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港台言情小说 » 斗凤帏 »  第五节 欢笑与密谈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五节 欢笑与密谈

小说:斗凤帏作者:疯狂的爆米花
返回目录

    ( )

    未婚的女子们都说着:准备好了、准备好了。 。彩|虹!.文!.学(.网.超_速!.更.新

    “那我要开始扔了哦。一!二!三!”伴随着凤遥夜的笑声,白玫瑰、杜鹃交织而成的花束在中午最灿烂的阳光中成一道弧线飞了起来。身后的女子们都开始尖叫了。凤遥夜赶紧回身,就看到众多本来还能控制自己行为的淑女们一个个的都已经扑向了那束花。霎那间裙浪翻涌,不少白色的大腿已经显露出来,有一些身穿超短裙的打已经露了出来,高跟鞋还飞出来一只,花束在空中反复的做着抛物线运动上上下下颠簸着。有人跌倒,有人尖叫,头发乱了也不在意,形象没了也不在意。凤遥夜要看的就是这样的效果。宗政皓鹤看着努力憋着笑的凤遥夜,知道她不能笑的太明显。他安静的走到她身边,凤遥夜顺势靠进他的怀里,身子开始剧烈的颤抖。

    宗政皓鹤完全不知道看到这些女人一个个抢夺花束,凤遥夜怎么能笑的这么开心。他轻轻拍着凤遥夜,示意她不要太过分。这时听到凤遥夜闷着笑说:

    “那个穿粉色过季洋装的是航华银行贷款部经理的女儿,你看到没她其实没穿哦。上次我跟她说婚礼上帅男巨多,可以随便钓,她竟然这么来钓男人。鼎钰的服务生都不会看上她的。”

    宗政皓鹤总算明白她笑什么了,这大小姐根本就是已经挖好了坑,就等今天看人跳了。他哑然了,又听到她说:

    “那个穿旗袍的,看到了吧。你肯定认识,常来给咱们的员工进行培训的文大张教授,你知道她多大了吗?她对外宣称她只有三十三岁,其实她少说了五岁哦,知道我怎么跟她说的?”

    “我猜你一定说今天回来很多文人骚客,一定会有男人欣赏她的。 。”

    “你真的是太聪明了,看来我选你做老公一点错都没有。天啊,有三分钟了吧,花束还没被人抢到。”凤遥夜津津有味的看着面前的大战。

    “你根本就是唯恐天下不乱。”

    “每天都要有很好的心情啊。我今天出嫁啊,这么重要的日子找不到让自己开心的事情多痛苦啊。还是专员厉害,竟然让她抢到了。刚才就是她露的,你看清楚是什么颜色没有?我印象中是豹纹的哦。一般穿豹纹内衣的女子都比较狂野哦。看看那些没抢到人的表情,失望就那么清清楚楚的写在脸上。”凤遥夜看完好戏之后,离开丈夫的怀抱。她要去向抢到花束的人表示祝贺。

    “何晏姐姐祝贺你,你也会像我一样幸福的。”凤遥夜拖着宗政皓鹤走到正在兴奋自己抢到花束的专员面前嘴巴甜甜的向她表示祝贺。

    “凤小姐,我真的希望沾到你的喜气呢。”何晏专员兴奋的拉着凤遥夜的手,看看周边那些羡慕的眼光,凤遥夜知道此刻的何晏不是一般的骄傲。是啊,这骄傲可是付出了被人踩了好几脚的代价。不过还好都不是细跟高跟鞋,要不此刻来到何晏身边的不会是新婚夫妇,而是随时准备上阵的医护人员。

    “小乖,咱们一会要去长辈那里,这里你交给谁管了?”毕竟来的不只是年轻人,还有不少的长辈,宗政皓鹤知道很多来的客人都是完全不能怠慢的,观礼之后,年轻人在这里吃室外自助餐,而那些中老辈都去了二楼的宴会厅。他们俩不可避免的要去敬酒,两边跑是肯定要的。但自助餐这边也不能没有人管理。

    “我的佳人姐姐和你的丞宇弟弟啊。 。伴娘伴郎是最好的人选了。”凤遥夜知道是时候去换衣服敬酒了。她招呼着邱佳人和左丞宇过来顶班。

    “不用担心的丞宇弟弟不会喝酒,今天户外自助餐只提供红酒和果酒,而且这些大小姐、大少爷们要逗得是你和我,不会为难咱们的伴娘伴郎。也不用担心那些伤大雅的玩笑会在这里出现,这可是鼎钰,真的玩出问题,整个豫都的上层都会知道的。别看抢花束的时候一个个抓狂一样,不过五分钟,都会从狼人变回人类。最重要的,单身的姑娘们太多了,今天我又找了很多青年才俊。正好男女搭档干活不累。”凤遥夜挽着宗政皓鹤向会馆走去。她知道宗政拖沓的脚步担心的是什么。

    “为什么我想什么你都知道?”宗政皓鹤慢慢的走着问着,“太了解我不好哦。”

    “如果不够了解你,我怎么敢选择和你做这样的交易。冒险的旅程要找个合拍的搭档才安全啊。”走回到新娘更衣室,她拿出准备好的礼服,示意宗政皓鹤帮忙更换。

    “为什么你让我帮你换?我以为你会很回避的。”宗政皓鹤帮婚纱的拉链全部打开。这件定制的礼服将凤遥夜的身材衬托的非常好,裸肩的设计,略有弧度的胸部开襟,型的腰身,从腰部向下一层一层波浪一样的圆弧薄纱,慢慢的延长成拖地的裙尾,穿着婚纱的凤遥夜想薄雾中的仙子一样精灵动人。设计师抓住了凤遥夜的神采,凤遥夜的笑太无邪了,让任何一个看到的人都窒息,全然忘却了这笑背后的含义。宗政皓鹤想起自己第一次看到这样的笑容也是被震惊的无法言语,似乎一块剔透的水晶绽放着灿烂的个光泽一样,闪耀着。

    “你回避什么?没看到我里面是全套的塑身衣,你以为会看到我穿三点式?如果你敢穿丁字裤,我就给你看我穿三点式如何?”凤遥夜抚上腰间的塑形衣,笑了。

    “丁字裤?我的老婆很会给我下挑战啊。”宗政皓鹤把浓郁玫瑰红色的礼服套进凤遥夜的身子。“不过这个挑战我不准备接受。”

    “怕你的身材让我失望?不会啊,上次去你家的时候,你可是就围着浴巾出来开门的。身材还是蛮的啊。”边说话,凤遥夜已经把身上的珍珠饰物一一摘了下来换成了红宝石饰物。

    “我怕你看到了会毁约。”宗政在她的身后帮她把鸽血红宝石的项链戴好,手指依依不舍的沿着她秀气的颈部划过。惹得凤遥夜又笑了起来。

    “好痒,不要乱摸。到时候还不知道咱们俩谁毁约呢。不过先写明白也好。毕竟这纸婚书是咱们俩个的协议,等我得到我要的东西之后,你要的东西会马上给你。不过你这段时间可要精心的为我做事哦。我可不想事情没办成我就成了二婚离异。这样对我不太公平呢。宗政先生,别忘记我们的约定哦。所以不要再乱摸了。”凤遥夜戴好套装里的手链,按住了那只意欲继续抚摸她的手。

    “肤质太好了,让我想起小婴儿。”宗政皓鹤由衷的赞美着自己夫人的肤质。

    “嗯,真的?能让你这摸过不知道多少美人的手,能觉得我这肤质还不错,我是不是该觉得很荣耀?”凤遥夜将披肩戴好,刚才还像白色的茉莉花一样清馨佳人现在变成了一道妖娆的红色火焰。

    “我不得不由衷的赞叹你的美丽。”

    “请容我虚荣一下,比起那些美国大妞,你觉得我怎么样?”凤遥夜不着急离开,转身靠在了梳妆台上,拿起一直薄荷烟点了起来。

    “抽烟不比那些她们少。但是姿势比她们优美多了。至少你没有坐在桌子上。”宗政皓鹤给自己倒了一杯水,松了松领带也坐了下来。

    “累了吧。我觉得你也该累了。早上起来就忙着迎亲,到了这里还要伺候梁思浓,还要继续咱们的婚礼。昨天晚上是不是还有一个什么最后的单身派对?”凤遥夜向空中又喷了一个烟圈。

    “你特别喜欢喷烟圈,为什么?”整整灌下一杯水之后,宗政皓鹤才感觉稍微轻松了一下。

    “就是好玩,我在尝试一口烟喷出一个以上的烟圈。你是我认识的男人中少数几个不抽烟的。这习惯不错,你喝酒也不是很多。至少你在凤氏这两年来,我所知道你公开喝酒的次数少之又少,喝醉的次数更是没有。至少作为以前的业务经理能不喝酒就把上面吩咐的事都办完,你算是第一个。就这一点我很敬佩哦。”凤遥夜又喷了一个烟圈之后,把没有抽完的烟掐灭,“以后在你面前我尽量不抽烟,至少不让你吸二手烟。”

    “谢谢您的通情达理。小乖,你对我和梁思浓的事情完全不介意?”宗政皓鹤完全将领带解开,慵懒的坐在阳光中,凤遥夜缓步走到他面前,伸出手沿着他的脸画着,细细的画着,当那指尖游移到宗政皓鹤唇边的时候,她轻轻的,有那么无奈的说:

    “当然介意。她叫的那么大声,明摆着就是叫给我听的。你怎么算准了你们进屋的时候,我会在洗手间。这待室里没有人。我也没发信息通知你啊。等到走出来一听到她的声音,我才知道有人在我的更衣间里缠绵。她叫的那么用力,我都害怕屋外的人会听到呢,你知道吗?我很担心的。”

    那手指在宗政的唇边继续画着,却冷不丁被那薄唇咬了一下。

    读好书,请记住唯一地址(/

    /)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