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古代言情小说 » 官谋 »  第159章 老师计出考题 学生应对机智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159章 老师计出考题 学生应对机智

小说:官谋作者:宦海孤灯
返回目录

    第159章老师计出考题学生应对机智

    (为鼓同伴斗志,领导颇费心机;先讲理论启发,再出考题测试。

    众皆不负所望,重振再起力量)群众俗话说“响鼓不用重敲”,“能同聪明人打一架,不同糊涂人说句话”。在座诸位既都是前后两届县常委,又兼着各委书记代县长,各部部长,县办主任——自像下面群众说的,“俱都是津水县的‘人尖子’”;虽往常在钟景良郝舒韵面前,说话办事,还时不时显露出单纯幼稚;但在下属和群众面前,是绝对的成熟老练。原本近日来,突兀间从不同渠道,传来那则有关“省委欲重新调整津水县班子”的不利信息后,一时间在愤激的情况下,不由不回忆联系起,“省委高副书记被对手诬蔑陷害,停职反省;同时株连她的前秘书、现津水正副书记遭受株连被停职靠边”的前情后事——顿感“上级领导主观偏面,偏听偏信,赏罚不明;而作为一般处级干部,上面既无人又无权,位微言轻无力回天,空自慨叹”。于是经能人(陈姐老公侯烨局长)指点,再次相伴,甘冒被对手怀疑风险,亲造原领导钟景良住处,请示领教“解开难题答案”——经过一晚数小时认真探讨,大家都深感收效不小;尽都思路明朗顿开心窍——“嗬,今晚再

    次聆听两位领导,从理论到实践,探讨‘法制社会与群众观念’;俺算大开心窍大开眼界了。既往读《三国》,知道诸葛孔明未出茅芦便知天下事,当时俺虽佩服亦持怀疑态度:认为那都是作家吃饱了没事干,坐在屋里凭想像胡编乱造。”大家共议到此时,江心诚首先以敬仰和佩服的目光,先欣赏两位领导一番,尔后便深有感触地说。“既往两领导在岗上班时,作为下属的俺,仅习惯于遇事请示事后汇报,工作完成出了实效,习以为常,却从未认真思考过,这内中的诀窍和门道。这有段没同两位领导当面交流了。通过今晚这一席讨论会,两领导高屋建竛一番引导指教,深感这见识就是高!尤其令俺惊异的是,两位离岗数月,未阅文件开会亦少,又没下乡串村调研获取一手材料,但不仅能对理论问题阐述得准确精妙;还能联系实际有理有局。这倒真是神了!现在俺也真信‘诸葛孔明未出茅芦能知天下事’真实可靠。因为俺身边的两位县领导,实际就是津水的高人,当代归隐的卧龙先生!”

    “江代县长此言差矣!首先将两位**的县委书记,同封建社会旧官僚旧文人相提并论,本就显得不伦不类不合时宜。”于良当即直言不讳地批评说。“再说咱们的钟郝二位领导,却并非‘封建隐士’;而同文件会议社会接触

    少,亦仅近数月的情况。回顾二位的成长史,那一段不充满着,颇富传奇色彩的斗争经历?说他们今天的成就与地位,完全是‘披着血布衫子打拼出来的’,一点也不过分。”

    “于主任您别误会。”江心诚被批评颇不服气,便当即胀红着脸辩驳说。“俺将两位领导比卧龙凤雏,仅之为说明他们智慧超群而已,一点无贬低他们的意思。因为对比我们仍在岗上班人而言,两位领导应该说,少了许多接触实际联系群众机会;但却仍能总结出如此精僻理论联系实际的道理,的确让吾等望尘莫及。”

    “二位不要争了,对于在场的我们这些人来说,现正处非常时期,还不到总结经验教训评功摆好阶段。好吧,刚才我们已经探讨过相关的理论问题,看来大家已取得了初步共识;研究理论是为解决现实问题。既这样为节约时间,我们还是重新回到现时。”看看火侯已到,舒韵即时同景良交换一下眼神,待见对方点头后,这才及时引导说。“大家不妨认真分析判断一下,我们既往所遭遇,及眼下即将面临的困难和问题,究竟该属啥性质?它有啥危害和不利?在彼强我弱形势下,究竟该采啥举措与对策,方能战胜对手化险为夷;变被动为主动,最终取得全胜——”

    仍是当天夜晚,该已到夜半更深时候?因

    为从附近火车站又按时传来了,夜11点由成都发往沪上,那趟途经本县境内列车,准时进站的汽笛声。自然仍是在县委家属院,前排东一户,原县委书记钟景良住处客庭。

    郝舒韵话音已落下好长时间了,大约有四、五分钟吧?可还没人应声;室内一片寂静,似能听到彼此的深呼吸声;每个人是都在沉思琢磨?抑或正进行着激烈的思想斗争?也难怪呀,她提出的毕竟都是一些严肃敏感政治问题;尽管已有将近整晚上她同钟景良教育启发,提高觉悟认识,及分析评判能力做为垫底;但若不经深入思考琢磨分析,一猛里让谁准确回答如此难题,还真是不容易哩。

    “嗨,这倒是怎么了?刚才不还争先恐后积极勇跃发言吗?可倒正该讲话的时候,却一个个打起了哑谜。”最后还是主持人之一的原书记钟景良,调侃地打破僵局说。“其实,我们的郝舒韵老师,出的这几道考题却并不难哪?无非是想测验一下,今晚共同学习的‘法制社会与群众观念’,我们每位同学领会接受的程度,及下步学用结合解决现实难题的效果嘛!相信做为我们这一班,一直同这两大课题打交道的实践者,若按时下学位标准定学历的话,大家最低亦应定到硕士研究生了。哈,哈,我不信连这张答卷也交不了?心诚于良,你俩年轻脑子好使

    ,不妨带个头率先现场解答一下,以给大家来个抛砖引玉?”

    “不行啊钟书记。我们年轻毕竟见疏学浅;对刚才郝县长您俩辅导,尚处正消化接受阶段;虽亦有些初步感受,还尚不知对错或谬误准确与否?又怎敢老师及学兄学姐们面前班门弄斧哩?”因有早一会儿将两原领导比作,《三国》时隐士卧龙凤雏高人,却被于良批驳讥讽的教训,江心诚对没把握拿不准的难题,再不敢造次发言地再三推辞说。“还是让学有造诣,钻研透彻;且富实践经验的学兄学姊们先说吧;这对俺也定是个继续的启发诱导嘛!”

    “那于大主任你哩?该不至于亦想做个像我老钟那样,谨小慎微的胆小人吧?”钟景良又望定于良说。“初生牛犊不怕虎,说话办事莽撞故不可取;但年轻人毕竟还是需要敢想敢干富有朝气嘛。”

    “嗨,让俺先说俺就先说。这又不是真正的考试现场,亦不似当初报考公务员;面对的又非苛刻考官;而是慈祥敦厚的领导师长,和亲切和蔼的兄弟姊妹;答对答错既不决定今后前途命运;在座诸位亦不会讥讽挖苦。倒是一次测验自己学习巩固社科知识实践机会。俺又何乐而不为呢?”被逼近一步将到“军”的于良,心中仍没底儿;但还是自我鼓劲打气说。“嗯,嗯。首先回答郝老师所提第一个问题。要依我的认识吧,我们目前面临的矛盾和问题,表面看虽仅是个,‘领导分工组织人事纠葛’问题;实质上却是党和人民政权内,一直延续时起时伏,时明时暗的两条路线斗争的大是大非问题。这种斗争的发生和存在其危害和损失自是显而易见的。从小处说,若党和政府领导班子内的人,只顾为争权夺利斗争,让正气受到压抑,邪气得以上升,打击了正派力量积极性,那还有闲心和余力,来搞经济建设和各项事业?争来争去最终吃亏的,自是国家和人民群众。谁若不相信,那早已成历史的‘十年浩劫’便是明证。

    “再若从大处来讲,若班子内人争来斗去,自会浸蚀党和人民政权肌体——这是个专家们研究的大课题。书本材料上早有定论。无须我们再来东施效颦。下面我想侧重答答,就津水我们这届,以钟郝两领导(虽省里暂停了您两位的职,但在这屋的一群人心目中,你们仍是我们班长领头人),和娄江两位代理为首的县常委,时下所面临的困难矛盾和问题,若在今晚之前看,我会觉得愤懑失望和灰心;甚至不等他们派人前来重新调整班子,我已准备提前递上辞呈。

    “可是当今晚参加了这非常时期,非正式,没人通知召集的常委聚会,听取了两位心目中的实际领导,在关于‘法制社会与群众观

    念’的言传身教,可以说‘辞呈’虽未交,俺却主动收回了。但我亦深知‘胳膊扭不过大腿’的俗语不俗;既已从各种渠道都传来,‘省委要重新调整津水班子’的信息;这说明此事落实已是早晚的事。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