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古代言情小说 » 官谋 »  第224章 用心良苦 促友复婚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224章 用心良苦 促友复婚

小说:官谋作者:宦海孤灯
返回目录

    第224章用心良苦促友复婚

    (省委高办来电,邀舒韵返省相见;中午在岳府家宴,还说“请有高手做餐”。但到吃饭时一看,却是前夫魏亦然。高姐亲做工作,力促他们破镜重圆。)卧薪尝胆,忧思经年,终盼来斗倒贪官,迎来津水政通人和百废待兴,一切步入正规的朗朗晴天。且战友安明贤叶蓝于良龚立,两对有情人亦终遂夙愿,缔结连理花好月圆。故待忙过近几日业内外事后,在稍稍闲下来时节,钟景良瞅机会总相劝郝舒韵说:“哎,我们的女强人郝副书记啊,您这次重来津水任职,前后算起来也差不多五年光景了吧?此前我也曾多次劝您‘事业无边无境,永也奋斗不完;工作千头万绪,更无做全时候’。

    “你家在省城,上有父母老人,下有尚小弟妹;即便时间再紧,亦应抽空回去看看。可以往我动员你时,你总以各种理由搪塞过去。不错,近年来津水情况的确特殊;不能不让一位胸怀,‘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高度责任感人民公仆,一再将个人家事私事暂放一边。可现时情况已获根本性扭转,这次可再无任何客观理由继续向后推托了吧?”

    “好。算您说得有理。这次一切服从组织安排。”舒韵挺爽快地答应说。“我今天就将手头待办工作,向有关同志做一安排交待。随后便抓紧回去。好让书记的关心落到实处。嘻,嘻——”

    舒韵这次何以答复得如此爽快?津水大局稳定,工作已走向正规,再不用闷忧愁思故为原因之一;而另一更重要原因却是:近些日子,她还时时惦念着一个人。就是视自己较同胞还亲还近的省委副书记高静逸。因据她原所了解,这高姐原就有个偏头疼病,系早年在大学任教时用脑过度落下的病根。据当年诊她这病的医生说,“此病最怕的是喜悲刺激”。原前同贪官老k斗,虽亦受到一定精神刺激,因是胸怀正气,故能用顽强精神毅力战胜病疾。但像长跑运动员跑到终点时,情绪放松身体会顿时疲软一样;终获冤情昭雪平反复职的高副书记,会否因情绪放松下来,而重犯旧病呢?早几天婉辞她调自己去省委已过意不去;现又担心她身体;两件大心事同时来袭,不能不让原本急燥脾气的她,顿时坐宁不安。

    所以,当钟景良再次相催时,未料正中她下怀。所以当对方刚出门离去,她便抓紧整理案头文件卷宗;又将近段急待安排的分管战线工作,认真加以梳理。

    可待她办理齐文件卷宗;安排交待好战线工作,正欲向班长钟景良辞行后,那省委副书记高姐,却心有灵犀恰当其时地挂来了电话——“啊,高姐是您——”但在惊喜意外的情况下,一时间她却激动得词不达意地说。“您那么忙咋也打来了电话?”

    “什么叫我‘那么忙咋又打来了电话’?即便再忙,难道连打个电话时间也挤不出来?这都是懒人们的遁词。”到底高姐还是在误解后,显然不悦地说。“你放心,今天这个电话,不是再说将你往我身边调的事;而是确实想你了;你也又有好多日子没回来了吧?姐有好多话想同你说哩。”

    “姐,您确实是听误会了。怨我词意表达不准确。”舒韵赶忙道歉解释说。“说内心话,若不是怕您忙耽误您工作,我巴不得像原在您身边那样,一天到晚在您耳边絮叨哩,只要您不怕耳朵起茧子。”

    “韵妮子,别解释了。姐知你不是嫌接我电话烦。”高姐亦当即缓过话头说。“姐也是故意逗你哩。可你给我说实话,究竟何时才有空闲回来哩?”

    “俺正准备向您具体汇报哩,您的电话却先来了。”郝舒韵兴奋地如实说。“亦就是这几天吧,也可能想姐想家了?及乎每晚睡觉做梦,就又回到原在您身边时的情景。正好手头该办的事多已办完;县里各项事业亦基本步入正规。这段恰是个空档。亦正好景良书记多次在身后紧催,让我尽快回去住几天,更让我代他看望慰问姐夫您俩。”

    “景良是个重感情有良心的孩子;因受你姐夫我俩冤案株连磨难,难得他不仅毫无怨言,还时刻想着我们。”高静逸亦顿时充满感情,却又有点忧伤地说;又当即激动地:“那既然事都办妥,腾开了身,又已计划好了;那还不赶快成行?若行动晚了,说不定再会有其他啥突发事缠身呢。医院不有句成语叫什么?”

    “叫‘既来之则安之,自己完全不着急’。”舒韵当即熟练地补充说。“那才开始是专对住院患者说的;亦被后人用来相劝遇急事或遭磨难的人,应处乱处变不惊,冷静沉着应对的箴言。姐咋突然想起这句话了?”

    “我们这些以行政管理为业的党政干部,整天处在层层纷纭复杂事务包围之中。”经受冤案饱受停职磨难的高静逸,尔今亦大彻大悟地教导她的挚友下属说。“经历了这次磨难,我也得到一个经验,就是摆脱事务,做它的主人,不做它奴隶。故我便将医院劝导患者,安心住院诊病的‘箴言’,偷换个概念,改作‘既走之,则安之,去掉顾虑,相信别人’;这世界离了谁,地球照样转;大可不必‘鞠躬尽粹,死而后已’。我的话你听明白了吗妹子?”

    “明白了。像姐这样省委有名的事业迷工作狂,尔今都能大彻大悟;我一个原本生活态度散淡的人,又岂会去做事务的奴隶或俘虏?”舒韵亦似当即大彻大悟说。“‘既走之,则安之’;您放心,明日一早就成行,中午一定到省城。”

    很快便到次日中午。郝舒韵乘坐的出租车,在她的具体引领下,轻车熟路的直开进省委家属院高家住宅。郝舒韵趋前按响门铃。

    “嗬,小郝呀,终于把你给盼回来了。”高静逸丈夫岳枫打开门后惊喜地说。“你高姐整天念叨;若不是刚复职诸事待办,她可真要亲去津水接你回来了。”当她紧随男主人来至院内又进客厅,女主人高姐闻声也早从内室迎了出来。舒韵便急不可耐迎过去,将对方一把搂住紧紧拥抱,且脸对脸的亲密摩蹭着边昵喃着说:“好姐姐,真把人家想死了。”

    “老岳呀,中午饭你安排。”当两人重新分开后,高静逸温和地命令说。“俺姐儿俩许久未见,我们去楼上房间谈谈心。”

    “你们就放心去吧,饭菜备齐后我再叫你们。”岳枫爽快地答应说。“反正有名师亲手操作,我只不过动咀说说而已。”

    楼上书房斗室,姐儿俩久别重聚,有多少知心话儿要深谈,有多少人生感悟欲倾诉?尤其在近年来,共同遭遇政治对手诬蔑陷害,被停职‘靠边站’受冷遇;那些难熬的日日夜夜,原本想通过电话交谈,又怕对手们窃听,从而引出更大祸端麻烦;欲亲去对方那里聚谈,出于怕给对方招之麻烦的共同意愿,所以每次总是想后目的并没实现——一直等啊盼哪到今天,终于可正大光明聚在一起,亦可敞开心肺剖露心迹了,但一时间又深感千头万绪,不知该从何处说起?

    “对自己今后的工作生活,究是如何计划打算的?”高静逸试几试,最终还是从关心对方的切身事谈起地说。“你放心,我和你岳哥,绝不会强人所难;亦定会支持你之选择。”

    “您和岳哥大概是误会了,我上次电话中的回答。”抓住机会舒韵赶紧声明解释说。“其实别说我们了;即便任何一个智力健全的成年人,也都该知道好歹,绝不会将帮自己看作负担。至于俺没答复,亦就是当时讲的那个原因。”

    “噢,好妹子,明白了你的真实想法和态度,你岳哥我俩心里也就有底了。”高姐当即满意地点头说。“是嘛,你们毕竟人还年轻,今后的人生路还长,是应该将自己的生活妥善安排。”

    “高姐这话啥意思?是不是这次打电话叫俺回省,就是要讨论帮俺调动的事?”听对方如此说,当即引起舒韵警觉地问。“可是,俺刚才那表态只是个长远规划。但眼下津水情况却——”

    “你放心,我们也不会催你那样急;你尽可先在津水从常计议。”高姐当即诡秘一笑说。“至于这次打电话邀你回来,却是另有件关系你今后生活幸福的大事。”

    “事关俺今后生活幸福大事?”舒韵愈发警觉地问。“那究会是什么哩?难道——”

    “别东猜西猜了。”高姐继续保密地说。“反正到吃饭时你就知道了。”

    正当此时,突听岳哥在楼下喊道:“你们两位亲热得差不多了吧?若还有话没说够的话,可以先下楼来,边吃饭边说嘛。”二人便当即极听话的下楼来走进餐厅。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