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古代言情小说 » 官谋 »  第111章 谢家报恩 接钟进京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111章 谢家报恩 接钟进京

小说:官谋作者:宦海孤灯
返回目录

    第111章谢家报恩接钟赴京

    (仍躺在京城某医院住院处病房内的失忆患者钟景良,刚刚做了一个梦,似在洪流中,带着被救女孩同洪lang博斗——醒来后,耳旁仿佛听到有人喊“钟书记”,他一跃坐起,当即兴奋地自语:“俺已恢复了记忆!”)京城近郊某住宅小区,谢家住房客厅。恰又是两周后的又一周六上午。谢家老二谢纯刚从医院回家来取东西,打开屋门的第一时间,便听到客厅座机铃声响。他一把抓起电话耳机便喜出望外地说:“喂,小韵吗?你电话打来的真是时间,这几天俺家里就很少有人,我爸俺俩也是家里医院两头跑。这会儿俺刚回来取点东西——什么,你不是小韵?那你是——”

    “我是谁?俺是你老姐谢媛。”电话里的女声威严地回答说。“啊呀,真是老姐你呀!你现在究竟在哪里?”

    “老三哪,你先别问俺在哪儿?这是用医院公家的长途电话,咱简短捷说。”邻省某县h镇属医院办公室,谢媛急急追问道。“快给俺说说家里发生啥事了?你咋对什么小韵说,这几天你和老爸一直家里医院的两头跑呢?咱家倒是谁住医院了?是咱老妈吗?俺在家时还好好的,咋会突然害病了?严重不严重?”

    “你还说哩老姐,还不都是因你同老

    爸辩咀,使气离家出走,两老人为这相互吵了几句。”谢纯在电话那端说。“老爸后悔,当即要了大哥电话,让他发动他的部下和所有同窗好友全部出动;在全市火汽车站,机场码头过筛子般全部搜了一遍,结果仍未见你踪影;老妈忧虑你的安全,便一急闷晕倒,急送医院抢救。醒后还不停地念叨你名字。老姐呀,你快回来吧。我看你若晚到家一天,老妈的病就不会治癒出院。”

    “要俺马上回去也可以,姐先给你商量个事,你悄悄对咱哥说,让他照我说的地址,先给打两万元现金过来。”仍是在医院办公室,谢媛在电话中悄声说。“俺和一个在洪水中救俺性命的钟哥,同时在aq省xz县h镇属医院住院疗伤,费用全都欠着;且钟哥还有脑伤的失忆后遗症还需转院治。没有钱俺哪里都不能去。”

    谢媛这一招还真有效;头天挂回去的电话,次天下午两万钱,便即时电汇到h镇属医院的账户上了。

    这是在当天上午。在谢母岳医生供职的市二院内科,住院处病房。身着病员服的谢妻焕影躺在病床上。坐床一边的丈夫允良,刚削好一只苹果欲递妻子,但焕影头偏一边去理也不理。

    “俺这不都又打几个电话到几家亲戚那儿让帮访查了吗?”允良又耐心解释说。“这孩子从小没出过远门,她不敢

    随便往生地方去;不是去两姑妈家就是去两姨家。他们答应一得信就回电话。你就放心快将自己的病治好了。”

    “看不到老闺女回来,我的病能好得了吗?”妻子又瞪丈夫一眼赌气说。“即便体病好了心病还在。”

    “俺倒有付灵丹妙药可让老妈的病立马就好。”随着话音,已在军队某部当科长的大儿子谢风一步跨进门来说。“小纯快进来给妈说说,刚才你回家取东西,刚好接着了谁的电话?”被大哥叫,谢纯相跟着嫂子吕盈一起进来了。

    “二小子,快给你妈说说。”谢父当即命令说。“刚才回家接了谁的电话?是你姑们家的还是姨们家的?”

    “都不是。”为吊二老胃口,谢纯故意慢不经心而吞吐地说。“而是——”

    “看,咋样?我说咱那妮子人小心大。她这次是诚心要咱二老难看哩。”谢母转过脸说。“俺就说,她既要办老子们难堪,肯定姑家姨家都不会去吧?照应。”老大两口相识而笑。谢风当即瞪着兄弟说:“老三,别磨叽了;一个老二将妈气病还不够吗?你还想将老爸也急病?”

    于是,老三谢纯便将接老姐电话,及电话内容全部复述一遍。“为落实老妹电话真伪,我当即又按来电显示号码重新要过去。”老大又当即补充说。“老妹在电话中听说妈被

    她离家出走都病倒住院了;她在电话中当时就泣不成声。”

    “哎,老大,那你妹说欠人家医院的钱,你寄去了没有?”谢父当即提醒说。“医药费住院费,按迷信说是都不能拖欠的。在没身份证明,又没付押金情况下,人家能垫支住院治病就不错了。”

    “俺仨刚才临来时,路过邮局就顺便电汇过去了。”谢风回答说。“说不定半下午时就可收到了。”

    “还有,你妹电话中说的,在洪水救她脱险的那个什么钟哥?对吧老三?”听说女儿有了消息,谢母当即病好大半,又及时提醒地问。“他们现还在一起吧?既然在洪水救了小媛,那既是她,亦是咱全家的救命恩人。”

    “对。我姐在电话中就说的是钟哥。”谢纯赶紧回答说。“我问她钟哥叫啥名?她说对方因失忆自己也记不清。”

    “对。人家救了咱闺女,就是咱谢家的恩人。自己却脑部重伤,还得了失忆症。”谢父又随即提示说。“为人应懂知恩图报。既然人家已失去记忆,肯定就记不起来家在哪儿?原是干啥哩啦。老大,明天你就去单位请个假,同你弟弟一起,到那个h镇医院里,将你妹和那个钟哥一起接进京来,就住你妈妈这个二院,咱家将他的住院治疗及生活费全包。老岳你说好吗?”

    “应该的。这次算你老谢头

    做了件正经事。”谢母听说女儿即将回来,脸上亦露出喜气说。“这就是你那一把掌的代价。你能将救咱闺女的恩人失忆症治好,亦会得闺女的原谅。”

    亦就是h镇医院收到汇款的第三天上午,谢家兄弟二人,带着父母的愿望:一来接“大难不死,必有后福”的阿妹回家团聚;二来父母特别嘱咐:钟哥救了阿妹,是阿妹的恩人,亦就是我们谢家的恩人;要我俩专程接钟哥赴京,治疗脑伤后遗失忆症;亦算是给我们谢家人一个报恩的机会。”

    “不是有句俗话叫‘恭敬不如从命’吗?”钟景良此时想道。“既然人家全家都这么诚恳热情,自己若继续推辞的话,反嫌得太矫情;何况自己尔今失去记忆,意识中总仿佛有什么大事急办?老是心神不定的。常“焊”在这儿也终究不是个办法;再说哩,京城的医疗条件毕竟好得多;即便怕给人家找负担添麻烦的话,待恢复记忆后,想办法偿还人家就是了——”

    当思虑成熟后,他便当即爽快地说:“好。既然叔叔阿姨有命,又专程派二位兄弟来接;俺若再推辞的话,反觉太过矫情。好,俺就立随您三兄妹进京。”

    这已是三天之后。京城市二医院,住院处三楼。钟景良随谢家三兄妹进京后,当天就被安排住院诊疗。这便是他被安排住的单间病

    房。

    晚间八、九点钟时间。钟景良刚从院里散步回来,正端起水盆欲去楼层公共卫生间洗漱,谢家老两口谢叔岳姨,又提着一袋水果牛奶点心等食品相伴而来。钟景良见状当即放下手中脸盆,深为感动地迎前一步,慌忙边接东西边拉两位老人进屋。

    “谢叔岳姨,天都这么晚了,您二老咋又过来了?”钟景良紧握着谢叔的手,明埋怨实感动地说。“咱白天登记住院时咱不都说妥了吗?俺这是个馒性病,又不耽误吃喝睡眠;除暂时失去记忆外,同正常健康人没什么区别。且住院手续及生活都安排就续;所以,平常你俩和他仨小兄妹就没必要来回跑了。”

    “这不是考虑到你初来京城人地两生,一个人住这儿怕你孤寂,你姨俺俩来陪你说会话嘛。”谢叔首先解释说。“人不孤独寂寞了,也许就能尽快唤醒对往事的记忆?”

    “是呀,他哥,还怕你到一生地吃喝水土不服。”岳姨亦接口补充说。“所以便顺手捎来点食品给补充点营养。”

    于是,老两口便陪着他拉会儿常;尔后钟景良亲送他们下楼。此后数天中,仨小兄妹穿梭来往病房看望,帮打开水,买饭菜,取药等的镜头——手术室。门上红灯闪亮。钟景良再次接受大脑补充手术诊疗镜头——很快地又是一周过后,又

    是某日晚间。术后躺床休息恢复的钟景良,睡梦恍惚之中,眼前突现涛涛洪水,他正领着“县抗洪抢险救灾巡视一组”江新诚等,来至戈潭北门,同白书记交流抗洪方案——当日夜晚,他着雨衣打着手电爬上该镇北门河堤,看到堤外一片汪洋,河边村子早被淹没,仅剩数棵被洪流冲击的白杨;他正欲下堤回去,突听附近有女孩呼救之声,他稍稍迟疑一下,随便当即跳下河堤涉水过去;迎着lang头终于抓着被水淹的女孩儿。但数次想拖女孩上岸终未成功;突兀又一lang头打来,竟将两人重新冲下河床,随着lang头被冲向下游;正当此时他突觉大脑被一滚下来木桩撞击,当即钻心般地疼;随便晕了过去——躺在住院处病床上的钟景良当即醒来,耳旁仿佛还听到有人喊着:“钟书记,钟书记——”他随一跃而起,四面巡视屋里根本无人,只见ru色灯下四面白壁。他高兴地自语说:“俺的记忆恢复了——”(本章3070字)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