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港台言情小说 » 斗凤帏 »  第十五节 庶子的闹剧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十五节 庶子的闹剧

小说:斗凤帏作者:疯狂的爆米花
返回目录

    ( )

    “梁思浓倒追宗政的,他们管不好自己的人,就来找我的人的麻烦?开玩笑。 。”凤遥夜此时已经完全清醒了,她自己从小叔的口袋里拿出薄荷烟,找出刚才宗政皓鹤放置的打火机,又点燃了一支烟。

    “小夜,你确定一定要把这些人都冷处理掉?”凤醒烟也有些不认同的看着凤遥夜抽烟,不过问的话却是另外一档子事。这段时间相处之后,宗政皓鹤知道凤醒烟对凤遥夜的清理计划是很清楚的,他一言不发的听着叔侄俩的对话。

    “留着就是祸害,爸爸不也为某些款项的不翼而飞无法向爷爷交代。爷爷碍着叔爷的面子不好清查彻办。小叔叔你也知道凤氏其实并没有表面那么光鲜,不是吗?”凤遥夜抽完烟,略微整理了一下衣服,看向宗政皓鹤,说:

    “走吧,你既然答应和我一起作战。你可不能临阵脱逃哦。”

    “知道。看来这顿晚饭可不是我想的那么简单哦。”宗政皓鹤笑了笑,率先下了车。

    “算不上鸿门宴,毕竟我***手艺会让你觉得非常幸福,当然也会有让你倒胃口的人,忍耐吧。看看小叔在这样的环境里生活了这么多年,竟然连胃病都没得,就知道铜墙铁壁是怎么练就出来的了。”凤遥夜涂好唇彩,又习惯性的问自己的小叔:“好看吗?小叔叔。”

    “这个问题,你以后全部去问宗政。我拒绝再回答了哦。”凤醒烟看看小侄女还像过去一样的事事都问自己的意见,终于忍不住提醒凤遥夜要注意她丈夫的感受了。不过回答他的却是宗政皓鹤。

    “还是你说吧,小乖的喜好我还没有全部了解,不好乱说话的。 。再说在我看来,她就算不用唇彩也很漂亮。”这样一句简单的话,让凤醒烟看向了自己的侄女婿,这个男人不简单。凤醒烟也终于明白他最疼的小侄女选择这样的一个男人的原因:聪明、世故,总会在适当的时候说最适当的话。凤醒烟露出了一个最真实的笑容,却惹来凤遥夜的不开心。

    “叔叔,你不要笑哦。我跟你说了好多好多次了,你不许当着外人的面笑。你的笑只准露给我看。”

    “宗政,你可是娶了一个小霸气鬼哦。看到没,我连笑都不可以多笑,以后有你要坚守的了。”凤醒烟说完这话,拍拍小侄女的脸,继而说:“走吧,我的小公主。就算你再不想回去面对他们,你都到门口了,也被人看到了,再不进去。我可真的不知道可儿会在你奶奶面前怎么说了。”

    凤遥夜下了车,拉着小叔叔的手说:“我看她能怎么搅和,我有宗政和小叔叔呢。敢欺负我,小叔叔负责关门,我就放宗政。”

    “又把我比做闹闹是吧?”这话惹来凤醒烟又一次轻笑,也换来宗政皓鹤笑骂。三个人就这么笑着走进了凤家的老宅。刚走进大门,连影墙还没过,就听到里面哗啦啦的脚步声,中间还夹杂着凤可儿的哭闹声。

    “奶奶你也过分了。难道我不是你的孙女吗?你怎么一点都不心疼我呢!”

    “可儿你给我住嘴。你要把你奶奶气出问题,你看我怎么收拾你。”这是凤醒幽的声音。

    “爸爸,你也是偏心眼。对我和弟弟一点都不好。就因为凤遥夜是那个女人生的吗!难道就因为是她的肚皮,所以生出来的孩子就被人关注!”凤可儿的话听着和乡村野妇没什么区别。 w-w-w.7-k-ankan.c-o-m。彩*虹^*文_学%超#速~.更新

    听着凤可儿的尖叫,凤遥夜止住了前进的脚步,一转身靠在了影墙上。看着身边的丈夫和叔叔,做出一个噤声的手势,本来凤醒烟还想继续走进去,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但他停顿一下之后也和凤遥夜一样靠在了墙上,开始隔墙听里面的话。

    “可儿,不是我做姑姑的说你。我和你也一样啊,我也不是正房的孩子,但是我爸和我哥不一样对我很好,你自己做些没谱的事,还怨得了别人!”这声音太熟悉了,属于凤莲漪。凤遥夜讥讽的笑了一下,认识凤莲漪这么多年了,只有这句话还说得比较有人味。

    “凤莲漪你少自作多情了。你以为我不知道叔爷给你的东西有多少,你有什么可以在这里显摆的!”凤可儿哭闹不休的声音继续传出来。

    “可儿,你闹够了没有!你看看爷爷和奶奶被你气成什么样子了!你给我住嘴!小妹,你马上给欢铭打电话,让他立刻把可儿带走。太丢人了!”光听凤醒幽的声音,就知道他现在有多生气。不管凤可儿到底为了什么开始闹,但是就这么几分钟时间内的对话,如果传到这老宅外面,让那些天天不知道写什么好的小报记者知道,明天凤氏的家族内部事务一定又会成为头版头条。

    “凭什么要我走,难道今天晚上的晚饭,我就没资格吃吗?难道只有那个连自己亲叔叔都勾引的凤遥夜可以吃吗!”凤可儿的话终于让凤遥夜讥讽的脸变了颜色。她掐断了刚刚拿出来的薄荷烟,往地上狠狠的丢去。径直走向内院,蹭过凤醒幽的时候,她用宗政皓鹤也能听到的声音说:

    “我要进去涮人了,小叔叔,等我胜利了,我让宗政勾搭你哦。”

    “鬼扯!”两个男人异口同声的说出这两个字。还没来得及赶上去就听到院子里又发出一声尖叫!

    “就是你,就是你,如果你不存在就好了!”凤可儿应该是发现了凤遥夜的出现,本来狂躁的情绪现在更增一筹。

    “可儿姐姐,我看在欢铭哥哥的面子上,我希望你向我的父母和各位长辈道歉。”凤遥夜的语气依旧是平平淡淡的不带任何愤怒情绪。但措辞清清楚楚的将凤可儿划分了出去。

    “你以为你是谁啊!”凤可儿的脸上明显的能看到哭过的痕迹。

    “我是刚才被你侮辱的父亲和母亲的女儿。请你立刻向我的父母和长辈们道歉。”凤遥夜的声音依旧不温不火。

    “凤遥夜你没有资格对我这么说话!”凤可儿从凤醒幽的手里挣脱出来,冲向凤遥夜,举手就向凤遥夜的脸打去。沈君秀和身边的子女都发出一声惊呼。在宗政皓鹤抓住凤可儿的手之前,凤遥夜一抬手已经抓住了那只打向自己的手,而且用力的向外侧一扭。凤可儿的脸马上显示出了痛苦的表情。

    “爷爷把你接回来给你一个姓氏,让你在豫都最好的幼儿园、小学、中学念书,哪怕你考不上大学,也花钱让你去念你希望念的艺术专业,甚至还出钱帮你出单曲,你去年说想去美国进修,爷爷和爸爸都表示支持。你还想要什么?甚至让我找我的校友照顾你。你虽然住的租来的房子,但是租金你出过吗?你的包只比我的多,不比我的少。莲漪堂姑是靠她自己的本事进的凤氏,莲雯堂姑就算花钱多了,也是她自己有本事找男人给她付账。我真搞不懂你在这里叫嚣有什么意思。”凤遥夜面无表情的说着,说完之后狠狠的甩开了凤可儿的手,径直走向自己的奶奶,完全无视凤可儿泪流满面的脸。练过防身术的凤遥夜下手其实并不重,但是对于一个成天叫唤着减肥已经瘦到了不到九十斤、身高一百六十七公分的凤可儿来说,凤遥夜几乎要掐断了她的手腕。

    “你真是狠毒的女人。你就和你妈妈一样不是好人,如果不是你和她的存在,我和哥哥也不至于要和自己的妈妈分开,到现在我们都是被人嘲笑的孩子。”就算疼的哭了出来,凤可儿的嘴里已经咒骂着凤遥夜和肖乐渔。

    “你以为我不存在,你就是了?你想的太简单了吧!可儿姐姐,我真是怀疑你这么多年怎么活下来的,欢铭哥哥可比你聪明的太多了。看来你妈妈是背着欢铭哥哥找到你的吧。她是知道欢铭哥哥比你聪明不会受她的摆布所以才找到你的吧。你以为你的存在真的和她说的一样有那么伟大的意义?你以为你的存在就可以改变已经成为历史的事实?从这个门出去之后找到你妈妈,你应该问问她当年在避孕套上扎个洞是为了谁。”凤遥夜听到那些咒骂之后,转过身一把扯住凤可儿的头发把她拉到自己的面前,在凤可儿的面前毫无表情继续用平淡的语气一字一顿的说着。她知道自己这样恶狠狠的行为看在很多人眼里一定很刺眼,但是凤可儿咒骂自己母亲这件事情让凤遥夜本来还是有些玩味的态度变成了愤怒。她知道凤可儿一定是被她的母亲王晓柯说动了,闹上门惹事的。凤遥夜从心里鄙视王晓柯的这种做法,同时她又一次肯定了凤可儿没脑子这个事实。

    “小夜,看在哥哥的份上,放开可儿好吗?”就这时,凤欢铭出现了。这还是宗政皓鹤第一次见到凤欢铭,已经是主治医师的他现在豫都第一医院就职,在医院接到电话他立刻就赶了过来。

    读好书,请记住唯一地址(/

    /)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