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港台言情小说 » 斗凤帏 »  第十节 小小的亲昵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十节 小小的亲昵

小说:斗凤帏作者:疯狂的爆米花
返回目录

    ( )

    两个人的蜜月只有十四天,要是换做别的新婚夫妻一定会好好地把握这段时间你侬我侬,在没有任何外界干扰的情况下努力累积幸福。 。彩|虹!.文!.学(.网.超_速!.更.新但是凤遥夜和宗政皓鹤却完全没有任何时间去享受。就像宗政皓鹤所言一样,从凤遥夜找上自己开始这样的一个计划到现在不过短短的两个月,有很多凤氏内部的事情,对于他这样的一个刚刚进入准高层的外部员工,是完全没有机会去了解的。所以这些就完全的需要靠凤遥夜一点点的分析讲解给他。

    回到国内、再进入凤氏完全是个巧合,只不过因为他的学弟左丞宇在凤氏工作,而且极力建议宗政皓鹤也进入凤氏。其实在宗政皓鹤的心里他还是希望能做自己的公司,在美国为别人工作那么长时间之后,他明白就算拥有了公司股权,但在那个白色人种的天下,他也只是一个拥有股权的“打工仔”,那些股权不过是公司的白种高层为了留住他让他继续卖命的一种工具。和的婚约也是如此,对他的情感完全建立在了他的能力之上,有那么一点点真心吗?可能有吧,也许是因为东方人独有的人格魅力在某种意义上吸引了,但是归根结底并不爱他。所以当要分手离开的时候,才会那么决绝。

    左丞宇对于宗政皓鹤想要自己独立创业的念头予以了绝对的支持,但他也提出了一个很实际的问题:宗政皓鹤对于国内的经济形势到底有多少认知。归国创业的人很多,可是第一桶金早已经被挖掘干净,现在留下的残羹剩饭绝对满足不了宗政皓鹤的胃口。所以左丞宇建议自己的师兄借鸡下蛋,累积一定的人力资源关系之后再开始自己的事业。宗政皓鹤对左丞宇的建议最初并不接受,但在豫都的众多行政部门走了一遭之后,他终于认同了左丞宇对于国内的分析,对于外商的投资,国家非常的支持,而且给予了大力的支持,但是他想要自己规划建设的物流港却只是纸上谈兵,土地是很大的问题。 。/

    /现在耕地的紧缺使得政府对农用耕地的占用审批非常的严格,就算花了大笔的打通人际关系,审批也不会通过。

    他这时才意识到在外国时看到报纸上写国内在大手笔的惩治贪污**是确有其事。很多曾在国外听说过他名字的外国投资商知道他回到国内的消息之后,都纷纷给他发来邀请,希望他能入伙那些外资公司,作为职业经理人和高级经济分析师,宗政皓鹤对这些邀请认真的评估之后,还是接受了左丞宇的建议,进入了凤氏。

    他很奇怪的隐藏了很多自己重要的信息,比如在华尔街做基金管理人的资历,比如是公司股东之一的身份,他就是想进入凤氏去看看一个完全的民营公司的运作和管理。凤氏作为本土建筑业的民营公司,能在十几二十年内从一家小小的三级建筑施工资质单位发展到现在集房地产开发,建筑施工承接,建筑设计、广告设计、酒店度假业的集团产业,凤氏的领导决断能力不容忽视。

    回国的那一年秋天,他进入凤氏应聘成为了房地产开发公司的一个经理人,每天运作的就是土地,这正好也符合了宗政皓鹤的希望,可以为他以后发展物流业提供良好的人际平台。在他成功的完成年度最重要的工作之后,他的能力凸显出来并引起了凤氏第二代——凤醒幽的注意。宗政皓鹤在第二年的春天就从分公司上调到了总公司的计划开发部,这里的工作量一下子翻了一番,工作的内容涉及到了所有分公司,每个分公司超过五百万的投资都要报备到计划开发部进行评估,并联合下属分公司做出完善的可行性研究报告,然后报批进行投资分析。 w-w-w.7-k-ankan.c-o-m。彩*虹^*文_学%超#速~.更新而宗政皓鹤精炼的语言,一针见血的分析报告在每一处的投资分析会都能获得凤醒幽的注意。到了第二年的冬天,凤醒幽已经决定将宗政皓鹤引入家族管理体系的准高层。也就是这一年年底的公司庆功会,他见到了刚刚学成回国的凤遥夜。

    想到这里,他看了看正在闷头研究文件的凤遥夜。这个女孩子某种程度上和有很多相似的地方。

    凤遥夜非常的努力,回到凤氏才半年的时间,但是已经把凤氏的主要运营活动搞得非常清楚,而且有很多很好的改进计划,对于公司的管理也有很多独到的见解。虽然只是念完了心理学本科课程,但是凤遥夜的经济学、法律学只是都非常丰富,最重要的是完全没有学过建筑设计的她竟然对设计理念也略有研究。他发现自己绝对低估了这个二十出头的小姑娘。作为职业经理人的宗政皓鹤因为工作的原因会需要学习多方面的知识,但是他自知在他二十一二岁的时候,绝对不会有凤遥夜这么广泛的学识能力。更让宗政皓鹤觉得不能小看凤遥夜的是她缜密的思绪。凤遥夜会和一样非常善于经营,但是和不一样的是凤遥夜并不跋扈,她的身上没有国内“富代”的诸多特点,钱花的很到位,要买的东西绝对不苛刻自己,不需要的东西也绝对不花钱乱买。不过凤遥夜最喜欢的事情反而是装傻,比如昨天她竟然缠着宗政皓鹤叫了一晚上的叔叔,搞得宗政皓鹤哭笑不得,就连去吃饭的时候也是一个劲的说“叔叔我想吃那个,叔叔我想吃这个”。让周围不少的游客和本地居民都用很怪异的眼光看着他俩。

    “以后坚决不准你再叫我叔叔。”宗政皓鹤忽然对着凤遥夜说了这么句话。

    凤遥夜抬起头,一脸的茫然,显然还没明白宗政的意思。大眼睛眨了眨之后,她笑了。而且笑得声音越来越大。

    “天啊,你还真会记仇啊。”

    “这不是记仇,小乖,我不认为你希望咱们俩变成亨伯特?????亨伯特和洛丽塔。”宗政皓鹤放下手中的报表,摘下眼镜,揉了揉鼻梁。

    “嗯,当然不一样。亨伯特和洛丽塔是继父和继女的关系。咱们俩是夫妻关系。”凤遥夜适时的为宗政皓鹤添了一杯茶,“你以后出门都戴框架眼镜吧,不要用隐形眼睛了。”

    “为什么?怕我的眼角膜被磨损?”

    “当然不是,你的眼睛比较好看,不要随便乱勾人。等我发现适合你去勾引的人的适合,你再戴隐形眼镜吧。”凤遥夜也放松下来,双腿卷曲窝进了电脑椅中。

    “我觉得你这话听着不太顺耳。我怎么觉得我就和你养的某种宠物一样。平常抱着哄着,拿链子拴着,忽然有一天你看到什么人不顺眼了,放开链子,‘去吧,咬死那个讨厌鬼’。”宗政皓鹤又揉了揉太阳穴,这几个二十四小时相处下来,他发现凤遥夜拐弯抹角糟践人的本事不是一般的好。

    “这话说的这么隐晦干嘛。直接说像我的闹闹不就好了。不过我要明确的提醒你一点,闹闹不咬人,它就是一只只会叫不会咬人的藏獒。想到这点我就气,不会看家护院的藏獒怎么落我手里了。你别和它一样啊,万一以后你要是对敌人仁慈,我可就惨了。至少闹闹还听话,不会投降。”凤遥夜一脸笑的说着。每天都和这个男人斗斗嘴,有利于自己休息。

    “再加一条,以后不准说我和闹闹一样。”宗政皓鹤彻底服了,明明她没有主动说起闹闹,竟然是他自己挖坑把自己活埋了。

    “我从来没说过啊。是你自己觉得而已哎。”果不其然,凤遥夜反驳着。

    “嗯,是,是我自己挖坑把自己活埋了。你看出什么问题没有?我这里的资料只是显示设计公司的不少设计费有问题。但是经手人却都不是同一个。”宗政皓鹤把话题转移到凤遥夜感兴趣的事情上,要不他知道凤遥夜会抓住攻击他的机会好好的发泄一下工作的压力。果然凤遥夜本来玩味的脸上开始变得认真起来。

    “具体的时间是从前年你进入公司前四个月开始的,那时候正好是凤似渊来找凤莲漪,他现在是设计公司的老总,还是凤莲漪极力安排进去的。毕竟设计公司最早是叔爷建立的,我爷爷并没有完全的话语权,所以也就安排他进去当了一个副总,他确实有点能力,要不然也不会真的提他当总经理。”凤遥夜闭上眼睛,把记忆中关于宗政皓鹤所说问题涉及的人和事说了出来。

    “嗯,你姑姑的广告公司还是比较干净的。资金走向没什么问题。主要的问题就和你想的一样,基本上都围绕在叔爷的几个孩子身上。叔爷不是对凤氏的最终归属权没什么大意见,怎么现在会变成这样。”两个人面对面的坐着,喝着茶,如果不是刚才的那些对话,这场景看起来真的就是一对新婚夫妇在谈心。

    读好书,请记住唯一地址(/

    /)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