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魔法校园小说 » 盛宠第一邪妃 »  第四十一章 神乐缥缈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四十一章 神乐缥缈

小说:盛宠第一邪妃作者:冰河红叶
返回目录

    虞常一手捂着心口,跌跌撞撞地倚靠在身后那棵光秃秃的老槐树上,直到被雪松一手拎起。

    他轻咳几声,每一声都咳出了血丝,诚然,他伤得很重,雪松面无表情,十分麻利地用麻绳捆住重伤的虞常,捆成了粽子的形状才满意,紧接着快速前行,向着幻城的东城门奔去。

    这一夜的幻城本该是宁谧的,然而却因为东城门无数的脚步声而热闹了起来。

    此时,东城门口,寂静无声,两军对峙,黑云压城。

    虞常的命令还未传至东城门,因此城门紧闭,下边五万军队亦然寂静无声,没有动手的打算。

    为首的一人坐在高马之上,全身都被包裹在一袭银光铠甲中,剑眉星目,在夜色里散发着冷厉而阳刚的气息,他心中估算着时间,等了又等,最后皱起了眉头,照理说这个时间点大护法应该会命人打开城门才是,在临近年关之际来个里应外合,拿下幻城,不是他们合作二十余年的目的么?

    相天琪拇指与食指细细摩挲着,转动着他拇指上的玉扳指,忽然他脑海中灵光一闪,冰凉的声音应声而出,“攻城。”

    “少主,这……”随行的仆从拧眉,不明白为何他们的少主在这样的情况下会贸然选择攻城。

    相天琪冷冷打断他想要说出口的话,“你想违抗本少主的命令?”

    “属下不敢。”仆从一听立刻低下头来认错,紧接着举起手中战旗,开始了指挥,“兵分三路,中军前进,右翼从后方包抄……”

    冷肃的话从他口中传出,打破了这暗夜里僵持的宁静,幻城守城的士兵们并没有想到相城会突然攻城,毕竟这几百年来,还有没有任何一国敢贸然进攻幻城,更别提是相城了。

    但即便如此,幻城守将依然脚步沉稳,丝毫没有因此而感到慌张,他站在城墙上,俯视着苍茫的大地,冬夜的晚风吹起他的战袍,如旗帜般飘扬,铿锵有力的声音乍然而起,“投石!”

    “是!”城墙之上的士兵们一鼓作气,三人结成一组,从不远的屋子里运来一箱又一箱的石头,然而却没有见到传说中投石机,仔细观察,方才发现,原来那城墙上装着一排轮子,精巧至极,若是凤玖澜在此,定能认出那玩意儿,便是现代的滑轮组。

    麻绳紧贴在滑轮上,另一端系着一个不大不小的铁质圆球,两人手握一端的麻绳,在敌人爬上城墙的时候松手,那铁球几乎能够以自由落体的速度向下飞去,砸在人的头上,顿时血浆四溅,此情此情,血腥无比。

    相天琪冷眼观看着这一幕,心中一沉,那被冰雪覆盖的城墙霎时被鲜血染红,远远看去,就像是一面血泊冰墙,在暗夜里氤氲着数不清的森寒。

    “来人,火攻!”相天琪当机立断,意识到普通的攻城方式在这里行不通,损失一些兵力事小,若是首战失败,那会影响士气。

    一声令下,妄图上前继续用老方法攻城的士兵们纷纷退下,紧接着后边便有一队人马拖着几十只木桶上前,空气中还弥漫着火油的味道,十余名士兵举着火把,那升腾的火焰照亮了他们的侧颜,可以看到此时的他们是如此的面无表情。

    火把落在火油里,瞬间将火油点燃,那光洁如境的冰墙上正一点一点地出现了水珠,一滴一滴向下滑落,却无法浇灭那熊熊烈火。

    “将军,怎么办?”

    幻城东城门城墙之上,一名士兵恭敬地问道。

    守城将军浓眉扬起,沉声命令,“传话给大护法,请修罗军支援。”

    他的声音冷硬至极,带着军人般的威严,随着那名小兵的离开,远处的相天琪嘴角边浮现出一丝冷笑,今夜攻城的可不仅仅是他相城,他堂堂相城少主,怎么会做那种身先士卒为别人做嫁衣的事情呢?

    幻城守城的人并不多,放在平时,五千人足矣,只因幻城本身便是易守难攻之地,再说了这天下间有谁有那么大的胆子,敢光明正大挑衅幻城?

    然而,此时的情形是以前所没有遇到过的,一旦东城门被攻破,那么第二日幻城城破的消息便会如同寒风一般传遍整个仙云大陆,让那素来以云端之城著称的幻城成为整个仙云大陆的笑柄!

    相天琪似乎没有这么好的耐性,他看中的便是这一点,幻城守城的兵力并不多,若是再拖延时间,等到援军来了,那么一切都有可能会改变。

    人,都是善变的动物,这个世界上没有永远不变的盟友,只有永远不变的利益。

    这是他从小便被灌输在脑中的思想、烙印于心的信仰!

    选择与虞常合作,对他而言是一个机遇,但他并不信任虞常,哪怕虞常至今对他那死去的姑姑相灵情有独钟!

    “弓箭手,全力攻城!”相天琪举起长矛,一声令下,他雕刻一般的容颜冷峻非凡,颇为大将之风,此时相城士兵们得到命令,士气大振。

    于是,一列又一列弓箭手开始在人群中穿梭,那黑色的箭矢斜向上成45度角,拉弓,弯成满月,刹那间无数箭雨飞跃高空,向着城墙上射去,城墙上的幻城守城军也并非等闲之辈,若是换做别*队,这样精准的箭术恐怕会直接取人性命,但对他们来说并不直接伤及性命,只是受了些皮外伤。

    一时间人人眼睛都红了起来,想来在此守城多年,被下面挑衅的人射伤,这说出去简直就是天大的耻辱!

    随着那“砰砰”的撞门声响起,整个城墙好似都震了震,下边“一二三”的撞门声还在继续,那紧闭的城门也因此而出现了一丝难以名状的裂纹。

    求救的信号早已发出,但是到现在都没有收到任何回复,这样的情形在以前是从未出现过的,守城将军不得不怀疑相城此次前来是有备而来,胜券在握的模样好似早就料到了会是这样的情况。

    “欧大将军,你们的援军不会来了,束手就擒,本少主饶你不死!”相天琪嘴角边噙着一丝轻蔑的笑意,如同一个高高在上的帝王,正在施舍着他的臣民。

    “相少主这是要造反吗?”欧融当下一喝,长剑指向相天琪。

    在他心里,幻城是他的家、他的根,他祖祖辈辈都扎根幻城,守护着这一座冰雪之城。

    此时,一只黑鹰划过天际,最后飞到了相天琪的手背上,只见他熟稔地取出黑鹰脚上绑着的白布条,将上边的字看完,唇角一勾,“造反?修罗殿主已死,本少主造谁的反?”

    “难不成是幻灵山巅上那一位?”相天琪冷笑一声,见欧融没有回答,替他说出。

    众所周知,幻灵山巅上的那位欧阳少主几乎不管幻城之事,而修罗殿主死前也没有留下什么指示,让欧阳旭执掌幻城,这段时间一来一直都是虞常在打理着幻城的大小事务。

    “殿主大人尸骨未寒,欧阳少主便迎娶碧云岛的美娇娘,这很难让人相信欧阳少主真是殿主亲生的……”相天琪句句切中要点,对于欧阳旭是否真的是修罗殿主亲生这个问题,他的心中已经有了答案……

    “幻城的事情还轮不到相少主评头论足!”欧融被相天琪的话气得面部通红,但依旧维护着自己从小生长的这片土地。

    相天琪无所谓地笑了笑,当下命人取来弓箭,搭弓,拉箭,朝着城墙上那猎猎如旗的将军瞄准,然后对身后的士兵们大声一喝,“将士们,这一战我们就用东城门欧阳将军的血来祭旗,好不好?”

    “好!好!好!”

    后边顿时响起了雷鸣般的声音,似乎在欢呼着那一箭穿心的“伟大”时刻,此时,与那欢呼声此起彼伏的还有那震耳欲聋的撞门声,眼看着就要将门撞开,欧融下令,在城门之后将投石机一字排开,一切准备就绪后,只听他一声令下,“开城门!”

    十名士兵分成两组,站在两扇铁门之后,将门徐徐拉开,然而就在那城门拉开,刚好足以通过一人时,无数石头从投石机飞射而出,瞬间砸伤了相城撞门的士兵。

    “冲啊!”幻城之内的士兵如同潮水般涌出,像是闸门倒下,洪水倾泻一般,气势震天。

    相天琪不由得也愣了一下,细想着自己手中的情报,不是说幻城东城门守城军只有五千人呢?可这气势,很难让人相信不是万人大军!

    于是幻城东城门口上演了如此激烈厮杀的一幕,面对敌人手起刀落,毫不留情,那火热的鲜血飞溅而出,烫红了容颜,染红了岁月……

    “将军,城中修罗军全军覆没,大护法不知所踪……”

    这时,一名幻城士兵颤颤巍巍赶来,禀报这个消息,欧融差点因此摔倒,修罗军全军覆没……这对他而言简直就是五雷轰顶,他怎么也无法想象那象征着修罗殿实力的修罗军会在一夜之间全军覆没。

    大护法不知所踪,那么现在幻城里可以说是彻底群龙无首!

    欧融只觉得自己的天好像塌了,不知为何,心里忽然想到了那个人如神祗般的男人,高冷、尊贵而睥睨的男人……他的眼里陡然出现了一抹亮光,可随即想到那个人并不在幻城,他心中希望的火光在一点点熄灭……

    五千人对峙五万人,这样实力的悬殊,胜负几乎是没有悬念的,但不到最后,谁也不会甘心!

    绝境处,破釜沉舟,看着曾经与自己并肩作战的兄弟倒在血泊里,相城五万铁骑对战幻城五千士兵,胜之不武,然而,所有人都知道,在战争的世界里,过程不重要,重要的是结果,历史永远是由胜利者书写的!

    血光渲染了幻城的半边天,苍凉着这片冰雪大地,相天琪长剑在手,冷睨着欧融,这时丢给他一只铁剑,凉薄的话从他口中逸出,“欧将军忠勇可嘉,本少主成全欧将军以身殉国的身后名!”

    欧融看着周围横七竖八的尸体,目光悲凉地看着自己脚边的铁剑,仰天长笑,那笔直的腰艰难地弯下,手颤抖着拾起地上的长剑,“我欧家世代守护幻城,誓与幻城共存亡,欧融今且归去,来生魂归幻城!”

    闭上眼,就在那长剑准备抹过脖子的弹指一瞬,“砰”的一声铿然而起,那枚铁剑刹那间断成了两半,欧融眼睛睁开,不明所以,相天琪全副武装,顿时心生戒备,什么人竟然能够无声无息地断了那把剑,而且还是在自己眼皮底下,这样的存在,不得不说是他的威胁!

    正要开口之际,却听一缕琴声自远处飘然而过,初始时分外清浅,凝神一听,方觉琴声愈发清晰,琴声平静宁和,清风明月,流水潺潺,分明就是那山涧盛景,与此刻的所处的环境格格不入。

    相天琪凝眉,这琴声透着些许古怪,为何早不见晚不见偏偏这个时候出现?

    “来着何人?少在这装神弄鬼!”相天琪高声一喝,用内力传声,可以让方圆五百米之内都能听到他的声音,然而回应他的依旧是那不绝入耳的琴声,再无其他。

    相天琪握起手,在这个节骨眼儿上,他绝不能半途而废,于是一声令下,“入城!”

    此战,对于相城来说,速战速决方为上策!

    “冲啊!”前锋带头,策马前进,这如虹的气势饶是任何人看了都忍不住心惊。

    可偏偏那奏琴之人的心境没有因此而发生任何改变,当相城铁骑逐渐靠近东城门时,一堵无形的墙挡住了他们的去路,而后所有冲在最前面的人遭受反弹,纷纷重创向后跌倒,更有甚者,鲜血直吐,伤及肺腑。

    相天琪神色不由得更加凝重了起来,右手举起,阻止了大军前进。

    “天琪,小心,不要听那琴声!”

    这时,一匹快马自东边赶来,那人头罩白纱,此时风尘仆仆,可相天琪根本不需要看就猜到了来人,正是他日思夜想的心上人楚雁。

    相天琪不敢托大,即刻下令让所有人将耳朵捂住,自己也运功抵挡那丝丝琴音入耳,见到楚雁,他那冷毅的侧颜这才出现了些许柔和,“雁儿,你怎么来了?不是让你好好待在楚城养伤么?”

    想到楚雁是为了他的安危才千里迢迢到此,相天琪的心仿佛被泡在了蜜糖里,他一直都以为她心里只有欧阳旭,却没想到她还是在意他的。

    “天琪,赶快撤退,少主已经在幻灵山。”楚雁有些激动,她并不想让相城五万军队折损在此,那对她而言是不利的。

    “那又如何?他手无寸铁,焉能与我五万雄师相提并论?”相天琪微微不悦,楚雁暗藏深意,或许连她自己都没有发现,她这句话是在无声地告诉他,他比不上那个男人!

    相天琪是天之骄子,骨子里的骄傲一点都不输给欧阳旭,尤其是在自己心爱的女人面前,更是不能落了面子。

    听着他的话,楚雁陷入了思考,抿唇不语。

    过了一会儿,相天琪摇了摇楚雁的肩膀,皱着眉头问道,“这琴音到底有何诡异之处?为什么不能听?”

    楚雁这才想到了这回事,脸色大变,想起了在楚城后山密地的所见所闻以及楚城主的话,她脸色越发凝重了起来,“这首曲子的名字叫缥缈。”

    相天琪先是不解,心中默念着“缥缈”二字,只觉有些熟悉,忽然脑海中涌现出了些许泛黄的文字,他脸色大变,一张雕刻般绝美的容颜瞬间变得十分难看,不确定地问了一句,“神乐缥缈?”

    “不错。”

    相天琪只觉得浑身发凉,那身上的铠甲怎么也挡不住幻城冰冷的寒意,整个人如坠冰窖之中。

    神乐缥缈,也叫亡灵之曲,不费吹灰之力,摄人心,夺人魄,生杀予夺,只在一念之间,在有记载的文字里,能够从神乐缥缈中走出的人,便是这仙云、北境、碧云群岛中最神秘的世家——夏侯世家先祖夏侯启,那个结束天启大陆蛮荒时代的男人!

    ------题外话------

    亲们,首先叶子鞠躬抱歉,前天请假,说好了昨天更新的,结果昨天回家后晚上8点睡了一觉,本来想9点钟起来写的,结果一睡睡到第二天早上了,o(╯□╰)o

    ps:不知道大家看这部分会不会觉得有些枯燥…?澜澜有身孕了,小旭绝逼是吃不了她豆腐的,O(∩_∩)O哈哈~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