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魔法校园小说 » 盛宠第一邪妃 »  第三十一章 宝宝说,想吃梨......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三十一章 宝宝说,想吃梨......

小说:盛宠第一邪妃作者:冰河红叶
返回目录

    欧阳旭傻傻地笑着,看着凤玖澜如画容颜,静静出神,他性子本就安静,只有和她在一起时才略显生气

    窗外雪花飞舞,屋子里一室安然宁静,道不尽岁月静好。

    此刻,欧阳旭觉得,只要静静地守在她身边,他便满足了。

    到了傍晚,雪还没有停,欧阳旭眸光终于从凤玖澜身上移开,向窗外看去,他有些不解,都这个点了,桑竹应该会准备了晚饭才对呀!

    他放下床边的帘子,半步都不想离开凤玖澜,可又怕自己和雪松的谈话会打扰到她休息。

    门前长廊上,欧阳旭负手而立,想要问些什么,却久久没说出一个字来,雪松站在他身边,有些纳闷,他悄悄地抬起眼角,想要观察一下欧阳旭脸上的表情,谁知竟然看到欧阳旭的嘴角都弯成了月牙形,这样的情景可是从未有过的!

    雪松知道,他的少主不是不会笑,而是只会将他的笑容展现在少夫人面前,桑竹和墨玉久久没有从城主府回来,南瓜已经去查探情况了,这种小事他们不会拿来烦欧阳旭。

    “雪松,桑竹和墨玉呢?”欧阳旭眉头微微蹙起,他已经好几个时辰没见桑竹和墨玉了,当然了,如果不是因为现在是饭点,他也不会想起她们两个。

    雪松讶然,心想最近少主不是喜欢自己下厨给少夫人弄吃的吗?桑竹和墨玉都闲着好几天了!

    “回少主的话,桑竹和墨玉还没回来。”雪松陈述道,在没有足够的证据证明桑竹和墨玉遭遇不测,他不会乱说!

    “还没回来?”欧阳旭的大脑开始了精密的计算,他只是让桑竹和墨玉去城主府中他和澜澜的住处收拾一下东西而已,不该花那么长的时间才对,除非……

    想到那一可能时,欧阳旭依然面色无波,楚家想拿桑竹和墨玉来跟他谈条件?

    就在这时,好逑居中一名书童手持拜帖,缓缓走来,见到欧阳旭时,他愣了一下神,只因这个男人长得太过好看,雕刻一般绝美的脸,透着淡漠与疏离的味道,好似他就是那九重天上的神君。

    “公子,城主府的人给您送来一张拜帖。”书童不敢太过靠近欧阳旭,这样的男人,即便多靠近几分也会让人觉得是亵渎。

    雪松偏头,接过拜帖,徐徐打开,大概看了一眼,然后递给欧阳旭,“少主,桑竹和墨玉在楚雁手里。”

    “那又如何?”欧阳旭凤眸里迸射冷光,桑竹和墨玉即使是落在了楚雁的手中,此时也不会有危险,既然楚雁明目张胆地告诉自己她手里掌握了这两张牌,那么就一定不会对桑竹和墨玉用刑!

    这么多年来,他身边的人被绑架的还少吗?哪一次不是安然无恙地回来。

    “让南瓜不必再追查。”欧阳旭将拜帖丢给雪松,立刻下决定。

    楚雁扣住了桑竹和墨玉,那定然是做了很多准备的,强行掳人,那么必伤其身,欧阳旭可不想看到一个残废的下属,南瓜多好用的人,要是不小心死在了城主府的机关里,那就太不划算了。

    若是雪松知道此刻欧阳旭的想法,不吐血就是天方夜谭了。

    “是。”雪松对欧阳旭的命令从来不会违抗,只是南瓜桑竹与他十几年的情分在,他忍不住要多问几句,“恕属下多言,不知少主打算怎么做?”

    “等楚雁过来,本少主倒要看看她要开出什么条件来!”

    这就是欧阳旭,即便自己的人落在了敌人的手中也能这样云淡风轻从容不迫,风雪中的楚城到处是白茫茫的一片,路上行人寥寥无几,也不乏有风雪夜归的人行走在雪地上,脚踩积雪,没入雪中,这样的傍晚,总能让人多了些许愁绪。

    书房里,欧阳旭手执狼毫,在宣纸上跳舞,那黑色的墨迹因为他的笔法一点点渲染在白纸上,他的字就如同他的人一样清瘦有力,一笔一划透出一股君临天下的霸气。

    “本少主修书一封,两天之内送往玉城。”

    雪松收下信后,立刻转身离开,欧阳旭轻叩桌面,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只是在书房里待了一会儿,欧阳旭便赶到小厨房去了,桑竹和墨玉都不在,他只好自己动手下厨了,好逑居里绝对不缺厨子,可欧阳旭不放心,他给凤玖澜弄的东西绝对不假手于人。

    他淡淡地看了一眼厨房里的食材,纠结今晚该做些什么,澜澜有了身孕,断然不能再吃味道太重的食物,需以清淡为主,清淡之余也不能没营养,于是欧阳旭选择了炖一小盅鸡汤,根据他对澜澜的了解,澜澜每顿饭不会吃太多肉,最讨厌的就是肥肉,于是他十分细心地将鸡皮全部去掉,只留下瘦鸡肉。

    为了去掉腥味,欧阳旭还在汤盅里加了些许细姜,做好这一切后,欧阳旭将汤盅盖上,放在文火上慢慢熬制。

    紧接着又开始煮红枣薏仁粥,流质的食物好消化,他十分清楚这一点。

    天下无双的欧阳少主虽然上得厅堂下得厨房,但是绝对不是专职厨师,他不会花大把大把的时间去下厨,只是煮够两个人吃的分量,其他人的他才不管!

    当欧阳旭端着鸡汤走到房间里时,看到床帘被掀开,凤玖澜正要起身,他急忙放下手中的鸡汤,匆匆上前,坐在床边,按住了凤玖澜的肩膀,让她躺着。

    凤玖澜睡了一觉,感觉精神好多了,这时不解地看着欧阳旭,只听欧阳旭声音温温的,“澜澜,听话,躺下。”

    “我没那么娇弱。”凤玖澜皱眉,心中暗暗吐槽,她都躺了一天了,还趟?当她是死人啊!

    不知为何,欧阳旭很不喜欢看到她蹙眉的样子,他觉得,他是她的夫君,是她这一生最爱的人,让她无忧无虑是他的责任。

    欧阳旭轻轻地握着她的手,静静地看着她出神,眸子里是化不开的柔情似水,他这一生将自己所有的人性与温情都赋予了她一个人!

    “旭哥哥,你怎么这样看着我?”凤玖澜被他看得有些不自在,悄声问道,她狐疑地想着,莫非是她脸上长花了?

    欧阳旭嘴角扬起,给她盖好被子,整个人都搂到了自己怀里,她体形本就十分纤瘦玲珑,欧阳旭抱住一个她绰绰有余,屋子里的沉香如故,他看着她那娇美如花的唇,渐渐地吻上……

    凤玖澜没有抗拒,享受着来自这个男人最温情的吻。

    浅尝辄止过后,欧阳旭琥珀色的凤眸里倒映着她一个人的容颜,他悄声言道,“澜澜,你,有了身孕。”

    “啊?什么?”

    或许是刚睡醒的缘故,凤玖澜只觉一股凉风入耳,让她听不清他的声音。

    凤玖澜听到这个消息时的反应是什么样的,这一点他无从想象,所以不管她脸上是哪一种表情他都能接受。

    于是欧阳旭重复道,“我是说,你有了我们的孩子。”

    凤玖澜先是惊讶,脑海中他的声音在不断地重复着,沉默中的两个人静静相拥,温暖着彼此,她微微蜷曲的手指轻移到自己的腹部,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半晌,才试探性地问,“真的?”

    她那点小动作自然瞒不过欧阳旭的眼睛,他将自己的掌心贴在她的手背上,一大一小两只手在她柔软的小腹上交叠着,眼里满是珍惜,薄唇轻启,“千真万确。”

    这四个字,掷地有声,铿锵有力。

    凤玖澜低着头,脸上闪过了暖暖的笑意,足以融化冰雪,云昭的话言犹在耳,她这辈子受孕的机会很小,可现在,她的腹中有了他们爱的结晶!

    孩子是相爱的两个人血脉相连的载体,会让他们更加亲近彼此。

    凤玖澜懒洋洋地偎在欧阳旭胸前,不知为何,多年前她独自一人怀着小玖玖远走他乡无依无靠的情景如同潮水般涌入脑海,伤感的情绪蓦然涌上心头,这一次,她又有了身孕,所幸他一直陪在她身边。

    幸福的感觉很快就淹没了前一瞬的愁绪,凤玖澜扯着欧阳旭的衣衫,轻声细语,“旭哥哥……”

    “嗯?”

    欧阳旭把她圈在自己怀里,他喜欢抱着她的感觉,就好似拥抱了整个世界,凤玖澜有些不好意思,玉颜渐染些许绯红,声音小得跟蚊虫似的,“孩子……”

    凤玖澜悄悄地看着他,这个与她最亲密无间的男人,欧阳旭整个下午都沉浸在喜悦之中,只是听了她说的这两个字便心领神会,他浅浅一笑,“已经有一个多月了。”

    “那岂不是……”凤玖澜潜意识地推算,想到这她更加害羞了起来,欧阳旭一眼就看穿了她心中所想,低低一笑,“澜澜,如你所想,是大婚之前有的……”

    凤玖澜听罢怒目一瞪,说有多幽怨就有多幽怨,“哼,你还觉得很光彩是不是?”

    女子炸毛的模样甚是可爱,欧阳旭扯了扯嘴角,他能说是么?

    欧阳旭可以猜到,假如他敢说一个“是”字,凤玖澜肯定会武力值爆表地把他揍一顿,虽然他不怕她揍,可是她情绪太激动会对孩子有影响,因此这个时候欧阳旭选择了当缩头乌龟。

    “澜澜,你只有一个月的身孕,胎儿不稳,要尽量多躺着。”欧阳旭没给孕妇看病过,但是理论基础还是过关的。

    凤玖澜朝欧阳旭斜了一眼,这个男人的医术她是见识过的,他的话她自然是听的,于是很听话地躺着,欧阳旭为了能够就近照顾凤玖澜,把餐桌都拉到了床边,一口一口喂给凤玖澜。

    “这个不好吃,油腻腻的。”凤玖澜一闻到鸡汤的味道就忍不住皱眉,这段时间她的口味变化很多,连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如今想来,恐怕和怀孕脱不了关系。

    欧阳旭眉峰紧蹙,放下鸡汤,喂给她薏仁粥,结果凤玖澜吃了几口又推开了他的手,“这个味道好淡。”

    “这个腥味怎么这么重?”

    “黑乎乎的,看起来好恶心。”

    ……

    一连串的话从凤玖澜的红唇中迸出,欧阳旭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印象中他的澜澜不是很好伺候的吗?记得几年前在西山时,她也没这么挑食的,怎么现在……?

    他很确定,他的厨艺比过去,有过之而无不及!

    这样一顿下来,凤玖澜基本上也就吃了半碗粥,放在以前,光她一个人都不止吃半碗粥,这很反常!

    “澜澜,别任性,你现在不是一个人。”欧阳旭试图用这个理由去说服她多吃一点儿,那可是他辛辛苦苦为她做的晚餐,她怎么能不赏脸呢?

    凤玖澜眼巴巴地看着欧阳旭,扯着他的衣角,可怜兮兮道,“旭哥哥,宝宝说他想吃梨。”

    “……”欧阳旭晕死,如果他没记错的话,她肚子里的孩子只有一个多月,还没成形吧?这样一针见血的反驳或许在前两天他还会说,但是现在她怀有身孕,听说女人一旦怀孕了,脾气会变得很奇怪,做夫君的一定要事事顺着,要不然生出来的孩子不聪明!

    “澜澜,现在是冬天,没有梨……”欧阳旭小声解释着,见凤玖澜眼皮一沉,立马伸出手,指尖指向天花板,信誓旦旦保证道,“澜澜,你忍忍嘛……大不了到了西山,我用阵法给你种几棵梨树,让你吃梨……”

    ------题外话------

    更文~可爱的澜澜,可爱的小旭,O(∩_∩)O哈哈~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