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港台言情小说 » 斗凤帏 »  第二十九节 各家存心事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二十九节 各家存心事

小说:斗凤帏作者:疯狂的爆米花
返回目录

    ( )

    开车回家的路上两人都沉默着,没有再探讨关于上午的会议内容,凤遥夜不想主动说话,因为她现在还搞不清楚宗政皓鹤对于梁思浓告状的事情有什么样的想法。 。她早在布下陷阱意图解决梁思浓这个麻烦的时候,就已经预料到了她会去找凤醒祯哭诉,但是她确实没想到凤醒祯会把这些事情告状到长辈耳朵里。而且内容一定被歪曲到了一个无极限的地步。她现在要考虑的是怎么样改变祖父祖母的想法,把驱逐事件继续下去。今天上午凤遥夜明确的看到凤醒祯眼里的兴奋,尤其是在当凤沈山质疑宗政皓鹤能力的时候。

    奢华的水晶吊灯散发出夺人的光彩,对于回家这个字眼,他们两人都没什么感觉。进入家门也依旧没有那种回到家的松弛,在凤遥夜和宗政皓鹤的两人世界里,他们的重心全部都在工作上,那个豪华的家不过是更加舒适的一个办公地点而已。换上舒适的拖鞋,套上随意的家居服,两人一人一部电脑,又开始了工作。

    “今天会发生这样的事情,让祖父怀疑你,对你产生不好的印象。很对不起。”不知道过了多久,凤遥夜轻轻地说着。她觉得自己有理由对宗政道歉。

    “我觉得你不必道歉吧。我估计老爷子对我的绯闻早有耳闻。只不过这次是家人告状,他要表示一下重视吧。”宗政皓鹤无所谓的说着。

    “你觉得祖父不给你贷款的权利,是不是也算是一种惩罚?”

    “你不觉得这是考验?老爷子现在要看的是我到底有多大的能力,或者说他要知道给自己孙女找的丈夫到底有没有能力辅佐孙女,又或者说他要看看自己孙女找的男人到底有多大的野心。 w-w-w.7-k-ankan.c-o-m。文学”宗政看了看凤遥夜,并不认可她的话。宗政皓鹤很清楚就算没有那天梁思浓的事情,今天的准高层会议也不会一致通过对他的任命案。

    “每个董事其实都有私心,小党派意识也很强烈。别看今天凤醒祯一句反对的话都没说,但是你应该看出来他手下的那些亲兵近卫的反对声浪绝对强悍。就差没有直接说你没有资格了。我是相信你有足够的能力承接这么大的项目,但是我确信一定会有人暗地搞鬼放冷箭。一般这些人都喜欢攻其不备出其不意的耍出贱招,祖父今天就这个事情的安排也表示的很清楚,我肯定是没可能参与了。在家能够看看你给我的资料,我就很满足了。”凤遥夜放下手里的电脑,仰着头看着水晶吊灯,光芒太夺目,让她紧紧地闭上了双眼。在她的心里似乎第一次意识到她的很多行为的目的是明确的,只不过在执行的过程中出现的太多的人为因素,以至于凤遥夜开始怀疑她最初的目的是不是正确。

    “想什么呢,走神这么严重。”不知道过了过久,宗政皓鹤出声打断了凤遥夜的胡思乱想。

    “你觉得能依靠这一次项目就把凤醒祯的问题查清楚吗?”

    “小乖,心急吃不了热豆腐。你认为清理走他一个人,就能把凤氏整顿好吗?中国有句老话:拔出萝卜带出泥。你应该比我更清楚,这几年下来,凤醒祯已经安排了多少人在凤氏内部。清理他一个人很简单,但是清理一批人呢?而且就今天的准高层会议的参与者来看,他还是有不少比较硬的羽翼和支持者。小乖,你要是真的想把他完全的清理出去,我建议先清理他的羽翼。”

    “嗯,我赞成。 。先把这毛都给他拔干净,看他怎么折腾。文学你还要继续看文件?那你自己独立奋斗吧。我去给我祖母打个电话,看看凤醒祯到底怎么告状的。”凤遥夜也没穿拖鞋就光着脚走向卧室,宗政皓鹤看着她离开的背影,忽然没来由的叹了口气。

    “祖母,您睡了吗?今天开会抑郁了,想问问到底我堂叔怎么说宗政的。”凤遥夜趴在床上,拨通了电话。

    “他真的这么说的啊。祖母,祖父是不是也觉得宗政很不靠谱了?今天上午开会就算不是很明显的表现出来,也是表现的比较明显了。其实您跟祖父说说了,宗政这些事情我都知道,而且很多此类的事情都是我现在处理的,可能效果有好有坏,这都要取决对方是死缠烂打型还是干脆利落型了,梁思浓就是死缠烂打。您不知道那天她有多过分,我都恨不得打电话报警了。要不是欢铭哥哥阻拦了我,我绝对让她进监狱。”凤遥夜看着门边站着的宗政皓鹤,吐了一下舌头。她的语气是那么的无辜、气愤,但是表情却是那么的讽刺和诙谐。

    “是啊,欢铭哥哥都知道的。不信您和祖父问问他啊。您给我妈妈打电话说的事情我觉得都是我堂叔被那个女人忽悠了之后瞎说的。我又不能直接找堂叔对峙,万一堂叔也被她给骗了,那我的话说出来肯定会让堂叔觉得没面子。祖母,您说怎么办?总不能让宗政就这么一直被家里人误解吧。外人怎么看我的婚姻其实无所谓,但是自家人都希望我的婚姻出问题可就太不应该了对不对?”沈君秀不知道在电话的那边说了什么让凤遥夜很不高兴的话。凤遥夜的脸色沉郁起来。

    “反正我信任宗政,他会爱我一如誓言。祖父如果不希望他参与这次竞拍,宗政也能理解祖父的苦心安排。嗯,祖母,我了解祖父的用意。您不用担心我有想法。明天让宗政和祖父沟通吧。我最好还是什么话都不说,毕竟这个时候,我这点怨气都不算什么,公司比较重要。那好吧,祖母您早点休息,我周末没事就回去看您。”凤遥夜挂断电话,看着门口的宗政皓鹤。脸上还是讥讽如初的表情。

    而挂断电话的那头沈君秀看着凤沈山,掩饰不住生气的说:“你跟老二他家孩子说说,不要总是质疑小夜的幸福。我孙女的日子轮不到他说三道四。”

    “老婆子,小夜跟你说什么了。你这么生气。”凤沈山把玩着手里的核桃,不温不火的问着。

    “你说老二他们家孩子什么意思啊。是不是小夜过得不好他们很高兴啊?就和那个凤可儿一样,一点都不安好心。这样无理由的小道消息就要传给咱们听。老头子,你信不信小夜的眼光吧!”

    “老婆子,小夜选的丈夫其实很好,但是你想想这么大的项目,我一开口就交给他肯定会有很人不同意的。就算明面上不表现出来,暗地里能不想吗?你不会以为老二就没想法吧?老二也希望自己的儿女能出人头地啊。也亏了醒幽经营能力很强,要不我都不知道这公司是建立起来干什么的。还好醒幽这几年没有在外面玩花花心肠,要不我也能被他气死,就和当年老二那点花边新闻一样。老婆子,你就不要气了。人都有私心。醒祯给公司也干了好多年了,怎么会不想给自己张脸,公司这么一个大蛋糕,不都想坐分其成、分一杯羹。如果老婆子你真的希望小夜能接手这样的公司,那这点考验对她而言不算什么。”凤沈山还在手里盘转着核桃,继续和妻子说着。

    沈君秀看看老伴,不再多言语。她对于凤氏的工作从来不想多说一个字,毕竟那是老头子兄妹三人的公司,沈君秀就是有私心也不能多说。昨天接到凤醒祯电话的时候,沈君秀差点没被气的血压直冲三百毫米汞柱,她最疼的小孙女竟然会步她妈妈的后尘嫁给一个花花公子!凤醒幽是私生子玩出来了,大家才知道他花心成性。难道也要等宗政皓鹤在外面玩出私生子带回家给自己的乖孙女养活了,才知道凤遥夜嫁错了男人,错付了终生?

    一晚上,三个家庭都在思索着这些事情,但是想的都不太一样。而凤醒祯也在想着这些事情,当然也不是他自己,还有梁思浓。

    在梁思浓的公寓里,凤醒祯横着躺在沙发上,当然身体上没有什么衣物,在梁思浓的面前,他毫不忌讳自己微微开始出现的将军肚,这个女人就是被他这个有着将军肚的男人拿走了第一次。对女人而言,自己身体的第一个男人会是刻骨铭心的。凤醒祯可不想要什么刻骨铭心,他要的就是梁思浓那具随时能敞开让他发泄的身体。而自从他发现梁思浓对宗政皓鹤感兴趣之后,这个女人就更成了他手里的一颗小棋子。他鼓励着未婚的梁思浓去追求宗政皓鹤,当然他会很好心的出谋划策,想到这里他得意的笑了笑。在他眼里,女人是真的很愚蠢的动物啊,一旦遇到事情就来跟他倾诉,就连和宗政皓鹤床上的那点快感也会说出来跟他分享。

    “真是个傻瓜啊。”他看向在淋浴间沐浴的梁思浓,**又一次产生。走进浴室,在水柱的冲击下,一对男女又一次迷乱在最原始的**中。

    再次恢复平静已经是个把小时之后的事情了,梁思浓靠在床边,给凤醒祯点了一颗烟。娇滴滴的说:“你说宗政皓鹤这次是不是就该主动来找我了?”

    读好书,请记住唯一地址(/

    /)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