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古代言情小说 » 官谋 »  第021章 志在复仇 谋设陷阱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021章 志在复仇 谋设陷阱

小说:官谋作者:宦海孤灯
返回目录

    第021章志在复仇谋设陷阱

    (他十分清楚:对手决未闲着。遇此报复整治自己机会,他们又会从何下手哩?是否又再设计挖掘坑害自己陷阱呢?)当天傍晚日落黄昏后,在县城北关城郊公园塔亭内,两人如约见面后,并肩坐在一条竹排椅上,业已对坐了好大一会儿;且俺亦大约向对方如实谈了自己的忧虑和担心。

    “你所提到的事,的确算个不大不小的问题。”叶蓝俨然一老练持重长者样,认真思忖着分析说。“据我对方士元此君的了解:这可算得一个吃肉不吐骨头心狠手辣的人。为积极向上爬,半年前鼓动着他中学教师姐姐,同那原本游手好闲且嗜赌老输的姐夫离婚,又钻窟窿打洞攀附上丧偶的市府某部长,将其离异的姐硬塞给人家做填房;从而攀附到上层社会;依仗其职权在县内狐假虎威。也不知那某部长有没点权威,还是否愿给他撑腰?就这,咱局那些当权者们,就把他当作了金质宝贝;此人原本就是一无赖,从此后愈发在局内外系统上下不可一世跃武扬威。连侯副陈姐两人合力都不敢与其抗对。这样的人谁招惹上谁倒霉;你谁不好得罪却唯得罪他呢?据华建平那小人在外散布说你,‘读大学时就包养女生,为争风吃醋,同方士元大打出手’;这到底怎么回事?”

    于是,俺便简要

    叙述了此事的来龙去脉;临末了又补充说:“俺一个家在乡下的穷学生,连每月的生活费都需课余打工现挣,哪来的余钱去包女生?”

    “他传这事别说是我;连局机关大部份同仁都不会相信。”叶蓝挺交心地说。“但你可知中国古代寓言中‘曾参杀人的故事’?这世上原本子虚乌有的许多事,因嗣后传的人多了,便开始有人相信。这一手却很恶毒,对你来说它会起到一箭双雕的破坏作用。因你毕竟还是单身,他便有意坏你名声,让单身清高的女孩子不敢接近你。嘻,嘻——”说到此叶蓝却忍俊不禁的“嘻”笑出声。

    “但你也是既单身又清高的女孩子呀?”俺却故装大惑不解地问。“你咋不怕同俺接近哩?”

    “哼,你是真不懂呀还是故装不懂?”叶蓝当即既不好意思又撒娇的转过去身,将一脊背实打实靠向了俺身,却压低声说。“人家喜欢你呗!既然情人眼里可以出西施;又为啥不能出品正身直的铮铮汉子?”

    “你当真是这样想的?不怕俺欺骗你?”俺亦早已激情难耐,边说边趁机将对方一把搂进怀抱说。“那就该看俺的实际行动。俺是多么——”

    当叶蓝将一双热唇贴上俺的咀后,俺便再也出不了声——当两人都尽情爱抚被爱,一番激情过后;叶蓝

    首先坐直身子,拉平自己胸衣外衣,用手指梳了梳刚才被俺揉乱的秀发;又心细地弯下腰重新拉好俺的裤子。这才一本正经地说:“你既然正儿八经征求俺,对处理你当前困境的意见;那俺就直言不讳地说了。这一嘛,你须牢记老人家‘在战略上藐视敌人,在战术上重视敌人’的既往教导;对付势力强于自己的对手,不妨给他来个迂回战术;也不妨暂对其笑脸相迎;关键时也不排除用一下,当今社会屡试不爽的请客送礼手法——总之是让他先对你放弃戒备警惕;在这过程中,你加空着手搞两项工作:一是抓紧从省城有关方面弄回当年你见义勇为,他则欺负女生证据;二是抓紧搜集类似他欺负女生等证据;在这点上我和侯科陈姐都能帮你。从而让他一朝醒来,早已陷入不能自救境地。亦算为我局除了一害。”

    “俺听你的。”俺当即心悦诚服地说。“亦为维护咱第三世界共同利益。”

    “还真是巾帼不让须眉哩!”在两人分别由各自来路重返自家的路上,俺不由感叹地想。“‘以屈为伸,请君入瓮’,这真是个不错的主意。它既避开了老黎‘硬碰硬’的自伤风险;亦未重蹈老萧‘折衷退让’的眼子覆辙;倒却是一绝处逢生的奇招妙计!尚未具体实施便已渐露获胜端倪。这还等什么?明天就开始正式

    实施。”

    其实,就在俺约会密友叶蓝当晚,信访科长方士元亦并未闲着。当年在酒馆将自己和几个好友弟兄,打得鼻青脸肿的省“综大”学生钟景良,万没想到竟是自己走前反复交待安置好的新同事?这真是“冤家路窄”,颇具讽刺意味呀!这世上的某些事,咋总会那么巧合哩?当年打伤自己和朋友的仇人,竟阴差阳错地来到自己手下,上苍给自己充分报负他的机会,这无疑让自己十分兴奋激动!但在兴奋激动同时,还未免又有那么几分担心和疑虑:俗话说“兔子急了尚咬人”;万一将其逼得紧,无路可走的话,他会否给你来个破罐破摔硬碰硬呢?他可是身怀少林武功的人哪!这点自己早领教过了。看起来这个不速之客还需认真对待呢。为寻到一套对付原仇人现属下,钟景良的奇招妙计:既雪了当年省城酒馆遭打之耻,出了积瘀数年的胸中恶气;又未将对方逼得太急,从而硬抗下去;而是要做得松紧有度,宽严适宜;让对方心服口服,俯首称臣;并保证从此不再给俺方科找事;那将达到目的,皆大欢喜!

    为达此目的,便暗中指使新收降将(同叶蓝分手后投靠)华建平,分别通知局内外几个狐朋狗党,当晚仍在南阁酒楼聚会,边喝酒边商议对策。

    这是城南大十字口西北角,在原“南阁饭店”旧

    址上,重新修建的一处星级酒店。因其地理位置优越,故一天到晚宾客满堂。按正常规律,人们凡聚会协商不可告人的保密事时,总会选在城郊远处,或城内稍微背静一点地方;因喝酒不是主旨,谈事才是重要事项;所以并不要求酒菜多么高档;一切以清静少扰为上。但这方士元却同别人不一样,原乡下中学小教师,去年初刚花钱托关系调进教育局信访科,又依仗在市府任部长续姐夫职权擢升的科长,属于“政治暴发户”一类新贵,唯恐别人看不上,所以事事处处都不惜高调张扬,生怕别人不知道他这个教育局信访科长一样。所以,当华建平建议“咱们聚会协商对付钟景良的策略,自有需保密的事项;是否要选个相对背静地方”时,他却眼一瞪不满地训斥说:“真是小庙的神没吃过大供香。不就是聚会商议个对付个小小钟景良吗?又不是‘文革’中打派仗,何必躲躲藏藏?我就是不怕有人知情向其报信,让他晓知厉害便早点交械投降!”

    原本好意却挨了训斥,华建平自感没趣,只得怏怏地仍到繁华的南阁酒店定位联系。待方士元在华建平引领下,二人骑摩托来到酒店,发现刚到晚八点,三层楼的20几个雅间就已被各路宾客占满。两人轻车熟路径直来到二楼靠窗一名曰“豪情壮志”雅间。这里原为方士元等,

    往常聚会狐群狗党商议私事包厢。今晚因酒店客多,他们又来的迟,便被其他早来的客人所占。

    方士元见状便严厉质问楼层领班说:“这是怎么回事?咋让鸠占雀巢?”

    “对不起方科长,因酒店客人多,畜牧局招待外县客人没处安排,见这雅间闲着,你们又没提前联系,所以便让他们占了。”领班当即陪着笑脸解释说。“要不给你们另找雅间安排?”

    “不行。我们已坐惯了这里。”方士元却不容商量地说。“你马上另安排他们去其他雅间。”领班被迫没法,只得进雅间同原坐下客人低声协商说:“县直人都知道的,这是个难缠的主儿。小气好生。俺给您再调个通风透光好的屋,免得同他纠缠。”当被调屋的主宾出来时,均不屑地看他一眼。

    当方士元和华建平进屋刚坐下,他的另几位亲朋亦相继到了。当飮宴开始酒过三巡之后,大家受好奇心驱使,纷纷要求“方科谈谈当年同钟景良那小子‘结梁子’渊源”?

    “嗨,这事说起来未免有点让人汗颜,也算是俺老方未出道前首次马失前蹄。因此至今心有不甘,没料今日却又狭路相逢;也活该那小子倒霉。山不转路转;路不转人转;他却恰犯俺手下。”方士元娓娓讲起了当年之事说。

    “亦就是三年之前,秋期刚开学不久的某

    天夜晚,当时在省城另所普通大学读‘大四’的俺,许同他钟景良们想法一样,在尚未正式上课之前哥几个在外边‘很好放松放松’。于是,便慕名来至这省城一家,新开业不久的‘新新酒馆’。

    “当然,我们来酒馆的目的,也许同钟景良他们迥然不同:据说钟伙同三、五友好同窗是来酒馆聚会畅叙别后友情,并相互交流假期中,各自在家乡的见闻哩!而我们这班家境条件相对都不错的同窗朋友,老实说,来酒店喝酒聚会话友情等都在其次,吾等则完全是来寻找刺激的。也是刚到酒店找个雅间坐下不久。便当即被雅间隔墙的另一屋内,突兀传出的一阵女人轻窕嬉笑声所吸引——(05)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