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古代言情小说 » 官谋 »  第106章 用真情唤醒昏迷患者(上)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106章 用真情唤醒昏迷患者(上)

小说:官谋作者:宦海孤灯
返回目录

    第106章用真情将昏迷患者唤醒(上)

    (用亲情爱情等真情,将因脑伤造成的深度昏迷状态患者唤醒,之前生活现实和影视片中多有例证;而钟景良的重度脑昏迷,终被谢媛的真情唤醒,却更加令人感动!)于是,她便床下拿出洗脚的水盆,立去茶水房打了一盆热水来,并当即反锁了房门;重新掀开盖在钟哥身上的毛巾毯,用擦脚的毛巾先在热水里浸透,尔后先在对方上身用劲搓揉,直到皮肤发红为止。然后再擦他的下身;可当腿脚全部擦过,再欲擦他的臀部和会阴时,谢媛才顿时犯了迟疑:自己毕竟还是个未婚的女子,从小到大,除了读中学上生理卫生课时,在《人体构造图解》上,和男子**模型上,见过男性臀部和其生殖器官外,说老实话,她平生还真未见过现实中男人的这些东西呢!

    于是,就在迟疑的瞬间,她脑海中又顿时浮现出,当年在中学课堂上,老师对照挂图和人体模型,讲解人体(包括男和女性)构造的情景——记得当时她们这些虽多数已情窦初开;但并无性经历实践的,十五、六岁女孩子,见此情景,一个个羞涩得满面通红,将脸埋在课桌上不敢抬头;记得当时还遭到了授课老师的大声训斥。

    “都把头给我抬起来,集中看着挂图和模型,认真听我讲课。”

    老师极为不满吼一声说。“真是少见多怪!这有什么可害羞的?人体都是这些结构,大同小异而已。平时生活中的男人和女人,身体的构造,同这挂图和模型一样;只是隔了层衣服,你看不真实罢了。我听说你们中不少人,毕业参加高考,不还准备报考军队或地方医大吗?那医务工作者,要整天同人体打交道;不仅是要经常看,还要随时抚摸真实的男女生殖器官呢!那你就不干了吗?现在我要抽男女两名同学上台来,男生讲女性;女生讲男性;按我刚才所讲内容,各自指着挂图和模型复述一遍。”

    当时她还真有点害怕,当然主要是怕羞;幸亏当时老师没有点到自己名字——可是如今,这“实践”的一课是无论如何也躲不过去了;必须坚持面对。于是,她又似既往遇到虽心理上不敢干,却又必须得干的某些事那样:牙一咬,心一横,干脆来个迎难而上,视死如归吧。但还是决心不大,勇气不足,临到将对方下身唯一遮羞短裤脱去之前;她还是一颗心“嗵嗵”跳个不停;于是,便下意识将眼闭上,装成个瞎子模像。谁知偏是“怕处有鬼,痒处有虱”;她愈是怕见他下身那个东西,却因褪下对方短裤瞬间意乱心慌,竟一不小心反碰着了它;竟是挺硬挺硬的;似乎还动了一下,碰得自己手痒痒的;一时之间,

    她突觉心脏突突加快跳动,热血直向头涌,虽未照镜子,脸色定会像猪肝那样红;似有种被人捉奸在床的羞耻和惶恐——但这却仅是一瞬间的事;正像经历世上任何事一样,愈是回避便愈惊恐;若当真泼上去接触以后,你就会觉得,原来不过也就那么回事吧?现时的谢媛,刚才无意间偶碰钟哥下身那个东西时,瞬间的慌乱和羞耻感,此刻也早一扫而光,反代之以亲切和好奇:原来他那个东西同挂图和人体模型上的不一样,竟然好长好长!因为毕竟现时床上躺着的这个人,虽说年龄稍大些,但总体上还符合自己,成年以后的觅偶标准,亦就是说,自己对他不仅不讨厌,反而早有好感。亦就是此前两人,在河滩高地那天早晨,自己因喝大量黄汤,肚胀昏迷,被他实施人工呼吸,刚醒来那一刻,听他讲述了当时情况;尤其听他说“咀对咀实施人工呼吸”那一幕,若是换上个自己看而生厌那种男人,自己不仅不会感谢他救命之恩,反会骂他“乘人之危,侮辱自己”;但对他却不一样,当时反有种曾被他亲吻而幸运的感觉——既然当初被他亲咀都不反感,那今晚为他擦下身;甚至洗他那个东西,又有什么可羞耻和不自在呢?于是,谢媛当即一抹拉脸,干脆将洗脚盆端至床边,放置椅上;又相帮着钟哥翻身向着自

    己;她则轻轻撩起水来,将他下身全洗个遍。可就是在一手把着,一手撩水洗他那个东西时,许是受热水浸泡受热膨胀原因?抑或因受女性温柔小手触摸缘故?他的那个东西,竟突兀坚挺起来;触得谢媛小手生疼。

    “哼,你主人尚自顾不遐,你还有心情挑逗本姑娘哩!”从而让羞气交加的女孩,边用手指轻弹它一下边俏皮地说。“我叫你硬!再馋也不给你。”

    但是,谢媛的话刚落音,突觉手中把着的钟哥那个东西一热,随即一股热流喷勃而出,同时一种好闻的酸味,顿时刺入他的鼻腔;她知道这是因自己,将他那东西把玩得膨胀了,催尿提前泄出。于是,赶紧拿盆接住。刚刚喂他喝的一杯开水,这一泡及将全部泄出。她听医生嘱咐说:“此类脑重伤病人,体内最不能缺水;需根据他排尿次数和量度,随时给他补充水分。”

    于是,她赶紧又去倒了杯开水,用汤匙先扬一阵,然后亲口尝着不烫了,才一汤匙一汤匙地喂他喝下去。直到他喝不下去时方才停息。

    经过这一洗一揉搓,又补充足了他撒尿失去的水分后,大概仍有部份知觉的钟景良,已感到身心舒服了吧?反正是既不再翻腾亦不再“哼叽”,而静静地呼呼睡去。嗨,直到这一刻,他是得到洗漱按摩抚慰后,而舒服而安静地睡去了;

    但却害苦了,深陷感情折磨中的痴情女谢媛了!此一刻,躺在对面床上辗转难眠的她,刚才的一幕既使她惊心动魄,又让她心满意足;而从此更让她深陷于,激越澎湃的感情漩涡里。

    目不转睛紧盯着对面床上的他,谢媛意犹不足:如果此时的他,是在神志清醒的情况下,目睹俺向他亲做和表达的一切,并能得到他称心接受,那该多好?但如何才能让他尽快神志清醒呢?她突兀忆起,白天自己被主治医通知去,专门告知:不少临床经验证明,举凡大脑损伤处于深度昏迷状态的患者,除经医手术服药治疗之外,若再由其亲人,以抚爱和真情呼唤等辅助手段,配合药物治疗的话,患者将能尽快清醒恢复脑神经功能。

    可现在我们都客居异乡他地,截止他陷入昏迷状态之前,亦仅告诉俺个他钟景良的名字;其他别说根本不知他究是哪里人?什么身份?更莫说他在哪儿还有什么亲人?所以,就当前情况来说:若想以亲情和真情呼唤他,以促其尽快神志清醒的话,这副重担又无疑地落到自己肩上。

    “嗨,可还真有意思呢!我俩原本素无挂葛,是这场突如其来的洪水灾害,使我们萍水相逢;先是他奋不顾身救俺脱险;后俺又全力以赴助他疗伤;从此陌路人变为患难之交。这充分说明我俩不仅有缘,而且有情。”谢媛不由深情地想。“当今之计,只要能助他早日清醒,脱离险境,俺甘愿为他去做一切。既然俺已在医护面做了一次他妹妹,充当了他的特殊护理;那俺就权且再扮演一次他的爱人或恋人吧;不管此前他有否妻子或恋人。反正俺全是为救他的一片好心,只要他能尽快清醒,脱离险境;也不管他清醒后承不承认。”

    思虑到此的谢媛姑娘,当即思想坚定意无反顾,决心将这亲人恋人爱人的角色一当到底;并决心用真诚纯情去尽力呼唤回对方的心灵。那么,究竟如何操作呢?此刻,她不由联想到既往曾看过的一些影视片中,亲人恋人爱人给因各种事故,造成深度昏迷病人,真情呼唤的故事:有的是向其讲述患者经历的往事;有的是向其重念两人热恋情书;有的则是向其直接表达对其爱恋之情。而自己虽要承担他亲人恋人和爱人,三并一身的角色;但却对他既往感情生活一无所知;但若想打动他促其快醒的话;那只有按第三种方法,向其直接表达爱恋感情了。好的是这亦实是自己真实思想。

    于是,为了向其表达方便,谢媛再次牙一咬,心一横:既要抒情表意真实亲切,俺干脆挪过去睡他身边——亦就是痴情女谢媛为报恩,亦为表情,在钟景良病床上,同一条毛巾被中,两男女肌肤相亲,边表亲,

    边述情,终达爱——经过一朝两夕,最后终达目的,将大脑严重创伤,处重度昏迷状态整整一周的钟景良终于唤醒。而清醒后的他,又是否恢复记忆?且对谢媛所做所为,又有何反应呢?欲知后事,且看下章分解。(本章3435字)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