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港台言情小说 » 斗凤帏 »  第二十节 触及情与欲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二十节 触及情与欲

小说:斗凤帏作者:疯狂的爆米花
返回目录

    ( )

    凤遥夜还有点轻微的咳嗽,但宗政皓鹤却没又看向他,眼睛看着天花板,原因只是他低头顺着他的手方向看去,目前不仅能看到撇开的前衣襟,就连凤遥夜的后颈部和部分后背也能看清楚。 w-w-w.7-k-ankan.c-o-m。彩*虹^*文_学%超#速~.更新宗政皓鹤自认自控能力很不错,但是就这么折腾下去,他可不保证今天是不是月圆,他都可能会失控。

    “其实我并不讨厌凤可儿,甚至有时候我还觉得她很可怜。但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宗政,其实我也很想要兄弟姐妹。但兄弟姐妹多了也没什么好处,是不是?”凤遥夜在宗政的身边慢慢的睡着了,临睡前还模糊地给他留下这样一句话。宗政靠着床头看着卷曲睡在自己身旁的凤遥夜,手指从她的脸颊划过,又一次惊讶着自己的感觉。比他想象的还有柔软细致,一头瀑布一样的秀发飘散在柔软的羽绒枕头上,凤遥夜侧着身子陷入了沉沉的梦乡,宗政在灿烂的灯光中细细的看着她。他关上卧室的大灯,打开床灯,慢慢的喝着凤遥夜给自己准备的蜂蜜柚子茶,眼光却一直没有离开凤遥夜的脸,按照美国人的审美观,类似凤遥夜这样的杏核眼、小鼻子绝对够不上东方美女的标准。比较起洋味十足的高鼻梁、深眼窝,凤遥夜根本就是乖乖的小娃娃,这时宗政才恍然大悟为什么凤遥夜的脸那么可爱,原来她是。又忍不住伸手摸了摸她的脸,油脂般细腻的触感,让宗政舍不得移开手。这种触摸已经无关任何情或者欲,这是一种欣赏,就像把玩一件上好的和田玉器,就像闭上眼睛享受入口即化的上等鹅肝,一种纯粹的享受。顺着凤遥夜的发迹慢慢的滑动,他碰触到的发丝轻软的似乎是被墨浸黑的蚕丝,信手捻来一缕慢慢的玩弄,不经意间两人的身体接触的更紧,凤遥夜身上那种特有的味道又一次萦绕了宗政皓鹤,他把手中的杯子放在床头柜上,整个身体躺进了那张超宽的大床,就是想看看自己身边的这个小娃娃,一个在睡觉的时候会不自主的吮吸大拇指的小娃娃。 。/

    /宗政一瞬间觉得自己更像是一个在呵护自己宝贝的男人,他有一种冲动希望自己并不是那一纸协议的签字人,现在他才真的明白为什么凤遥夜说在这次协议婚姻中鲁莽的不是她,而是他。卿本佳人,华龄正芳,宗政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那有点奶香的味道一点点顺着鼻翼进入肺部、更深的存进了他的记忆中。

    宗政皓鹤只是想暂时的靠在那里享受一下那种极好的触感,但是当他闭上眼,却发现再也无力从萦绕他的味道中起来。床头的小灯依然亮着,客厅的大灯映着一些光扫在卧室的入口处,可宗政完全不想起身去关,他半侧着身子,枕着自己还在玩弄凤遥夜头发的右手,左手还是那样慢慢的在凤遥夜的脸上滑动,有时候触感重了,凤遥夜似乎有点不舒服了,会小小的哼一句,而且也许是因为太累了,她现在睡得并不老实,似乎总是在扯衣服,她的动作经过床的传递清楚地被宗政皓鹤感知着。就这样不知道过了多久,宗政睁开眼看看表已经十二点多了,他起身走到客厅把大灯关上,将手机调至震动状态,又走回凤遥夜的卧室,正准备关灯,他惊讶的发现凤遥夜正在无意识的把原本还勉强裹住她的浴袍踹到地上了,丝被挡住了一部分雪白的躯体,但是光洁的大腿在一伸一缩间完全落入了呆立在门口的宗政皓鹤眼中,就像在西塘睡觉一样,凤遥夜的胳膊完全落在了被子外面,她像小孩子一样夹着被子睡着,宗政皓鹤深深地呼吸又吐气,现在的凤遥夜漏了整整半个身子在被子外面。文学虽然看不到更多,但是他也知道凤遥夜刚才反侧睡不老实的原因了,玉一般的身体就这样落入了他的眼里。 w-w-w.7-k-ankan.c-o-m。不知道就这样看了多久,凤遥夜又翻了身,整个身子陷入了被子中,宗政皓鹤才缓过了神。

    想想自己竟然想十几岁的毛头小子一样被定格在这里,宗政皓鹤无奈的笑了一下,他轻轻地走进去把床头灯关了,又站在床边一会,继而转身走回了书房,躺在那张简易床上,外面夜空的星光闪烁,而他却要面对一个无眠之夜。当某些**的闸门被打开,它就会像洪水一样把人淹没。

    “夫君,相公,亲爱的,老公,,,。”宗政隐约的听到似乎有人在他的耳边用甜的腻死人的声音叫着,但是他不知道这是在叫谁,勉强睁开眼他看到凤遥夜超级无敌放大的面孔正对着自己,猛的一吓,他立刻清醒了。一个深呼吸,那缠绕了他一夜的味道又浮现在鼻翼间。

    “你总算醒了,我觉得如果不叫醒你,任你这么睡下去,对你不公平。”凤遥夜看着宗政完全清醒过来,她才站直了身体。

    “有什么不公平的?”宗政搔了搔头发,也坐正了身子,不过他却没有掀起被子下床。画地图的尴尬竟然又出现在宗政皓鹤的生命里,这点让意识已经完全清醒的他觉得十分不可思议。

    “第一如果你再不起身,早饭就彻底凉透了,让你吃回炉的早饭对你不公平吧。第二如果你再不起身,你的手机马上就要没电了,因为它一直在震动,、、,让你错过很多重要的信息对你不公平。”凤遥夜一屁股坐在了沙发床的空位上,把手里的手机递到了宗政的面前,“我不是有意看的,不过上一次震动的时候,我拿起来看了一眼,是梁思浓来电。而且我可以主观臆断一下吗?

    “愿闻其详。”宗政看着凤遥夜一脸玩味的表情,深深地呼气、吸气。他知道凤遥夜肯定说不了什么真正意义的好听的话。

    “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九的可能性。全部都是梁思浓小姐的电话。如果我臆断对了,下面发生什么要让我来安排。”凤遥夜脸上玩味的表情更重了。

    “我怎么觉得没好事呢。”宗政看着她越来越明显的笑意,忽然觉得后背有点凉。“我怎么能知道你有没有先看过我的手机记录了。如果你已经都看过了,我岂不是赌什么输什么。这可是第三个不公平。”

    “真是一点都不信任我的人品,我发誓我真的没有看你的手机,你可以查啊,我可不知道你那部价值数万的多功能无敌手机的启动密码。所以你就跟我赌这一局了。”没有一次性诱拐成功,凤遥夜往宗政身边靠了过去,原本两人之间的距离就不算远,让她这样一动弹,整个人基本上都贴到了宗政皓鹤的身上。

    “小乖,知道男人早晨清醒的时候都会有不理智的行为吧?所以为了你好,你最好不要靠我这么近。”宗政皓鹤又一次发现自己无法呼吸了,全部都是凤遥夜的味道。

    “你干脆说的更直接一点好了,说你已经一柱擎天好了。”凤遥夜看着一脸无奈的宗政皓鹤,心情特别的好,不知道为什么每次当凤遥夜看到宗政皓鹤出现无奈的表情,尤其是因为她而出现的时候,凤遥夜的心情都会变得非常的好。

    “好女孩不该这么说话的。”听到凤遥夜有点不正经的话语,宗政皓鹤的心情更差了。

    “拜托,我是你老婆啊,绝对正宗的老婆哦。喏,桌子上是给你准备的温开水,你看我这么贴心,我可是做好了早饭才来叫醒夫君大人的标准好老婆,你怎么还能说我不是好女孩呢。”凤遥夜也听出了宗政皓鹤语气中出现了一些不高兴的意味,乖乖的远离了宗政皓鹤,起身去了厨房,不过马上就走出书房了,还是回头留下一句更让宗政皓鹤无奈的话。这也算绝对正宗的老婆?她作为妻子最重要的应尽的义务都用条文进行了约束,还敢自夸是最正宗的老婆?宗政皓鹤一脸苦笑的站了起来,这时手机又开始震动,他看了一眼,果然来电的是梁思浓。他想了片刻并没有接起,依旧还是让手机继续震动。收拾好简易床,把花了世界地图的被套拿到了客厅的卫生间,丢进滚筒洗衣机,按下洗涤程序,这才走进厨房。

    映入眼帘的餐桌上摆好了非常养眼的西式早餐:煎的黄澄澄的鸡蛋,已经抹上奶油的烤面包片,炸的微微有点油的火腿切片,浓郁的咖啡。凤遥夜已经在和三明治开战。厨房也是仿照欧美习惯装修的,二十多平米的厨房中间摆着奶白色的餐桌,宗政皓鹤第一次详细的观察凤遥夜的厨房。

    “一般家里有微波炉很正常,你竟然还有一个大尺寸的烤箱。你会用吗?”宗政皓鹤先拿起了咖啡,凤遥夜的咖啡一定是用正宗的烘焙咖啡豆精心烹煮出来,所以在回国这么长时间之后,宗政皓鹤终于又能在家一样的环境里享受到真正的咖啡。不过看着连火鸡都可以烤的大尺寸烤箱,他还是觉得凤遥夜纯粹是为了美观才安装的。

    读好书,请记住唯一地址(/

    /)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