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港台言情小说 » 斗凤帏 »  第六节 人肉金字塔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六节 人肉金字塔

小说:斗凤帏作者:疯狂的爆米花
返回目录

    ( )

    “别这样摸我的脸,再有下次就不是咬你一口了事了。 。彩*虹^*文_学%超#速~.更新其实梁思浓出现也绝对出乎我的意料。她给我打手机说一定要在婚礼前见到我。我好不容易才绕出去见她,她见了面就跟我说是不是利用她,为了走到今天的位置,为了娶你。我当时安抚了她不少言语,但都没有办法停止她的歇斯底里。我只能兵行险着,把她带到你的房间来。我当时并不知道你在洗手间,我原本想的是你和我能够有默契的安抚她。但是一看到你不在屋里,她便缠了过来,没办法只好那么做了。”宗政皓鹤伸了一个懒腰,“这几天确实很累。”

    “很诚实啊。和我猜的也差不多。不过我确实不知道刚才的那些话是不是和你的意。我知道你想安抚她,可我又不想被她压我一头,所以我说了点不着调的狠话。没有破坏你的计划吧?”凤遥夜喝完杯中的水,对着镜子点了些许唇彩。

    “你不认为你的话语非常到位,并且完全满足当时的需要吗?”宗政皓鹤并没有正面给予回答,只是站起身,弯起臂膀,“准备好去继续战斗了吗?”

    “当然,下面可是今天的重头戏。”

    二楼的婚宴并没有集聚一齐的摆开十几二十桌,而是单个包间的分散布置的。一到二楼的走廊就能看到凤家第二代——凤醒幽、凤醒烟、凤莲雨、凤莲雯、凤醒祯、凤醒哲穿梭在各个包间活络着气氛。鼎钰会馆的二楼一共有三十间包房,而今天这二十间包间全部派上了用场。凤遥夜拉着丈夫的手兴冲冲的走进了最大的那件包间。

    一进去,里面三桌人立刻热闹喧哗了起来。这屋子坐的全部都是凤氏的大佬和豫都最大牌的各路人士。官商军全部都涉及到了,宗政皓鹤虽然在凤氏已经工作了两年,但这也是第一次这么见到这么全的董事,难怪凤遥夜曾开玩笑的说今天出席婚礼的董事比参加董事会出席的人还多。 。文学

    “遥夜小姐真的是光彩照人啊。宗政先生可是已经准备好金屋了?”某一董事这样说着。

    “哎,老兄此言差异。宗政先生一表人才,还不知道是不是要遥夜小姐金屋藏娇呢。”另一董事跟着打起哈哈。

    “两位老弟,是不是欺负我的宝贝遥夜在国外时间长了,不知道金屋藏娇的意思啊?”这时说话的是凤氏的最大人物——凤沈山。

    “还是爷爷疼我,两位长辈就会欺负我这个女娃子。”凤遥夜顺着爷爷的话说着,此时她依偎在爷爷的身边,而宗政已经被曾经打过交道的几个董事和官场人士扯住喝起酒来。虽然只是喝的是香槟,但凤遥夜还是担心的皱了一下眉头,这小小的动作被在座的一位官夫人看到了,她抿着嘴笑了起来:

    “遥夜,才刚喝第一杯你就担心了。”

    “哎哟,刘阿姨看到我担心,还不帮我揽着叔叔不要再灌新郎官了。”凤遥夜又顺着别人的话说了起来,一脸新婚小女子的娇媚。

    “老凤,你家的小公主真的是嫁出去了。话都替外人说了。”早上在门口和凤醒幽喧哗的陈老此刻拿这话打趣起凤沈山来。

    “哎,这话可就不对了哦。要罚酒的。宗政现在可是我家小公主的那个叫什么来着,哦,对了,是叫。怎么能算外人呢。小夜啊,去帮我罚你陈爷爷一杯。”凤沈山还是向着自己的宝贝,别看已经七十多岁,但是思维清晰。 w-w-w.7-k-ankan.c-o-m。

    “小夜,你可别让你陈爷爷喝太多了。彩*虹^*文_学%超#速~.更新”这时从门口走来一位风姿卓越的老太太。

    “司徒奶奶,我怎么会让陈爷爷喝多,我的酒量都是陈爷爷培养出来的。我这个徒弟怎么可能喝得过师傅。”这位风姿卓越的老太太正式意欲喝酒的陈姓贵客的夫人。

    “干妈。你放心吧。小夜的酒量也就那么一点点,您和干爹奔波回来就为了参加小夜的婚礼。小夜懂事不会让干爹喝多的。”此时跟在老太太身后的凤醒烟说了话。

    凤遥夜一看自己的小叔叔来了,立刻粘了过去,“小叔叔,你可要给我做主啊。我可从来没有让陈爷爷喝多过。是不是?”

    “小夜,不能再这么粘着叔叔了。都已经结婚了在这么粘着叔叔,有人要生气的。”凤醒烟看着自己的小侄女和牛皮糖一样全部黏在了自己的身上,有点为难的看了看宗政皓鹤,却正好对上他玩味的眼神。

    凤醒烟是凤醒幽的小弟,是凤沈山年近半百得到的儿子。和他大哥凤醒幽年纪上差了接近二十岁,这样也就只比凤遥夜大了不到十岁。从小他和凤遥夜的关系就特别的好,凤遥夜高中的时候,还被人误解她有一个极帅的早恋男友,其实那就是凤醒烟。

    “我就这一辈子黏着叔叔,他也不能把我怎么样。我就知道我一结婚,你们都不疼我了,小叔叔是第一个。陈爷爷你要为我做主啊。”凤遥夜听着凤醒烟的话有点不开心了,娇嗔着让陈老给她做主。凤遥夜的话逗的周边的长辈们一个个的都笑了起来,凤醒烟有点小小无奈的抱了抱凤遥夜,耳边传来凤遥夜的轻轻笑语。

    “我要是过不下去了,还要小叔叔养我一辈子呢,可不能不要我哦。”

    凤醒烟听着这话竟然鼻子也有点酸酸的。二十几年一直握住的小手现在是别人的了。不过再看向宗政皓鹤,他相信这个男人会给小侄女幸福。他看向宗政皓鹤,示意他过来这说话。

    “凤经理。陈老、司徒老夫人。”宗政皓鹤走过来向两位老人和凤醒烟问礼。

    “快别这么见外了,来,帮我把首饰给小夜戴上。”司徒老夫人边说边从手袋里拿出一支精美的盒子,“这可是习俗,必须要戴的啊。”

    打开盒子里面是一对金手镯。龙凤镂空花纹的足金大镯子。凤遥夜看着这金光闪闪的镯子傻了一下,她是知道豫都有这样的习俗就是新娘子结婚的时候,客人会送一些金饰,但她总觉得现在都二十一世纪了,客人基本上都习惯随个份子钱,不会再有人按照老规矩送金饰了,结果她完全没想到司徒老夫人还沿用了习俗。她更没想到的是司徒老夫人这一亮出金饰,其他在座的各位夫人哗啦啦的都把金饰掏了出来,霎那间,金光夺目。

    她吞了一口吐沫,有点腿软。那边的太太递上来的是金丝镯子,这边的夫人送的是金链牌的项链,在看左手的官太太拿来的是一对金戒指,右手的军官夫人送的是金发簪,就连没有夫人陪同而来的老董事们也拿出了很多金饰,其中手镯、项链偏多。凤遥夜不知道自己到底要不要接到手里,在她看来这么多金饰上身,她会活活被压成肉饼。但这时候也有不得她了,因为凤沈山的夫人,沈君秀这时候在女儿凤莲雨的陪同下出现了。

    “小夜,你还不赶紧谢谢你司徒奶奶,让她给你戴上手镯啊。这可是老字辈给你传的福气。”

    一句话断了凤遥夜全部的幻想。她含着一丝无奈的笑容伸出了双手。然后在短短几分钟之内,那些金光闪闪的饰品全部到了她的身上。她看着自己的丈夫欲笑又止的表情就知道现在的自己有多狼狈。看看自己的两条胳膊,现在已经十几个镯子了,挨个排队都到了胳膊肘。脖子上挂了好几条项链,原本的红宝石项链已经完全被遮盖了起来。更别提手指头上的金戒指了,一个挨一个,一根手指上最多戴了五个戒指。还好没人在大拇指上套戒指,但是在小拇指上套戒指也不是很合适吧。而且凤遥夜现在真的感受到了寸金寸斤的重量了,她现在特别感谢自己穿的是平跟高筒靴,如果现在她穿的是细跟高跟鞋,那么肯定已经失去平衡摔倒在地了。

    宗政皓鹤适时的扶住了自己的妻子。看着她可怜兮兮的小脸,他心情很好的在妻子耳边逗弄了一句:“你现在很像金字塔。”

    然后他闷哼了一句,原因无他。凤遥夜的平底靴狠狠地踩了他一脚。

    “先谢谢各位长辈了。我特别高兴长辈们能来参加我的大喜事,。还给我这么多福气。我和我先生敬各位一杯。”凤遥夜端起酒杯慢慢的喝了一口。宗政知道这是她要闪人的一个信号,而所有的长辈也都明白,大家还是喧哗吵闹要小夫妻两个再多喝几杯,凤遥夜是动不了了,她看向宗政皓鹤,而宗政皓鹤现在真的觉得有点累了,昨天晚上就不应该去参加什么告别单身聚会,跟着他们喝酒闹到今天凌晨三四点,晚上随便睡了两三个小时就起来了。可是现在都是长辈有怎么能推辞呢,他依旧是一脸温文尔雅的笑意,又频频举杯和两个大圆桌的各位长辈交好。他知道其实这也是凤遥夜引他进入凤家的一个安排,其实最初约请的客人并没有这么多,是凤遥夜最后又添加了一些客人,而他也知道这些客人有一些就是日后一定会用上的,他清楚知道凤遥夜为了拉拢他为自己办事是下足了血本。

    读好书,请记住唯一地址(/

    /)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