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港台言情小说 » 斗凤帏 »  第八十四节 男人的对话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八十四节 男人的对话

小说:斗凤帏作者:疯狂的爆米花
返回目录

    ( )

    据后来凤醒幽和宗政皓鹤讲述,那天晚上的那顿泰国菜吃的着实是不怎么舒服,首先是看着凤可儿和黄右荣你侬我侬的郎情妾意腻歪他这个当爹的;其次是黄右荣那些话里带话的刺挠话让凤醒幽如鲠在喉、食不下咽;再次,曼谷夜的泰国菜做的越来越不正宗。 。所以现在宗政皓鹤和凤醒幽在另外一家饭店——泰国渔村祭五脏庙。这也是宗政皓鹤和凤醒幽这对翁婿第一次单独吃饭。

    “您和王阿姨说起过凤可儿现在的情况吗?”宗政皓鹤第一次说起了凤可儿的母亲。因为刚才的对话里,凤醒幽对于凤可儿和黄右荣在一起觉得并没有什么不妥。

    “没什么好说的,我现在和那个女人之间根本没什么可以焦虑的。咱们说说男人之间的话啊,去掉咱们俩的翁婿关系,去掉咱们的上下级关系,就纯粹是男人的说话。我可是觉得年轻时候犯下了不可饶恕的错误太愚蠢了,我现在是实实在在的体验到了。那时候总觉得女人漂亮就是好啊,身材好、会撒娇,那就是最好的女人,第一次见到王晓柯的时候,那就觉得真是天仙啊。你看现在的凤可儿长的漂亮吧,其实她母亲年轻的时候更漂亮,绝对的舞厅第一花。我当时也是年少气盛,说个谁都不知道的事,其实她妈还比我大呢。要按现在的话,这就是姐弟恋吧?”凤醒幽微微喝了一口白兰地之后,继续开始吃焗龙虾。

    宗政皓鹤笑了,这岳父就和凤遥夜所形容的一样对女人情有独钟。这种场合他还是安静的听着,反正回到家,凤遥夜一定会很详细的问问谈的内容,不过这些内容就算了吧。从凤醒幽的态度看,今天是不会谈什么工作了,宗政皓鹤将衬衣扣子打开两个,身体慢慢的放松起来。 w-w-w.7-k-ankan.c-o-m。彩|虹!.文!.学(.网.超_速!.更.新今天晚上只能有一个人喝酒,还要有一个人开车。最近压力比较大的是凤醒幽,亲叔叔过世了,还被床上的女人出卖了一次,公司目前的状况虽然说不上混乱,但是离混乱也不太远了。

    “小夜对你好吗?说实在的,我都不知道我的这个宝贝女儿到底在想什么。她从小就表现的和一般同龄孩子不一样,你看可儿小时候会粘着我要这个、要那个,小夜呢,从小都是冷眼旁观的看着我们大人做事情,就连学习的成绩好不好都很少会告诉我和她妈妈,反而是我们有时候要去问她的叔叔、姑姑才知道她的情况。你要对她好点啊,我和她妈妈都觉得挺亏欠她的。但是说实在的父母的面子不能丢在孩子面前啊,她从美国回来变得很贴心,但是这么多年隔阂下来,我们三个都过得很别扭。小夜和欢铭、渚兰、征帆的感情还不错,她其实一直是很能容忍的孩子,可儿太笨了,和她母亲一样,总是在最不合适的时候说最不合适的话,要不就是在最不适合的时候做最不合适的事情。”吃完焗龙虾,再来的一道菜是象拔蚌,这个也是宗政皓鹤喜欢吃的,冰着的象拔蚌沾着芥末和酱油吃下去,感觉特别的爽口。以前去泰国出差的时候,每天都会吃。

    第一口吃下去,辣呛的芥末味一下子就将味觉通开了。细腻的象拔蚌肉在轻轻的咀嚼之后,入口即化一样的滑下咽喉。有时候生食某些肉类可以感受那种原生、大自然的感觉。

    “其实是小夜介绍凤可儿和黄右荣认识的,到底她是怎么想的,我也没过问过,不过我想小夜已经开始觉得要在凤家能触及的范围内给她的姐姐安排一个好的归宿了,这样也算是给您省心。 w-w-w.7-k-ankan.c-o-m。彩|虹!.文!.学(.网.超_速!.更.新小夜有时候喜欢用她自己的方式解决很多事情,私下说我真觉得有时候小夜就是个小孩子,其实挺喜欢玩的。我都考虑过了这段时间,等她安胎过了三个月之后,我和她去海边住一段时间,带她去散散心。就是不知道小夜是不是还会继续每天努力的睡。”想到这段时间根本就是完全趴在床上度过的凤遥夜,宗政皓鹤就笑了。

    “小夜是够能睡的了,在遗嘱公布的时候,她竟然坐着就睡着了。还好天不冷不会着凉,要不她母亲还不知道怎么念叨我呢。最近家里事情太多了,都没办法分心照顾她,回到家就靠你了。你这段时间也不要加班太长时间了,多回家陪陪她。她母亲怀她的时候,我们夫妻之间的关系很差,不知道这是不是也间接影响了小夜。你说她学的是心理学,难道就没看出来凤醒祯脑子有问题了?”凤醒幽几杯白兰地下肚,话匣子就打开了。难得能找到合适说话的人,而且不用谈工作,就是闲聊。这种比较逍遥的晚上已经很久没碰到了。

    如果是年纪小一些的男人也许坐在一起聊的就是未来希望、憧憬,等到酒喝多了也许就是关于女人的话题,成熟一些的男人也许谈的是花天酒地,但是说到底就像未婚女人的话题不是衣服、首饰、化妆品就是男人一样,男人的话题总是会涉及到女人。

    翁婿两人面对面的坐着,连续端上来的佳肴让两人大快朵颐。

    “这绝对比和黄右荣吃饭舒服多了,我看那晚上他们是没找到可儿的母亲,要不肯定她也会出席,你想想那种场合会是什么感觉,虽然咱们不在乎别人的怎么看,但是我总要想想别人的话传到小夜或者她母亲的耳朵里的感受。说实在的,现在和我还有关系的只有可儿的母亲,渚兰和征帆的母亲早早就找到真心疼爱她们的男人嫁人了。我是怎么都想不到这二十多年前我怎么就能做那么多好笑的事情。现在不能算老了,但是心态确实不一样了,能守着一个女人老老实实、平平安安的过日子才是真的啊。你看我叔叔这次的事,霍霍就是被儿子给闹死的。多不值得,结果还不是自己的亲生儿子。我父亲从那天之后就没好好睡过觉,天天都难过的想哭,你说这算是什么事啊。”凤醒幽对于叔叔的过世也是耿耿于怀。毕竟凤醒祯的所作所为已经到了人神共愤的地步了,可是怎么去指责一个疯子。说到这里,宗政皓鹤又开始了静静的聆听,虽然娶了凤遥夜,但是直到现在,宗政皓鹤也没有觉得他是凤家的一份子,长久以来独立的生活已经让他习惯了独立在人群外看任何发生的事情。

    “你拿到我叔叔赠给你的物品了吗?”凤醒幽换个话题继续说着。

    “还没去,小夜说想等等的,最近她太爱睡了,能让她出门现在是很困难。昨天晚上看着新闻,她竟然吃着蜜饯就睡着了,我从她嘴里把蜜饯拿出来的时候,她竟然把我手指头当蜜饯咬了一口。”随意的接上话,宗政皓鹤说起了昨天的好笑事情,“她有时候真的就是个小孩子,那天不让她吃冰激凌,还跟我闹情绪。”

    “你还能看到她耍脾气啊?太不容易了。我和她母亲这么多年来都希望她有时候能在我们面前发发脾气,她有时候离我们很近,有时候又离我们太远,当年她考到国外去,我和她母亲竟然连一句阻拦的话都说不出来,如果是欢铭去国外念书,我一定都不会担心。他从小都在寄宿学校,生活自理能力好的不得了,小夜从小就在那么多人的关注中长大,从念幼儿园开始就是车接车送,我母亲和刘婶、我妹妹那根本就是宠她到了绝顶的地步,就让她这样的一个孩子跑到完全陌生的国家,我们做父母的自然是担心,但是却一句话都讲不出来,到现在我都觉得就是因为当初太忽略小时候的小夜,所以到了真的要把关心表示出来的时候却发现没有一个词可以使用了。”凤醒幽吐露着内心的实在话,他现在看着女婿有点越看越顺眼的感觉,这个男人应该会让他的宝贝女儿感觉到幸福。

    宗政皓鹤依旧是淡淡的笑着,凤醒幽喝了已经有四杯白兰地了,喝酒的人都知道自己能降得住什么酒,但是这白兰地估计不是凤醒幽能降得住的。好在他喝的缓,还间隔着吃着佳肴。但是毕竟明天不是周六的假期,还是要上班,所以宗政皓鹤压住了凤醒幽还想再倒酒的手。

    “父亲,等周末到家里来吧,我做几个菜,咱们好好喝喝酒,今天喝的差不多了。晕晕的刚刚好,喝多了伤身体,而且明天咱们还要面对和梅岭谈合作的事情。这可就指望您了。”宗政皓鹤简单的说着。和梅岭合作的事情,在黄右荣的眼里应该已经是定数了,但是在凤氏,高层都还是在观望的状态,毕竟没有足够的利润,没有人愿意担风险做事情。

    凤醒幽听到这话,也放下了酒瓶,但是他并不认同宗政皓鹤的话,和梅岭谈合作一直都是黄右荣一厢情愿,似乎他和凤家的女孩在一起,有关系了。所以凤氏就理所应当的和梅岭合作,想到这里,凤醒幽的脸上露出了和凤遥夜类似的嘲讽表情。

    读好书,请记住唯一地址(/

    /)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