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魔法校园小说 » 盛宠第一邪妃 »  第二章 初次交锋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二章 初次交锋

小说:盛宠第一邪妃作者:冰河红叶
返回目录

    欧阳旭瞬间黑线了,他来卖脸?要不是澜澜说要来当夫子,再加上某些男人这段时间也会在书院乱晃,和澜澜接触的几率大大增加,他才不要做什么夫子呢!

    他的学生,至始至终只有澜澜一个好不好!

    因为小玖玖的话,凤玖澜警铃大震,凝视着欧阳旭那张美得人神共愤的脸,过了好一会儿,才吞吞吐吐道,“阿旭,要不你别当夫子了……?”

    欧阳旭猛地握住了凤玖澜的手,凤眸中闪过一丝危险之意,“我见不得人?”

    “不……不是……”凤玖澜脑袋摇得像拨浪鼓一般,小手贴在欧阳旭胸口上轻抚着,好似要将这个男人的瞬间燃起的怒意抚平。

    欧阳旭那阴沉的脸色这才好转了些,只要一想到澜澜和小玖玖带着小念、妞妞去书院玩儿然后丢下他一个人,他就忍不住泡进醋缸了,若只是单单如此也就算了,真正让人觉得十分可恶的是西木华、景无忧、宇文昭那群人都在书院,澜澜身边真正是豺狼虎豹虎视眈眈,他怎么放心让她独自一人前往书院呢?

    话说四年都过去了,西木华那个家伙还没成亲呢……他可不会忘记当年在碧云岛澜澜凤台选婿时西木华那色眯眯的眼神,真是该死的刺眼!

    宇文昭和赵书宁虽然成亲了,还生了个宝贝女儿,可是难保宇文昭见到了澜澜不会旧情难忘,毕竟男人在某些方面的劣根性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不过一盏茶的时间,欧阳旭便在脑子里将一群有可能吸引到凤玖澜眼光的男人给过了一遍,最终决定,他一定要时刻守在澜澜身边,以防万一!

    澜澜容颜永驻,这么多年过去了她几乎没怎么变过,说是十七八岁的少女也绝对会有人信!

    欧阳旭深思的模样分外迷人,整个人就好像被一层稀薄的仙气笼罩住一般,凤玖澜心里一阵郁闷,若是迷倒了一群莺莺燕燕那可怎么办呢?

    像欧阳旭这个年纪的男人,俊美无双,风华正茂,拥有着惊世的才学与丰厚的背景,很难有女人能够抵抗住他的魅力。

    凤玖澜和欧阳旭心思各异,小玖玖看在眼里,却没有点破什么,这会儿从书桌上取来纸笔,十分殷勤地对凤玖澜询问道,“不知娘亲所授课业是?”

    作为成贤书院的院长大人,他自然得十分清楚每一位夫子最擅长的东西,同时考虑到他们的意愿,为他们安排教授的课程。

    “音律。”凤玖澜吐气如兰,不假思索地说。

    对于这个问题,她早就想过了!

    小玖玖刷刷刷地在纸上写了一排字,记录了下来,对此并没有感到任何意外,凤玖澜在音律上的造诣天下无双,教习音律实属正常。

    可是欧阳旭嘛……小玖玖表示他对自家爹爹的本事从来没有了解透彻过,走到欧阳旭身边,弯下腰,眼睛眨呀眨,“爹爹呢?”

    欧阳旭眉头轻蹙,仿佛是在慎重思考着这个问题,过了好一会儿,欧阳旭不答反问,“你无忧舅舅、西木舅舅、云昭叔叔、裳姨和姨夫他们都教些什么?”

    小玖玖眉毛挑了挑,心道:这果然是爹爹的风格!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小玖玖一听,屁颠屁颠地跑到书桌旁,眼疾手快地将一沓卷宗中的某一册取出,圆溜溜的眼睛快速在上边扫了一遍,然后向欧阳旭汇报道,“爹爹,云昭叔叔教习医术、裳姨所授课业为绣工,姨夫教导学子们武学,无忧舅舅么……我看看,嗯嗯,是棋艺。”

    欧阳旭将小玖玖所说的一一记在心里,想起还差个西木华,于是提醒道,“西木华呢?”

    “哦,西木舅舅教的是易容术。”小玖玖对西木华那只骚狐狸印象十分深刻,最浅显的易容术,便是以胭脂水粉暂时改变一个人的容貌,这样的易容术适合很多人学习,而且不像别的术法那般要求学习的人拥有特殊的天赋。

    “爹爹考虑好了么?”小玖玖手指旋转着毛笔,耐心地问。

    欧阳旭悄悄地匿了一眼凤玖澜,过了好一会儿,才点了点头,回答道,“厨艺。”

    小玖玖顿时眼前一亮,厨艺啊!爹爹的厨艺展示,那可是可遇而不可求的!

    于是欧阳旭和凤玖澜兼任成贤书院夫子之事就这么定下了,明亮的灯光下,小念和妞妞坐在长椅上玩九连环玩得不亦乐乎,根本不会去黏着凤玖澜或者欧阳旭吵吵闹闹,因此三人的谈话无人打扰,十分顺利。

    凤玖澜看着好动的小念和妞妞,想着在现代时,四岁大的孩子也可以上学了,带小念和妞妞来成贤书院学习,就是要让他们感受一下书院学习的氛围,不求他们日后能够像阿旭那般才惊天下,但至少不能不学无术呀!

    “小玖玖,对于小念和妞妞的课程,有什么安排吗?”凤玖澜丝毫没有因为小玖玖只有九岁就小看他,作为成贤书院的院长,这种课业安排对他来说应该都是小意思!

    小玖玖食指贴在自己脸上,望着天花板想了一会儿后,向凤玖澜陈述道,“娘亲,这一学年除了小念和妞妞外,还会报到几位特殊的学子。”

    “哦,是谁呀?”凤玖澜饶有兴趣地问。

    “一个喊无忧舅舅义父,一个喊西木舅舅父王。”小玖玖想起几日前收到了几封信,笑着回答。

    小玖玖的声音很清脆,清脆得让小念和妞妞都丢下了自己的玩具,屁颠屁颠地跑了过来,妞妞拉着自家娘亲的手,“娘亲,妞妞是不是要上学堂了?”

    凤玖澜点了点头,只听妞妞摇摇头,撅着嘴撒娇,“可是妞妞不喜欢上学!”

    “为什么?”问话的是欧阳旭,他的目光柔和地落在自己女儿身上,尽可能地让自己看起来不是很严肃。

    妞妞黑溜溜的眼珠子一转,看了小念一眼,粉嫩的唇轻启,“因为小念哥哥说了,上学后就吃不到爹爹亲手做的糕点了。”

    充满童稚的话语响起,小念顿时满头黑线,他什么时候说过这样一句话?只见妞妞将右手贴在腰后,还不停地向自己使眼色,他才恍然大悟,忙不迭地点头,可怜兮兮地看着欧阳旭,“爹爹,小念吃不到爹爹做的糕点,一定会肚子饿的。”

    一双儿女都是聪明绝顶之人,年仅四岁就知道利用自己的先天优势卖萌,然而欧阳旭可不会被一双儿女纯良无害的外表给迷惑住,他笑得无比妖孽,“小念和妞妞可以选修厨艺课。”

    这话一出,屋子另外四人神态各异,小玖玖眼角抽搐,凤玖澜捂嘴偷笑,小念和妞妞目瞪口呆……

    此情此景,当真是众生色相,千姿百态。

    妞妞的小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一般,小腿儿往后退了几步,那表情那模样说有多乖巧就有多乖巧,“不用了爹爹,妞妞不挑食的!”

    众人,“……”

    是谁在吃小青菜时只吃嫩芽不吃茎?是谁在吃豆角时只吃豆子不吃豆荚?这个小妞竟然说她不挑食,真是秀逗了!

    小念看自家爹爹那似笑非笑的表情,就知道不论自己和妞妞找出多少种不想上学的理由,到最后都改变不了要上学的命运,小家伙从小就知道,胳膊拧不过大腿,识时务者为俊杰!

    于是屁颠屁颠地来到小玖玖身边,他一双紫眸魅惑逼人,此刻扬着小脑袋,拉扯着小玖玖的衣裳,“哥哥,小念去书院上学,有没有小伙伴呀?”

    “有!”小玖玖对自己的弟弟和妹妹十分宠爱,他是哥哥,是锦国最尊贵的人,执掌成贤书院,对于书院的内部消息自然十分清楚,而他,不介意向自己的弟弟妹妹透露几分,“除了无忧舅舅和西木舅舅家的景小忧和西小华,还有云昭叔叔家的赵小宁、裳姨家的方小诚。”

    这下子凤玖澜心中的担忧终于散去了些许,都是熟人家的孩子呢……和他们比起来,小念和妞妞的年纪也不算小,要知道赵小宁只比小念和妞妞小几个月,方小诚比他们小了整整一岁。

    等到今年七月份,小念和妞妞就满五岁了。

    欧阳旭看着小玖玖如数家珍的模样,清声问道,“小玖玖可是想好了给他们安排什么课程?”

    “这是自然。”年仅九岁的小玖玖自信一笑,这些学子身份可不一般,就连那位唤无忧舅舅为义父的景小忧,也是大有来头,据可靠的小道消息传闻,景小忧其实是无忧舅舅的亲生儿子……

    这些天之骄子,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将来定然会成为帝国的栋梁之才!

    这些学子,身份高贵,出身皇族贵胄,一般的书院不敢收下他们,放眼天下,恐怕也只有成贤书院敢将这些人收为学生。

    当然了,作为成贤书院的院长,每一位即将进入成贤书院学习的学子,在他的面前都没有秘密,这自然也包括今年春学年来报到的几位特殊学子。

    如果自己没有记错的话,貌似这几位都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在自个儿家里一个个都像个小霸王似的,除了爹娘之外无人敢教!

    也因为这个原因,两位舅舅还有云昭叔叔、裳姨都不约而同将他们送到了成贤书院,好借书院的氛围磨一磨他们的性子。

    只是小玖玖没有想到的是,小念和妞妞竟然也被送来了……

    “爹爹、娘亲,我想好了,到时候就让小念妞妞跟他们一起上下学!”小玖玖本来就打算把那几个小霸王放一块儿,都是凶悍之人,一般的文弱学子可招架不住!

    现在又加了小念和妞妞,这学堂真是热闹极了,相比一般学子们上课的人数,他们的确算少了,不过和专门为皇子皇女及其侍读而设立的学堂相比,六个人不多不少!

    小玖玖此举正合欧阳旭的意,他也想看看,自己家的孩子,跟别人家的孩子相比,究竟如何!

    二月十二,春分之际,锦都繁华的街道上行人络绎不绝,车水马龙,川流不息,而位于锦都西郊占地千亩的成贤书院,厚重而古朴,如同一位看尽世间繁华沧桑的智者,敞开胸怀拥抱着一代又一代莘莘学子的梦想。

    四辆马车并驾齐驱,华贵至极,同时停在了成贤书院的正门口,引得来往的学子们纷纷停下脚步注目观看,坐着这样的马车,里边的人非富即贵,可是与一般富贵之家马车不同的是,这四辆马车上没有任何标记,能够证明他们的身份。

    成贤书院之内,不允许驾车而行,这是书院的铁规,至今为止还没有为谁破例过。

    不知道这一次会不会……学子们纷纷猜测着,就在这时,风中传来了一个清晰无比的声音,“身为成贤书院未来的学子,书院规矩不可破,几位学子请下车!”

    声音虽然稚嫩,却透出了不容置疑的威严,俨然就是小玖玖的声音,可是在场之人却无法分辨他到底身在何方。

    于是成贤书院卧虎藏龙、人才辈出名声大噪!

    空气中经历了短暂的静默后,一阵春风吹起,马车的帘子被同时掀开,里边的孩子独自走出,从马车上跳下,丝毫没有脚步虚浮的迹象,成贤书院不仅培养经国治世的文臣,还培养能够战场杀敌的武将,于是在成贤书院主修武学的学子们很多都发现了这四个孩子身怀武功。

    这四个孩子里,最小的那个不到四岁,竟然也有武功,这不得不让人暗暗称奇!

    景小忧面色平静,举止优雅,他似乎继承了景无忧的沉静,在一众学子中显得卓尔不群,那矜贵的气质,宛如天成。

    西小华站在成贤书院的大门口,想着父王的叮嘱,他告诉自己,一定要沉得住气,不能像在王府里那般无法无天,至少,在这么多明里暗里的外人面前,不能漏了底儿。

    赵小宁是女孩儿,一身红衣,英姿飒爽,脚上的中靴上还镶嵌着红宝石,华贵逼人,腰间系着一条鞭子,似乎是她最趁手的武器。

    方小诚在四人里年纪最小,他怀里抱着一只白色的小猫,在春日的阳光下闭目养神,尽显慵懒之态。

    鉴于他们四人太过惹眼,很快就有书院专门管理学子日常生活的夫子走到门外,这名夫子名唤若言,他看了一眼这四位身份、年纪皆十分特殊的学子,发现果真如同院长大人所说的那般,贵气逼人!

    即使一言不发,也能从他们的神态上看出了那高高在上睥睨众生的姿态!

    “几位公子、小姐随我来。”若言微笑着,然后转身,并没有理会他们是否听进自己的话,因为院长大人说过,他们一定会跟上。

    果不其然,就在若言向前走了三步的时候,几位天之骄子们迈开了自己的脚步,虽然年纪尚浅,但绝对不会跟不上若言的脚步。

    习武之人,若是连走这点路都觉得累,那简直就是丢人!

    方小诚怀里的小白猫安静极了,用手轻抚着他纯白的毛发,小猫十分听话地窝在他怀里,享受主人温柔的抚摸,还有那明媚的阳光。

    赵小宁来自北霜,那个人人会骑马会射箭的国度,她的母亲是北霜有名的将门虎女赵书宁,而且宇文昭和赵书宁只有她一个女儿,据说是当成了未来女皇培养的。

    几人自打从马车上跳下来,一路走来,直到抵达自己的寝室,都十分安分,几人都是出身大家的人,在皇宫里见过的各种手段不会少,因此也十分清楚从他们踏入成贤书院的那一瞬起,他们已经在别人的监视范围了。

    赵小宁边走边想,父皇说的果然不假,成贤书院到处都是锦帝的人,想要避开他的视线做事几乎是不可能的!

    四人之中,年纪最大的也不过就六岁,和小玖玖自然是不能相提并论的,因此他们都很识相地没有去挑衅成贤书院的权威!

    小玖玖给他们四人安排了独立的寝室,和小念、妞妞一块儿,六个房间一字排开,只是并没有硬性规定谁住哪里!

    到了这里,已经算是成贤书院里比较幽静的地方了,四人环视左右,发现并没有其他学子的存在,于是一个个都不再竭尽全力展现自己优雅无匹的贵族风范了。

    赵小宁右手叉腰,扫了一眼这六个屋子,从东到西,每个屋子的门上都刻着字,依次是礼、乐、射、御、书、数,她只是很随意地看了一眼就看上了最西边多了一扇窗的“数”字号屋子,眉毛一扬,“本公主要住这一间!”

    只见她长鞭扬起,缠住门口的那棵槐树树枝,荡着秋千般借力飞起,准备破窗而入,谁知西小华拇指与中指间夹着一颗莹润的珍珠,轻轻一弹,那颗珍珠击在赵小宁的鞭子上,鞭子受力松动,缓缓从槐树树枝上滑下,赵小宁也随之落地,西小华轻功施展,破窗而入,然后在赵小宁蹬着脚来到门口时,将门打开,妖孽一笑,“没想到北霜的公主,有擅闯男子卧房的嗜好。”

    “……”赵小宁磨了磨牙,看着西小华那欠扁的笑容,气得一脚踹烂房门,于是“啪”的一声响起,那扇比赵小宁三倍身高还不止的房门轰然倒塌,落地时还扇起一阵风,扬起丝丝尘土!

    西小华被赵小宁这一彪悍的举动给华丽丽地震到了,怎么比父王亲口所说的还要泼辣暴力?

    赵小宁对自己的杰作感到十分满意,臭小子,敢跟本公主抢房间!今晚让你好好喂一下蚊子!

    小宁公主眼睛斜向天,拖着自己的长鞭,直接踹开了隔壁“书”字号房间,俨然就是选中了这个房间作为自己未来半年里的落榻之所。

    四人之中两人已经依次选了西边的两个房间,景小忧和方小诚相对而言稍微文雅那么一点点,正准备认真挑选自己的房间,结果还没迈开步子就听到身后传来两人讨论的声音。

    “小念哥哥,你说妞妞住哪个房间比较好呢?”凤妞妞看着那六个房间,其中有一个已经亮起了灯,一看就知道是被人捷足先登了,另一个门坏了,于是这两间房不在她考虑范围之内。

    小念和妞妞同一天出生,但他是哥哥,养在欧阳旭和凤玖澜身边,从小到大灌输的思想就是,男人要让给女人,哥哥要宠着妹妹,所以妞妞看上的东西,他从来都不会和妞妞抢。

    “听无忧舅舅说,娘亲还有个名字,叫景乐澜,要不妞妞住‘乐’字号房间好了!”妞妞一边说一边走向那“乐”字号房间,直接无视站在一旁的景小忧和方小诚。

    小念一直不忘来此之前自家爹爹的叮嘱,一定要住在妞妞的旁边,所以他选择了“射”字号房间,四人入住后,就只剩下两间房了,方小城抱着怀里的小猫,对景小忧道,“表哥,我的小猫咪想晚上睡在窗台上,表哥不介意将‘礼’字号房间让给我吧?”

    “表弟随意就好。”景小忧和方小城关系一直不错,因此方小城开口讨要房间,景小忧便相让了,他对住哪间房其实不是很在意。

    六人相继入住,月儿渐渐从东边升起,映得这方天地一片皎洁,夜已深,六个孩子舟车劳顿,都渐渐沉入了梦乡,可是,在成贤书院的东边,各大楼阁还亮着灯。

    云阁中,清淡的药香点燃,升起缕缕轻烟,宇文昭坐在椅子上,身前是一名皇室隐卫,此时正低声回报着今日在成贤书院发生的一切。

    男子身着月白长衫,药香萦绕,听到隐卫的话,悠悠说道,“你是说小宁踹了西小华的房门?”

    “是。”隐卫肯定地说,坐在他面前的男子是北霜最尊贵的人,也是他一生要效忠的主子,他永远都不会对他说谎!

    “那西小华有什么反应?”

    “小王爷没有任何动作。”隐卫如实回答。

    “盯紧点儿,今天那只是个小插曲儿,好戏还在后头呢!”宇文昭唇角浮现起一丝笑意,小宁在霜叶城嚣张跋扈惯了,若是能在成贤书院收敛收敛性子,倒是不错,只是这种几率,好像真的不怎么高哎……和她一块儿上学的那几个小家伙也不是什么软柿子,凑到一块儿来应该会发生一些令人意想不到的事情……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