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港台言情小说 » 斗凤帏 »  第十六节 亲人的相聚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十六节 亲人的相聚

小说:斗凤帏作者:疯狂的爆米花
返回目录

    ( )

    “哥哥,凤遥夜欺负我。 w-w-w.7-k-ankan.c-o-m。/

    /”凤可儿一听到自己哥哥的声音,立马又换了一副面孔。随着凤遥夜松开手,凤可儿立刻跑向自己的哥哥,寻求他的帮助。但凤欢铭只是略微拥抱了一下自己的妹妹,他看向院子里各位长辈和凤遥夜夫妻的眼神流露着无奈。

    “可儿,哥哥还在医院当班,先去医院让哥哥给你看看手腕好不好?”凤欢铭并没有理会妹妹的话,巧妙地转移了话题。他歉意的看着院子里的各人,似乎每次他出现在这里都是为了收拾凤可儿的烂摊子。

    “爸爸,爷爷,阿姨,各位长辈真的很不好意思。我想先带妹妹去看看手腕,我会找到我妈妈把这件事情解决掉的。如果长辈同意,我想先走了。”凤欢铭举止得当的说着,他的态度获得了很多人的肯定。

    凤遥夜冲着他叹了一口气,轻轻的摇了摇头,她真的很惋惜自己的这个哥哥怎么摊上这么一个妹妹和母亲。而凤醒幽站在树下看着这个完全凭自己能力念完医学博士的儿子也有着感慨,但就是因为有这样的一个妹妹和一个太过狡诈的母亲,他没办法把这个孩子留在自己的身边。肖乐渔看出了丈夫的惋惜,但她处在这样的位置也不好说什么。凤可儿已经不是第一次这样上门闹事了,只不过今天这样的日子闹腾,更是不应该。她看看挽着自己的婆婆,也不置一词。而沈君秀根本懒得看凤可儿,刘婶和儿媳妇一边一个的扶着她,沈君秀此刻心里更关心的是做给孙女吃的狮子头是不是蒸的过了,她从心里看不上凤可儿,但对凤欢铭还是比较喜欢的。她看看丈夫凤沈山,决定还是自己开口挽留一下比较好。

    “欢铭啊。一会你把可儿安顿好了,回来吃个饭吧。今天正好小夜归宁。 。”

    “奶奶。我收到短信了,但今天要值夜班,改天我请妹妹和妹婿吃饭。小夜、宗政,今天实在是不好意思了。”凤欢铭转过头向凤遥夜夫妻致歉,他的话让依偎在他怀里的凤可儿又不高兴了,正想要开口反驳,就被凤欢铭硬扯着走向了大门,隐约间还能听到她不满意的声音:“你干嘛要拉我走,我要教训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丫头呢。”

    一场闹剧就这样没理由的开始了,又没理由的结束了。

    目送自己的兄姐离开之后,凤遥夜低着头站在那里没有言语,忽然深吸一口气,再抬头已经是一脸的笑意,她拉着一直没说话的宗政皓鹤走向自己的爷爷、奶奶。嘴巴甜甜的说:

    “爷爷,奶奶。我们回来了。”

    刚才的紧张气氛被凤遥夜这个笑容完全的冲淡了。沈君秀和肖乐渔一下子也开心了起来。沈君秀更是快儿媳一把就把凤遥夜扯进了自己的怀里。

    “我的宝贝啊。你可算回来了。奶奶想死你了。”

    “奶奶,我刚玩了个把礼拜啊。不过我也想奶奶了。咱们进屋吧。外面风大,别让爷爷再受凉了,对爷爷的腿不好。”凤遥夜一手揽住奶奶,一只手扯着爷爷凤沈山就往屋里走,而凤醒幽则与凤沈河伴着宗政皓鹤走在了后面,哗啦啦的一大家子人从院子里走进了堂屋。这套老宅经过凤沈山的翻修,堂屋变得比以前大了很多,现在三家十几口人坐在里面也不显得拥挤。凤遥夜算了一下,姑婆凤沈女家只有姑婆和姑爷爷两人;叔爷家来的比较多,叔爷和叔奶奶、莲雯、莲漪、醒祯也都来了;自己的爸爸、妈妈、爷爷、奶奶、小叔叔、小姑姑还有宗政皓鹤。 w-w-w.7-k-ankan.c-o-m。/

    /一下子就十五个人,哗啦啦都坐在了早已摆好的大圆桌边。霎那间屋里热闹一片,完全没有了刚才凤可儿闹事时的气氛。大家一致都把话题转移到了刚刚归来的小两口身上,就连一向看凤遥夜不顺眼的凤莲漪也因为刚才侄女言语上的维护而暂时融入了这份喜悦中。

    沈君秀拉着凤遥夜的手左看看右看看,虽然只是分开了个把礼拜,但是在她眼里孙女结婚了、蜜月回来就是变化了很多,她看看孙女婿,再看看孙女,满意的笑了。这么满登对的一对孩子,互相对望的眼神也有着不一样的甜蜜。沈君秀原本担心孙女的那颗心终于踏踏实实的放下了。

    “小夜啊。这次去南方感觉如何啊。”这次开口说话的是凤沈女。年过六旬却依旧优雅。一件宝蓝色的金丝绒上衣板板整整的穿着,因为没有生育过,所以还能保持着比较好的身材,这也是沈君秀每次见到小姑子都要羡慕一番的事情。别看都是六七十岁的老太太了,凑在一起有时候两个人还会像年轻时一样谈论怎么美容、养生。有时候凤沈河的夫人——刘宁红也会参加,不过多数情况下都是沈君秀和凤沈女聊天,刘宁红只是静静的听着。不过总的来说妯娌三个的关系还是不错的。

    “姑婆,我还是挺喜欢南方的。水土好啊。比豫都的水质好多了。”凤遥夜乖乖巧巧的回答着凤沈女的问话。一点也看不出刚才扯住凤可儿头发那种狠劲。

    “有没有给姑婆带礼物回来啊。”凤沈女笑着伸手管凤遥夜要起了礼物。

    “姑婆,你该管他要。归宁的时候是姑爷带礼物上门的。”凤遥夜翘起手指头娇娇的指向自己的丈夫。宗政皓鹤正在和凤醒幽说着西塘的风景,一看指向自己的手指头。他立刻站了起来,一脸歉意的说:

    “各位长辈真是不好意思,放在车里忘记拿来了。我立刻就去拿。”

    “宗政,我帮你去拿。”没想到跟着站起来的却是凤醒祯,其实凤醒祯长的也不算差,但是从已经形成的深深的眉间纹和法令纹,足以看出这个男人工于心计。

    “多谢。”宗政皓鹤没有谢绝,就率先走了出去。车里的礼物都是凤遥夜在萧山机场的购物区买的,没什么西塘的特产。这些国内的婚嫁习俗,宗政皓鹤真的不清楚,一点点的都是靠凤遥夜指点,虽然凤遥夜也在国外待了好几年,但是她这段时间恶补了不少国内的文化知识。

    “没想到我们这帮子第二代竟然比第三代的小字辈结婚还晚。你们结婚了,我还真是有点不知道该如何称呼你呢。”走在路上,凤醒祯主动和宗政皓鹤话起了家常。

    “说实话,我也有点不太适应啊。在国外,这样的亲属关系称呼姓名是很正常的。但是在豫都,我要是直接叫您醒祯,真的是不太适合。可要是按照辈分称呼您为长辈,可是又和您的外表不相符。我以后还是叫您凤经理吧,这样比较合适吧。”宗政皓鹤用低沉的声音不温不火的说着,他估计凤醒祯主动要出来,肯定是有话要说。

    “以前做分部的经理和审计部打交道少,现在你是总公司的准高层一员了,我们以后见面的机会就多了,希望以后共事能愉快。”凤醒祯并未在意到底该如何称呼这个问题,只是自顾自的说着工作上的合作。宗政皓鹤淡淡的一笑,说:

    “以后如果在公司的事务上,我有什么处理不好的,还希望您多多指教。”

    “太客气了,以后都是一家人,我要是有什么需要你帮忙的,看在大哥的面子上,你可一定要帮我哦。”凤醒祯努力和宗政皓鹤套着近乎。

    “就像您说的一样,以后我们都是一家人了,我能做到的我一定尽力去做。”宗政皓鹤既没有应承下来一定会做,也没有直接就谢绝,委婉的让自己保持中立的地位,一直是他作为一个生意人的准则,在国外更多时候他习惯用沉默应对很多事情,不过回到国内后,尤其和凤遥夜相处的这段时间,他知道很多人习惯把他的沉默当做同意,所以他学会了用巧妙地言语保持自己的中立。

    打开后备箱。里面放着十几支手提袋,凤遥夜在机场购买的时候,基本上是算到了人手一份,当然只是长辈,按她的话就是每个人都要送到礼的话,商场都要被她搬空了。简单的在机场买了二十份的丝巾、茶叶、竹雕,不过凤遥夜也说了这些就是给主要亲戚的,要是每个参加婚礼的旁系亲戚都要有礼物回馈的话,怕是机场的商店就被他们俩扫空了。

    “不知道您是喜欢竹雕还是茶叶,浙江的黄岩翻簧竹雕很精致,茶叶就是龙井了。您先选个自己喜欢的吧。”宗政皓鹤打开两支手提袋,拿出一只竹雕笔筒递给了凤醒祯,“这次没有男士能用的丝绸制品,所以只好让您凑合选一个了。”宗政皓鹤先让凤醒祯选择礼物,其实并不是无心之举,既然凤醒祯先一步示好,那么横竖也要让他有一点重视的感觉。

    凤醒祯接过笔筒仔细的看了看,连连说:“不错、不错,这笔筒的雕工确实不错。宗政那就谢谢你了,这个我就留下了。”

    宗政轻道一声谢,便先走向了老宅。

    读好书,请记住唯一地址(/

    /)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