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古代言情小说 » 官谋 »  第011章 烈女受辱遗书险轻生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011章 烈女受辱遗书险轻生

小说:官谋作者:宦海孤灯
返回目录

    (011)烈女受辱遗书险轻生

    (这既是三封留给相关亲人的“遗书”,亦是对施暴贪官的血泪控诉;

    留书后她险些轻生,是心上的赤诚的爱和关心,使她重获新生;但他却又重入陷阱——)也许是近天来,为学籍档案出现问题后,因焦急苦闷,加之生气忧愤,一连数天没很好休息睡眠的缘故;抑或是当晚吃饭时,那马道然当姑父面大包大揽:完善学籍档案由他一手承办,要姑父放心回县安心教书;要自己在班级安心听课,静等他解决问题的佳音;从而思想放宽松懈,困倦袭来的原因?实际更是那马道然,为确保性侵对方时,不致于中途醒来,坏了大事,从而在红葡萄酒中下药太重使然。故使得当晚在马贼卧室床上,经对方禽兽般那样折腾罢,还尚未醒,竟致于光着身子还一觉睡到大天明。当次天清晨的第一抹阳光透过卧室的大落地窗射进来,刺激得她双目痒痒时,才突兀醒来。突然下意识惊呼一声大喊“不好”,“俺还说今日早起,赶到招待所里陪姑父吃饭,然后亲送他上车哩,咋会凭困竟一觉睡到大天明;此刻姑父他老人家该早坐上车了;说不定长途汽车早已出城”?

    她恨自己为什么不提前交待同室女伴,记着及时叫醒自己?又埋怨女伴清晨起床出操咋不叫醒自己呢?因在

    她朦胧意识里一直觉得当晚是睡在女寝的。可是不对呀,咋记不起来昨晚究竟是啥时如何回来的呢?亦不记得发现她回来,几友好同窗是如何关心发问的呢?

    想到此她突一冷惊,“难道昨晚自己就根本就没回女寝?那究竟自己是在哪里睡了一宿?现时又究在何处呢?”震惊中她当即欠起身向周边一看:不对呀,这哪是自己住了三年的女寝?从这些熟悉家俱看,分明不就是马处的卧室吗?她记得清清楚楚,那次马处的前妻吕姨生病时自己前来探望,对方就躺在这个大床上,周边亦还是这些高档家俱嘛!可自己却又为何住在这里?昨晚送走姑父去招待所后,明清是坚持要回班级女寝住的嘛!啊,终于记起来了,昨晚原是自己要亲送姑父去招待所,亦想顺便脱身就回女寝,以不给居心不良姓马的任何可乘之机呢。可偏偏那厮会找留下自己理由,提出让自己帮他收拾房间;当然为警惕起间,自己完全可以以身体不适加以推辞,偏偏一向总以诚心待人的姑父又相帮劝自己,才进退两难的勉力留下来,帮其整房间;可最后又为啥留下来睡到他卧室了呢?哦,对了,当时整理好房间后正要当即离去哩,可那厮端着两杯红葡萄酒,假惺惺地说“这是朋友才从国外捎回的正宗法产红葡萄酒,睡前喝一杯有助睡眠”,自己才——

    想到此她突觉下身痒痒还伴有微疼,下意识低头一摸,这一惊却非同小可:原来自己还一直光着身子呢!这怎么可能?自打刚记事起,尽管在农村生活,但虽穷却不忘严格管教女孩子的妈妈,却从不让自己夜晚光着身子睡觉;即便夏季天气再热,家中防暑降温条件再差也不允许。故而从小到大早养成良好习惯,夜晚必裹着秋衣睡觉;有时刚洗了澡,试着一半次光身睡觉反不习惯呢!可昨晚竟——到底怎么回事?结合刚才顿觉下身痒痒伴有微疼的情况,掀开原盖身上的毛巾被,下意识低头一看,原本洁白的铺单上,竟赫然出现一片洇红,极像一朵刚绽放的红花。她早听成年女长辈们说过,新娘同新郎的第一夜,是要看到洇红的,这才证明新婚妻子原为“处女”;那就是这种“红”了!如此说来自己昨晚不经意喝下的那杯,定是那**马道然下过蒙汗药的葡萄酒了?而趁自己被药酒晕倒后就将自己奸污;另还不知他还对俺做过了什么?想到此的阿琳,突觉肠胃翻腾,嗓眼恶心,阵阵作呕,她赶紧披上被剥去放置一边的睡衣,光脚跑进卧室内的卫生间里,对着坐便器便一阵“哽哽哽”的呕吐;不仅将头晚吃的饭菜全部吐出,甚至连自己胆汁亦吐出来了;可仍然觉得阵阵恶心——一夜间突兀**,使得

    一向心高气傲,且极看重自身贞节名声的欧阳琳,一时间失意得痛不欲生。回想近年来的遭遇,尽管千方计躲避,终也难逃遭害命运,且还连累家人和姑父母不得安生;自己尔今已经**,传扬出去不仅自己名声荡尽,还牵连家人和姑父母大丢其人;更更觉得对不起和无颜面对的是男朋友钟景良!既然已无颜在世生存,还不如一死了之。但生不能报此仇恨终不甘心。再说哩,即便自己含恨死去,也应该让家人、姑父母;尤其男友钟景良知其原因,好为自己报仇雪恨——想到这里,欧阳琳当即下床重新穿整齐衣裳,几乎翻遍了写字台几个抽屉,才终于找到一叠稿纸和一支元珠笔。随便当即坐下来给父母家人、姑父母和男友郑壬君,要分别写封信;尽数自己被骗受辱经过,所受冤屈,和对伪君子马道然的切骨仇恨,及截止当前,自己所掌握对方的贪腐劣迹等,等。尤准备在给男友钟景良的信中,除叙述以上情节外,更要倾尽对其思念留恋之苦,还要表达最终因自己已**于贼人,不能同原本心爱人结合的遗恨;望对方将自己忘掉去另寻意中人;记着俺的冤屈仇恨可以,但你前进路程尚远,千万不能因一时感情冲动,脑子一热,不讲策略方法,盲目为俺复仇,再陷贼手,从而断送了自己大好前程;那将使俺在九泉地

    下也不抿目——三封信是分数次才终于写完的。中间几次被马暗派盯梢者闯进屋内打扰,一次是保安来送牛奶蛋糕早点,又几次来取托盘或送饮料。除写信时有人不时干扰之外;写好信欲送出却更难。

    因可能马道然那厮做贼心虚之故,屋外一直派人盯梢坚督,要想脱身很难。虽一向自认手握重权,可在‘综大’校院为所欲为;但毕竟还清醒知道,现毕竟是***领导人民当家作主法治社会,他所做诸事均是违悖天理人伦,故而做贼心虚:一怕事主出外告发他所做坏事,从而受到组织审查处分;二担心受害女生受辱后一时想不开自寻短见;那自己将负法律责任。故在临离开去校部开会之前,除将屋内所有可被用来自裁的刀具绳索安眠药等,全部清理隐藏外,还专门安排两清洁工和保安,在其门口和住宅周边巡逻站岗,一旦发现异常当即电话报他。

    再说俺自头天下午与女友及姑父,同车返回省城之后,虽决定分头行动:阿琳和姑父去找马道然谈判,濣旋完善学籍档案;俺则回班找好友计划调查马处贪腐案件。但还始终放心不下阿琳和她姑父,“别再重又落人陷阱”?因不放心,俺次天一早便来“红房小区”附近转悠,以图发现些他们谈判活动的踪迹。

    再说被困室内的欧阳琳,因想不出脱

    身之计,写好的信又怕马贼返回搜去;一时间正像热锅上蚂蚁,焦急地背抄手在室内来回踱步。正当此时,室外女清洁工同男保安的对话声却当即引起了她的注意。

    “刘姐你看,那附近有个留板寸头的男生,过来有好长时间了,一直在那儿转悠。”男保安悄声对女同伴说。“我看非常可疑,是不是来找屋里这位的?”

    “马处交咱盯视任务,受人之托,忠人之事,咱可不能麻痹大意。”女工却轻声嘱咐同伴说。“我看你还是过去询问一下,最好让他远离这里。”两人对话虽然声音很低,却还是被阿琳听去。她顿时心中一喜:这定是男友景良无疑!为打听俺这边谈判结果哩。他那知——但不管咋说,也是俺脱身送信好时机。正当此时,却清楚听到保安正同转悠的男生恶意争吵;似乎两人在争执中发生相互推掇,保安吃亏被对方推倒,清洁女工见同伴吃亏,慌乱中忘却自己盯人职责,亦急慌慌前去助阵——此刻,俺则故意将火引女工身上说:“咋,你们要明欺负人?这红房子三尺之外都不在你管辖之内,你即是上两口谁还怕你们?”俺故意大声显然是让阿琳听的。两保安女工不知是计,被激后一齐趋前跃跃欲势同壬君推掇。屋内阿琳趁机悄然逃离魔窟——已到当日小晌午时间。

    在俺二人既往经常约会的祁水河畔,两恋人边走边谈。通过对方边唏嘘边断续的介绍情况;又拿提前写好的信让俺看;原本情绪早已失控,欲立去校务会上找贼人为女友报仇,却又担心阿琳人身安全,怕一旦离开,对方真寻短见。于是,暂压下满腹仇恨火气,先来解决对方思想问题。

    “好俺的阿琳呀,亏你还是大三学生,多年来课余时间还多泡图书馆里呢!您比其他同学多学的那些知识都用哪儿去啦?”俺边按捺着激动的情绪,边突兀趋前转身迎着女友虎视眈眈地说。“甚至连‘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的这句俗语也给遗忘了。当然,对遭遇伪君子一次禽兽不如性侵犯来说,搁谁身上也绝对是难以忍受的;尤其对于您个一向心高气傲十分看重名节操守的女大学生来说,那简至是较被人背后戳一刀还难忍受的。但你认真想过没有,对一个被敌夺去江山,侵吞国土蹂躏同胞黎民百姓的奇耻大辱来说,又究竟算得了什么呢?而这位受污辱和侵害的不仅原是一位大国之君,且还是一个曾经的春秋五霸之一的越王勾践。可当初又是谁推荐俺看《卧薪尝胆》这部书的?难道我们仅是觉得热闹有趣,随便翻看而已、真到落实时候却又口是心非吗?”

    听到此处,大三女生欧阳琳当即止步,望向男友俺的目光却

    是愣愣的直直的,似乎好半天才醒过劲儿般喃喃地说:“好景良啊,俺突兀残遭歹人性侵,作为彼此志同道合又热恋了二年的男朋友,难道你不厌恶不在乎?”

    “突听到俺志同道合热恋的女友,一夜间竟遭歹人性侵;俺若还不厌恶不在乎的话,说明俺不是个正常的男人。”俺亦止步,双目炙热地望着女友挺动情地说。“但俺厌恶的是性侵您的那个歹人,却在乎您能否尽快从此阴影中走出。咱共同看过昆曲《桃花扇》和京剧《杜十娘》;那些剧中的李香君柳如是杜十娘等,作为一代名妓的她们,不知曾被多少纨绔子弟玩弄,但她们均似曾陷污泥内的珍珠一样,一朝出泥被擦去污点之后,照样璀璨闪亮。我相信曾经心高志远的‘综大才女’欧阳琳,绝不会因一跤跌去了凌云之志。”

    “你的一番引经据典,旁证博引的话,吹散了俺心灵上的乌云。你可以完完全全放心了,俺若再想不开的话,真可连谁都对不起了。”阿琳心悦诚服地说。“可有一条:你既开导了俺,俺也听你的啦;但俺有一句嘱托,你也必须得听。”

    “好。你说吧。”俺当即很爽快地答应说。“嗨,别说一句了,即便百而八十句,能换得俺心人的长健久安也都值得。”

    “俗话说‘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何况我们都还通年轻,

    路还通长着哩;千万别为给俺报仇出一时之气,却毁了自己的大好前程;同一个原本得了不治之症的歹人对拼咱不划算。”

    “好。只要您想的开,不再垂头丧气,俺就全听您的。”为先稳住女友,俺再次爽快的答应说。“对。‘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咱就放长线准备钓大鱼;待将狗官的贪腐劣迹,调查个差不多,起码估计够将其撤职查办时,再群起而攻之;力争一鼓作气将其拿下。”

    可是,为稳住对方阵脚不再想东想西,俺才当阿琳面虔诚表示,不会感情用事;但当晚回寝休息后,翻来复去总难入睡,女友受欺负的满腔愤懑,总也难得平息;虽说“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待以后材料整齐,总有同那歹人算总账的时候,但眼下若不暂时先出点恶气,总是寝食难安;于是,思想斗争半夜,还是做出个大胆决定——所以次晚,偌大“综大”校院,立即传遍一大号外新闻“校人事处长马道然,当晚在祁水河畔散步时,突遭不明来路三蒙面人打折了一根脚筋,现正在医院疗伤”;但仅隔一天,却又有号外新闻传出:前几天夜晚暴打校人事处长马道然的疑犯,中文系“12、五班”学生钟某某,已被校保安部控制,据说该生是为被性侵的女友复仇。此案目前正在抓紧调查中,不久便可水落石出——

    于是乎,偌大的“综大”校院再起风波涟漪——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