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港台言情小说 » 斗凤帏 »  第三节 宗政的誓言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三节 宗政的誓言

小说:斗凤帏作者:疯狂的爆米花
返回目录

    ( )

    凤遥夜看着又要哭出来的姑姑,叹口气撅起小嘴也喃喃的说:“姑姑我不嫁人了好不好?嫁人了你们就都不疼我了。 w-w-w.7-k-ankan.c-o-m。文学”

    “小夜长大了,怎么还说这样孩子气的话呢。就算嫁人了。也还是姑姑的宝贝啊。姑姑怎么会不疼你呢。”凤莲雨自然也舍不得自己的小侄女嫁人,怜爱的摩挲着凤遥夜的肩膀。

    “小夜长大了,要出嫁了。”凤醒幽的声音从她们背后传来。

    “爸爸。”凤遥夜像小娃娃一样回过头看着凤醒幽,嘴巴扁扁的,一脸的不情愿。

    “还好你这样子没让你妈妈看到,要不她又要哭了。”凤醒幽拍了拍自己的女儿的小脸。肖乐渔最近因为女儿要出嫁的事情,没少掉眼泪。纵使两个人的关系清淡如水。但对于两人的宝贝女儿,却都一样的宠爱的无以复加。

    他转过头对着宗政皓鹤说:“小夜从小就喜欢这样的扁嘴,长大了还是这样。皓鹤啊,以后我这个顽皮的小公主就要交给你了。”

    “哎呀,爸爸。”凤遥夜娇羞的轻嗔了一句。

    “总裁放心,我一定会好好对待她的。小乖,我在礼坛等你。”宗政皓鹤尊敬的向凤醒幽颔首致礼。此时牧师和男傧相左丞宇也来到了会场入口,按照婚礼顺序,此时新郎要在牧师的引领下走向圣坛,等候新娘。所以宗政皓鹤向凤家三人示意要先行离开,但凤醒幽叫住了他。

    “要改口了,以后总裁这个称谓可不能叫回家里来啊。”

    “是啊,以后要改口了。 w-w-w.7-k-ankan.c-o-m。在家里叫总裁、董事长的。长辈们都会不高兴的。”凤莲雨一边整理着凤遥夜的婚纱,一边也叮嘱着宗政皓鹤。彩*虹^*文_学%超#速~.更新

    “我记住了。谢谢姑姑。请爸爸、姑姑放心。”宗政皓鹤马上改了口,同时他也看到凤遥夜脸上又出现的那一抹不屑的表情。而走向礼坛的宗政皓鹤脸上也露出不屑的神情。两个人走在一起,可能是因为其他一切可能的原因,但是绝对不是因为真挚的感情。

    随着高昂的小提琴演奏出婚礼进行曲的前奏,婚礼正式开始了。在众人的瞩目之下,女傧相——邱佳人、花童、捧戒指儿童、拿蜡烛儿童走在最前面,而像盛开在春风中的美丽的白色梨花一样的新娘在父亲的引领下走向礼坛。因为宗政皓鹤是基督徒,所以对于婚礼他唯一的要求就是邀请神父前来主持。而这正和凤遥夜的心意。走在红地毯上,凤遥夜其实一点都不激动,父亲的手紧紧的握住她的手。想要在最后一段路紧紧的握住自己的宝贝小女儿,父亲是家里最舍不得女儿出嫁的人。有一句话说:女儿是父亲前世的情人,所以这一辈父亲和女儿总是关系最好的。凤遥夜能够感受到父亲的不舍,当她走到母亲的身前,她感受到了母亲的注视,热切的注视。她知道如果不是礼仪上应该是父亲将女儿的手递给新郎,那现在牵引着她前行的应该是母亲肖乐渔。凤遥夜知道自己的生活有多么幸福,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她,从小到大没有得不到的东西,不仅仅凤家的各位长辈极其宠爱她,就连母亲乐家对她的宠爱也超乎寻常。所有的长辈都希望她像公主一样长大,是的,她也像公主一样长大了。所以当公主要嫁人的时候,凤家和乐家来观礼的亲人都是悲喜交加。

    当父亲把她的手交给宗政皓鹤的时候,凤遥夜清楚的听到母亲和姑姑发出的一身低低的呜咽。也清楚的听到了奶奶和姥姥隐忍的抽泣。 。她真是不知道该怎么理解,她只不过是嫁个人,又不是出家当尼姑。彩|虹!.文!.学(.网.超_速!.更.新难道需要这么难过吗?再说了她结婚也不搬出去住啊,也是天天能看到啊。甚至说就连万一以后蹦出来的第一个孩子也已经确定好了姓凤了,怎么这些老字辈的还这么难过,似乎这手交出去了,凤遥夜自己就要上火星再也不回地球了。

    宗政皓鹤看出了凤遥夜的不耐烦,接过她纤细的手的同时,在她耳边低语:

    “忍耐一下,你可是他们手里最宝贝的那一颗明珠,就这么被我这么一个毫无来历的人摘走了。他们心里难过很正常的。”

    “你也算是毫无能力?如果我现在真的跑路决定不嫁给你了,你觉得如何?”凤遥夜依旧还是那样灿烂的笑容,说出的话却让旁边的邱佳人寒颤了一下。

    “你吓唬我没关系,但是别吓到邱小姐。”宗政皓鹤和凤遥夜对视着,这样的情形看在别人的眼里那是让人感动的幸福画面。但是只有凤遥夜和宗政皓鹤知道这和谐感人的画面下的不和谐有多严重。

    当牧师坐在圣坛上时,牧师温暖慈祥的声音慢慢响起:“我们今天来到这里举行宗政皓鹤和凤遥夜的婚礼。如果有任何人认为这场婚礼不能举行请您站出来说明您的理由。”

    凤遥夜看着宗政皓鹤,眼睛流露出的笑意那么大的嘲讽,宗政皓鹤一看就明白她要表明的意思:你的那些相好会不会跑来搅局?踢馆?

    宗政皓鹤淡淡的笑了起来,用别人不易察觉的方式摇了摇头,乎是表明了不可能有人来,但看在凤遥夜的眼里却觉得是在笑话自己的小心眼。她眼里的嘲讽更多了。宗政皓鹤忽然将身子向前倾斜了一些,慢慢的说:“你就这么希望有人来搅局。一个梁秘书还不算够啊?”

    就在这时,牧师已经宣布了三次征询,因为没有任何反对的声音,他带着慈爱的目光看向眼前的这对男女,继而看向全部观礼的宾客,说:

    “让我们低头祷告,天父上帝,你是天地万物的创造主。你创造世人也眷顾世人,我们仰赖你的大能保守。求你赐予我们洁净的新、正直的灵不让私欲拦阻我们认识你的旨意,也不让软弱拦阻我们顺从你的旨意。求你赐福新郎宗政皓鹤和新娘凤遥夜,当他们来到你的面前,愿意共同进入婚约之时,让我们与这对新人分享从你而来的喜乐,并支持他们建立他们新的家庭。我们祷告,奉主耶稣基督的圣名。阿门。”

    当这段祈祷文念完,小提琴和钢琴的伴奏再次演奏起了福音曲,白发苍苍的牧师伴随着唱诗班的歌声诵读着圣经。

    “我若能说万人的方言,并天使的话语,却没有爱,我就成了鸣的锣,响的钹一般。我若有先知讲道之能,也明白各样的奥秘,各样的知识,而且有全备的信,叫我能彀移山,却没有爱,我就算不得甚么。我若将所有的赒济穷人,又舍己身叫人焚烧,却没有爱,仍然与我无益。爱是恒久忍耐,又有恩慈;爱是不嫉妒;爱是不自夸,不张狂,不作害羞的事,不求自己的益处,不轻易发怒,不计算人的恶,不喜欢不义,只喜欢真理;凡事包容,凡事相信,凡事盼望,凡事忍耐。爱是永不止息。婚姻是爱的承诺,婚姻是以身相许的承诺,在这个承诺中,两个人付出自己、也找到自己。在婚姻中,两人彼此分享、共同成长,世间没有其它关系能够与婚姻相比拟。婚姻的承诺是身体、心灵,一生一世、天长地久的承诺。在纯洁的爱中,婚姻包涵生命中最重要的关系。”

    凤遥夜用眼角的余光扫了一眼宗政皓鹤,竟发现他的脸上的神情那么庄严。似乎感受到了新郎的心灵翼动,本来还带着玩味笑容的新娘也略微有所收敛。不过刚才没有回答的话还是要说出来:

    “一个小小的梁秘书也能算是来踢馆的?等级分列的太稀松平常了吧。”

    宗政皓鹤似乎叹了一口气但是并没有再继续说话。

    当牧师诵读完圣经的章节,他示意工作人员让凤醒幽和肖乐渔站了起来,此时的小夫妻两人转过身子面对着各位宾客。

    凤醒幽用颤抖的声音说:“我希望你们幸福。”

    肖乐渔鼻音浓重的说:“皓鹤要好好待小夜,你们一定会幸福的。”

    那一刻,凤遥夜也流了眼泪。自己骗了自己的父母进行了这样的一场婚礼,还得到了父母真心的祝福。宗政皓鹤知道她留下了眼泪,他引领着自己的准妻子向岳父母鞠躬行礼,他孤儿没有父母的祝福,但是能得到凤醒幽夫妻的祝福,他也觉得非常开心。纵使他也知道这是一场利益婚姻。

    转过身子,最神圣的时刻即将到来。

    年迈的牧师面对着宗政皓鹤问出了最神圣的婚约问题:

    “宗政皓鹤,你愿意娶凤遥夜作为你的妻子吗?与她在神圣的婚约同生活?无论是疾病或健康、贫穷或富裕、美貌或失色、顺利或失意,你都愿意爱她、安慰她、尊敬她、保护她?并愿意在你们一生之中对她永远忠心不变?”

    宗政皓鹤透过婚纱看着凤遥夜,两人的视线凝注在一起,片刻之后,他用最确定的声音回答说:“我愿意。”

    读好书,请记住唯一地址(/

    /)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