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古代言情小说 » 官谋 »  第023章 信访新星(上)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023章 信访新星(上)

小说:官谋作者:宦海孤灯
返回目录

    第023章信访新星(上)

    事隔不久,县直党委欲从相关局委各抽调一人,统一组织奔赴邻近省县,支援抗震救灾工作。因众所周知,此类工作是有一定艰苦程度和风险性;故在抽人通知中,明确指出须本人自愿,还不能是家中的独子。故教育局班子在具体研究时颇费斟酌动脑筋。

    而就在此关键时刻,信访科长方士元却闯进领导班子会上说:“领导们不要再为抽人事犯愁作难了。人选已经有了。就是我们信访科,最近新调进的钟景良。鉴于调入前某些个人特殊原因;曾一再表态:欲接受组织领导上的任何考验;并自愿承担组织领导上,赋于自己的那怕是再艰苦的工作。人家有此美好愿望,积极态度,我们做领导的,又为何不能成全人家哩?毕竟在现代和平时期,如此大好机遇并不多嘛!”

    有人能帮领导解决棘手问题燃眉之急,又怎能不欢迎不鼓励呢?自然当即大加赞赏肯定。

    原本上级要求被抽出赴邻省县,参予抗震救灾人员,走前须领导亲自谈话,继续了解其家庭情况;再次征求本人意见,核定准确无误后,再让前去报到。但因方士元为报原被打和羞辱之仇,有意整治和陷害俺,不仅之前就向局领导谎报:“钟景良因自身原因,主动要求接受考验”;从而误导局领导认识在前,

    又故意拖时间让领导来不及同当事人谈话在后。至于俺这当事人,亦始终不知欲去搞什么“中心”?去完成什么“艰巨任务”?而又事到跟前走得慌张,连给家里打声招呼,和给亲朋们告别一声也没来得及。

    按方士元原本愿望,也可能让俺这次会九死一生;但俺这人亦幸好天生命大,即便在邻省县境支援抗震救灾中,多次遭险遇难出生入死,最终还是安全健康生地顺利归来;这让包括家中父母、亲朋好友、科室同仁在内,实际关心俺命运者,都为俺由衷庆幸。尤当那天局长带讥关部份同事亲去车站接我们,“胜利安全归来的支援抗震救灾英模们”时,叶蓝激动地跑向前献花之后,又当众大方热情地同俺紧紧拥抱一把。这让当时亦在边上站的前情人华建平,和后追者方士元,一时间都妒忌愤恨得眼中冒火!

    所以,事后俺同叶蓝等分析起来,坚持认定:此事打从一开始就是方士元一手策划的阴谋!所以大家都劝俺,应正式起诉他方士元借刀杀人的阴谋罪行。但作为当事者的俺,却摇头苦笑笑说:“这好戏才刚刚开场嘛,你凭早就将演员戴的假面给揭穿了;岂不大煞风景?下面还有许多好戏,均需反面角色,却靠谁去扮演哩?”

    当俺安全无恙,顺利完成支援邻省抗震救灾任务返回后,开初的一些日

    子,方士元和华建平,一直心中忐忑不安。他们也许在想:“这次给钟景良设了凭大一个骗局,他若事后了解真相,定然不依不饶:那不恰好借前段整治他总账一块算?就不起诉我们欺骗组织陷害他违法乱纪;亦会向局领导揭穿咱,为陷害他特设骗局?”

    但在忐忑不安中捱过几天之后,却仍是一如既往的风平lang静;且从暗中察颜观色看,对方根本没有反击自己的迹象;尤更为反常的是,却更讨好他们。亦就在事后不久,俺依计先登门给方士元送去不薄礼品;随于三天后的周末晚间,还又在南阁酒店高规格宴请了他们;且为让他放松警惕,俺临时还拉上俩友好同窗黎义范萧纯白作陪——通过这件事后,倒使一向自作聪明,且不可一世的方士元,不仅大感迷惑,且亦深有所动,并开始检讨自己的既往言行;从而对俺的警惕防守和伺机报复亦渐放松。亦正当此时,他却被唐局长叫进办公室有事质疑。

    而在尚未没训话前,唐局先将转发“当年省‘综大’表彰,后记者采访文章”的简报拍到他面前,并当即郑重其事地念道:“‘见义勇为智斗歹徒救女生,甘当无名英雄不留名,这就是综大毕业生钟景良’。哼,我说,你们原前都干的什么事呀?竟把英雄好人,诬为犯错下放的纨绔子儿,岂不滑天

    下之大稽!亏得此次支援邻省抗震救灾行动摆在那里;又亏在面前这份‘简报’发来及时,要不然局领导会被你们引向邪路去。拿回去认真看看吧。也该虚心学习学习。别尽坐井观天自吹自擂了。”

    挨了局长训斥,方士元当面深表心服口服,但背地里却发泄怨气的,亦将哝包下属华建平狠狠一顿训斥。

    亦就从那儿以后,信访科便相对平静了一段时日。但却好景不长,随便又围绕着叶蓝同谁远谁近,及讨厌谁,亲近谁的“个人感情问题”上,重新掀起了新的波涛涟漪——因在三年前大学读书时,为救一正受伤害污辱女生,俺见义勇为,将当时的某校男生,现今的信访科顶头上司科长方士元,打得鼻青脸肿,因而结下“梁子”,现今却遭对方报复;事至如今,也是俺本着“以善为本”和“冤家宜解不宜结”的良好愿望,运动神思,终于化解了一桩历史矛盾。亦就从哪儿以后,教育局信访科里,算过了一段安省日子,大家相安无事;方士元自继续当他的科长,加空还拉拉关系开开后门,继续他欲进一步向上攀登的营生。而俺则在干好科内杂务同时,继续刻苦学习信访业务。原本这就不错。

    但这世上的某些人哪,总是难守本份。再说那年轻人华建平,虽说你原同叶蓝谈过恋爱,但因彼此性格

    不合,思想分歧严重,两人既已分手,就该“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互不干扰吧?但他因失恋却不死心;又看叶蓝同俺日已接近,便更加忌火攻心,千方百计欲加干扰破坏;而那方士元呢?原本有妇之夫,也打从二年前叶蓝来信访科,他就垂涎三尺;时不时总想捞摸对方一下,但聪明如叶蓝者,自然让其难以得手;尔今见对方同俺接近,私欲让他**病再犯,重又将俺视为“眼中钉,肉中刺”必欲整走而后快。

    于是,围绕着同“局花”叶蓝亲疏关系问题,信访科内新一轮矛盾冲突的波涛再度掀起。

    那么,被机关同事爱称为“局花”的叶蓝,除容貌气质出众之外,究其还有哪些独到特征,足一吸引那么多男士们为其倾倒,甚至丢魄失魂呢?此事还应从二年前,叶蓝刚来信访科报到上班时说起——当今可真是改革开放了啊,这新奇事就是多;到处都会出名星哩。既往人们仅只听说甚或接触过歌星、戏星、体育名星;亦还有媒体将新提拔年轻有为的行政官员,称之为“政治新星”。著名作家柯云路,就写有一部反映年轻县委书记,从政生涯的长篇叫《新星》。当然,亦有人将著名企业家称为“名星”,却也不多通用。因据典书解释所谓名星,应是像天上星星般,在本行在业界,甚至在

    社会都既有名气,又很明亮昭著一类人物。这说明对名星的界定是有一定和较高标准的。不是人们随随便便,脑子一热,感情一冲动,想将谁称之为名星,谁就真成为名星了。

    但还真有例外呢。近二年来,津水教育系统的广大师生员工们,无须经哪级批准,亦不必让本行业之外二家旁人承认,就自发而积极地,将他们所信仰和心服口服的,教育局信访科,刚调来的年轻女信访专干叶蓝,心悦诚服地称之为,“我们的信访新星”。

    提起这“信访”二字,无不让各级,尤其领导们厌烦头疼。众所周知,自改革开放后,伴随着各项事业的飞速发展,亦引发了各类较尖锐的社会矛盾,严重影响着社会和谐,建设事业进程;尤其影响到上下级和党群干群关系;再加上某些地方党政官员,或因工作忙无暇顾及;或思想上本存偏见,总认为凡走上告状者本身就是刁民。所以要么对群众所反映问题置若罔闻,不理不睬,不管不问;要么就是既不访问亦不调查,而采取快刀斩乱麻的方式,抡起斧子一头砍。结果往往将小问题积累成大矛盾;又加处理不当,故常触发走上告状,大大影响某地社会形象。故让各级领导提起群众走上,当即谈虎变色般头疼心慌——为此,某些上级为杜绝此类事件发生,亦相互比照采取

    些防范措施,比如将“能否杜绝走上”列入对各级年度工作考核目标管理。但因所采取的是消极堵塞措施,故使得矛盾和问题愈演愈烈,终至无可收拾——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