,该歇息了。”欧阳旭掀开被脚,挤到了凤玖澜身边,霸道无比地将那本书从她手里抽出,精准无比地丢在书桌上,凤玖澜没有想到欧阳旭会有这么突然的举动,差点就从床上跳了起来,可欧阳旭仿佛早就知道她会是这样的反应,抢先一步抱住了她。

    她皮肤极好,细腻而温软,却没有一点赘肉,十分紧致,不是那些养在深闺里的大家闺秀比得上的。

    这样的她,眼神包含着些许懵懂和纯真,总是能让他心生怜爱之感。

    凤玖澜枕在他的手臂上,呼吸微乱,有些害羞,即便他们已经是夫妻了,可在面对着这个男人如此蛊惑深情的时刻,她的心总是跳得很快。

    “澜澜,你的心怎么跳得这么快?”欧阳旭对心爱之人如此反应十分满意,他知道,她此刻的一切情绪起伏都是因为他!

    凤玖澜十分哀怨地看了他一眼,心里想着:哼,明知故问!

    “心要是不跳,那我就死了!”凤玖澜没好气地说。

    欧阳旭轻轻撩起她一缕墨发,笑意勾魂,他的手若无其事地贴在了她的胸口上,“是吗?让我摸摸。”

    “……”凤玖澜差点晕死,这个男人真是无时无刻不在吃她豆腐!

    漫漫长夜,如果不做些什么事多可惜呀!

    某少主如是想着,手却丝毫没有停下的意思,直到凤玖澜禁不住低吟了一声,他低低一笑,只见心爱之人小脸泛着些许潮红,煞是可爱。

    他的澜澜对男女之事十分害羞,绝对不会在自己想要的时候开口,哪怕是很想也会自己忍着,因为她的修养让她做不到那样的事。

    欧阳旭索性也不再为难她,她在他怀里难受地乱动,何尝不让他欲火焚身?

    轻车熟路地为她褪去衣衫,他了解她的身体,甚至比她自己还要了解,他知道她是爱着他的,所以无论他怎样对她,她都是那样娇羞默默地顺从,像是一朵含苞待放的花儿,在经历了雨露的洗礼后愈发娇艳。

    欧阳旭知道她的身体状况,没有像新婚之夜那般毫无节制,他对她的关心远甚于对他自己的关心。

    云消雨收之后,凤玖澜并没有感觉到有什么不适,只是觉得有些渴了,想要起身,可是却被欧阳旭给阻止了,“澜澜,你身子虚,房事过后不要起身,免得着凉了。”

    他的话温温的,听起来十分舒服,只是凤玖澜听到他能够若无其事地提起那件事,更加羞赧了起来。

    “可是我口渴了。”凤玖澜将红扑扑的小脸贴在他坚硬的胸膛上,低低地说。

    欧阳旭凝神一听,连忙安抚着她平躺下来,“澜澜,你等一会儿,我给你熬的补汤可以喝了。”

    “嗯。”女子小声应下,只见欧阳旭小心翼翼地走下床,来到凝云阁隔壁的小厨房里,将那用文火温着的补汤倒在碗里,信步走到床边,凤玖澜下意识地想要起来喝汤,可欧阳旭的动作比她要快很多,连忙坐在床边,压住了她的肩膀,“躺着别起来。”

    “为什么?”凤玖澜不明白,欧阳旭最近很奇怪,从来到楚城开始,便对她温柔倍至,就连在床上也一样,这很不符合这个男人霸道的风格。

    一向走帝王路线的某少主,突然走温情路线,凤玖澜表示自己有些扛不住。

    欧阳旭十分狡猾地看着凤玖澜,不语,他绝对不会告诉她,不让她起身是因为不想让他一晚上的辛苦白费了,从他心里生出想要一个女儿的想法时,他就看了很多这方面的书。

    现在的他走出去,绝对会成为各国后宫妃子最欢迎的妇科圣手!

    这个男人不论做什么事情都极其具有计划性,他成功地从心理上攻陷了凤玖澜,让她心甘情愿为他再次孕育一个孩子,其次,他是大夫,他知道女人怎么做比较容易受孕。

    只不过,这些,他不会和凤玖澜说。

    “澜澜,来把这碗汤喝了。”欧阳旭扬了扬自己手中那碗熬了一个下午的汤,劝说道。

    凤玖澜倏然皱了一下眉头,忍不住说了一句,“旭哥哥,我还躺着呢,怎么喝啊?”

    欧阳旭唇角更加柔软了起来,他在她耳边缓缓而言,“当然是我喂你了。”

    这一刹那,凤玖澜有一种心跳停止的感觉,欧阳旭将那汤汁灌入了自己口中,耳后轻吻着她娇嫩的唇,将汤水渡到她的嘴里,凤玖澜不由自主地接受了,不知为何,当触及这个男子深邃的眸光时,再感觉到唇上温热的触感,她觉得这气氛十分缠绵。

    凤玖澜喝过了汤,只觉得自己的肚子很暖,十分舒服,欧阳旭对于自己的熬制的汤药十分有信心,见凤玖澜嘴角边还沾着些许汤渍,连忙用舔了舔,一向有爱干净有洁癖的他丝毫不在意,只因为她在他心里是特别的存在。

    “好了,澜澜,睡吧。”欧阳旭钻到她身边,搂着她柔声说道。

    凤玖澜愈发纳闷了,这个男人最近是怎么了?若是换做以前,每次他们亲密过后他必定会将她全身上下任何一个角落都洗的干干净净,因为他讨厌脏,可现在……

    “怎么了澜澜,睡不着吗?”欧阳旭见她始终撑着眼皮,用一双黑亮无比的眼睛看着自己,不解地问道。

    “不是……”凤玖澜打了个呵欠,她怎么可能不困?可心里的疑惑尚未解开,她睡不着,女子忍不住问道,“旭哥哥,你不是最讨厌脏吗?”

    “嗯。”欧阳旭点了点头,并没有深想什么。

    只听凤玖澜面色纠结,过了好一会儿才慢慢道,“那我是不是应该去沐浴?”

    “不是。”欧阳旭脱口而出,回答得很快,仿佛这个答案早就在他心中了一般,凤玖澜瞬间不明白了,这个男人是在闹哪样?

    “既然你这么讨厌脏,你能忍受我现在脏兮兮的么?”凤玖澜想了想,最终还是问了出来。

    听到心爱之人这么说,欧阳旭瞬间明白了她在纠结什么,抚了抚她光洁的额头,哄道,“澜澜不脏,乖乖躺着,别起身。”

    欧阳旭就这样躺在她身边,手轻轻地贴在她柔软的小腹上,那个地方,曾经孕育过他们的孩子……

    有欧阳旭在身边,凤玖澜总是睡得特别安稳,一夜好眠。

    第二天,欧阳旭早早地就起床了,桑竹早就给凤玖澜准备好了今天出席楚城主寿宴要穿的衣裳,欧阳旭对此十分满意,他的女人,不论走到哪里,都是艳压群芳的!

    凤玖澜没有刻意早起的习惯,睡到自然醒才是她一贯的作风。

    于是当她醒来时,欧阳旭已经把一切都准备好了,她看着那熟悉的身影渐渐靠近,莞尔一笑,她此生最大的愿望就是在每一个朝阳升起的日子里有他陪伴,然后在夕阳无限好的时候携手回家……

    凤玖澜掀开被子,猛然站了起来,轻薄的衣衫滑落香肩,当下想到了昨晚发生的事情,脸别提有多红了。

    若说欧阳旭见到这样一幕还没有任何感觉,那绝对是不可能的,但理智的他知道,今天他和澜澜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他绝对不能太过折腾她,以免她身子不适,走起路来让人看出端倪,那是在外人面前是十分失礼的。

    这样的事情,他绝对不允许发生。

    男子手捧衣裳,轻放在床上,然后将她抱起,用温水为她擦拭身体,凤玖澜只觉得自己在这个男人面前简直就是丢脸丢到姥姥家了!

    好在欧阳旭没有用言语刺激她的神经,只是温柔地替她清理身体,“澜澜,往后半个月之内,不可浸浴知道吗?”

    “为什么?”凤玖澜那好奇宝宝的性子再次被欧阳旭激发出来。

    欧阳旭也不过多解释,只是敲了敲她的脑袋,宠溺着说,“我是大夫,你不听我的听谁的?”

    “哦。”于是凤玖澜不再问了,她知道自己身体并不好,但具体哪里不好她却不是很清楚的。

    得到凤玖澜的保证,欧阳旭心里更加高兴了起来,他的澜澜小时候身子受过伤,伤了根本,再加上生下小玖玖,身子骨更加不好,如果不是因为她还年轻,且体质特殊,恐怕活不过三十岁。

    想到这,欧阳旭抱着凤玖澜的力道更加重了几分,好在他发现得早,要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欧阳旭没有温香软玉在怀而无动于衷的本事,但他十分理智地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他眼角的余光瞥过窗台上的沙漏,方知一刻钟已经过去了。

    他细心地给她穿衣、梳头,并不打算假手于人。

    欧阳旭这样的人,平时不可能没有下人伺候,但是没有下人服侍,他也一样可以自力更生,这就是他和一般高门子弟的区别所在!

    他为她将长发简单地盘起,丝毫不乱,凤玖澜看着铜镜中的自己,眼波明媚,当真是有了些许少妇之姿,瑰艳无双。

    “旭哥哥,为什么你总是喜欢穿白色的衣裳,你不是最怕脏吗?”凤玖澜忽然问起,这个问题其实盘旋在她心中已经很久了,只是没有找到合适的机会问而已。

    “澜澜,其实,不管什么颜色的衣裳,都是一样容易脏的,只不过白色容易被人看出来罢了。”欧阳旭似乎对白色情有独钟,不过他的气质风华的确配得上那雪白无华之色。

    凤玖澜点了点头,他说的很有道理,凤玖澜看着自己身上这件足足有七层的裙子,有些无语,忍不住小声发表了一下自己的看法,“穿成这个样子,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去选秀呢!”

    “澜澜,你说什么?”欧阳旭耳朵一向十分灵敏,当“选秀”两个字飘进他耳朵里的时候他眸色顿时幽深了起来,他的澜澜这辈子只属于他,才不能去参加什么乱七八糟的选美选秀选妃呢!

    “没……没什么,只是有些不明白,打扮得这么花枝招展做什么!”凤玖澜吐槽,这衣裳质地很好,即便里里外外足足有七层之多,也一点都不会让人感觉到重量。

    欧阳旭让凤玖澜坐在椅子上,示意她不要乱动,凤玖澜看着他手中拿着一支极细极细的描笔,不明白他要做什么。

    “澜澜,相信我,在楚城,打扮得比你更花枝招展的女子多了去了,你这压根儿算不上花枝招展!”欧阳旭很好心地解释,楚城以雍容为美,在宴会上打扮得太过素净是对主人的不敬。

    欧阳旭对于各国风俗文化礼仪都十分精通,这会儿正给凤玖澜普及常识,可是凤玖澜听进去的却不是这些,只听她犀利无比地问,“既然如此,那为什么楚雁总是一袭雪衣,素净得不能再素净呢?她不是楚城的大小姐吗?照理说应该是楚城贵女之首,艳压群芳才应该是她的风格呀!”

    她的话有些酸意,欧阳旭怎么可能听不出来,他轻笑了一声,抱住她单薄的身子,“吃醋了?”

    “才没有!”凤玖澜撅嘴,急急道。

    “还说没有!嘴儿翘得这么高!”欧阳旭一针见血,他用手中的描笔沾取些许胭脂,然后在她的额头轻点了起来,凤玖澜只觉得那触感凉凉的,有些不习惯,“旭哥哥,你在我额头上画了什么?不会是画只乌龟吧?”

    听到她如此猜测,欧阳旭就算是再怎么淡定也忍不住笑出声来,澜澜这脑袋瓜子到底都在想些什么,他的手很巧,说是妙笔生花也不为过,笔尖的细羽在她额头上只是添了几笔便被扔到了一边。

    凤玖澜这会儿才急急忙忙拿起镜子,生怕欧阳旭在她的额头上画乌龟画鸭子画狗熊之类的,可当她仔仔细细看着镜中的自己时,连她自己也怔住了,凤眸目不转睛地盯着镜子里那个与众不同的自己,忍不住笑了。

    胭脂点却玉颜色,远山烟云一点红。

    欧阳旭将笑意柔和的凤玖澜扶了起来,用那雪色的丝带在她腰间盈盈一束,微风拂过,丝带飘舞,为她更添几分灵动的神韵。

    “澜澜,对你而言,天下女子都不是你的威胁。”欧阳旭知道凤玖澜吃醋是因为楚雁时时刻刻穿着白衣,好像摆明了是要告诉天下人她会是幻城的女主人一般。

    心思被看穿了,凤玖澜干脆也不再否认,她煞有其事地点了点头,“那当然了,天下女子都生不出你的儿子!”

    这下欧阳旭哭笑不得了,他的澜澜到底是有多可爱呀!

    他就只有她一个女人,他的儿子自然是她生的了!怎么可能是其他女子所出?

    “澜澜,在这个世界上,只有你可以为我生儿育女!”欧阳旭捧着她的脸,承诺道。

    他知道凤玖澜十分在意这个,绝对无法接受他和别的女人有肌肤之亲,虽然他不知道凤玖澜为什么这么在乎,但他知道,她必然是爱着他,否则便不会在意这些了。

    “旭哥哥,这话说的,好像我是妒妇一样。”凤玖澜没好气地吐槽。

    欧阳旭这么深情款款的承诺,结果换来了凤玖澜这样一句话,欧阳少主十分受伤,他无比哀怨地瞅着自己心爱的女子,那双会说话的眼睛就好像在说:澜澜,难道你不是吗?是谁因为吃醋和颜舒打了一架的?

    “再说了,生孩子很疼的……”凤玖澜故作胆小害怕的样子,那红润的耳根子甚是可爱,欧阳旭一眼就看穿了这个女子的狡黠,他拉着她的手,引她入怀,“澜澜若真怕疼,当初就不会生下小玖玖了!”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