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港台言情小说 » 斗凤帏 »  第一节 算是幸福吗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一节 算是幸福吗

小说:斗凤帏作者:疯狂的爆米花
返回目录

    ( )

    鼎钰会馆,豫都最奢华的私人会馆。 w-w-w.7-k-ankan.c-o-m。彩|虹!.文!.学(.网.超_速!.更.新人声鼎沸的情形和以往安静而致远的态势完全不同。素日里冷清的车道上现在迎来一辆辆名贵好车,很少洞开的会馆正门此时人头攒动,而每个人的脸上都笑意盈盈。

    会所的正门上贴着醒目的大红喜字,表明了今天在这里要举行一场婚礼。在会所的门口一对中年夫妻正在高兴的和来的各位客人喧哗着。两人的身边放着一副巨大的拉米娜海报,那是一幅婚纱照,照片上登对的年轻男女笑的那么灿烂,让每一个看到的人都能感觉到他们的幸福。

    那对中年夫妻向每一位前来道贺的人表示感谢,中年男子忽然看到一位老先生漫步走来,他立刻前走几步迎了上去:“哎哟,陈老,您来了。小侄不能远迎,要海涵啊。”

    “醒幽你这是哪里的话啊,昨天接到沈山老弟的电话,我连夜从沪杭赶了回来。遥夜结婚这么大喜的事,我是一定要来的。沈山老弟呢?”被唤作陈老的人一脸笑意的问着。

    “家父已经和各位长辈都已经在后花园等候各位了,陈老您请过去和家父话旧吧。”中年男子示意身后的随从将陈老带往后花园。

    络绎不绝的客人一位位的走向中年夫妇,并向他们祝贺。若不是没有足够的闪光灯、没有红地毯,就已经进入会馆的那些客人就会让旁观的人误以为现在进行的是某大型晚会的入场。毕竟来的各位客人都是豫都有头有脸的人,政府高层、社会名流、影视明星……一应俱全。甚至还有一些穿便装的人,但是一看就知道非军既警。

    人潮熙攘着,会所的停车位上已经停满了车辆。 w-w-w.7-k-ankan.c-o-m。文学会馆的工作人员不停的引导其他后续进来的车辆就位。从这些都不难看出,今天结婚的这对新人的婚礼多么引人注目。

    照片上那个洋溢着幸福的女孩子叫凤遥夜,在门外一直迎接客人的中年夫妻是她的父母凤醒幽和肖乐渔。而陈老口中的沈山老弟,是凤遥夜的爷爷,也是凤氏集团的董事长。白手起家的凤沈山经过数十年的努力已经将凤氏集团的经营范围从最初的建筑业发展到了建材、物流、宾馆众多行业,在豫都的老百姓心中,凤氏集团就是整个豫都经济业的代名词。最近十年,凤氏集团在凤醒幽的操控下,慢慢的将触角伸向全国乃至全世界,最近一次还名列全国百强企业,而凤醒幽的目标是将凤氏集团打入世界五百强。不过他有这样的雄心壮志也是理所应当的,原因就是他的准女婿,今天的新郎官——宗政皓鹤。

    宗政皓鹤,年纪不过三十出头,甚至是个父母双亡的孤儿,但是瑞士商学院的毕业文凭,加上在跨国公司任职的经历,以及在凤氏集团用了不到两年的时间就从当初进入凤氏时的部门主管升到了集团市场部总经理。而且这种提升不仅仅被凤醒幽认可,甚至凤沈山也是极力赞成的。这就说明他的能力是绝对不容忽视的。

    他和凤遥夜的婚礼也是让众多熟识凤氏的人瞠目结舌。一点征兆都没有,凤氏就派出了喜帖。凤遥夜在豫都说来也算个标题人物,无论是何种媒体,对于她的注意绝对不会少。某种程度上,她要比一些大牌的明星还要吸引人眼球。很多小报还会以凤遥夜的私生活作为标题做卖点。

    而宗政皓鹤呢?这个凤氏内部目前排名第一的钻石级别王老五,以起倜傥的外貌,惹人同情的身世背景,也一直是各类财富杂志的封面人物。 。虽然受瞩目的程度比不上凤遥夜,但是宗政皓鹤和他身边从未固定过的女友,也是人们热衷欣赏的新闻照片。

    而这样引人注目的两个人竟然没有被各种镜头抓到一张亲密的合影,就宣布要结婚了。确实是很反常的一件事。所以外界的传闻就出现了两种声音,一种是说宗政皓鹤为了攀高枝入赘到凤家当上门女婿;另一种说法就是凤醒幽为了笼络人才,逼着自己的女儿嫁给了宗政皓鹤。但这些都是传闻,真实的原因只能等待以后的日子给予解答。

    和外面忙碌的景象不同的是新郎等待室的寂静,按照北方的规矩,一向是中午就要举行仪式的。看看时钟现在已经是上午十一点了,婚礼举行在即。这时匆匆忙忙走来的一位中年女子敲了敲新郎等待室的门,看里面没人应答,她打开房门看了看,确定没人。沉思了一下转身走向了新娘等待室。

    “小夜,皓鹤在你这里吗?他不在新郎等待室。”中年女子轻柔的声音响起。

    “在这呢。姑姑,他衣服有点问题了,正在弄呢。”答话的是今天的新娘——凤遥夜。但是奇怪的是新娘等待室里除了她在没有第二个人。

    “哎,不是说好了,婚礼前不再见面了的。小夜,快一点啊。大家都准备好了等着你们呢。”轻柔的女声在门外继续说着,但是口气中出现了一些不太愉悦的语气。

    “知道了,姑姑。我们一会就出去。他也该快弄完了。”

    “那好吧,十一点二十整,你们要出来哦。”中年女子说完这话就又匆匆的走向会馆后面的花园。她是凤遥夜的姑姑——凤莲雨,她作为凤氏集团广告公司的总经理义不容辞的肩负起这场婚礼的总策划的职务。她一直未婚,所以待凤遥夜如亲生。自己最疼爱的小侄女要结婚了,凤莲雨是非常舍不得的。所以这婚礼的点点滴滴都是她亲自规划的。就连婚纱也是她陪着凤遥夜去国外订做的。在凤莲雨看来,凤遥夜的快乐和幸福比一切都重要,对于小侄女选择了这么一个男人结婚,其实凤莲雨也很疑问。可是在法国的那段时间,她也曾旁敲侧击的问过,但都被凤遥夜用一个很幸福的却又高深莫测的笑容回答了。此刻凤莲雨忙碌着就希望自己的侄女能有一个让全豫都的女孩子都羡慕的婚礼,也希望自己的侄女拥有一个如梦似幻的盛大婚礼,更希望这个婚礼过后,自己的小侄女、凤氏的小公主能像童话故事一样幸福的生活。

    而此刻坐在化妆镜前的凤遥夜却一脸鄙夷的看着镜子中的自己,穿着价值数十万的p的婚纱,带着卡地亚定制的珍珠套装,她拥有着作为新娘最完美的形象。但是她却没有任何一点身为新娘的兴奋和喜悦。穿着白色高筒皮靴的双腿高高的翘起压在化妆桌上,新娘的捧花被她随意的放在地板上,手里拿着一只薄荷烟有一口没一口的抽着。时不时的抬起头看看墙上的表。

    凤遥夜脸上的表情很奇怪,对着化妆镜的她似乎总是在欣赏镜子里那个她脸上的一丝丝冷笑。一支烟抽完,她有点起了一支,吸了半支之后,她又看了看表。喷出一个烟圈之后。对着屋子里的隔间——用来让新娘更衣的更衣间娇声叫到:

    “做完了没?完了就赶紧出来吧。就少你这个新郎了。”

    大概任谁也不会想到,刚才众人寻找不到的宗政皓鹤竟然在新娘的更衣间内。凤遥夜把抽了一半的烟掐灭之后,站了起来。抱起层峦叠嶂似的婚纱下巴走到了落地的穿衣镜前,开始整理自己的婚纱。想想半个小时前宗政皓鹤来到自己的等待室竟然是为了借用地方和某任女友一亲芳泽,凤遥夜就忍不住想要狂笑。这世界上不会再有任何一个新娘会在自己新婚大喜的日子,还帮准新郎放风,让准新郎拈花惹草,但这些不就是她要的结果吗。现在新郎正在那个女人你侬我侬的做着某件男人和女人都喜欢的事情,这不也是她想要的状态吗。所以凤遥夜脸上的冷笑更多了一份。

    更衣室的门打开,准新郎先走了出来,西服上面有一些被压皱的痕迹,凤遥夜用手指了指他的下身。

    “拉链没拉,还是指望你身后的那位还没恢复过来的给你拉上呢?”凤遥夜轻轻的说着,但语气充满了讥讽。

    “小乖,你的语气不好哦。”宗政也站到了落地镜前整理起了衣服,镜子里出现了像照片上一样登对的男女形象。

    “你的心情大概也好不到哪里去吧。从今天以后就要套上已婚的标志,不能再随意留恋花草了。相比较起来还是我以后的日子要过的爽一些了。起码出了事情,我可以都赖在你的身上,老天爷好心的赐给我一座遮风挡雨的山,我要是不物尽其能,岂不是对你很不公平?你说是不是?”

    “这个算你这次帮我的回报?你抽烟了?”宗政皓鹤站在凤遥夜的身后帮她把拖地的头纱戴好,两个人亲密的态度,让任何人看了都嫉妒。

    “要不要亲一下确定一下我抽了多少烟?这问题问的哦,我抽烟你又不是第一天知道的。”凤遥夜半转过脸将朱唇对准了宗政皓鹤,作势要吻下去,这一幕让刚从更衣间里走出来的美女怒火中烧。

    读好书,请记住唯一地址(/

    /)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