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港台言情小说 » 斗凤帏 »  第十八节 凤遥夜的窝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十八节 凤遥夜的窝

小说:斗凤帏作者:疯狂的爆米花
返回目录

    ( )

    “爷爷,我们还在新婚啊,你就把我先生弄的这么忙。 。奶奶你帮我说说话了啊。”凤遥夜一看爷爷根本不理睬自己和丈夫的话,立刻就把奶奶给抬了出来,不过凤沈山不等老板说什么就对自己的孙女说:

    “小夜,这个项目可是很难得的学习机会,不仅仅是宗政要参与进来,我希望你也能参与。你明白爷爷的意思了吧。你的醒祯堂叔和莲雯、莲漪堂姑学的专业就受到一定的限制,目前能全面管理一个项目的也就只有你先生了,我和你叔爷爷为了凤氏花了很多的心血,现在也该是我们休息的时候了,你父亲和你的叔叔们有宗政的协助,我相信凤氏会更好。老二,你说咱们让醒祯去国外学学管理怎么样,醒幽一个人确实有点势单力薄。”

    “大哥,醒祯那点脑子算个加减乘除没什么问题,你让他做管理?人说三岁看小,五岁看老。醒祯数字上是有天赋,可说到管理他可能还不如莲雯和莲漪,莲雯的二手奢侈品店已经营销到了全国都有名气的地步,莲漪虽然只是设计部的一个副经理,可是人员管理也很是到位。都是自己的孩子,有什么长处、短处的,咱们都明白。”凤沈河一听大哥要提拔凤醒祯,立马表示了不同的意见。刘宁红听着虽然也觉得是这么个理,可是对于丈夫如此评价自己的亲生儿子,还要去抬高私生女的身份还是有点介意。

    “沈河,你不能这么说啊,大哥既然有意培养醒祯,咱们应该让醒祯自己决定吧,他都那么大了,工作这么久了,他还不知道自己需要什么吗?”刘宁红慢慢的说着,眼睛里看的却是风莲漪。

    “爸爸,我觉得大伯说的对,我在审计部的工作还做得很一般,让我参与这么大的项目我诚惶诚恐啊。 。不如让醒烟堂弟学习管理吧,财务对于一个公司而言也是很重要的。”凤醒祯在心里非常不满意父亲对自己的评价,但是脸面上还是要恭维现在公司最大的领导——凤沈山,如果自己的大伯说审计部不需要他了,他还是要乖乖的离开公司,手里的股份是够他吃喝了,可是权利越大得到的越多,他怎么会甘心就位居这么一个小小的位置。他可不是自己不思进取的姐姐。

    “你看醒祯自己都这么说了,你这个做妈的就少操点心吧。”凤沈河对刘宁红的话很是不以为然。这话换来刘宁红一个不经意的白眼,别人可能没注意到,但凤遥夜看在了眼里,她微微对着宗政一颔首。宗政明白她的意思,便又对着凤沈山说:

    “爷爷既然这样决定了,我这个下属兼晚辈一定会努力做好。不过我真的想让醒祯堂叔来帮我一把,虽然我也是学数字出身的,但是审核审计这部分堂叔肯定比我强。”

    这些早就是凤遥夜和宗政皓鹤想好的,如果这么大的一个工程不主动让凤醒祯和风莲漪参合进来,以后他们俩一定会想别的办法参合,与其等以后发生不可控的事情,还不如现在就让两人出现在可控的局势中,而且主要邀请他们参与,也会让他们觉得宗政很“上道”,会降低对宗政的戒心。

    听着宗政的话,凤醒祯看了一眼妹妹风莲漪,两个人露出一丝不被人察觉的笑。而这边凤沈山和凤沈河一听宗政的话,也倍感舒心。凤醒幽虽然没有表示什么,但同样对宗政得当的行为感到赞同。当酒杯再次举起的时候,各有心思的人们一言一语的又让凤遥夜归宁的家宴热闹起来。 。

    是夜,凤遥夜和宗政皓鹤并没有睡在老宅,纵使沈君秀再三挽留,新婚的夫妻俩还是回到了自己的房子。这只是一个房子,因为没有真正意义上的男女主人,所以不能称之为家。这房子就是凤沈山在凤遥夜十六岁生日时送给她的生日礼物。三室两厅的豪华住所:客厅里纯白色的小三角钢琴;奢华的全真丝金丝绒的布衣沙发;客厅陈列柜中各类精致又昂贵的古董;;全部人造水晶制的吊顶仿自然光源灯;仅仅因为凤遥夜不喜欢实木的原色,凤沈山特意找工厂定制了欧洲田园风格的全套实木家具;卧室中价值超过二十万的超级皇后大床;主浴室里从国外定制送回国的豪华按摩浴缸;三十平米的衣帽间;有着近千本书的书房。当时的这一切都是豫都人从上到下的乐谈,哪怕直到几年后的今天,凤遥夜的这套房子里很多东西依旧是豫都不少富商家中想要购买的。这套房子也只有少数的几个凤家人走入过,唯一一次大众看到这件房子的内部,还是因为凤遥夜为了帮姑婆的度假村代言而接受《豫都新闻》采访开放了给记者拍了客厅,就凤遥夜本人而言,她不希望自己的私人生活受到任何的打扰,尤其是经历了几次被人跟踪、差点被绑架之后,她更知道要隐藏自己的生活。作为豫都第一富豪家族的小公主,她一直都是媒体最想照到照片的人,但是因为她的隐没,又多亏了叔爷爷家的两个堂姑的较劲,还有那个从小到大都仇视她的异母姐姐,凤遥夜的生活并没有被过多的打扰。当她从国外学成回国的时候,豫都的娱乐八卦圈基本上早已不再记得那个年纪轻轻就拥有豫都当时最豪华住所的女孩了。

    不过今天进入住所大门之前,凤遥夜和宗政皓鹤都被闪光灯晃得有点惊讶。竟然还有小报记者守在大楼的入口处等着照两人的照片。凤遥夜皱起了眉头。

    “真可以啊,怎么就知道咱们回来了。结婚之前咱们俩公开亮相他们都没照够啊,结婚之后还要照。好麻烦。”凤遥夜一看保安打开了大门,一踩油门就开了进去。而从后视镜依然能看到闪光灯的闪耀。

    “明天咱们俩肯定是头条,我估计内容是写我御妻有方,能让豫都身价最金贵的女人给我开车。然后再谈论一通你刚才皱眉的原因,十之**是不看好咱们俩的婚姻状况。尤其是咱们提前结束蜜月回来。”宗政皓鹤看看有点烦躁的妻子,笑着安慰她。

    “回家,我要洗澡。我今天折腾的好累。”凤遥夜停好车,一下子趴在了方向盘上,用哀哀的口气说着。

    “今天是够你累的了。还好明天、后天、大后天能休息三天,足够你恢复精力了。”宗政皓鹤下车,晃到凤遥夜的那一侧,为她打开车门,可凤遥夜还是趴在那里一动不动,宗政“要不要我背你回家?”

    “不要,我怕我太沉一下子把您这老胳膊老腿压骨折了。到时候花力气照顾你的还是我。”凤遥夜被宗政逗得笑了,终于也下了车,和宗政并肩往家走。

    “凤小姐,你度蜜月回来了啊。光彩照人哦。”在凤遥夜入住大楼开始就在这里当值的王伯一看到凤遥夜和宗政走进来,就立马迎了过来。

    “王伯,我们回来了。这个是我给王婶从杭州带回来的小胡桃,我记得王婶很喜欢吃干果的。您让王婶尝尝看可口不可口,要是王婶喜欢,我再给她带。”凤遥夜从手提袋里拿出一大罐小胡桃递给王伯。这样贴心的行为让王伯十分开心,嘴里一个劲的道谢。电梯门关上的时候,宗政皓鹤看到王伯一溜烟的跑向电话,要给王婶打电话。

    “王伯是个很好的人,他儿子原来是凤氏的一个建筑工人,后来得急病过世了。王伯和王婶都没什么文化、技能,我爸就托人安排在这里工作,王伯值班管发报纸这些事,王婶就是保洁。你这几次来都没见过,王伯和王婶是我遇到的门卫里最少在背后说人家闲话的人了。所以对他们好点,应该做的。”凤遥夜靠着电梯的墙壁又点燃了一根烟。喷着烟圈对宗政皓鹤说着给王伯礼物的原因。

    “小乖,你是不是做每件事情都是有目的的?或者说你是个目的性很强的人。”打开璀璨夺目的吊顶灯,本来漆黑的屋子一下子明亮的有些刺眼。宗政皓鹤看着坐在地板上脱靴子的凤遥夜,慢慢的问着。

    “难道你不是吗?其实你比我更有目的性。这是专门给你准备的和我一个款式的夫妻拖鞋,亲爱的夫君大人,不需要我跪在地上为您换拖鞋吧。”凤遥夜从玄关的鞋柜翻出和她脚上粉色小兔子拖鞋类似的粉蓝色小兔子拖鞋放到了宗政皓鹤的面前。看着这双拖鞋,宗政哭笑不得。

    “我是个大男人,你让我穿这么可爱的拖鞋?再说了你不怕我有香港脚熏坏了这么可爱的兔子?”

    “首先这拖鞋不属于可爱范畴,最多是宝气一点;其次你没有香港脚,在西塘我就知道你的脚不臭。”凤遥夜起身走向厨房,留下宗政继续和拖鞋纠结。

    读好书,请记住唯一地址(/

    /)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