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古代言情小说 » 官谋 »  第029章 闪电式恋情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029章 闪电式恋情

小说:官谋作者:宦海孤灯
返回目录

    第029章闪电式的恋情

    (取巧投机也许能混过一时,图谋升官,经商获利;但用在与人相处上绝不适宜;尤其在爱情上,更难持久,迟早原形毕露。)亦就是在当天上午八、九点钟时刻,华建平原以为反常的,上班跚跚来迟的三个人,终于在办公室出现。因有之前在男厕所无意间偶尔听到的,有关方科和新同仁昨晚刚刚发生在酒店雅间里的故事;当时便想在副科长侯烨那儿加以证实;但不仅没从对方咀中得到半句实话不说,反招对方一顿没趣;颇觉晦气!

    于是,他便决定,不靠天,不靠地,全靠自力更生“自己解放自己,然后解放全人类”!哼,不是吹大话哩,凭俺华建平一向察颜观色能力,不信观察不出他二人之间关系发展变化的蛛丝马迹?于是,就从三人匆匆忙忙从外边回来那一刻起,他便须臾不敢离开办公室;且他三人无论哪位,只要在自己视线之内,他便会两眼一眨不眨地紧紧盯死,生怕遗漏了任何细微末节。且总是边观察边加以认真分析;更生怕猜度有误,自己冒然行事,从而给自己造成不可弥补的损失。

    比如说,方科拼命追叶蓝,对方又深为方科真情所感,明知对方家中有老婆,亦甘心情愿做“小三”。来一个相互间投桃报李,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而自己却

    又情报不准,偏信他人;冒然行事,去追叶蓝的话,便极可能造成:这边撂田地烤火一头热,俺有情她因恋着方科却无意,自己拿热脸贴了人家冷屁股,自找没趣不说,还会引起极大误会;方科还会误认为,自己在同他争女人,从而恼恨在心,从此再不帮自己。那将多么的得不偿失。想到此的华建平则更加提高革命警惕性,且更加强了对彼两人关系现状,及其发展的观察分析。

    但生活实践证明:人与人关系相处表现,尤其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之间关系相处表现;更或者有一定感情背景的两人关系相处表现,尽管再着力遮掩,亦是难以做到密丝合逢;总要暴露其某些方面蛛丝马迹。亦就如**方士元,和被受害者叶蓝的相处关系表现来说,尽管自昨晚分别从酒店归家,各自均做了大半夜思虑消化,反复权衡利害得失;当日上午从来机关到进办公室前,那一段时间,又分别领受高人指教:好朋友陈姐,对初来乍到涉世不深,尤乏应对异性经验,单纯幼稚的小姐妹叶蓝,谆谆启发,耿耿教导,终使对方暂解心结,表示那怕将泣血苦泪暂咽肚里,亦要强装坦然平静面对,力争不暴露出一丝曾受伤害蛛丝马迹;以在暂时蛰伏中搜集对方犯罪错证据。

    而那方士元呢?原本当出了昨晚酒店雅间,处心积虑“猎艳”,

    却一招不慎马失前蹄,没逮着黄鼠狼反惹一身骚,深觉倒霉晦气;当时便想“从此完了”!既如此,那就破罐破摔:什么当前职务,“第三梯队”,今后前途,经昨晚这一马失前蹄,全他妈见鬼去吧——但经上班来后,被一直看好并精心栽培自己,父亲般慈爱关心自己顶头上司,唐局的一番既指出具体批评严肃,且耐心有加,关怀备至的言传身教,终使自己思想开窍;并当面表态:不仅能动脑筋拼智力善权变,积极闯过面前这一关;以自己一如既往坦然态度,大义凛然,让机关内外造自己谣言,看自己笑话的对立面们,大失所望吧!有了如此充分思想准备,为了将戏演得逼真,他方士元倒真能装得若无其事。走进办公室后,先装模做样用主人般的眼神,向室内瞥了一圈,尔后又煞有介事地向室内众人招招手说:“同志们好,大家辛苦了!”其他三位没有应声,却尽在暗暗观察着方士元的精彩表演。

    “这人今天是怎么了?言语行动都有些怪怪的?”唯一不了解实情的副科长侯烨,却愣愣大惑不解地低声咕哝说。“同一办公室工作凭长时间,何曾见他如此客气过?”

    看方士元精彩表演;听侯烨如此低声咕哝,那受伤害的当事人叶蓝,虽低头下意识绞着手卷未做回应,但强忍着的仇恨和愤怒,却明

    显浮上表情;而唯一的目击证人陈姐虽亦未应声,但显然满含鄙夷的怒目斜视,“此处无声胜有声”——而这一切异常反映,恰全被正聚精会神察颜观色的华建平尽收眼中。还用得着继续观察调查分析吗?哼,昨晚发生在酒店雅间的感情风波故事,绝对具有百分之百的真实性。据他既往对成年女性感情问题的研究和分析,曾得出过如下结论:即她们一旦陷入两性间感情纠纷中,无论是失恋或遭性骚扰侵害后的初始阶段,是最需要感情的填充和慰籍。而亲朋的关心体贴虽也能起一定缓解作用;但真正能救治她此一感情心理疾病的,却是她心仪的异性朋友。当此对方正需自己感情慰籍的关键时刻,自己不主动出现更待何时?若再继续犹豫观察的话,事必贻误战机;错过了帮对方亦是帮自己的良机将后悔迟。于是,看清想明决心下定后,当天华建平便立即采取行动——叶蓝原是个性格内向,且多愁善感的知识女性;也许少时受中学语文老师父亲的耳濡目染,从小便对文学情有独钟。年幼时便不像同龄小夥伴样:男喜汽车飞机,女爱花花草草洋娃娃小狗小猫;却独喜“小人书”及看图识字类连环画。在当小学老师妈妈的指导下,刚入小学便能熟读熟背,《三字经》《千字文》及《说文解字》类少儿经典;读到

    小三时便能亲写《我的家庭》《我的父母和老师》等类小散文、少儿诗;都曾在《少年文艺》《儿童文学》类专业刊物上发表;到读初中后便开始接触古诗词,至今在此类学问上都有较深造诣。如此的兴趣爱好和文学素养,是最望觅到知音。而华建平呢?亦不愧为“风流才子”;当年读大学时《心理学》就曾获较好成绩,还在校刊上发表过心理学方面的学术论文。

    为了俘获叶蓝的爱情,他早在对方刚来信访科报到上班之初,就将女生的个性特点及兴趣爱好摸得一清二楚。正因他了解对方多愁善感又偏爱文学;且春秋季节每日下班晚饭后,总爱独自一人在津水河畔杨柳荫下漫步踟蹰,边漫步边吟诗诵文或构思什么的。但他深知刚受过感情侵害的她,定然对所有异性保持警惕,何况她亦了解自己原同方士元走的较近,定然不愿主动接近自己;若主动相约必遭婉拒。于是他便摸清对方每晚在外散步时间;故在她常路过的某个路灯下,煞有介事在一石桌上假装改文;果然不大一会儿叶蓝当真从此经过。他当即装出听到脚步声后才下意识抬头。

    “啊,华建平,怎么是你?”突见对方在此,叶蓝当即伫步惊讶地问。“你在这里干什么呢?”

    “是你,叶蓝。怎么这样巧?下午下班时才刚告辞,时隔两小时便

    又在这儿相见。还真叫抬头不见低头见呢。”华建平亦故作惊讶说;随又解释地:“母校校刊编辑前几天发函约稿。你知道咱信访科近段太忙,白天一直抽不出时间;昨晚回家装悃关到卧室里才将初稿草完。家里人多太乱,只好来这河畔路灯下借光改改了。”

    “啊,不知你倒还有这特长雅兴哩。”叶蓝既意外又惊讶,且明显遇到知音地说。“原来俺认为只俺一人喜欢业余吟诗作文,怕人家说不务正业,所以总在业余偷偷摸摸,现终于——”

    “终于觅到知音对吧?嘿,嘿,这就叫‘英雄所见略同’嘛。”华建平不失时机赶忙接口说。“哼,现时行政机关就是怪事多,某些领导就爱戴着有色眼镜看人论事。宁可于上班时间对打麻将喝酒聊天睁只眼阖只眼;也见不得人家写诗作文有个什么业余爱好。说到底这是妒忌心作怪。”

    “你倒写的什么文章,可否借来一赏?”显见一提写诗作文,顿时激发起兴致,叶蓝随消除对面前男人戒意地说。“亦让俺学习学习。”

    “说什么‘鉴赏’,讲什么‘学习’?你我同科办公,又恰有共同爱好兴趣,能说不是缘份?”华建平又当即借机拉近关系说。“其实俺早知你在这方面有造诣,本想拿拙文领教,一直没敢造次。今既蒙索讨,自是求之不得。”边说边将文章双手恭敬奉上并补充说:“请不吝赐教!”

    “彼此,彼此。”叶蓝接过文稿亦客气道。“相互学习,共同提高嘛!”

    亦就是那日晚间两人河畔巧遇(实际是华建平精心设计),且正值叶蓝感情受伤,急需一心仪的异性感情慰籍,填补空虚,二人因文结缘,一番深谈彼此相近经历爱好,多有共同言语,思想感情的相通,早忘了原存戒意;彼此交谈多关系自然拉近;感情亦极快升温;二为那个欲俘获对方芳心的终极目标,华建平便有意识避其自身弱点,尽向对方展示自己所长,从而极快便在对方意识中,建起了良好印象;三在彼此已建起良好印象基础上,再猛加一把火,时时处处投其所好好,终至水到渠成瓜熟蒂落——但叶蓝在准备同华建平正式确立爱情关系前,亦正儿八经征求陈姐意见。

    “这孩子原本进机关时间尚短,总体看不失为一好学上进好青年;既然你们爱好兴趣相近且多共同语言,这是建立感情先决条件。”陈姐认真分析地思忖着说。“你们的年龄已不小,亦该到谈婚论嫁时候。但爱情婚姻毕竟人生大事,选对像是为过日子的,不是台上演戏,小孩儿‘过家家’,不能仅凭兴趣爱好。你既然正儿八经征求俺看法,俺就得谈出自己负责任意见。以我过来人眼光看

    ,这孩子的缺点是有点浮,也可能年轻缺乏锻练少实践有关。我建议你们先处处看。恋爱中亦可能使彼此变得成熟老练。”

    有本不太有名小说中说:“恋爱中的女人是最愚蠢的。她常常会被一时的激情所蒙蔽,识不出真假辩不明是非。”许还是这部小说中说:“恋爱中的男人是最狡猾的;为俘获心仪女人心和爱情,会着意在对方面前尽力掩盖自己短处和弱点,却将自己之长尽力展现。一旦将对方俘于己手,其真实面目便曝露无遗。”有人曾怀疑这是女性作家的书;其实它却是敝人拙作中的语言。

    亦就是叶蓝虽正儿八经征求好友陈姐意见,但她仅想获得祝福称赞,却并未愿接受对方衷恳告诫的意愿。所以当她同华建平热恋期间,甜言蜜语逢迎吹捧遮蔽了她的双眼;过分的激情迷乱了她的心性。在那些热恋的时日里,津河畔,杨柳荫下,他们倾情拥抱,对口热吻,探胸抚摸,每常的快感,及乎成了家常便饭——而正当双方家长要正式见面,欲给二人谈婚论嫁关键时刻,一次偶然间她同陈姐共同听到的,华建平同方士元的对话,却不仅使二**吃一惊,且幸得及时退避抽身有惊无失。

    那是一天午休时,叶蓝陪陈姐到办公室来取东西,无意间看到办公室门在虚掩。当时却将陈姐吓了一跳,以为

    是中午下班谁后走门忘锁了;信访办虽不似财务人事经济政治重地,但其信访档案亦属一级保密;若丢失或泄露亦非同小可。于是,他们便慌忙上楼查看,但走至门前却止了步。原来室内正有两人对话传了出来。

    “科长方哥您请放心,俺同她叶蓝相处不过是逢场做戏;亦不过想报报您当时未遂愿之仇。”这显然是华建平那无耻的逢迎声在表白说。“到那天条件成熟俺定将原人转送。”

    “只要兄弟有这份情义,俺老方照样保你当上副信访科长。”这自然是方士元那居高临下应承话声。“好好干吧兄弟。有哥在亦保你有光辉远大前程。”

    还用继续向下听吗?简至污人耳目。叶蓝爱好文学艺术,看过昆曲《杜十娘》;尔今两坏蛋的背后肮脏交易,同纨绔子弟李甲和商人孙富间交易如此相似乃尔?但叶蓝庆幸毕竟发现对方阴暗心理早,两人交往并不深,亏得自己警惕性高,把持得紧,幸未**。仅算lang费点时间和精力换回点经验教训。懂得了以后再不会轻易相信花心男人。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