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古代言情小说 » 官谋 »  第040章 一男二女的情感角逐(上)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040章 一男二女的情感角逐(上)

小说:官谋作者:宦海孤灯
返回目录

    第040章一男二女的情感角逐(上)

    (一道严肃课题摆在他面前:一个是现患难与共恋人,此次冤案又极力为己相争;一个虽新近结识,但却一见钟情,且又在查案提职中为己出力。看起来两女人都对自己有意;如何处理这三角关系?一时间让他深陷两难之中,他该何去何从?)“嗨,真是扬眉吐气,早就盼着这一天了!”头天参加的好同事钟景良,“冤案平反昭雪,暨处理泡制冤案的相关人员”大会,次天上午到机关一上班,陈姐便向在场的侯副科,及两个新同事龚立于良等,无限感慨地说。

    “是呀,不再俗话说‘人眼是秤,能秤出人心几斤几俩’,谁好谁坏,谁该提职谁该查办?”正在自己办公桌上,整理文件卷宗的侯副科,当即接口说。“你们说这怪不怪?就这方士元和华建平因就经常在身边守着,不撅屁股就知他们屙啥屎,他们的一言一行是好是歹,总逃不出大家的眼睛;早知他们不是好货;这不,现今终于得到了应有惩罚。就是咱局原来那唐老鸭局长,其所做好事坏事也都在哪儿明摆着;落到今天被免职下场亦算罪有应得。可你说那纪检委的吕旭程和信访办的刘鸣,咱局里的人可极少同其打交道,可出事前大家咋也早说他们坏,被撤职亦是罪有应得呢?小龚小于你俩说说:这到底是

    啥原因哩?”

    “嗬,侯副科长,您老这是在考察小于俺俩,够不够教育局信访专干资格吧?”性格直爽爱说爱笑的龚立,首先揭穿老猴尿侯副科的“阳谋”说。“这道理还不简单?是局里多数同事都懂‘物以类聚,人以群分’的基本道理嘛。你老科长想考察一下,我们认知能力也是应该的。说老实话,半年前我俩刚被钟主任,从太平镇几百教师中,挑选出来走进信访分处,连我们本人也缺乏自信。您想啊,一个才毕业上班不久,此前又一直乡间学校教书的年轻人,连一般行政工作也从未干过;更别说出道便干专业性极强的教育信访工作了。

    “所以俺教了一辈子书的老父,便一直拉俺后腿不让干。可侯副科长,您可能听说过‘一个家庭发生突然变故之后,几兄妹似一夜间突然长大了;之前原本没沾过手的家务活,亦都自摸学会了’的故事。不知陈姐您俩信不信:自从钟主任被冤困在纪检委隔离审查后,信访分处的业务我俩边学边干,截止调来县局前,不仅多数信访业务都能得心应手干了;嘻,嘻,不怕您老领导笑话:我们还竟带出师俩徒弟呢!”

    “不错,不错。俺就喜爱你们这样有志气,敢想敢干的年轻人!”陈姐当即鼓起掌说。“没问题。我们津水教育信访,上有原全市信访专家赵局引路导

    航;中有历经淬火考验的新钟科长带头引路;当然还有老谋深算的侯副科鼎力协助;尔今又有你们年富力强新鲜血液加盟,一定会做得好上加好。”

    “就这您原来还想跳槽出系统哩。”侯副科随善意调侃说。“若不是俺后腿拖得紧,说不定咱做不成同事了。”

    “嗨,你这老猴头!人家就这一个疮疤你还当着年轻人揭呀?”陈姐稍显不好意思地解释说。“那时不是上上下下都在梗阻不通吗?如果上级早用照妖镜照出那几个,妖怪原形毕露将其拿掉;而让小钟别受冤案来当科长,俺也就不会有那挪窝思想啦。”

    “哎,你说这小钟吧,今天可是履任信访科长第一天,他咋不表现积极一点哩?可到现在也不来上班。”侯副科看了看表,微露不满地说。“俺还想等他了商谈一下,今晚给他的接风酒宴安排到哪儿,及就请哪些人合适哩。”

    “若是单为这事儿的话,我看你是别等也别问了。”陈姐当即颇富深意地说。“因为俺早晨在河边散步见他时,他就特别交待说:以后咱科也要转变作风,干部正常调动或提职什么的,也不必再搞接风送别一类虚套庸俗礼仪。还说今上午上班后别等他,谁该干啥就干啥;他要去县信访办,同新主任和法律顾问接接头,商讨一下教育信访下步工作重点——”

    说到此却暂打住却着意扫俩年轻人一眼;龚立脑灵动,猜到俩老人要议论不便让他们听的内容;便给于良丢个眼神;两人便以去茶房提水和领取新报邮件为由躲了出去。

    “嘻,嘻——老侯啊,你别看小钟这次双喜临门,既躲了一劫又获荣升;但以我看,他马上便会又遇上新的麻烦。”看俩年轻人出门后,陈姐却向侯副科身边凑了凑,显出挺神秘地说。“原本他同叶蓝正在热恋,却遭早对叶蓝覬觎的两人,方士元华建平妒忌怨恨,故设圈套毒计,欲置他于死地。有幸他遇到了生命中俩女贵人:一个因之前解围县委常委会议立功,从而获县委书记崇信,得以凭借‘尚方宝剑’,书记亲笔信调查取胜;而另一个赵俪呢?却以新赵局长爱女特殊身份,不仅在为小郑冤案平反昭雪调查中出了大力;据说那提供得力证据的省**干事是她闺密。且在小钟任职信访科长一事上,这小赵明显出了大力。

    “俗话说‘是人没利不可早起’;这小赵同小钟素无挂葛,既非亲眷又非同窗,她干么对小郑之事如此用心出力?那是她有特殊功利目的;我听原前看守小钟的民警说,赵俪原在省**抽搞大学生书法展时,就慕小钟之名;在监审处一见小钟两人便对上了眼。且听说这小赵之前,曾有段曲折恋情感情受

    伤,现时正需新情弥补。还不对相中的异性用心用情?你也别说俩女人曾是多年好友,据我了解女人们在争夺男人这点上,就像男人间争地位争江山,父子兄弟都可相残,又何患闺密同窗?你情耐着心往下看,教育局马上就会有一幕新戏《二女争夫》隆重上演!”

    你还别说,陈姐这女人,在研究男女关系问题上,还的确颇有经验的;新上任的信访科长钟景良,在处理同新老俩女友关系上,正在颇伤脑筋哩。就在上午信访科几人正在议论到他的时刻,他却正走在去县委信访科的路上。当他边想着心事边低头向前走着的时候,前边突有人挡住了他的去路——“哎,你这人是怎么搞的?大白天的,又凭宽的路,你咋偏往人家身上撞哩?你是否有神——”明看是自己故意左右迎着,故意挡对方的路,反却将人家埋怨得一头疙瘩说;但一个“经”字尚未出口哩,赵俪却故作惊讶地:“嗬,原来是你钟——景良?俺还以为是哪里冒出来个好色之徒,专门往女孩儿身上碰,想借机吃人家豆腐哩。没料竟是我们教育局新上任的钟大科长啊?您这是要往哪里去呢?”

    “啊,是赵顾问哪?您咋问俺去哪里?”钟景良却大惑不解地问。“不是你们县委信科,叶赵两位大领导研究好,决定约俺今上午

    去信访办当面汇报,对教育系统下步信访工作的打算和思考吗?正为这事俺履新职头天报到上班,还有教育局周一上午例会,俺均不能参加;在向局办主任说明时,人家还说‘赵局你俩均是今日上班;没到岗先缺会这可不好’;几句话说得俺咋无言答对。你们安排的事,咋还反过来问俺哩?”

    “啊,叶大主任约您谈事儿?这俺还真不知道呢。叶蓝昨晚加班睡得很晚;这会儿还不定起没起床呢。”为拉对方同自己单独约会,赵俪故意现编故事说。“嗨,反正时间尚早,去俺在县委家属区安的新家参观参观,顺便还能品尝俺新带来西湖龙井呢。”

    “暂时不去了吧?你看这都快九点了。”钟景良抬腕看了眼表,一时犹豫地说。“即便叶蓝昨晚加班来得晚点,她提前约定的事,总不会来得太晚。俺该到办公室等着,免得让人家来了等俺不太合适。”

    “嗬,没料钟大科长架够大的;俺热情相邀也不赏脸。”赵俪聪明的丹凤眼轱辘一转,当即故做气恼说。“哼,不是早几天你正处被审阶段,见了俺再三央求帮自己尽快澄问题恢复自由;这才刚过两天便翻脸不认人了?你怕让叶蓝相等不到她不高兴;就不怕俺脸掉地下心中亦恼?看来,萍水相逢的新友,还是没有旧友重要。算了,俺不多说好话了。你快办公

    室等旧友;若心急亦可直接去她家找嘛!”边说边故意气恼地拔脚就走。

    “你看你,凭大个人却还像个小孩子似地。”钟景良赶紧追上道歉说。“俺咋会忘了你赵妹,曾经地披星戴月南跑北奔不辞辛劳,找熟人托关系为俺取证;让俺终获自由把冤案平。俺并非重旧情轻视新友;新朋旧友俺看的一样重。也怪俺刚上任求成心急,这才想在办公室将叶蓝等。其实,让她在办公室多等一会儿有什么?俺也可去赵妹新居品尝雨前西湖龙井。”

    赵俪在家属院一明一暗新居的确不错,南北向既通风采光又好;更重要的是房靠院子一角背静清爽;远离家属院没人干扰。

    “这女人是否覬觎俺已久早有予谋?连分房亦要求安排在背静之处。”随主人到居处,在对方开门瞬间,钟景良边端祥此房舍边怪诞地想。“古语讲‘既来之则安之’;且看对方如何来走下步棋?她若系正人君子,俺也没非份之想;也免得对不起叶蓝姑娘;她要是主动出击,俺也有七情六欲,你欢我爱两不吃亏;俺才不做那书呆子柳下惠。”

    两人在室内刚刚坐定,赵俪也当真如约先泡了两杯西湖龙井。可待热茶尚未沾口哩,对方却又随即倒了两杯红葡萄酒摆置面前;说什么“按西方礼仪,仅敬茶不敬酒不成礼仪”。见此状壬君当即想起

    个,“茶为正派客,酒是yin君子”的家乡俚语;一颗心便当即“腾”地一跳:“看样子对方是决心已定,不将自己俘获是绝不放行。”哼,你作为女人既有此yin心色胆,俺是男人又怎怕你勇敢献身?于是乎,为抓紧时机似乎省略了许多褥文末节;当碰过杯喝罢酒又饮过茶后,小女子脸一抹拉当即上前展开双臂,猛一下搂住了男人脖子,顺势便将对方一阵热吻。见此状钟景良那还能再故做矜持,顺势抱起女人便向她卧室走。既然双方勿用言语却靠行动达成默契,那还管可怜的共同朋友,你叶蓝愿不愿意?倾刻间两条**热身子便在床上胶合在一起;急匆匆一番abcd,两条x便当即大汗淋漓——正当两人相对羞涩一笑,仍沉浸在温柔乡里时,突无间一阵紧急敲门声,当即将二人从幻梦中惊醒——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