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港台言情小说 » 斗凤帏 »  第十二节 蜜月结束了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十二节 蜜月结束了

小说:斗凤帏作者:疯狂的爆米花
返回目录

    ( )

    两人的蜜月比他们原本计划提前了几天结束,因为豫都政府的一个巨额项目提前开始运转,而这个项目是凤氏集团今年一定要拿下来的,身为集团开发部的总经理,宗政皓鹤必须也一定要对这个项目亲力亲为,当两人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默契的放弃了在西塘避世的行为,打包行李在最快的时间内回到了豫都。 w-w-w.7-k-ankan.c-o-m。当然这消息是左丞宇密报给两人的,为什么不是凤家的主管人凤醒幽亲口说的呢,原因就在凤遥夜的奶奶身上。因为凤遥夜的奶奶就在这几天的蜜月里不止一次的打电话明示凤遥夜、暗示宗政皓鹤关于抓紧时间生孩子这个问题。在老太太的眼里,凤遥夜这个年纪是最适合生孩子的,年轻、身体好,生完了恢复起来也快。而宗政皓鹤也已经过了而立之年,现在做爸爸也不算早。每次凤遥夜接完老太太的电话都会木然一段时间,尤其当凤遥夜的爷爷和爸爸也加入到说服大军的时候,就连宗政皓鹤也开始哭笑不得:一个短短十几天的蜜月,竟然就指望两人孵一个娃娃出来?这也太神速了吧?

    坐在回程的飞机上,凤遥夜看着还在沉思如何去运作项目的丈夫,慢条斯理的说:“别怨恨我昨天非要熬夜把最后的那部分资料看完,我可是为了你今天的形象着想呢。”

    “这话怎么说?”

    “你看看咱俩现在每人一对熊猫眼,像不像纵欲过度的人啊?呵呵,今天归宁的时候,不仅仅会有人很关心我,也会有人很关心你哦。嘿嘿。”凤遥夜把头等舱座位调整到让自己舒服的位置,闭上眼开始假寐休息,宗政皓鹤拿出小毛毯给她盖好,一如这段时间他常做的一样,他有几次半夜醒来发现凤遥夜睡觉总是喜欢把胳膊放在外面受凉,他总是会轻轻地给她盖好,这动作似乎已经做了许多次,熟悉的让宗政皓鹤都觉得奇怪,和同床共枕了那么多次,身边的女人换了一个又一个,他似乎是第一次会为女人半夜盖被子,每次他都对自己说就当是提前学习怎么照顾宝宝了,其实他知道自己在无形间已经被凤遥夜吸引住了。 。彩*虹^*文_学%超#速~.更新

    为了尽快的熟悉凤氏的内部关系及业务,宗政皓鹤没有给自己休息的时间。当凤遥夜从小寐中醒来,宗政皓鹤还在闷头看资料。

    “你就会给我压力。”刚睡醒的凤遥夜说话来有一种慵懒的味道。宗政皓鹤扶了扶鼻梁上的镜架,有点不解的看着她。

    “你对公司的业务已经非常熟悉了,我还是半吊子水准呢。回头开会,我这个特助会被董事们问的瞠目结舌,就像二傻子一样的。”凤遥夜缓缓起身,孩子气的揉了揉眼睛。

    “我是笨鸟先飞,你天资聪慧用不着这么死用功。”宗政皓鹤低下头边看文件边笑着说。

    “算了吧,别恭维我。我对糖衣炮弹一向没抵抗力的。”凤遥夜也笑了,顺手拿起宗政皓鹤手头一份没看的文件,她也看了起来。上面用铅笔很详细的勾画了重点,还写出了不足之处。不愧是有丰富投资经验的人,分析的透彻详尽。

    “他们知道咱们要回去了吗?”趁着空服人员送来饮料的空隙,两个人才又都放下手里的文件聊了起来。

    “不知道,咱们自己开车回去。回去之后怎么解释提前回来你想好了没?”凤遥夜喝了一口果汁问着丈夫。

    “实话实说,体现你一心为公司的辛劳。”

    “不要吧,如果这样说凤莲漪和凤醒祯还不知道会怎么背后嘀咕咱们俩呢。 。/

    /”凤遥夜撇了撇嘴,有点不满意宗政皓鹤的回答。

    “那说我为了尽快适应公司所以主动要求回来。”

    “也不要吧,他们会明着说你着急上位,到处显摆你自己的那点小本事。”说这话的时候,凤遥夜还特别举起了左手,用拇指和食指比划了一个很小很小的空隙,这个小动作让宗政皓鹤笑了起来。

    “我就说还是让你戴眼镜的好。这样笑起来比较不勾引人了。以后一定要记得戴着哦。”宗政皓鹤在凤遥夜那次提出要求之后,便不再戴隐形眼镜,虽然总是不适应记不得戴框架眼镜就会看书、办事。凤遥夜对于他的行为非常开心,在她看来虽然是协议夫妻,但是宗政皓鹤的行为完全符合一个真正丈夫的标准。

    “反正就你所述,咱们俩是怎么办都不会讨人家开心了?”

    “讨他们开心?估计咱们俩离婚他们是最开心的,咱们做任何其他的事情他们都不会开心。你觉得这次这个土地的出让项目会怎么进行。你好歹还比我多点年国内经营的经验。”凤遥夜脸上一瞬间又出现了宗政皓鹤熟悉的那讥讽的笑容,但只是一瞬间,继而她就把话题转移到了当前他们俩要面对的公司事务上。

    “按照以前的经验,估计这块地皮还是要建商品房,这个位置真的很不错,搞不定会成为豫都新的地王。去年凤氏连续拿下豫都两块很好的地皮做了商品房销售。但从这块地的周边环境来看,做成商品房开发销售项目不一定物有所值。”宗政皓鹤边看文件边说着。

    “你觉得土地转让费和其他的费率累加之后,估计会是个天价数字。如果一平米一平米的销售商品房,不算后续的建设费用,单平米造价就会非常的高了。是吗?”凤遥夜看了看宗政皓鹤的粗略计算结果,也有点咂舌。

    “这已经是按照三十九层建设了,已经和豫都的第一高楼——国贸大厦有的一拼了。我目前只能按照预计的总面积计算,如果顾及容积率、绿化率,把这块地建造成高档住宅,价位会更高。以你对豫都的了解,你觉得有多大的销售空间?”宗政皓鹤说完把头靠在椅子上,闭上眼睛又开始深思,而凤遥夜看着手里一连串算的上巨款的数字也不再说话。

    飞机在云中穿梭着,天际灿烂的光线照进机舱,笼罩在靠边坐着的宗政皓鹤身上,彷佛给他穿上了一袭金色的衣服,凤遥夜回想最初找他谈协议的时候,其实她知道自己并没有把握。用那么小小的一部分股权作为交易的筹码,不能不说自己有点兵行险招,换做别的和宗政皓鹤一样有实力的男人百分之九十九不会同意吧。想到这里,凤遥夜深深地叹了一口气,现在是骑虎难下了。外界看两人相处的眼光是很严格的,凤遥夜知道从自己出生开始就生活在别人的眼中,只有最近的这几天两个人的相处还算正常,也是因为彼此之间对公司的事务处理上有共同语言。凤遥夜从心里其实对宗政皓鹤到处留情的行为相当的鄙视,总觉得宗政皓鹤在这方面和自己的父亲非常相似,但凤遥夜绝对不是自己母亲那样的女人。最重要的是她的婚姻建立在她自己构建的交易之上。想到这里,凤遥夜又叹了一口气。她不是一个对爱情没有幻想的女孩子,骨子里她并不是一个甘于人后的女孩子,她对凤氏有着完全的感情投入,对于祖父和父亲苦心经营的事业,她希望能通过自己的手做到更好。看了太多成功女人的故事,鱼和熊掌不可兼得,有时候为了事业总要放弃一些事情。

    空服人员轻轻地走来告诉凤遥夜飞机即将下降,看着似乎睡着了的宗政皓鹤,凤遥夜扭转身子为他系好安全带,却不想惊醒了假寐的挂名丈夫。

    “你还能再休息一会,闭眼养养神吧。”凤遥夜低声说着,宗政皓鹤在她的声音中又闭上了眼睛。凤遥夜为自己也系好安全带,她的思绪又回到了手里的文件上,真的是个难题啊。现在房价是比较高,但是手里这个数字已经高到连自己这样的人都看不下去的地步,也确实有点过了。

    随着她的思绪,飞机的颠簸,新婚的夫妻两个回到了豫都。两人带着少之又少的随身行李走下飞机,却在出口处为了等托运的行李花了点时间,等到了停车场,才都想起没有开手机。不约而同的打开手机,一连串的短信息搞得两人不约而同的苦笑了一下。

    “我这八成的短信都是我奶奶给我打电话不通之后转到小秘书留言的。”

    “我这八成的短信是你父亲和你祖父的语音留言。”

    “不用说肯定是不让咱们俩回来参与土地运作。”

    “你真聪明。”宗政皓鹤在听完一条语音留言之后,对凤遥夜的猜测给予了肯定的回答,“让咱们把蜜月过完再回去,说还在前期处理阶段不需要咱们回来。”

    “就因为是前期处理阶段我才要回来啊,从头介入才能了解的更相信。”凤遥夜小心的打开后备箱把电脑和行李放了进去,车子在停车场停了这么久,落满了灰尘。

    “我开车吧,你再休息一下?”凤遥夜对走向驾驶座的宗政皓鹤说。笑得那么温婉就像生怕自己丈夫受累的娇妻。

    读好书,请记住唯一地址(/

    /)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