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魔法校园小说 » 盛宠第一邪妃 »  第四十七章 新年礼物玲珑草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四十七章 新年礼物玲珑草

小说:盛宠第一邪妃作者:冰河红叶
返回目录

    “因为我……”女子紧紧揪着他的衣衫,生怕一松开他就会离开自己似的,随即哽咽着道,“我看到你……在我面前重伤……”

    欧阳旭显然不太相信凤玖澜这句经过了加工润色的解释,他唇角一勾,“澜澜,你不诚实喔。”

    女子哑然,眼里写满了不解。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应该是看到我死在你面前吧?”

    这一刹那,凤玖澜的瞳孔猛然睁大,黑色的眸子里尽是难以置信的神色,“你……”

    “你是我在这世上最眷恋的人,我怎么忍心抛下你一个人孤零零地活着?”欧阳旭指尖轻揉着她的太阳穴,他不管她在梦境中看到了什么,他只知道,这一世,不论遇到什么困难,他都会携着她的手,走下去!

    他轻抚着她那头墨色的长发,一举一动尽是温柔,凤玖澜觉得自己的心在他的春风柔情里醉了,贴在他的胸膛,喃喃自语,“旭哥哥,你知道吗?梦境里的一切太过真实,仿佛诉说着某些无法言说的宿命……”

    “我无法想象如果有一天你永远离开了我,我会怀着怎样的心情走下去……”

    此时此刻的她是脆弱的,自打在楚城城主府后山的密地上看到了那幅古画后,她就经常睡不好,容易胡思乱想,分不清现实与梦境。

    “澜澜,我不想告诉你,我会陪伴在你身旁一辈子,但我想说,倘若有一天我真的永远离开你,也请你坚强勇敢地活着,为我活着。”欧阳旭的手轻轻拨弄着她那小耳朵,丝毫没有发现怀里的女子小脸越来越红。

    终于,凤玖澜忍不住了,抬起右手,在欧阳旭猝不及防之下将他拨弄着自己小耳朵的手捏住,然后拿开,男子这才注意到她愠怒的脸色,“是不是不舒服,怎么脸这么红?”

    “……”凤玖澜颇为哀怨地看着这个男子,心想:一个男人那样揉着一个女人的耳朵,脸不红才怪!

    不论这个新年前夕幻城发生了多么大的事情,在这个新年来临的日子里,五国八城依然如同过去的每一年那样沉浸在喜庆的氛围里。

    幻灵山第九峰之上,大大小小的屋子林立着,远远看去,就像是一座座横绝中峰的悬空山庄,在晨曦的薄雾中显得分外壮美。

    小玖玖一大早就起床,将自己打扮得是又萌又可爱,指挥着暗卫们贴春联,挂红灯笼……因为这一家三口的团圆,素来以冷清著称的幻灵山第一次出现了一种属于人间的气息。

    经过了几天的修养,凤玖澜的气色很好,欧阳旭见状才稍稍放心,小玖玖好动,这是他第一次和自己的爹爹娘亲一起过年,所以显得格外兴奋,比欧阳旭小一号的眼睛里透露着浓浓的好奇心。

    “爹爹,听说到了晚上,城中有焰火对不对?”小玖玖琥珀色的眼睛瞅了瞅那无边无际的天空,脑海里尽是遐想。

    欧阳旭仔细地给凤玖澜的手涂上雪花露,防止她的手被冻伤,小玖玖嗅了嗅,空气中还散发着些许淡淡的香气,向来是那雪花露中逸出的,他见状立马屁颠屁颠地跑过去,扯着欧阳旭的衣袖,扬起小脸,萌萌道,“爹爹,我也要香香。”

    某少主一下子脸黑了一半,臭小子,想占澜澜便宜!

    “你娘亲只许我香香。”欧阳旭不着痕迹地拍掉某个臭小子的手,在心爱之人面前,孩子什么的都是浮云!

    小玖玖脸蛋倏然一皱,眼巴巴地看着凤玖澜,“娘亲,爹爹不给我香香。”

    凤玖澜扯了扯嘴角,握住了欧阳旭的手腕,手指伸入那小瓷瓶中,沾染着些许白色半透明状的膏体,往小玖玖脸上一抹,紧接着轻轻揉着,晕开膏体,小玖玖十分享受,把脸蛋凑过去,一双琥珀色的眼睛仿佛在说“我还要”。

    “你看你,一大早到处乱跑,脸蛋都被风刮红了。”凤玖澜眼里满是爱意,责备道。

    小玖玖垂下那像是小梳子一样的睫毛,乖乖受教,不敢和凤玖澜顶嘴,因为他敏感地发现自己头顶上笼罩着一团乌云,生怕自己撒娇卖萌后被欧阳旭丢出去。

    “澜澜,男孩儿哪有这么娇贵?”欧阳旭颇为无语地扯出一个笑容,越看小玖玖那张脸越觉得不爽,居然长着和自己差不多的一张脸到处勾引澜澜,真是讨厌死了!

    不过欧阳少主不动声色,并没有把这些心思表现在脸上。

    对于欧阳旭的话,凤玖澜不以为然,细心地给小玖玖那白嫩嫩的脸上涂上雪花露,然后慢悠悠问道,“旭哥哥,这幻灵山风大,万一小玖玖的脸被刮花了,以后怎么娶媳妇儿呀?”

    “娶媳妇儿?”欧阳旭的眼睛睁得比铜铃还大,这小奶包才多少岁?确定能娶媳妇儿么?某少主目光犀利地打量着自己膝下的男孩儿,那眼神好像恨不得将这个小奶包剥光了一般。

    饶是经历了无数大场面的小玖玖也不由得咽了咽口水,心想爹爹的眼神真是太恐怖了,于是某小孩顶着重重压力,半天才挤出这么一句话,“爹爹,你干嘛这么看我?男大当婚女大当嫁,我娶媳妇儿有什么好奇怪的?”

    欧阳旭一下子就把小玖玖给拎了起来,不解道,“就你这小身板?”

    要是和女人上床,说不定直接被压在下面……某少主如是想着,不过并没有将这话说出来打击小玖玖。

    小玖玖从自家爹爹的眼里看到丝丝不屑,立马小宇宙爆发,“爹爹,我这小身板怎么了?我听娘亲说,爹爹很小的时候就知道色诱娘亲!”

    某少主原本如同白玉般的容颜彻底黑了……

    可偏偏小玖玖还死猪不怕开水烫,继续噼里啪啦,“哼,别以为我不知道,娘亲当时才三岁!”

    “是谁跟你说这些的?”风华绝代雪衣飘飘的欧阳少主几乎是咬牙切齿,这件事情天下间恐怕只有他自己和澜澜知道,这个小奶包怎么知道这些陈年旧事?

    凤玖澜只觉得脖颈后钻入一丝冷风,心蓦然漏跳了一拍,这个时候,小玖玖撒娇似的躲进凤玖澜怀里,声音软糯糯的,“娘亲……”

    那尾音拉得长长的,如同羽毛一般挠着凤玖澜的心。

    “爹爹不是大丈夫,竟然恼羞成怒,和我一个小孩子一般见识!”恶人先告状一向是小玖玖的特长和专利,狭长的一双小凤眸还时不时瞥向欧阳旭。

    “好了好了,今天是新年,旭哥哥不要和小玖玖一般见识啦!”凤玖澜有些心虚地打圆场,心中有些后悔自己和小玖玖睡一块儿时的口无遮拦了。

    欧阳旭的脸色没有因此好上半分,在他眼里,那些事情只许他和澜澜知道,其他人连提都不许提。

    “旭哥哥,我有礼物要送给你。”

    直到凤玖澜这句话说出的时候欧阳旭脸上的阴霾才渐渐散去,琥珀色的眼睛里霎时间光辉熠熠,他环住凤玖澜,欣喜地问,“澜澜,是什么?”

    小玖玖的耳朵也因为“礼物”这两个字竖了起来,他非常好奇凤玖澜究竟会送什么给欧阳旭,不知道有没有自己的份儿!

    “晚上再拿给你。”凤玖澜浅浅一笑,刹那间晃了欧阳旭的眼睛。

    凤玖澜不会知道,因为她这句话,欧阳旭一整天都处于兴奋状态,时不时看着那湛蓝的天空,心中懊恼:怎么那么久还没到晚上?

    一家三口吃过早饭后,正要起身,便看到雪松从外边走来,当看到凤玖澜和欧阳旭在一起时,有些犹豫该不该说。

    “雪松叔叔,你吞吞吐吐做什么呀?”小玖玖手握成拳头,支撑着自己的下巴,慢悠悠地问。

    欧阳旭这才从凤玖澜身上回过神来,睨了一眼风尘仆仆的雪松,连小玖玖都看得出来他有话要说,自己又怎么会看不出来呢?

    “但说无妨!”欧阳旭在这种情况下实在是做不到支开凤玖澜和小玖玖这种事情,这会让自己心爱的女子和儿子认为自己不够信任他们。

    雪松缓缓抬起头,有些为难地看着欧阳旭,过了好一会儿,才慢悠悠道,“少主,各国各城派遣来使,给少夫人送新年礼物。”

    欧阳旭听罢眼皮一跳,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瞅着雪松手里不知何时出现的本子,镇静道,“把礼册拿过来。”

    “是!”雪松毕恭毕敬地上前,想着若是少主看到这么多男人给少夫人送礼物,恐怕这醋要蔓延到整个幻灵山了。

    凤玖澜眼睛直勾勾地瞧着那个本子,说实话,她也十分好奇是谁给她送礼物,她自认为自己并不认识多少人!

    欧阳旭动作十分迅速地拿过本子,打开一看,竟然密密麻麻写满了整个本子,上面的名字,鲜有欧阳旭没听说过的,于是他深深地感觉到了自己的危机,瞧着自家妻子那如花似玉的容颜,十分郁闷,为什么他都把她娶回家了,还有那么多人大献殷勤?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趁着欧阳旭不注意,凤玖澜从他手中抽走了那册子,打开仔细瞧,一丝困惑在她眼中渐渐形成,这上面的名字,有她很熟悉的,也有她很不熟悉的。

    熟悉的人送新年礼物,她觉得没什么,很正常,在前几年里,哪一次过年她和小玖玖不是收到很多礼物?只不过,这一年好像特别多……

    “旭哥哥,我们去看看是什么礼物吧!我都好奇了……”女子拉着男子的手腕,眼里隐含期待。

    欧阳旭即便心里吃味儿,在这个节骨眼儿上也没有表现出来,生怕凤玖澜觉得他小家子气,小玖玖擦了擦额上一滴汗,心里为自家娘亲捏了一把汗,他怎么觉得爹爹整张脸都快扭曲了?

    “澜澜,你别激动。”

    “有那么多人给我送礼物,我能不激动嘛!”

    欧阳旭好看的眉毛顿时拧了起来,越发觉得这些人不是省油的灯,“澜澜,小心点儿,别忘了你肚子里还有一个呢!”

    这话算是说到了重点了,凤玖澜唇角一勾,顿时放慢了速度,右手轻轻抚上了自己的肚子,那眼神里有化不开的柔情,欧阳少主顿时情操大好,外面那些狂蜂浪蝶就是再猖狂也没用,澜澜心里的人是他,这一点是他们永远也无法改变的!

    幻灵山第九峰,悬空正殿中,欧阳旭扶着凤玖澜徐徐走进殿中,侍女们早就等候多时了。

    欧阳旭本来想拉着凤玖澜坐下,让侍女们将礼物一份份呈上来,可惜凤玖澜还没坐下人就跑到了一个大盒子旁,指着那礼盒询问道,“这是什么东西?”

    那盒子有很多孔,与一般的密封的礼盒截然不同,因此这个盒子在第一时间吸引了凤玖澜的目光。

    “回少夫人,是璟太子所赠蓝眼白猫。”侍女施施然打开盒子,里边一只通体雪白的猫慵懒无比,当它睁开眼睛时,那蓝色的眼珠子就像是一颗通透的蓝宝石,可爱极了。

    那体型比幻灵神兔和凤火狸要大上许多,全身毛茸茸的,凤玖澜眼里闪过短暂的惊诧,这家伙……不是前世的波斯猫么?她甚至可以想象这样一只宠物抱在怀里时的感觉一定很温暖,于是她弯下腰,准备将某只波斯猫抱出来。

    就在她即将接触到那只波斯猫的时候,欧阳旭身影如风,从她身边掠过,阻止了她,“澜澜,我来。”

    不知为何,他总觉得这只猫透着些许古怪。

    于是给小玖玖使了个眼色,某个小屁孩和欧阳旭可以算得上是默契十足,立刻跑了出来,“娘亲,小玖玖好喜欢这只猫,娘亲能不能送给小玖玖当宠物?”

    “你不是有幻灵神兔和凤火狸么?这么大一个家伙你确定带得动?”凤玖澜不解地看着自家儿子那希冀的目光,她还不至于蠢到以为小玖玖真想要一只宠物!

    “娘亲,幻灵神兔和凤火狸太小了,不能当做坐骑,这个家伙当坐骑一定很舒服!”小玖玖双手握在一块儿,十分陶醉地想象着自己骑着一只白猫在路上到处招摇撞骗外加卖萌的情景,笑得像只狐狸一样。

    凤玖澜瞬间黑线,坐骑?一般人的坐骑不是马、驴甚至老虎之类的吗?怎么到了小玖玖这里就变成了只猫?真是奇葩…

    …

    “澜澜,你怀有身孕,一定要记得不能接触这些有皮毛的动物。”欧阳旭眉头越皱越紧,心中的冷意更添几分,如果让他知道长孙璟送只猫给澜澜有什么企图,他一定不会放过那个男人!

    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长孙璟那厮现在应该还在楚城吧!

    不得不说,欧阳旭的话直击凤玖澜心脏,她现在最宝贝的就是自己肚子里这块肉了,尤其是在听到欧阳旭说胎相不稳的情况下,根本容不得有半点闪失。

    于是凤玖澜便开始拆别的礼盒,礼盒里的礼物种类繁多,金银玉器等不在话下,也没有什么好稀奇的,欧阳旭照收不误,送上门的东西,不要白不要!

    可是,有几分礼物还是比较特别的。

    一个真丝锦盒里,凤玖澜取出了个正方形的玩意儿,有点像是香囊,不过香囊一般都是鼓鼓的,这个却是扁扁的,她想着欧阳旭见多识广,应该知道是什么,于是转头一问,“旭哥哥,这是什么东西?”

    某少主捏了半天,怎么看怎么觉得这玩意儿像是定情信物之类的东西,上面又没绣着什么特别的图案,说是定情信物也太过牵强了,说出来搞不好还会影响他和澜澜的感情!

    “锦盒里好像还有一封信。”欧阳旭的眼神从凤玖澜手里的那个正方形“香囊”移开,缓缓道。

    凤玖澜这才注意到这一点,从盒子里拿出那封信,没有避开欧阳旭,打开,当她看到那称呼时就黑线了。

    “表弟媳……”凤玖澜挠着后脑勺将信摊开让欧阳旭看,眼里尽是疑问。

    她怎么不知道旭哥哥还有亲戚?旭哥哥的娘亲在他出生时就去了,那个挂名的爹修罗殿主在不久前也命丧黄泉,哪儿来的亲戚?

    欧阳旭从凤玖澜手里接过那张纸,让阳光照射在纸张上,可以看到淡淡的水印花纹——徘徊花,他捏着那块扁扁的“香囊”,轻轻一嗅,这一瞬他的眼中浮起了些许欣喜,迫不及待地将香囊别在凤玖澜的腰间,拥她入怀,“澜澜,我们的孩子有救了,这香囊里是玲珑草根,你带在身上,可以保孩子三个月。”

    凤玖澜紧紧抱着欧阳旭,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他的欣喜告诉她,她的孩子很虚弱……但更多的是感动,依偎在他的怀里,她告诉自己,不论前路有多苦,都要携着他的手,走下去……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