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古代言情小说 » 官谋 »  第116章 戏演成功 收效予期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116章 戏演成功 收效予期

小说:官谋作者:宦海孤灯
返回目录

    第116章“戏”演成功收效予期

    (钟景良“失忆”戏演成功:既让覬觎其位者野心暴露;其后台亦灰心退却。更给同壕战友吃了定心丸。为下步重出理事奠定基础。)“费书记,您来了。”郝舒韵当即迎上前去,紧握刚下车的费丛手说。“常委们都在会议室等着哩。大家都眼瞪着那宝盒,立等您去揭开哩。”

    “舒韵哪,景良同志到家了吗?”费丛首先关心地问道。“他身体到底如何?记忆倒是恢复没有?”

    “这个嘛——待会儿俺细细说给您听。咱先到我办公室坐坐吧。”郝舒韵先丢个眼神;随便头前引路说。“会议室还在上演着好戏哩。景良同志可是主角。”

    常委会议室。钟景良刚以扮演的“自己身份”,发表过“演讲”,参会的常委及正副县长、部委头头儿们,便像既往哪届政府举办记者招待会一样,与会者纷纷向其提出各种敏感问题。

    “请问钟书记,您自己对一个月前,在全县抗洪抢险救灾最关键时刻,做为县委书记,抗洪抢险总指挥,却一夜间突兀失踪;应做如何解释?”年近四旬的常务副县长牛兵,首先别有用心地站起提问道。

    “请问钟书记,您离县离岗已经月余,即便脑伤住院,亦应该给市委领导和在家主持工作的领导,电话联系打声招

    呼吧?”一紧跟县长周正元的政府办马副主任,明显带着挑衅地问。“您这算不算无视组织纪律呢?”

    “请问钟书记,就您现时的身体状况看,自己认为还适不适宜,继续待在县委书记如此重要领导岗位?”又有一副县长吕禾,言词态度更为**地问。“您下步有啥打算呢?”

    “钟书记——”“钟书记——”紧接还有人准备继续发问。县长周正元坐一旁高翘二郎腿得意洋洋,一副兴灾乐祸表情;娄清廉同陈素云交换着眼神,俱都愤然表示着不平;叶蓝却在一边既不屑地狠盯着周正元,又回头扫视着钟景良。脸上浮现出复杂地表情——“我——我虽姓钟,却不是什么书记。”钟景良当即驳辩说。“所以您问的事俺都不知道。”

    此刻在郝舒韵办公室。郝似已将钟景良假装仍然失忆的情况,向费书记做了如实汇报。

    “费书记,这就是景良同志,悄悄交我代转您的信。”郝舒韵将信交给费书记时,深有感触地说。“看来他暂时还不愿让咱俩之外第三人知道,他实际已恢复记忆的事。”

    “景良同志的良苦用心是可以理解的。”费丛书记深为理解地说。“毕竟无论从当前省委内部斗争形势,抑或津水县班子内的潜在矛盾看,做为离县离岗近月余的他,都

    不能不有所警惕和顾忌。”

    “省里的那位还在身后紧催吗?”郝舒韵紧皱眉头问。“是否还在急欲让他的得意门生尽快坐上第一把交椅?”

    “哼,就似催命鬼一样!”费丛极为反感地说。“以往是一周一个电话;亦就从本周开始,干脆隔天就来电话。且最近不知从哪儿得的信息,知道景良同志失忆,竟**裸地说:既已失忆就成废人,干脆动员其提前退休算了;也免得平空占个位置。哼,他似乎比他得意门生还着急。”

    “他越急咱越不能让他知道,景良同志已恢复记忆的事实。”郝舒韵建议说。“让他师生们急欲抢班夺权的野心更暴露无遗。”

    正当此时,费书记手机信号响了。费丛看一眼来电显示,悄声对舒韵说:“这才是津水地面邪,说曹操白脸便来了呢。又是他。”于是,当即按下接听键。

    “喂,k书记老领导吗?我h市费丛。”费丛闪着讥讽的眼神说。“请问首长有什么指示?”

    “‘什么指示’?装什么装?难道你不了解俺的心思?那说明你还未修行到家。”省委办公楼,老k书记的办公室。老k仍背对着门,右手叉腰,在电话中颐指气使地说。“我过去在党校给你们上课时不常说吗?每对配合默契的上下级,应了解各自的心思。”

    “哈,俺咋能不

    了解老领导心思呢?”费丛耸了下鼻子,哼了一声说。“您老不就是让俺耐心劝劝,让津水的钟景良尽快离位,并抓紧将您老得意门生周正元提上来吗?这不早是司——俺早知的心思吗?”

    “既知道为啥还一直给我打马虎眼?”电话那端,老k显然已有点生气地说。“给我实话实说:你那个一直看好的接班人钟景良,截止目前已经擅自离岗多少天了?县委书记那么重要的位置,一个班长能擅自离位那么多天!不是老朽偏袒自己学生;这段时间若不是一个县长周正元在那儿扛着,津水的工作早瘫痪了。”

    “老领导,话也不能这样说;津水的工作咋能只是靠他周正元一人扛着哩?那舒韵、叶蓝、娄清廉等,其他常委人家都没干活白吃饭吗?”费丛不满地据理力争说。“再说哩,人家钟景良是在抗洪抢险一线,奋不顾身跳水救人,脑部创伤,昏迷不醒,失去记忆,被人接京,治伤疗病;又怎能说人家是擅自离岗呢?”

    “好,好。老朽不同你在电话里争;就算是他钟景良没过却有功。”老k理屈词穷,只得以守为攻,退而求其次说。“有功可以给奖赏嘛,但不能显然身体不适应了,还要强占位置不放。”

    “可是老首长,咱不常说,干部是革命事业宝贵财富吗?组织上培养一个优秀干

    部不容易。”费丛进一步阐述道理说。“可他钟景良毕竟才刚到四旬年纪嘛!以后的道路通长着哩;眼下仅只是脑伤后遗症暂时失忆而已;这种病又不是不能根治;我们作为组织领导上级,又怎能轻言放弃哩?”

    “好了,好了。你们年轻人反应快,脑子好使;我说不过你。我听说钟景良不已被送回津水来了吗?”老k书记还不最后死心地说。“你让他在省市医院,组织专家认真检查检查;若能治愈就抓紧治好重新上岗;实在治不好,就不要继续占着茅缸不拉屎。”

    此刻,在常委会议室。有些周正元的喽啰们,还欲对“有病”的县委书记继续发难;纪委书记娄清廉,早看不惯听不顺忍无可忍,此刻终于勃然大怒,猛地一拍桌子站了起来吼道:“明知钟书记脑伤虽愈,留下后疾,暂失记忆;你们却还再三提些稀奇古怪问题,强人所难!我说,你们到底还是不是人?有无半点同情和慈悲之心?”

    正好此刻郝舒韵将费丛书记领进——“刚才在舒韵同志办公室,我已同省委k书记通过电话。在如何正确对待钟景良同志态度上;及对下步津水班子安排意见上,我俩先有分歧,后已取得一致意见。”费丛先分别向钟景良和周正元打声招呼,随便开门见山说。“景良同志今下午就随我走,赴市医院查

    病治病。津水工作仍按原来暂时分工:舒韵同志主持县委工作,几位常委协助力行;正元同志仍坚持抓好政府工作。正常情况各司其职各负其责;遇事集体研究商讨决定;决议不下交我出面调停。大家还有何异议?没意见就遵照执行。”

    随便到了当天下午。费丛和钟景良同坐一辆小车在前;郝舒韵坐另辆车亲送谢家兄妹随行。两车在在众常委和机关同志目送下,缓缓开出机关大院——“嘿,嘿——,景良啊,你这场戏演得好,角色亦扮得维妙维肖。”当小车刚驶出县城,费丛便当即放松地灿然一笑说。“既让时刻覬觎你书记之位人野心毕露;亦让你同战壕战友吃了颗定心丸。尽管你没明说,他们那里会相信你仍未恢复记忆?别人我尚不清楚,只看出你老搭档叶蓝就早表示怀疑。”

    “费书记,那你看我下步该怎么办?首先这假装失忆糊涂的戏不能久演;一久演事必露馅。”钟景良显出挺焦急地问。“再说津水灾后有许多工作要做;我已离岗月余,还的确心急不耐烦呢。”

    “你这心情俺自然理解。但性急你吃不了热豆腐啊?”费丛耐心解释说。“心再急过程也得走。到市区先安排你中心医院住下,让专家认真为你进行一次身体复查;然后住上三、五天,让记者有意将你脑病治愈

    ,恢复记忆消息报道出去。到那时你就可堂堂正正回县上班。哎,有个紧事我倒想问你:你信中介绍的北师大高材生,可是后面车上坐的那位姑娘?”

    “正是她。俺这次洪水中施救的对像。”景良如实解释说。“她见证了俺救她,到脑伤昏迷,以后失忆,‘失踪’月余,全程的事实。”

    “那回市后就让其立去市报上班。”费书记当即表态说。“这女生以后对我们有大用。”(本章3105字)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