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魔法校园小说 » 盛宠第一邪妃 »  第三十六章 你这是在诱惑我吗?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三十六章 你这是在诱惑我吗?

小说:盛宠第一邪妃作者:冰河红叶
返回目录

    凤玖澜瞬间被噎住了,她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心中暗想,她的旭哥哥最近忽然变成了个居家好夫君,可今日一见,方知:原来无耻的男人就是牵到北极也还是无耻的!

    于是她跺了跺脚,羞得落荒而逃。

    欧阳旭就是看穿了这一点,铁臂揽住那暂时还没有任何变化的腰身,将她禁锢在自己身边,声音纯粹至极,“澜澜,你逃不掉的,这辈子都逃不掉!”

    一语落,直接吻上了她娇艳的红唇,唇齿交缠间,仿佛时光止于这世外桃源,再不流转。

    一番温存过后,欧阳旭方才依依不舍地放过她,他知道她心里定然是担心的,所以他要用这样的方式让她忘记方才的惊险。

    看着她脸上重现的娇羞模样,他知道,他成功地驱散了她心底的阴影。

    楚雁被神秘人救走,南瓜心中既着急又担心,和雪松一块儿走到了欧阳旭和凤玖澜身边,两人正好撞见了欧阳旭和凤玖澜那无比亲近的一幕,顿时觉得有些尴尬。

    好在凤玖澜脸皮儿薄,这种情况下欧阳旭不可能对她做什么得寸进尺的举动,南瓜这才轻咳了几声,询问道,“少主,可知那带走楚雁的人是谁?”

    “不知。”欧阳旭在这一点上倒是很实诚,他的确不知道那人的身份,不过他相信,在不久的将来,和那人接触的机会肯定会多起来,他有的是时间去查清楚。

    现在,他最重要的事情,便是陪着她养胎。

    “南瓜,替本少主准备去幻城的空辇。”欧阳旭沉声吩咐,紧接着丢下一句“桑竹不会有事”便拉着凤玖澜离开了院落。

    一处庭院深深里,凤玖澜依偎在欧阳旭的怀里,好奇地问,“旭哥哥,准备空辇做什么?”

    “当然是回家了。”欧阳旭刮了刮她的鼻子,宠溺地说。

    “可是不应该是坐马车吗?”凤玖澜来到这个世界已经有十九个年头,对于这里的交通工具虽然称不上是非常熟悉,但好歹也是有常识的。

    欧阳旭抚着她的一头秀发,十分亲昵,然后看了一眼她的肚子,正色言道,“你不适合坐马车。”

    他怕马车的颠簸会伤到他们的孩子,对于这个孩子,他十分珍视。

    是夜,宝蓝色的夜空星月交辉,繁星如钻,凤玖澜和欧阳旭站在窗台前,看着天际划过一抹流星,转瞬即逝,心中蓦然浮现出丝丝感慨,今夜,他们就要离开楚城了……

    “少主、少夫人,空辇已经准备好了。”南瓜站在门口,看着虚掩的房门,敲了敲,然后禀报。

    欧阳旭清楚地听到了他的话,轻轻拉着凤玖澜手,浅笑着,“澜澜,走吧。”

    两个人的手紧紧握在一块儿,仿佛生生世世都不想分开,好逑居很大,就好像是一个山庄一般,当凤玖澜跟随着欧阳旭的脚步来到一片空地上时,眼前浮现出了一顶白玉马车,俨然就是当初她在洛城时见过的那一辆。

    犹记得,那一天在凤府门口,她一掌轰了百年凤家的大门,他如同高山般成为她最坚实有力的依靠,最后乘辇而去的情景,如果她没有记错的话,这辇似乎不是地上跑的,而是空中飞的……

    想到这里,凤玖澜眼睛一亮,莫非这就是这个世界的“飞机”?

    当凤玖澜从那个关于“飞机”的猜测中回过神来时,猛然发现了白玉马车周围的八只猛兽,体型庞大,看起来很有气势,背上还长着翅膀,凤玖澜第一次见到这么奇怪的动物,不由得向欧阳旭投去一个疑惑的眼神,“旭哥哥,那是什么动物呀?”

    “孤岛雪狼。”欧阳旭在她耳边轻轻说道。

    他知道,这个女子会是陪伴他走完一生的人,所以,很多事情,他不再想瞒着她,“那是幻灵山巅特有的品种,背生两翼,既可以在地上跑,也能在天上飞,只是性子很烈,也十分凶狠,但是一旦驯服,那便是永远不会背叛的动物。”

    “从楚城到幻城的距离虽然不远,但我不愿你舟车劳顿,坐这空辇,睡一觉,第二天便可以到幻灵山。”欧阳旭抚着凤玖澜脸,笑着说。

    风吹起了她的长发,在黑夜中格外缥缈,仿佛风一吹便会羽化登仙似的。

    凤玖澜心中自然欢喜,她虽是他的枕边人,但是对于他的过去,她并不是很了解,她抱着欧阳旭精壮的腰,黑眸澄澈动人,开玩笑一般问道,“旭哥哥,它们不是是你专属的坐骑吧?”

    欧阳旭忍不住笑了,眼里满是宠溺地看着她,“以后也会是你的。”

    就在两人准备步入空辇之际,身后传来了一个低沉厚重的声音,“且慢!”

    凤玖澜脚一顿,下意识地回头,只见楚城主踏空而来,他的脸色有些不好,额头上沁着丝丝汗珠,“少主,小女年少,私自扣下桑竹姑娘和墨玉姑娘,老夫代小女给少主和少夫人道歉。”

    楚城主一靠近凤玖澜和欧阳旭便开始道歉,一张沟壑纵横的老脸上尽是自责的神色,仿佛自己是一个不知情的人,欧阳旭对楚城主的到来丝毫不感到意外,他欧阳旭的婢女就是死,也不会死在别人手里,楚城就是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杀桑竹和墨玉,否则便无异于是狠狠地驳了他的颜面,就目前的情况看,楚城还不敢与他正面为敌。

    所以,今天下午,他派人散布他和澜澜将在今夜离开楚城前往幻城的消息,且在此期间丝毫没有表现出关心桑竹和墨玉死活的样子,楚城主的到来,本就在他的意料之中。

    “本少主只问,人呢?”欧阳旭不想和楚城主废话,他只要一个结果。

    楚城主纵横仙云大陆三十年,这会儿也看出了欧阳旭有些不耐烦,于是赶紧吩咐下人将桑竹和墨玉带过来,时间一点一点过去了,凤玖澜和欧阳旭的呼吸深深浅浅地交织着,直到那两抹熟悉的身影出现在了自己的视野中。

    桑竹和墨玉见到凤玖澜,十分开心,本以为会被困在地牢好些日子,没想到这么快就出来了,她们快步上前,凤玖澜梨涡浅浅,想要和两人拥抱一下,谁知欧阳旭冷着一张脸,拉着凤玖澜后退几步,有力的臂膀不着痕迹地挡开了桑竹和墨玉。

    沉浸在喜悦中的凤玖澜有些不解,她扯了扯欧阳旭的衣裳,低声问道,“旭哥哥,你这是做什么?”

    “澜澜,你别忘了现在你不是一个人。”欧阳旭前一刻还冷眸沉色,下一秒便深情款款地把她搂入怀中,在他心里,不喜欢任何人碰她,哪怕是女人也不行,她只属于他一个人。

    桑竹和墨玉没有听懂欧阳旭话中潜藏的含义,只当是欧阳旭吃醋,这个男人在某些方面一向霸道,墨玉或许不是很了解,但和欧阳旭从小一起长大的桑竹却不会不知道。

    欧阳旭并不喜欢多说话,既然人到了,那么他们也没有必要留在这里陪楚城主吹这冷风,他十分冷艳地想着,万一把澜澜吹病了,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楚城主坐镇楚城多年,将楚城治理得井井有条,想必本少主此此幻城一行一定会顺利对吗?”欧阳旭忽然唇角一勾,慢悠悠地问了这么一句话。

    楚城主眼皮一沉,缓缓抬眸,但见男子那双如同琉璃琥珀般的眼睛笑意不达眼底,他干笑一声,“少主过誉,老夫不敢当。”

    “不敢?俗话说虎父无犬女,楚城主教得出像楚姑娘那样的女儿,想必是敢当的。”

    “雁儿年纪小,不懂事,少主心怀天下,定然不会与小女一般见识。”楚城主当然听得出欧阳旭话里话外透露的嘲讽的威胁,只是在这样的场合,他不得不装作不知。

    欧阳旭笑意依然不改,楚城主看了不由得汗毛一竖,众所周知,幻城的欧阳少主不喜欢笑,事出反常必有妖,他也只能小心应对着,尽快送走这尊大佛,那么便可以为楚城争取一段喘息的时间。

    未来仙云大陆的格局,成败在此一举!

    就在这时,空辇四周八只孤岛雪狼高声一嚎叫,声音高远,仿佛震彻云霄,雪狼全身都是雪白的毛发,这会儿全部竖起,黑得发亮的眼睛里透露着凶狠的本性,楚城主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有灵性的动物,惊得连连后退。

    “楚城主,雪狼急着想回家,本少主就不在楚城多做叨扰了。”欧阳旭环着凤玖澜的腰肢,神态尊贵优雅,徐徐步入空辇。

    南瓜和雪松都能够用箫声对雪狼进行简单的操控,但这种本事是后天培养的,欧阳旭在幻灵山巅出生,从小就能与幻灵山的飞鸟走兽交流,哪怕是刚出生,没有任何自理的能力,他也能让幻灵神兔为他做牛做马六个月,这就是天才与普通人的区别,旁人羡慕不来的。

    欧阳旭在幻灵山住了好几年,平日里在他身边的大多是幻灵山的飞禽走兽,孤岛雪狼便是其中之一,很听他的话。

    行至马车门口,一只只雪狼们颇有敌意地看着凤玖澜,那个霸占了他们主人怀抱的女子,雪狼们很不高兴,硕大的脚掌抓耳挠腮,郁闷地想着:不是只有幻灵神兔那个家伙能靠近主人吗?

    马车前边还站着头顶上有一撮金毛的雪狼,此时戒备地看着凤玖澜,欧阳旭拍了拍它的脑袋,难得露出一个真心的笑容,“小金,可不许凶澜澜,她还怀着我的孩子呢!”

    小金这才将自己的戾气收敛起来,睁着汪汪的大眼睛,向凤玖澜看去。

    欧阳旭并不担心凤玖澜在幻灵山上觉得无趣,在他看来,幻灵山上有他的童年,那些动物比外面那些喜欢勾心斗角的人可爱多了,就凭凤玖澜那讨小动物喜欢的体质,定然不会让万兽讨厌的。

    凤玖澜从来没见过这么通灵的狼,弯下腰,抱住了小金肥硕的身体,她觉得这雪狼的毛色好、手感好,摸起来暖暖的,可比前世那些羊毛衫羽绒服暖和多了。

    此时的雪狼们还不知道,在不久的将来,他们那顽皮无比的小主人为了给他那未出世的弟弟或者妹妹做衣裳,拿着剪刀把他们那一身光滑皮毛剪得好难看……

    和小金拥抱了一会儿后,欧阳旭才抱着自己的小妻子坐上空辇,随后放下帘子,安置好凤玖澜后,对外边轻唤一声,“小金,可以走了。”

    小金长啸一声,紧接着凤玖澜可以感觉到空辇在上升,那种久违的失重感觉接踵而至,让她情不自禁地想起了自己的前世,在那个世界里,飞机是一种十分普及的交通工具,不像在这里……

    不过,她还是很喜欢这个时空,没有高科技,却有她最爱的男人……

    想到这,凤玖澜不由得笑了,“旭哥哥,今年好像是我们第一次在一起过年呢!”

    “以后每一年,我们都会在一起。”

    男子的声音很温暖,摩挲着她纤纤十指,她有着一双很好看的手,指力也比一般女子强上很多,仿佛天生就是为了幻音魔琴而打造一般,想到这,欧阳旭好看的眉头不由得微微蹙起。

    “澜澜,夜深了,你该歇息了,好好睡一觉,明天早上睁开眼便能看到幻灵山的日出。”

    欧阳旭对幻城那象征着权力巅峰的修罗殿没有很大的兴趣,但是对自己从小生活的幻灵山却有很深厚的感情,从上一次离开幻灵山前往霜叶城阻止她和宇文霁大婚到现在,时光的轮子已经转过了整整三个月。

    凤玖澜侧躺在软榻上,欧阳旭就守在她身边,看着她恬静的睡颜,开始思考下一步该怎么做。

    当那由孤岛雪狼引路的空撵在仙云大陆东北的方向飞翔时,楚城的掌权者们已经开始了自己的计划,楚雁身受重伤,但脑子依旧十分灵光,她依稀记得,在自己差点被南瓜一剑封喉之际,那人像是一股龙卷风般席卷而至,将她带走,那样的轻功是她平生未见的,速度奇快,仿若一瞬千里。

    那个人似乎对城主府很熟悉,轻而易举地将她带到了自己的房间里,放下她,没有半点怜惜之意,就在她起身想要道谢之际,那人率先开口,“不必道谢,救你不过是顺手!”

    楚雁捂着自己的肩膀,想要靠近那名被云雾包裹着的男人,看清他的面容,结果还没靠近就被一堵强大而浑厚的真气挡住了,那人周身散发出了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气场,“我劝你最好不要动不该有的心思!”

    比如说,妄想窥见他的容貌……

    在这个节骨眼上,楚雁还是很有自知之明的,她拖着重伤的身体,声音有些虚弱,“大恩不言谢,不知恩人尊姓大名。”

    “你不必知道。”

    男人耳朵甚是灵敏,只是听到了距楚雁房间两百米外两个小丫鬟的窃窃私语便匆匆破窗而出,身形快得无法用语言形容,不过瞬息之间,楚雁目力所达之处已经不见他的人影,仿佛这个人从未出现过一般。

    这世上没有永远黑暗的夜空,昼夜交替似乎是这个世上唯一永恒不变的规律,当黎明晨曦微亮,空辇中的凤玖澜悠悠转醒,她转头便能看到欧阳旭睡在她身边,心中微暖,十分大胆地勾住他的脖子,吻了一下他性感的唇,曾经,她以为,这样的男子应该是冷硬的,却没想到他的薄唇是这样的温软而富有弹性。

    无数次偷吻后被抓包的经历告诉凤玖澜,这个男人肯定醒了,之所以没睁开眼睛就是为了装睡,好看她笑话。

    于是,她嘴角勾起一丝调皮的笑容,亲了亲他的耳朵,当看到那本来莹白的耳廓因为她的亲吻而变得红润起来时,凤玖澜更加欢脱地笑了,“旭哥哥,你一定醒了对不对?”

    男子依旧紧闭双眸。

    “旭哥哥,你不是说要陪我看幻灵山的日出吗?再不醒来就没得看了。”

    凤玖澜心里想着,幻灵山的日出固然是天下一绝,但和欧阳旭的容颜相比,后者更胜一筹!

    欧阳旭的定力一向很好,饶是凤玖澜说到这份儿上也只是睫毛动了动而已,装睡的福利就是可以让她肆无忌惮地亲吻他,说不定还可以……

    某少主的神经细胞素来十分发达,此时尽情脑补着和她在一起的画面,谁知下一秒凤玖澜就碰到了不该碰的地方,他猛然睁开眼睛,盯着那张无限靠近自己的美人脸,忍不住舔吻着她粉色的唇,声音透着些许暗哑,“澜澜,你这是在诱惑我吗?”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