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港台言情小说 » 斗凤帏 »  第四十一节 敲山震恶虎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四十一节 敲山震恶虎

小说:斗凤帏作者:疯狂的爆米花
返回目录

    ( )

    “我还以为你下午不来上班了呢。 。/

    /”凤遥夜刚进办公室,宗政皓鹤的内线电话就响了起来。

    “没心情和她继续腻歪下去,一桌子的活没干完呢。哪有那个美国时间跟她耗着。你那里的事情办得怎么样了?”凤遥夜看看对面办公室现在只有宗政皓鹤和左丞宇在。

    “一般般,不是很顺利。而且已经有人托人来问我关于岷春路的事情了。对方的速度也很快啊。虽然还不知道是什么级别的人物下的命令,但是既然这么快就找到我,你也能明白对方的消息很灵通啊。”宗政皓鹤也看向了凤遥夜的办公室,果不其然看到了凤遥夜正看向他的脸。

    “你觉得咱们凤氏内部有人在向外散布消息?”凤遥夜一听来了精神。

    “应该不是,董事会那么多人随便在外面吃个饭,说一下,我估计全豫都都能知道吧。对方没有挖你的墙角,只是在套近乎。”宗政皓鹤声音懒洋洋的传过来,凤遥夜笑了。

    “挖我的墙角?他试试看啊。看我怎么打断他的腿!晚上,你还准备加班?”歪着头夹着电话听筒,凤遥夜把小风衣脱掉,还不到夏天,但中午的天气已经开始热了。凤遥夜又不肯开空调,总觉得浪费资源。毕竟祖父是节能环保的带头人,做孙女的也不能太浪费。

    “暂时没这个安排,丞宇想去找你的佳人美眉吃晚茶,怕邀请不出来,想你出面呢。”宗政皓鹤笑着说,看着对面也在笑的凤遥夜,又说:“你要不要直接走过来让丞宇跟你说,我看你夹着电话也很累啊。”

    凤遥夜放下电话,走除了自己的办公室。 。彩|虹!.文!.学(.网.超_速!.更.新想想也是啊,就在对面屋子,还要浪费内线电话。就算是内线电话可能也要收费的吧。

    “左家弟弟,你想约佳人啊!”凤遥夜扯过一张椅子坐在了宗政的身边。剥开宗政递给她的一只橘子,慢慢的吃着,说着。

    “呵呵,嫂子见笑了。”左丞宇这一声嫂子直接就把凤遥夜噎在那里。

    “饶了我吧。你能不把我叫这么老吗?我比你还小好几岁呢!”看着还有点时间才到上班的点,凤遥夜也轻松的聊起天来。

    “叫你凤小姐也不合适啊。难道真的要公事公办的叫你凤特助?太外气了吧。”左丞宇也逗乐起来。

    “小乖,你还是让他叫你嫂子吧。要不他心里不舒服,丞宇喜欢做小字辈。”宗政皓鹤也掺和进了斗嘴。

    “哎,学长的话不能这么说的。如果你们没结婚吧,我绝对要公事公办的叫特助,还是毕恭毕敬的。可你们结婚了啊,我虽然心有不甘也要叫嫂子的。”左丞宇不知不觉中了宗政皓鹤的圈套。

    “小乖,听到没,咱们的丞宇弟弟是心不甘情不愿的尊称你啊。”宗政皓鹤吃着凤遥夜递到嘴边的橘子,一点都不避嫌的表示着亲昵。其实他心里也奇怪的很,为什么凤遥夜就能很轻松很自然的表现出这样的亲昵,似乎剥开橘子送到自己嘴边这样的动作已经是凤遥夜最熟悉的动作。

    “他不甘心好了,再怎么着我都是他嫂子。还有啊,左小弟你要是想今天晚上见到我的佳人妹妹,你可一定要对我毕恭毕敬哦。 w-w-w.7-k-ankan.c-o-m。”凤遥夜把橘子皮往垃圾篓里一扔,擦擦手,也笑着说着。彩|虹!.文!.学(.网.超_速!.更.新

    左丞宇一听这话,立刻笑得很献媚,看的凤遥夜扑哧就笑了出来。

    “亲爱的。你看看你学弟的脸,好色啊。他脸上要是在流点哈喇子压根就是膏药旗国的欧巴桑。他不是留学米国回来的,怎么看着这么像从膏药旗漂流过来的呢?”凤遥夜换了位置又向宗政皓鹤的身边靠了一些。身上淡淡的的香水味萦绕了过来。宗政皓鹤见到那一大瓶黑色香水,还是在结婚前,他知道那是一款男性香水,最初他还以为是凤遥夜要送给自己的,没想到竟然是凤遥夜自己用。当时不是每天都用,慢慢的他发现,凤遥夜只有上班的时候才会喷,其他的日子凤遥夜的身上都是那种淡淡的奶香味。他不敢深呼吸,生怕那混合着奶香的味道控制他的思绪。已经过了一上午的时间,现在凤遥夜的身上弥漫的已经像是融合到她骨子里的那种清淡味道。有点花的甜味,又有些松树、兰草的清淡,融合着宗政皓鹤每晚都熟悉的奶香味,更是让本来就已经有点困惑的心思有笼罩了一层浓浓的迷雾。身边的俏佳人再和师弟笑着说着不知道什么内容的话,这一刻宗政皓鹤只是静静地看着听着,悦耳的声音从那漂亮的菱口中流淌出来,只是觉得那就是一首乐曲,完全不让人在意内容的一首乐曲。

    “你在发呆哦,就连你师弟走了你都还在发呆。工作压力一下子变大了,难道开始不适应了?”不知道过了多久,凤遥夜冰凉的小手抚上了宗政皓鹤的脸。

    “你不觉得现在的动作太亲昵了?”回了神的宗政皓鹤并没有躲闪凤遥夜的抚摸。

    “有吗?咱们是夫妻啊。亲昵一点也没什么不好的吧,我知道有很多人不乐见咱们这么亲昵,但是我也坚决相信有很多人非常乐见咱们再亲昵一点。所以我以后会有事没事的表示一下爱意,你要是不喜欢,现在就告诉我。”凤遥夜想到中午凤莲雯中午唠唠叨叨的话,略微有点不悦浮现出来。

    “看来凤莲雯中午没少说我的不是,又一次让我的小乖出现了不悦的情绪。还好是表现在我的面前要是出现在那些想要看的笑话的人眼里,不知道会有多开心呢。”宗政皓鹤也抚上了凤遥夜的手,慢慢的握在自己的手里,那双手总是冰凉的,似乎怎么暖也没办法变成温暖的。

    “你说我这一步棋是不是走错了?怎么感觉没有控制住梁思浓,反而还把自己拖进了一个无奈的漩涡。”凤遥夜没有抽回被宗政皓鹤握住的手,有些无奈的说着。

    “我想你可能太心急了。清理异己要有点时间的,不过我并不觉得你做那件事情操之过急,我和梁思浓的关系早早晚晚都会变成别人拿捏你的把柄。你不去挑明了,自然会有人挑明了去做。最重要的是我想有些人挑明这事情的手段会更卑劣吧。虽然到现在我也不是很赞同你的手法,不过我想他们的手法可能比你的更卑劣。”宗政皓鹤直言不讳的说着。

    凤遥夜低下头看着那双丈夫的手,沉默了。不可否认宗政皓鹤说的很对,发生在婚前的男女关系就算结束了,也会被人拿出来说事,哪怕夫妻两人和睦的无以伦比,依旧会被人唱衰,似乎看不得别人幸福生活的人大把大把的存在,似乎每个人都有种旁观看笑话的心态,心理上不正常的人似乎真的很多,但是凤醒祯的行为绝对不是出自心理问题,他的一举一动都是有目的的,尤其现在凤氏的上层里已经布满了凤醒幽的人脉,而且还是绝对直系的人脉,他要想扳回一城,应该是去努力的工作,偏偏他喜欢搞歪门邪道,要是把他玩歪门邪道的那点功夫用在工作上,凤氏的大权在未来就未必能稳稳的握在凤遥夜的父亲的手里。

    “那你说该怎么办?现在我有点不知所措了。你就当我是玩的没脾气的小猫,扔下一团杂乱的线让你整理,行吗?”凤遥夜在抬起头,小嘴撇了撇,一脸的不认输,让宗政皓鹤看的只想笑。

    宗政皓鹤忍了忍才没有用手去捏捏凤遥夜的脸,能看到凤遥夜吃瘪的样子实在难得,她虽然没有时时刻刻的显示出自己的优势,也没有很刻意的显示出高人一等的姿态,但是似乎在她骨子里与生俱来的气质永远在无形间就会给人一种压力。而现在看到她可爱的吃瘪表情,真的是有反差。

    “行,我给你收拾麻烦好了。不过我要做什么,你可以全力配合我。你这个小堂叔的脑子也是不一般的会用。我虽然不精通与人斗,但是至少我精通如何用钱,而且在这里——凤氏,我也坚信没有钱搞不定的人,尤其你还是凤氏百分之九十九内定的接班人,凤氏的职工得罪你无疑是得罪了未来的女皇。我想在凤氏是绝对不会有人会傻得的跟钱和跟内部权力的至高点搞冲突。当然我说这些人不是你们家族内部的,你明白吧?”宗政皓鹤又捏起一个橘子塞进凤遥夜的手里,凤遥夜立马乖乖的剥橘子,毕竟让人干活是要给报酬的,剥个橘子皮算什么呢。

    “咱们敲山震虎,就像我说的一样先开始面对他的左膀右臂,要吗清理打压,要吗收买拉拢,你学的是人心这高深的内容,应该很清楚如何从每个人的弱点下手解决对方。”宗政皓鹤边说还比划了一个血腥的抹脖子动作,凤遥夜一看又忍不住笑了出来。

    “我承认我还是嫩的厉害啊。做事只考虑了第一步,第二步考虑的严重不周详,亲爱的你以后可要多指点我如何去敲山震虎哦。”

    读好书,请记住唯一地址(/

    /)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