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魔法校园小说 » 盛宠第一邪妃 »  第二十九章 装柔弱谁更胜一筹?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二十九章 装柔弱谁更胜一筹?

小说:盛宠第一邪妃作者:冰河红叶
返回目录

    能够站在这里的人大多数都不是什么手无缚鸡之力的人,因为楚城主的话,他们顿时兽血沸腾,蠢蠢欲动。

    “既然楚城主尊口一开,那小生就不客气了!”书生模样的公子先下手为强,一跃而起,轻巧地翻过了雪苑城墙,那一抹身影风华绝代。

    “好俊的轻功!”

    众人纷纷称赞,抵挡不住这个诱惑,跟上。

    此时,欧阳旭心中一片如海深潭,漫天的雪色与他的背影仿佛融为一体,可是他的周身却被清寒笼罩着,无人敢近身,可偏偏有人不怕死,楚雁提起裙摆,步步靠近,“少主和少夫人不打算上山么?”

    “澜澜,你若喜欢,可以上山瞧瞧。”欧阳旭似是知道自己冷然的神态让凤玖澜不知该进该退,连忙轻拍着她的肩膀,温言软语。

    女子黑眸里闪过了些许晶亮,点了点头,只听欧阳旭又补充了一句,“以你的身手,不会有什么危险。”

    这是对她的肯定和信任!

    凤玖澜的心里蓦然涌起了一丝感动,欧阳旭先是对凤玖澜说了这么一番话,之后斜睨楚雁一眼,话音戏谑却隐含威胁,“若是有什么意外,我会让在场之人为你陪葬的。”

    楚雁顿觉全身发寒,心想他不会是知道了些什么吧?

    不过事已至此,她不可能放弃。

    凤玖澜忽然握住了他的手腕,绯红的玉颜上分明写满了希冀,“旭哥哥,你不去吗?”

    “不了。”欧阳旭不得不承认,他被凤玖澜那“可怜”的小眼神给电到了,和她时时刻刻在一起便是他一生中最幸福的事情,他怎么可能不想和她一块儿?

    只是……他怕楚城主那个老头子暗地里使坏,留在这里,牵制楚城主,楚雁即便是百年难见的咒术天才,要伤害澜澜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既然欧阳旭不想去,凤玖澜也不缠着他了,这个男人和一般人不一样,别人都是走一步想一步,但是他喜欢走一步,想三步,深谋远虑,未雨绸缪!

    凤玖澜足尖轻点,人影翩跹,掠过雪苑城墙的那一刻,她回眸一笑,成为这天地间最美的一道风景。

    飘身而落,丝丝雪花落在肩头,她轻轻一拂,绝尘而去。

    楚雁紧随其后,她始终和凤玖澜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以便能够清楚地观察到那个女子在做什么,楚雁和虞纯不同,她认为,她很沉静,很清楚地知道应该怎样打败一个女人。

    不是在喜欢的人面前大吵大闹,不是和心上人所爱的女子争风吃醋,这样的招数或许在平常人家里有用,但在欧阳旭身上绝对不管用。

    那个男人生于冬天,在冬天出生的人大多喜静,心思难测,楚雁跟在凤玖澜身后,见她的速度渐渐慢了下来,她跟了上去,和凤玖澜并排而立,可凤玖澜显然不喜欢她,目光寒凉彻骨,“楚姑娘这是何意?”

    “少夫人是少主心尖尖上的人,难不成还害怕我不成?”楚雁知道这里地处偏僻,如今就只有她和凤玖澜两个人,她也懒得伪装。

    凤玖澜脸色瞬间一沉,如同风雪侵袭一般,红唇轻启,“笑话!我怕你什么?”

    她本就不喜欢楚雁,这种不喜欢在昏迷三天之后更甚几分,本来在外人面前她还需要保持一下作为欧阳旭妻子应有的风度,然而这里人迹罕至,楚雁对她的态度也和之前敬酒时截然不同,那她也用不着用自己的热脸去贴别人的冷屁股!

    “你难道就不怕有一天我会抢走你最爱的人?”楚雁镇定无比,直视凤玖澜的眼睛,毫无畏惧之色。

    漫天白雪,夹杂着一缕寒风,凤玖澜曼妙的身材被那柔软的雪貂披风裹住,睥睨楚雁,凛然难犯之态,好一派天生尊荣,清华滟滟。

    “能够被抢走的爱人,便不是真的爱人!”

    凤玖澜一拂袖,凝视着峭壁之上那朵雪莲,眼神愈发冷彻,遥指峭壁绝色,“楚雁,你以一朵根本不存在的雪莲幻象引我到此,是为何意?”

    “少夫人果真聪慧逼人,竟能一眼识破。”楚雁对凤玖澜更加高看了一眼,心道:果然有几分本事。

    凤玖澜开门见山,没有半点和楚雁周旋的意思,“废话少说!”

    “我明知那是幻象,还来到这里,你应该知道我为的不是那朵雪莲!”凤玖澜眉宇间隐隐有一抹灼曜之气闪烁,不同于和欧阳旭在一起时的温和似水,此时的她更像是一朵绽放在雪中的红梅,妖艳绝美。

    “雁儿不过是受人之托,忠人之事,多有得罪之处,还请少夫人莫要见怪呀!”面对凤玖澜的凌厉逼人,楚雁脸上扬起春风的般的笑容,此时只见她双手轻拍三下,一抹淡蓝的身影从小雪山后走出。

    听到那踏雪而行的声音,凤玖澜转身,顿时一愣,这一刻,她的脑海中闪过了很多念头,冰凉地吐出两个字,“颜舒。”

    “没想到少夫人还记得我!”颜舒手持长剑,紧紧握着,她的眼里满是恨意,还夹杂着丝丝绝望的悲凉。

    凤玖澜下意识地后退几步,在这里见到颜舒绝对不是什么偶然的事情,并且今天的颜舒很奇怪,和以前相比身上多了一些死亡的气息。

    “既然颜姑娘和少夫人是旧识,那我就不打扰二位续旧了。”楚雁心中冷笑,转身离开。

    她将自己的身影隐藏在小雪丘后,身着素衣的她就好似与这冰天雪地融为一体,极难让人发现,并且一般人长时间在雪地里待着,很容易会患上雪盲,楚雁十分清楚这一点,只见她身形飘忽,在凤玖澜和颜舒所在那片雪地的周围布起了阵法。

    她知道,若是提前布阵,以凤玖澜的警惕,根本不会踏入阵法一步。

    现在,颜舒已经成功地拖住了凤玖澜,她可以做很多事,比如说让凤玖澜和颜舒都死在这阵中……到时候只剩她一个人,她说什么便是什么,都不会再有第二个人知道事情的真相。

    “凤玖澜,没想到你也有今天!”颜舒拔出长剑,朝着凤玖澜的胸口指去,淡蓝的裙衫在寒风中飞舞,气氛萧肃。

    凤玖澜凤眸微微扬起,冷眼看着那柄长剑,“就凭你?”

    “就凭我!”颜舒冷冷地说。

    此时此刻,她越是看着面前这个冷傲如霜的女子越是觉得不平,脑海中不断浮现起那些屈辱的画面,当日老皇帝得知欧阳旭和凤玖澜大婚的消息后,便让她推荐一个人出使东宇恭贺那二人大婚。

    那时她已经感觉到了老皇帝对她的想法不单纯,于是毛遂自荐出使东宇,为的就是逃避老皇帝……

    在天璃,老皇帝是君,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同样,老皇帝想要她,她也不能反抗,否则便是抗旨……

    她奉老皇帝之命到东宇明州给欧阳旭和凤玖澜新婚贺喜,谁知在东宇边境她的马车无缘无故地坏了,生生错过了这二人的成婚大礼,老皇帝大怒,派出了最精锐的皇室隐卫无声无息将她带回天璃皇宫,那个晚上,是她一生中最屈辱最无助的夜晚……

    一个年纪足足可以当她父亲的男人在她身上起伏着,而她曾经引以为傲的母族却对此视如不见,事后龙床上的那抹落红刺痛了她的眼睛,事后老皇帝对她比之前她还是御前司笔女官时还要冷漠,当她回到颜家时,所有人都对她心存敬畏,可她却只觉得自己的世界已经成了一片荒原。

    如果不是一个偶然的机会,她绝对不会想到,那个仙云第一大国中高高在上的男人,那样对她,是因为知道了她的心思……才那样绝了她所有的念想。

    她这辈子都不能再肖想欧阳旭……那个男人是何等的风华绝代,她不止要接受他属于凤玖澜这个事实,还要忍受着锥心之痛去接受自己永远不能和他在一起。

    这种疼,甚于伤筋痛骨切肤之痛!

    如今见到了凤玖澜,她比以前更加美丽,拥有疼惜自己的家人、傲人的地位,还有一个许她一世深情的男人……

    如果她不曾回来的话,那么这一切都不复存在!

    “四个月前你尚且不是我的对手,现在你就更不是了!”凤玖澜眉峰一挑,自信而张狂,那唇边的笑意深深地刺伤了颜舒的双眼,如今的她站在凤玖澜面前,只觉得自己就是那地上任人践踏的沙粒,卑微、渺小、可笑……

    颜舒手腕忽然一动,她手中的长剑反光,将那云影天光反射到了凤玖澜的眼睛上,只是一瞬,凤玖澜感觉到自己好似睁不开眼睛,于是一跃而起,从颜舒的头顶上飞过,颜舒步步紧逼,长剑在她手中仿佛具有了惊人的生命力,灵活、多变、炫目……

    凤玖澜有些不解,她不相信颜舒不知道动了自己会造成什么后果,谁给她这么大的胆子动手的!

    就在她思考之际,颜舒一招不成,下一招紧接而至,凤玖澜来不及多想,匆忙迎敌,十几招过后,颜舒依旧冰凉冷艳,一副不死不休的模样。

    苍茫的雪地上,卷起千堆雪,一白一蓝两个女子掌风呼啸,剑光无极。

    然而,这些……都被楚雁所布阵法挡住,无法被外界所知。

    凤玖澜渐渐觉得有些吃力,可是颜舒却丝毫没有倦意,此时凤玖澜在心里将欧阳旭骂了一千遍一万遍,如果不是昨晚太激烈的话,她现在也不至于这么累,连动手都觉得手软!

    此时,正在雪苑坐镇的欧阳旭,谈笑风生之际,忽然打了好几个喷嚏……

    桑竹关心地询问,“少主,可是受凉了?”

    欧阳旭伸出手掌,打住了她的话,清冷地回了一句,“不碍事。”

    之后桑竹才反应过来,心想自己真是多此一问,谁都会受凉,除了她家少主不会!

    雪山阵法中,雪花飞溅,落在凤玖澜的墨发上,渐渐融化,颜舒不知疲倦般的攻击,让手无寸铁的凤玖澜有些吃不消,她本无意用九珠链伤人,可现在不得不用,只见她手臂轻挥,在空中划过一个圆满的弧度,红唇轻轻念动咒语,以精神力催动九天凤凰诀。

    那温润的紫光在她周身环绕着,愈发浓郁,仿佛在积蓄着无边的力量。

    楚雁躲在死角处,冷眼看着阵法中厮杀得你死我活的两人,心中计算着应该怎样出手才能让凤玖澜一招毙命,她目不转睛地观察阵中局势,在这个时候,她的心里只有一个念头,那便是让凤玖澜死……

    她的咒术,对凤玖澜没用,同时也不能用,否则被欧阳旭发现,她必然难逃一劫!

    九天凤凰诀,利用九珠链引九天之火,实则消耗是自己强大的精神力,颜舒的身法极好,一一躲过了她那飞扬的紫焰,只是被轻微灼伤了衣角,凤玖澜不想在此多留,俗话说三十六计走为上策,今天的颜舒非比寻常,虽然不是很肯定,但是她隐隐有一种感觉,那就是颜舒身上死士的气息很浓……

    有点像是被人控制一般,凤玖澜知道,这个时代的咒术和她的催眠术不是同一种术法,但咒术亦可控制一人为自己做事,刚好楚雁就是个中高手!

    一个有使不完力气的死士耗着,非一个正常人的明智选择!

    凤玖澜并不是什么要面子的人,真气凝聚在掌心,击落颜舒手中的长剑,然后转身离开,只是才走了几步,便发现了周围的异样,这分明不是她记忆中的景色,作为前世玖澜家族的天才少女,她第一反应就是有人在周围布置了幻境结界。

    幻境为虚幻之境,纵使拥有琴音入幻的本事,可如若没有强大的结界,何以禁锢灵魂?

    如果自己不是身处险境,她一定会停下来好好欣赏一下这结界,毕竟在这个世界上她还是第一次碰到这东西!

    楚雁只知这是她楚家先祖独创的阵法,为了留下凤玖澜的命,同时嫁祸给颜舒,将自己撇得一干二净,她可是使出了杀手锏。

    这会儿,正在雪苑和楚城主有一句没一句寒暄的欧阳旭遥望着那空无一物的峭壁,想着凤玖澜不是那种能够丢下自己一个人然后去游山玩水的人,她若摘下了雪莲必定高高兴兴立刻回来!

    可是都这么久了,怎么还是没有看见她呢?

    其他人没回来很正常,因为那些人都被楚城主的话给诱惑到了,恨不得多拿些好东西!

    “不知这城主府的后山是何等的景色宜人,竟然能够让幻城的主母也流连忘返?”欧阳旭骨节轻叩几案,试探着反问道。

    桑竹也有些担心了起来,理智告诉她不会有事,可是如今少夫人没有回来却是事实!

    楚城主将心中的不安隐藏在了自己的笑容里,“少主和少夫人的感情真是令人羡慕,这才多久少主就开始念着少夫人了!”

    这样的话,换做平时楚城主是绝对不敢说的,只是今天特殊,他知道欧阳旭不会因为这样几句无关紧要的话迁怒于他!

    “本少主与她是夫妻,她生我生,她死我死,焉能不念着她?”欧阳旭凤眸一眯,丝毫不掩饰自己心中所想,此时这里就他和楚城主两个人,其他人都是下人,他可以直接无视!

    楚城主到底是通透之人,听到欧阳旭表明立场,冷声一问,“少夫人何德何能,能令少主为之背弃八城之约?”

    “她是本少主情之所钟、心之所爱,足矣!”

    “雁儿哪里及不上少夫人?”不服输的声音再次响起。

    “哪里都比不上!”

    “少主难道就不怕七城联合,对抗幻城?”

    “一盘散沙,也敢与本少主为敌?”

    ……

    一番针锋相对的对话,让周围之人感到压力山大,欧阳旭脸上的森寒之气更甚,拂袖而起,只身向后山飞去,身边的雪松、南瓜也纷纷跟随。

    楚城主生怕出什么意外,不顾突如其来的风雪,上山。

    此时凤玖澜所处的阵法之内,冰雪消融,到处是紫焰灼烧过的痕迹,如果说之前是猜测,那么现在就是肯定了,颜舒已经不是当初那个颜舒了,她已经成了楚雁的傀儡。

    “杀了她,欧阳旭就是你的。”楚雁闭上眼,轻声一念,颜舒猛然睁开眼睛,再次对凤玖澜发起了攻击。

    凤玖澜拾起地上那本属于颜舒的长剑,在颜舒掌风靠近自己的时候,一剑刺入了她的心口,这一瞬楚雁感觉到自己的喉咙处涌出一抹腥甜,她的咒术破了,当那剑尖刺过颜舒心口上的那枚咒术印记时,她和颜舒的联系便到此为止。

    眼看着颜舒就要成功,没想到在最后一刻死在了凤玖澜的手里,楚雁不甘心放弃这样一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她逼着自己咽下即将喷涌而出的血液,右手食指和中指间夹着一只飞镖,于暗处向凤玖澜的眉心射去。

    凤玖澜额上的梅花妆十分鲜妍,那是欧阳旭亲手为她画的,楚雁正是因为知道了这一点,才觉得格外刺眼。

    飞镖划破空气,凤玖澜精疲力尽,好在反应很快,脑袋一片,那淬了毒的飞镖没入脑后的冰石中,霎时间冰石破裂成渣。楚雁的身影似是一抹天际的银芒掠过,凤玖澜已经没有多余的力气对付楚雁了,她手掌撑在地上,支撑着自己起身,这个时候凤玖澜没有时间去后悔自己为什么不在第一时间对颜舒催眠!

    此时她也顾不得对楚雁下狠手了,明知容颜是一个女人最重要的东西,她也要生生毁灭!

    天花飞雪,阆苑仙葩。

    山风阵阵,彻骨通寒。

    楚雁飞身而起,紧紧抿着嘴唇,周身真气缭绕,仿佛要给凤玖澜致命一击,凤玖澜一动不动,嘴角绽放着最妖娆的笑意,只要楚雁再靠近她一点点,她定要楚雁容颜尽毁!

    一丈、九尺、八尺、七尺……

    就在楚雁掌风即将狠狠拍入凤玖澜额头之际她眼里倒映出了那个雪衣无暇倾天下的男人,千钧一发之际,强行手掌,自伤其身,凤玖澜手腕上的那抹纯净紫焰飞出,随着楚雁轻灵的转身擦过了她的肩膀,令她感觉到了灼烫无比……

    楚雁由于惯性向后倾倒,却落入了一个宽厚的怀抱中,眼看着还有几步的路程欧阳旭就要踏上此地,楚雁先下手为强,平日里如清莲出水的她此时梨花带雨,泫泫欲泣,委屈至极。

    这个世界上的男人大多都喜欢柔弱的女子,楚雁这模样可叫天下男人同情怜爱。

    楚雁在颜舒被凤玖澜一箭穿心的时候就已经受了重伤,连带着辛辛苦苦布下的幻阵一起毁灭,这里发生了这么大的动静,四面八方的人顿时都往这边涌来,无数脚步声杂乱无章,包围着那一方天地中的几人……

    “少夫人,纵然你贵为幻城主母,也没有任何理由伤害小女!”楚城主厉声指责,全然没有之前的尊敬。

    “爹爹,不关少夫人的事。”楚雁扭头看着自己肩膀上的烧伤,眼里一片阴寒,“虚弱”地解释,“是雁儿不小心惹恼了少夫人,少夫人忍不住替爹爹管教女儿,这都是为了雁儿好……”

    凤玖澜脸色别提有多差了,原来她以为虞纯够恶心人了,没想到楚雁那朵白莲花更加让人作呕,怎么看上她旭哥哥的女人尽是这种货色?

    “楚姑娘这是怎么了?”前来的公子小姐们最先看到的自然是“重伤”的楚雁,然后才是凤玖澜。

    在这样的情况下,人们总是习惯于同情弱者!

    各种各样的指责指向凤玖澜,楚雁在说了几句话后虚弱地昏倒了,其实,她昏倒的真正原因是看到欧阳旭悄悄地走到了凤玖澜的身后,那个男人拥有着一颗七窍玲珑心,自己若是还醒着难保不会被他看出破绽来!

    凤玖澜的心渐渐冷了,心中不由得幽怨了起来,虽然是她自己坚持要跑到这鬼地方来的,不论遇到什么事她也该敢作敢当才是,但当遇到危险时,她总忍不住会想起那个为她撑起一片蓝天的男人!

    他答应过她,会守护着她一生一世的!

    可现在,他竟然没有出现!

    凤玖澜一直都是一个坚强的人,但是,再坚强的人,在遇到了可以依靠的肩膀时也会变得脆弱无比。

    欧阳旭把她宠得无法无天,宠出了她的性子。

    她越来越觉得孤单落寞,看着蓝天的眸子里渐染起一丝雾气,谁知下一秒一双手便环上了她的腰际,独属于他的冷香飘入鼻尖,让她忍不住想要细细回味,生怕这是一场美好的梦……

    忽然,凤玖澜身子一软,昏迷在了欧阳旭的怀里,这一幕,让周围的人瞬间停止了声音。

    欧阳旭三尺之内,冰寒彻骨,与对待凤玖澜的温柔截然不同,“楚城主,澜澜在本少主身边时好好的,如今来了你这后山才多久,就昏迷不醒,还请楚城主给本少主一个交代!”

    他的声音是严厉的,具有来自上位者的威严,那寡淡的唇,更是冷漠之至,所有人都被他这一句话给震慑住了,顿时没有人敢多说一句。

    大家都是生活在大家族里的人,各种各样的把戏也没少见识过,很快就对楚雁起了疑心,要知道他们来到这里时就只听到楚雁在说话,凤玖澜可是没说过一句对楚雁不利的话,之前发生的事情他们也不知道。

    于是很多人纷纷观察,想要从周围的环境中找到一丝蛛丝马迹,这里和其它地方的不同之处在于,有无数刀剑划过石头的痕迹,仿佛经历了一番激烈厮杀。

    众人思考之际,没有人注意到昏迷在欧阳旭怀里的那个女子唇角边勾起一丝甜蜜的笑意,只因为她这辈子最爱的人在拥她入怀的弹指一瞬间在她耳边小声呢喃,“澜澜,装昏迷,然后,一切交给我。”

    ------题外话------

    是不是觉得小旭很可爱哇~教自己的小妻子装昏…这竟然也是惊才绝艳的欧阳少主做得出来的事…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