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古代言情小说 » 官谋 »  第109章 谢媛离家出走故事(下)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109章 谢媛离家出走故事(下)

小说:官谋作者:宦海孤灯
返回目录

    第109章谢媛的离家出走故事(下)

    (“话不投机半句多”。一向任性惯了的谢媛,那会认下“私定终身”

    这壶酒钱?当然亦不承认因自己轻浮草率;从而给家里和父母招致如此大的麻烦;且还振振有词,终于惹恼了老父,长这么大,第一次狠下来,拍了她一巴掌。不仅将爱女拍走;亦将老伴拍病在床。)这是京城近郊的一处居民住宅小区。“北师大”女研究生谢媛的家就在这里,靠后一幢楼房的一楼东户。时间正是初夏季节某个周日上午。在谢家三室一厅的房舍客厅内。五旬上下年纪,中等身材,某局科长的谢父允良正在客厅看电视。但他既不看国内外热点新闻,亦不看长篇电视连续剧,却单找往常最不感兴趣的“生活服务”等频道看;惹得同坐沙发上等看综艺频道的二儿子谢纯十分不满。

    “老爸呀,您倒是给俺姐找到理想就业单位没有呀?”15、6岁,正读高三的谢纯讥讽地说。“若真能在电视上找到好单位那才怪呢。您没听人家马克思老人家说,‘在市场上叫卖得最响的,倒是那些最想将自己的差货推销出去的小贩’吗?哼,亏您还是单位的业务科长哩,连这点最基础的业务知识也不懂。倒耽误人家看‘星光大道’。”

    “去,去,去。你懂个屁。还轮不到你来教训老

    子哩。”谢父被伤自尊,反过来训斥儿子说。“一天到晚不是体育,就是艺术,净关心那些没用的,眼瞅就快高中毕业了,不用心将你那文化课学好;我看你到毕业时指望啥参加高考?”

    “老爸,这您就不用为俺担心了。俺早就打听了:就俺这艺术专长,专业课肯定能过关。”谢纯自负地说。“只要专业课成绩好,文化课要不多高分;凭俺原来成绩绰绰有余。”

    “你——太——”听儿子自负的话,将谢父气得瞪眼说。“习惯说大话的人都是外强中干。老子才不迷信你那一套呢!”

    “他小子一贯爱呛话故意气你;别上他当,其实据他们老师说,这小子在校学文化课倒还是挺用心呢。”妻子岳焕影宽慰着丈夫说;随又沉思地:“其实咱儿子说得也有些道理。据我看凡在电视或报上登广告的,倒还真有不少是想将‘最差货物推销出去’的单位呢。以我看有这功夫还不如多找找,在京工作的你我那些老同学,说不定倒还实际些。”

    “你以为我每天看电视生活频道,还真是相信那些卖狗皮膏药的?俺那是用的‘优选法’呢。现时市场经济社会,就业岗位五花八门,让人眼花撩乱真假难辨。俺就是看看究是哪些岗位在花大钱做电视广告,就干脆将其舍弃。”谢父允良诡秘一笑说。“俺是搞什么的出身?他们能骗得了俺?你拿菜蓝准备上街采购?买条鲤鱼,再买两斤羊肉,今天阿媛肯定回来,学校伙食差;在家给她好好补补。”

    “好消息,又要改善伙食了。”正看电视综艺频“星光大道”的谢纯,闻听欢呼雀跃说。“俺又要跟着老姐占光了!”可是,当谢母焕影双脚还尚未迈出房门哩,却突听门外似有人在打听自家住址。

    “阿姨,劳烦俺打听个人家。”似有个男声在问道。“在北师大读书的谢媛同学家是住这儿吗?”

    “对呀,就是这幢楼房一单东户。”似是清洁工阿姨在回答。“今个是周末。他们家中应该有人吧。”清洁工阿姨的话刚落音,便见一男一女两中年人,手提大包小包来到门前。

    “同志,这里该是北师大谢媛同学的家吧?”两男女站门口礼貌地问道;且直视着谢媛父母试探地:“这两位大哥大姐,该是谢媛同学父母吧?”

    “不错。这就是谢媛的家。我们也就是她的父母。”站在门口的谢母岳医生如实说;却又茫然不解地:“那么你们两位是——啊,先请进屋吧。”

    “找我家女儿有什么事?”当被让进客厅坐下后,谢父边为客人倒茶让烟边客气问。“是为她们学校的事还是其他——”

    “是这样大哥大姐

    ,我倆是本市乾元铝业公司的人事处主管:我叫莫鸣,她叫祁淼。”男主管先介绍自己,随介绍同伴说。此刻,正看电视的谢纯忍俊不禁“呲”声笑了。

    “没有礼貌!”谢父当即训斥儿子说。“没见屋里来客人吗?关了电视去你屋复习功课去。”

    “就是莫明其妙嘛!”谢纯不满地撅咀笑着,关罢电视去自己屋了。

    “大哥,也莫怪小侄子好奇发笑,我俩的名字的确有些特殊;尤其连一起叫的时候,在单位就往往引起人们发笑。”莫鸣当即煞有介事解释说。“其实也不怪人家好奇讥笑,谁叫老板偏派我俩一起出来办事哩?”

    “那不对。应该尊重人嘛。其实人名字只是一个符号,叫什么都无所谓。”谢父挺理解人地说;却又突兀想到地问:“哎,只顾说两位名字哩,倒忘了问二位今日来寒舍究竟有何贵干?是专门来找小女谢媛哪,还是另有其他啥事?”

    于是,莫鸣当即示意祁淼;对方赶紧从随身带的公文包中,慎重地取出三样东西:一张乾元公司老总名片;一封该老总夫妇给谢媛爸妈的亲笔信;另有一张五万元现金的银行支票;掏出来一一放到桌上。“这是什么?”谢父大惑不解地问。“我家同你们公司老板,可是素无挂葛呀?”

    “自然是好事喜事喽。”祁淼故弄悬虚地。“大哥大姐一看便知。”

    谢母亦同丈夫面面相觑。于是,谢父只得先掏出信纸来看;但尚未看到一半,便勃然大怒地一拍茶几说:“胡扯!不可能,绝对不可能。俺女儿从不是不自尊自爱的人;何况她将面临大学研究生毕业,正面临选择就业单位关键时候,她怎会不经家人父母同意,自己私定终身呢?定是你家老总认错人闹了误会。”

    “认错人,闹误会?那也不可能。”莫鸣当即从衣袋中掏出几张照片说。“我们老总一向是个细心谨慎人,就因特别愿同谢家结这门亲;当晚特邀谢小姐吃饭时,专门带部相机,将吃饭的情景都拍下来了。大哥大姐仔细辨认一下,这照片中吃饭的女孩,是不是令爱谢小姐?”

    谢家夫妇俩在相互传着看了,徐老板的信和照片之后,呆呆地相互对愣着三两分钟。

    “这样吧,莫祁二位,你们是奉命办事的,也不叫你们为难。这信和照片俺暂时收下;那钱无论多少我们是绝不能收的。”谢父认真思忖着说。“请回去转告你们徐老总:这事勿管成不成,都要感谢他们父子一片虔诚。毕竟这是大事,回头俺还得落实一下女儿意见。现时时间尚早,你们两位还得回去复命,俺就不留二位吃饭了。”

    待客人走后,谢父一拍茶几气恼地说:“哼,竟会发这样咄咄

    怪事,将老子的肺都气炸了!”

    “嗨,真是莫明其妙!”谢纯下楼忍不住调侃说。“什么狗屁老总,竟派来这样两个活宝。”“你小子少说两句风凉话吧。小心你老子一气将火气杀你身上。”谢父气急败坏说。

    “那好,俺躲。”谢纯又欲重回自己屋去。“站住!”他老子突兀在其身后猛吼一声。谢纯当即站住愣愣地:“俺又怎么了?”

    “马上搭车去北师大,把你姐那个死妮子立即叫回来。”谢父命令地说。“老子要当面问问她,这到底怎么回事。”边说着边将那一叠照片“啪”地摔到茶几上。

    “哼,完全是强词夺理,令言巧辩”当天中午在饭桌上,谢母原本精心准备的一桌精美饭菜,却因上午来的两个不速之客,所带来的意外信息给消贻殆尽;而父女俩刚交谈几句,却因谢媛的令言轻辩,顿时将老爸惹恼了说。“你说他们请吃饭,你去了是对他们的尊重;若不去反而是不抬举人。既那样说,这些吃饭现场照片又怎么回事?”

    “那是他们用心笸测。”谢媛仍不服气地说。“是商人们惯用的投机取巧伎俩。”

    “但你还读大学呢,咋就不懂生活中从来没见过,有从天上掉馅饼的好事?两个素味平生的商人,会平白无故请你一个学生娃吃饭?哼,女孩子一点不讲自尊自爱!

    素昧平生的男人,在晚间突然请你吃饭,你竟也敢应邀入席呀?真是胆子不小。”老父一针见血训导说。“如今祸闯下了,你说该怎么办吧?”

    原本在三兄妹弟中,因她是唯一女孩子,且一直学习成绩又好;所以一直深得父母宠爱;比如今天,的确怨她做出了太出格,太胆大的事;且父母,尤其父亲也实在太生气了;但若她稍稍虚心一点,稍微有点自我批评精神的话,父亲的再大气亦就会立即消了;且老妈还一直给她传递眼神:示意她服服软,作个自我批评;可她却假装没看见,反却一意顶撞。

    “那还不容易?几句话就给他们顶拐回去了。”谢媛不仅不承认是自己将事办错在前,反讥讽老父说。“也就是你们太愚笨,被人家说几句大话,扔几张照片给吓着了?”

    “混账东西!拐来拐去,反倒成了老子笨了!?”被将军的谢父当即怒不可遏地顺手给了女儿一耳光;谢媛哭着跑了出去——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