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古代言情小说 » 官谋 »  第186章 逆反噪音的和谐音符(五)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186章 逆反噪音的和谐音符(五)

小说:官谋作者:宦海孤灯
返回目录

    第186章逆反噪音的和谐音符(五)

    (正因职务被无端取代而愤懑不平的叶蓝,突见知友恩人来访,自是欣喜激动;但当得知取代自己者,却正是面前坐着的知友此人时,便当即不满讥讽;可当得知对方“潜伏”新班子,为原班子提供情报打算时,两知交又自然重归于好。)仍是在太平镇“县扶贫队办公室”的另一间屋。素芸向唯一听众——娄清廉,“有关叶蓝爱情故事”的讲述仍在继续——“这世上男女间感情的事,不能被缘份之外任何因素所取代。所以自古便有‘千里姻缘一线穿’的说法。该成就的爱情婚姻,勿庸任何外力相助;但若两人无缘,却靠外力勉强促成的话,不仅不会幸福;且往往不能长久。”素芸似对男女爱情挺内行地说。“就说这叶蓝和安明翰吧,这位一忙起工作,也许就将原患难之交给忘了;而对方那位呢?也许出于男子汉的自尊,虽难忘旧情,却又不好意思主动联系。所以一冷却一年便又过去了。谁知当他不再想时,又一次机缘却又猝不及防的来了。那就是叶蓝发觉自己一不小心,却又掉进‘三角爱情’漩涡,欲要决然拔出之时——”

    伴着素芸的讲述,随出现以下情景:那是秋季里某天上午。县委书记钟景良有事亲去信访办,找她主任叶蓝,但当时已被从教育局信访科,调来任副主任的龚立,却交他一封叶蓝临走时给他留下的一封信,亦算兼代“辞职函”吧?

    钟景良看后勃然大怒道:“哼,太无组织无纪律了,倒把国家机关看成是自家大门口,想进就进想出就出?我就断你后路!”随命组织部干部科长道:“立刻起草文件:从即日起,免去叶蓝同志信访办主任、党分支书记职务;任命原信访办副主任龚立任信访办主任、党分支书记。”

    “可是,当原常委兼组织部长调任外县副书记后,市委让他在本县内自选干部充任此职时,思来想去却感叹说:‘若叶蓝此时还在县里的话,再没有谁较她更合适了!’”素芸继续讲述说。“当时我和老公侯烨便劝他‘组织部长负责组织人事,掌管着全县人权命脉,宁缺勿烂;且不可随意安排一人烂芋充数;当初叶蓝不辞而别,定有自己苦衷;而她没组织手续,不正是我们将其重新要回理由吗’?钟书记听取我俩建议,终将叶蓝重新要回任了组织部长。”

    “那将叶蓝重新要回,津水掌管组织人事职务的难题算是解决了;但对南西县信访,尤其主任安明翰岂非一大打击?”清廉却一针见血说。“这一来侯哥你俩名帮老钟和津水办了件好事;实际上却扮演了一次,拆散人家有情人关系的老法海和崔老夫人。”

    “所以这才有了再后,当安明翰被他省委副书记老师‘点卯’来津任职,他先拒后从的奇异过程。”素芸当即诡秘一笑说。“当初我们是顾大公舍小私,是不得已而为之;如今看起来却是‘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呢!若非当初我两口参谋,钟书记亲自出马,又用计将叶蓝赚回来的话,亦就不可能‘马驹女引回来个骒马男’——安明翰这么个优秀人才;不仅瓦解了老k的师生联盟;而且壮大了劫后重建津水的中坚力量。如此看咱这笔买卖还是只赚不赔呢!”

    “可叶蓝小妮子还真够保密的,从打县常委班子重新调整,到现在已半年有余,却从未听她透露出半点口风。”清廉似埋怨又似赞赏地说。“若不是最近‘老k师生联盟’临近崩溃,对我们行动日控得紧;而在她那儿却放得松,引起我们怀疑加以质询的话,这俩人的‘地下情’还通不暴露呢。你说这叶妮子气人不气?得空我一定向其‘兴师问罪’——”

    “清廉您——可千万别——”素芸当即既摇头又摆手的代叶蓝祈求说。“说起来这事还怨我。是我让她对包括您在内,原班子其他成员保密的。当初安明翰刚来后,就已透露出欲扮演一次‘徐庶进相府——身在曹营心在汉’的壮剧,将计就计,表面看仍在老k任后台,邵向前为头儿的‘师生联盟’里;实际上早已充当原常委班子‘潜伏’进去的情报员。一直以来心诚您俩,不老赞‘小叶人心细,信息灵通;并善于从对手们闲谈,或无意行动中抓住他们,搞阴谋活动的蛛丝蚂迹’吗?其实她叶妮子哪有那本事?全都是‘地下情报员’安明翰,一件一件从‘老k师生联盟’哪儿窃取出来的。当时她就想将真实情况通报给原班子,起码应报您知悉;但安明翰首先表示不同意——”

    随着素芸绘声绘色讲述,半年前那段,省常委在阴谋家老k操纵,市委在其挟制下,以“莫须有”罪名,对津水政局,大搞**那套“踢摊子,换班子”的闹剧,又在清廉眼前重演——镜头仍拉回半年前那天上午。在津水县委机关院,为欢迎新县常委班子成员前来履职,到处拉横幅张贴红绿标语。据传仍唯一留任的常委兼县办主任于良,跑前跑后组织欢迎,会议室举办新常委就职仪式等,相当忙碌——组织部办公二楼,一挂有“部长办公室”木牌,一明一暗两间办公室内。即将卸任的常委兼组织部长叶蓝,正默无声息的整理着桌上文件,柜中卷宗;似对从前院传来的锣鼓声,及人们的欢声笑语充耳不闻。此时机关通讯员进来报告说:“叶部长,于主任让分通知原常委班子成员,和各部委办负责人,及机关工作人员,先集中前院,列队欢迎新常委班子成员来津履职;尔后班子成员集中常委会议室,聆听省市委人事任免文件。”“好。小王,算你将通知传达到了。”叶蓝对通讯员和颜悦色地说。“你回办公室再给于主任捎去一句话:就说我身体不舒服,暂请病假。欢迎会和聆听文件就不去了。”

    “照办。”小王回答后却并未立即离去,反却凑近叶蓝身边悄声说:“叶姐,别说您身体不适不去参加那什么狗屁‘欢迎会’,或什么狗屁的‘新常委班子成员就职仪式’;即便身无毛病的人,谁也懒得去凑什么热闹。除非是一般员工不去不行;或那些喜欢对新头奉迎拍马的人。娄书记和江县长是主要头儿,费书记指名强调参加;其他如陈部鲁部杨主任等,均请了病或事假。”

    “小王啊,这些话你只准在我这屋里说,出这屋门或三缄其口,或人云亦云。”叶蓝特别压低声认真叮嘱说。“俗话说‘在人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你们普通员工没担负,鸡蛋碰不过石头。在当前班子更换,政情复杂的形势下,要像于主任那样,学会韬光养晦。另外再嘱托你一句:这以后娄姐陈姐和心诚我几个,都算是有‘问题’的干部;为你以后的进步;从此要尽量减少同我们的接触。”

    “叶姐,您放心。虽说少接触您几个让我难忍;但为韬光养晦从今后长远考虑,我一定谨记您的叮嘱和教诲。”小王深为感激地说。“定学会于主任机动灵活处世方法。韬光养晦,耐心等待天重放晴那一天。”

    小王说罢悄然离去。叶蓝在室内继续整理东西——背对屋门,面朝文件柜,正整理柜中卷宗的叶蓝,仿佛觉得门口出现个人影;她以为还是机关通讯员王勇。

    “小王啊,咱不都说好了吗?打从现在开始,我几个都成了有问题的干部,让你同我们减少接触吗?开会通知你都送到了,还干么在我屋门口继续停留?再说哩,这两间位置逢中的办公室,我已准备腾出来供刚调来的新部长用了。以后你再通知新部长参加常委会的话,还是轻车熟路嘛。”

    “办公室分配又没谁强制规定;谁说他新部长就非得用这个屋?”站门口的人终于接腔说。“通讯员小王早走了。现站你门前的,可能是个不受你欢迎的不速之客。”

    “啊,原来是你?我嗣前的恩人上司?既来咋不提前打个电话,让我亲去接你?哦,对了,你肯定是自带车吧?”叶蓝闻声随即一转身,当看到是安明翰时,突兀间既意外又惊喜说。“你曾经先后两次救我脱险境和危难之中,亦就是我恩人朋友;我前去特邀相请犹恐不及;您现亲来没去迎接就很惭愧;又怎有‘不受欢迎不速之客’之说?”于是,高兴激动地先上前去紧紧握手,随又送去一个热烈大方的拥抱;却惊得赶紧反手将门关了。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