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古代言情小说 » 官谋 »  第008章 精心设计的陷阱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008章 精心设计的陷阱

小说:官谋作者:宦海孤灯
返回目录

    (08)精心设计的陷阱

    (两个有权人,一对伪君子,各为自己私欲和不可告人目的,耍尽阴谋诡计,终达目的:生生拆散两青年纯洁爱情;并将其逼向绝境——)出了吕主任的办公室,俺按时去“12、五班”教室听课。但一向被各专业教授赞为“听课专注,心无旁鹜”的俺,这次及乎整整一天,每节课都有思想“开小差”的失误;且常在回答提问时,张冠李戴,驴头不对马咀;这让教授和同学们都大惑不解。最终还是经俺平时最要好的张甲和李乙同窗提醒,大家才恍然大悟:原是这钟同学失恋了!

    很快又到下午课外活动时间。为了早见恋人弄明情况,证实那姓吕的所传,自己“热恋女友,现却脚蹬两只船,也在同马道然‘老少恋’是实信还是诬蔑谣言”?俺则早早地来到图书馆大门前。这里仍似往日那样,尚还未到开馆时间,便已见人头攒动。因凡能坚持日不错影来此借书或阅读的,就是各系科那部份老读者,长此以往便都互相熟悉了,彼此互称为“书友”,聚面时都客气地打声招呼:“您早!”“您早!”亦有本系科的,显得更为熟悉亲近;见面除打招呼外,亦还经常关心询问对方的其他情况,如“往常结伴而来的书友,两人关系有啥进展”等。

    “呵,钟学兄,怎么今天

    却放‘单飞’了?”见俺仍在图书馆门前踟蹰,当即便有女书友关切问道。“当初您因碰掉架上书,遭管理员欺负,那位见义勇为挺身出面帮您,从而‘因书结缘’的那位学妹哩?怎么今天凭晚还没出现?”

    “嗯,啊?可能——可能是她们班或寝室有点啥特殊事,要迟到一会儿吧?”被问到敏感点,俺随即慌乱地应答说。“课外阅读又不是上课,早会儿迟会儿问题不大。”

    “那么钟兄,我们先进去抢位了。”有本系科彼此比较更熟的书友告辞说。“您再多等一会?一向等到书友后再拉手并肩进去,单独行动很不妥嘛!”可是,又坚持等到正式开馆的时间,结果仍然没有等到欧阳琳本人,却等到了她委托捎信的一个女生。

    “您是中文系‘12、五班’的钟景良吧?”对方趋近来试探地问。“您在等‘11、六班’的欧阳琳?”

    “是呀。您是——”俺即打量对方一眼疑怀地问。

    “俺是她同班同学。欧阳琳同学这两天遇到点紧急事,暂时不能来了。让俺给您捎来便信,说让您别再等她了。”对方边说边顺手掏出一封书信亲交俺手上。待捎信女生走后,俺便在图书馆大门找个僻静位置,急急取出阿琳信来看。欧阳琳哀哀低沉地画外音:

    “亲爱的阿良:这两

    天没见俺,又毫无音讯,定然急坏了吧?是否还在心中埋怨俺不守信任,既不见人亦不捎信,让你却为俺担心?可是亲爱的,俺既非不守信任,亦明白得不到俺信息你会为俺担心。但俺没见你又未捎信,实是有特殊原因:俺遭遇了人生中又一重大挫折围困;清知明晓仍是被那个伪君子所算计——”

    随着欧阳琳的画外音讲述,对方遭算计受威胁,奔跑活动平息事端的一系列画面,仿佛在俺眼前出现——这是某天一大早,欧阳琳身着冬装,掖夹装课本讲仪及随时要用物品的布袋,出了女楼房大门,正急步匆匆向教学楼方向走去。但当她走进中文系“11、六班”教室后,却发现教室当日气氛,却同往日大相岐异。她在本班原是个,既学习用功成绩优异;且性情温柔随和乐以助人的人;因其学习成绩好,方法灵活,大多数同学都得到过她无私帮助,因此,不是班干,却在班级有很高威信。是被男女同学亲昵的称作学姊学妹的那种人。往日上堂前见她走进教室,同学们便争先恐后同其招呼;三、五个更为要好的女同学,更当即拥向身边叽叽喳喳问东问西地,似乎她是“百事通”。

    见此情景她满腹狐疑,不明白仅半天时间,班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抑或他们听说了于己不利的什么信息?同学虽

    仍是这些同学,但见她进来,不仅没像往日那样招呼亲昵;倒反像陌生人似的:有的抬头瞥她一眼,随便快速就将目光避去;有的干脆就没敢抬头;似乎根本没看到她进来一样。于是,她便怀着满腹狐疑,去悄声询问往日最要好的几位女同学,结果仍是“王顾左右而言他”,为顾及她的面子和同窗关系,谁也不愿率先说出事情真相。看到这种情况,欧阳琳一时间深陷于疑虑茫然之中。

    可正当她坐宁不安无所适从时,上课铃声便适时响了。一老年男教授手擎教科书和教案进教室授课。在另楼办公的中文系办公室女主任,前来她们“11、六班”教室门前,招手示意老教授出门。

    “王教授,您教的这个‘11、六班”可有个女生欧阳琳?”女主任点名问道。“吕主任让她去趟系办公室有事问她。”

    “让现在就去系办公室?”王教授为难地问,“不能等下了课去吗?这节课很重要呢。该生是个学科尖子,我还指望她听好记全随后辅导其他学生哩。”

    “嗬,王教授实在对不起了。您课程再重要,恐怕也没有系里的学籍管理工作重要吧?校学生部还立等系里将情况调查清楚后尽快汇报呢。”女主任微含讥讽地说。“看来您准备让该生自己学扎实,再来帮您辅导其他学生的计划是要落空了。该生

    的问题恐怕不是耽误三、五节课所能解决得了的。”

    “算了,算啦。你们行管上的车轱辘事,老朽不感兴趣也没空听。”王教授颇为不满地牢骚说。“我让该生随你去就是了,又何必多费口舌。”

    可当欧阳琳心里忐忑着跟在女主任身后,一步一回头忧戚戚望着恩师不得不离开时,却听身后王教授大声牢骚地说:“哼,什么‘重点大学’!还什么口口声‘以教学为中心,师生为主导主体’?可临到实际上,当官的从来都是老爷;师生永远是孙子,对与错都得听命于“吕主任,那怎么行?从组织关系说您是师长领导,俺是学生;没有平起平坐道理;从现实情况来讲:您派人通知俺来,既说是要接受调查。俺更需态度端正。”廖若琳尽力冷静地说。“吕主任,俺已是大三学生,有足够承受能力,您不必绕圈子担心什么,有啥话啥事您请直接问好了;俺保证实事求是回答。”

    “好。既然说到这里,你也表过态了;那咱就不绕圈子开门见山说了。”吕汉清终于撕破原来虚伪面纱,恢复了道貌岸然装腔作势说。“但咱在正式谈话之前,我先让你看一份有关处理你学籍问题的校领导批件。也许你看后就知自己下步该怎么办。”

    生骗子”马道然——可总廖若琳抖着手接过批件看。尽管如她自己

    刚才所说,自己有足够的承受事变能力,但当认真看过材料后,她却再也不能强装冷静表坦然了;仅从她那由黄转红,再由胀红变为煞白的急遽变化面部表情,可见她思想心理多么激烈动荡翻腾;也亏她为顾影响尽力硬撑,否则当真就要瞬间晕倒在地。尽管硬撑一时间还是直觉天旋地转,两眼发黑;她只开虚伪面纱,开始严肃地说。“在正式问你话前,先让你看份校领导批示材料。”

    得当即扶住桌子,一再冷静地强迫和警示自己:千万不能在此处晕倒当面出丑——待好半天终于缓过来劲后,咀里便连声急促说:“不可能!这怎么可能呢?当初是他马处长前去招生,档案上盖没盖省招办章,他最清楚,亦应该由他具体负责——”

    “是呀,马处长是也向学生部检查并承担了责任。”吕主任乜斜着金鱼眼诡诈地说。“但谁检查担责也解决不了你学籍问题。除非你找到硬实关系,在你档案材料上,重新补全省招办所签意见和公章。”

    听罢对方话,廖若琳一时间心乱如麻:原前她一直挺佩服七十年代末就大学毕业,一直在高中任教的姑父善良正派,老练持重;尔今看来也竟那样愚笨木讷,不仅自己大上所谓往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