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港台言情小说 » 斗凤帏 »  第三十二节 岷春路探地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三十二节 岷春路探地

小说:斗凤帏作者:疯狂的爆米花
返回目录

    ( )

    早上两人来的很早,基本上没有员工看到他们俩携手出现的镜头,而当两人并肩从主管专用电梯里走出来,凤氏的前台小姐发出一声羡慕的惊呼。 。彩|虹!.文!.学(.网.超_速!.更.新凤遥夜藏在墨镜后的大眼睛无奈的甩出一个大白眼给宗政皓鹤。今天宗政皓鹤穿的太过骚包,竟然选了一套可以搭配凤遥夜的情侣装。凤遥夜今天是黑色裙子配粉色衬衫,宗政也搭配了一套黑色西装配粉色衬衫。出门的时候凤遥夜就觉得有点别扭,但没说什么反对的话,等到现在她才后悔怎么没在早上就拖着宗政回房间换衣服。

    开着车,凤遥夜有习惯性的点上一支薄荷烟叼着,这个动作又让宗政皓鹤忍无可忍的动手把烟夺了下来。

    “怎么看你都越来越像那个包租婆。小乖,你今天到底怎么了?”

    “我想叼奶嘴,问题是怕你笑话,所以只好叼烟卷。要不你下车去给我买个奶嘴?”凤遥夜眼瞅着自己的烟被丈夫抢走,情绪更加不好。

    “小乖,把车靠边停下。”宗政皓鹤听着凤遥夜的话分外的刺耳。凤遥夜转过一个十字路口,一脚刹车就把车停在了路边,手指紧紧的握住方向盘,看得出她在努力的控制着想要爆发的情绪。

    “小乖,告诉我你到底怎么了?”宗政皓鹤把手刹拉上,将车子熄火。静静的看着凤遥夜。许久,凤遥夜深深的呼出一口气。

    “大丈夫有打落牙齿和血吞的本事,对吧。万事当忍则忍,所以我也没必要因为梁思浓的事情生气啊。没事,宗政不用害怕。我再怎么拧巴也不至于开车撞向安全岛的。 。”凤遥夜再次发动了车子,驶上大道之后,再开口说的话已经又恢复到正常的状态,“一会你会见到刚才我电话里的太子爷,你还记得东郊那块近年最大的那块工业用地流拍的事情吧。那就是这个太子爷闹腾的,我和栗子从小就是一个幼儿园长大的,算上佳人,我们三个可以说是比得上亲姐妹的交情。太子爷是栗子的外人,你要是能和他搞好交情,至少十年之内,豫都很多事情都能办的很顺利。咱们婚礼的时候,因为栗子刚怀孕反应比较厉害就没有来参加。太子爷还是蛮好相处的一个人,虽然比较不按理出牌。”

    “你还是刚才那个样子比较像二十多岁的年轻人,小乖,你不会是因为我年龄过了三十,所以你也总是一副老成的样子吧?”宗政皓鹤看着凤遥夜没有任何表情的脸,真怀疑她还是不是在西塘那个跟他开玩笑,逗乐的人。

    “拐过这个路口就到岷春路了,地图上看岷春路是南北走向,咱们现在就是从南头开进岷春路,那块地的前牌号是岷春路三十九号,而岷春路十二号是豫都市公安局,岷春路四十六号是豫都铁路局。岷春路东边的垂直路是豫淮路,你也知道那条路上基本上全部都是政府办事部门,岷春路向南平行的孝岩路有豫都的三所大学主校区。向北平行的路就到咱们家了。大概的外周坏境就是这样的。”凤遥夜没有理会宗政皓鹤的话,只是随手拿出一份已经标好内容的地图递给宗政皓鹤,开着车指点着地表的建筑物。

    “这块商用地前期是什么建筑?”

    “是民航部门的一个招聘培训中心。七层的老式建筑,最早最早的时候是建国初期的一个技能学校吧。后来就成了民航的一个产业。豫都有自己的飞行管理学院在豫都北,这个老楼后来就慢慢的变成了一个对外的酒店,但是效益很一般,听我民航的同学说里面是破烂不堪。 。民航新建的那个酒店豪华阔气,自然不会再将这个酒店作为主要的营业来源。素以我估计第一地面建筑是已经到了使用年限了,第二民航也没兴趣在投入较多的款项进行土地续约、翻建或者重修。所以政府和民航部门达成了一定的协议,这块地就重新流通推向市场竞拍了。”凤遥夜稳稳地将车停在了一幢建筑物的大门前。宗政皓鹤看了一眼里面的建筑,有些老式的俄罗斯建筑的影子,估计应该是前苏联援建的成果之一。历数一下年代也确实很久远了。

    大铁门斜斜的关着,窗户上玻璃基本上都还算完好,总体看上去确实和周边的建筑有些格格不入。这几年改革开放、经济急速发展之下,豫都的建筑总是在一夕之间换了新颜,光彩明亮的玻璃幕墙建筑一座座的拔地而起,湖蓝色的玻璃从能在任何时候泛着或锐利、或温和的光芒。而面前这幢老实建筑,灰白色的墙体,厚实的台阶、扶手,处处都是前苏联的影子。

    “苏式建筑就是厚实,特别经得起使用。在我看来再用个十几二十年绝对没问题,不过确实和周围不太协调啊。如果是哈市的那条中央大街,走的全部都是异域风情也就没什么关系了,但是咱们现在抬头看看,岷春路的二十层以上高楼十个手指头都不够计数用的,所以这建筑注定要被淘汰了。”凤遥夜没有下车,熄火开始等她口中的那个太子爷的到来。

    “这附近有居民区吗?”宗政皓鹤看着地图继续问着。

    “我记得有几个大院,但是归属哪些单位,我不知道。你一会可以问问太子爷。”凤遥夜正说着的功夫,从路对面嘀嘀传来两声汽车喇叭。

    “说曹操曹操到。”凤遥夜起身先下了车,宗政看一辆黑牌的奔驰级车开到了面前。

    “小黑,你又早到了。每次都这样,你觉得等人很爽啊。”车门一打开,下来一个精壮的男人。

    “太子爷,两个月不见,你怎么又胖了?我这么有耐心的等你,你应该觉得特幸福才对,还敢没下车就跟我叫嚣?”凤遥夜走过去用脚踹了踹奔驰车的轮胎,笑着说:“换车也不知会我一声,以前的兰博基尼呢?”

    “栗子说以后送孩子还是轿车、房车比较好,开跑车太不正统了,就换了啊。”这个精壮男人笑着耙了耙头发,说到自己老婆和未出世的孩子时候一脸的幸福。

    “我先生宗政皓鹤,你第一次见。上次找栗子出来帮我相人的时候,你去外地了。”凤遥夜向宗政皓鹤伸出手,笑得很甜蜜的说着。

    “宗政皓鹤!?栗子可没说你嫁给日本人啊!不说是华裔吗?你怎么可以嫁给日本鬼子啊?”这个男人一听到宗政皓鹤这四个字就带点脏字的问候了起来。

    “什么日本人啊。纯种中国人啊。你真没文化,宗政这个复姓很古老了。再说了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的婚嫁观念,就是全世界男人都死光了就剩日本人了,我就算当尼姑也不会嫁的。还拿日本鬼子这几个字来刺激我啊。”凤遥夜听着来人的话,依靠着宗政皓鹤就笑了起来。

    “那没办法啊。你家那口子的姓真的太让人误会了。我还是第一次知道有姓宗政的呢。小黑,你很厉害啊。你的姓就很奇怪了,你还能再找一个更奇怪的。佩服啊。宗政皓鹤,对吧?初次见面,我叫张儒庚。小黑发小的老公。宗政皓鹤先生,我由衷的感谢你把小黑娶回家了。我太崇拜你的能力和耐力了,你能娶到小黑真的很厉害啊,当年我追我老婆的时候,那重重阻力全部都是来自于她的策划啊,而且还是越洋安排啊。你追她的时候是不是也诸多磨难啊!”张儒庚主动和宗政皓鹤握握手。

    “还好,还好。”宗政皓鹤这四个人引得两个男人不约而同的笑了起来。惹得搂着宗政皓鹤的凤遥夜一伸手就在宗政的腰上掐了一把,“叫你们笑,回头让栗子拾到死你。笨蛋太子爷。”

    “小黑,你说是让宗政跟着你叫我哥啊,还是怎么着?反正我觉得宗政这两字怎么叫着这名字都觉得有点别扭。小黑和栗子的名字就很奇怪,你们两个这个倒是更绝配啊,一只小白鸟,一只小黑鸟。”张儒庚边说边向大铁门走去。他从里面看门的喊了一句什么,就拿出证件让里面看着,大铁门嘎啦一声打开了。

    “张儒庚,你要是敢让我家先生叫你哥。我以后每次都叫栗子为太子妃。我看栗子回家怎么拾到你。”凤遥夜很不满意张儒庚的话。走在他身后还撇着小嘴,念叨几句。而身旁的牵着她的手的宗政皓鹤却在琢磨着刚才张儒庚的话。他又看看身边的凤遥夜,怎么从来没有意识到他们俩的名字还有这样的联系呢。

    “皓鹤,白色的仙鹤。小白鸟。凤遥夜,晚上的凤凰,小黑鸟。”宗政笑了,凤遥夜没有听清他嘴里的话,睁大眼睛表示疑问。

    “我说这个太子爷是真能联想。夜者黑也。所以他叫你小黑。对吧。”看到凤遥夜抿着嘴又笑了起来,宗政知道自己猜对了,不过给这么个***的近乎透明的女孩子起外号叫小黑,他倒还真的很佩服这个太子爷的联想能力。

    读好书,请记住唯一地址(/

    /)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