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港台言情小说 » 斗凤帏 »  第一百一十一节 四两拨千斤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一百一十一节 四两拨千斤

小说:斗凤帏作者:疯狂的爆米花
返回目录

    ( )

    每天都在祖父和祖母的关注下,凤遥夜觉得自己幸福的可以比拟每天哼哼的小猪。 。彩*虹^*文_学%超#速~.更新父母还在外地逍遥自在的补度蜜月,看来大有乐不思蜀的感觉。凤遥夜靠在沙发上,看着宗政皓鹤又在工作,忽然感觉到原来用心工作的男人有一种不同的魅力。

    “祖父和你又说起梅岭的事情没有?”宗政皓鹤感受到凤遥夜的注视,抬起头悠悠的问着。

    “不关心,我现在要好好的安胎。”凤遥夜想起和祖父的对话就觉得没劲,原来自家人也可以遮来盖去的。不过凤遥夜想想也不觉得祖父的做法有什么大错误,可他永远不可能保护凤遥夜一辈子啊。如果有一天真的坐到了那张大权在握的椅子上,什么事情都要懂,更何况是送礼这点小事。

    “下午我接到付子坤的短信了。他想见我,我回绝了。”不知道过了多久,宗政皓鹤开口慢慢的又说道。

    “是吗?想见你?”凤遥夜随意的拿起一页报表也看了起来,她想起看到付子坤背影时候的那种似曾相识,想要告诉宗政皓鹤,但又按捺在心里没说出口。已经在心里翻找了一个下午的思绪又一次开始寻找是不是曾经在哪里遇到过付子坤,又一次无果之后。她放弃了。

    “我不准备在这段时间再见梅岭或者怡和的人,我想你和祖父沟通的结果并不是很好,也许因为我的失误,影响到你们,这样并不好。有时候我在想是不是我应该离开凤氏了,以前就有人告诉我,夫妻都在一个公司工作并不好。”宗政皓鹤看着凤遥夜有些走神的心思,淡淡的说出他这几天一直在考虑的事情。 。这话一出口,凤遥夜立马抬起头,变了脸色。

    “不管你的事,竞拍的流程上本来就有问题。就算是对你的考验也不该用那样的方法,现在进退两难又不是你的错。再说了,你走了,我怎么办?如果你觉得真的是你做的不够好,那你许诺我的百货大楼难道准备变成气泡泡嘛。”凤遥夜越想越觉得祖父的安排有点狡诈,愤懑的表情浮现在脸上,不明就里的宗政皓鹤以为凤遥夜是针对他的,急忙想要解释,凤遥夜压根就没有给他解释的机会,揽着宗政皓鹤便吻了起来,凤遥夜不想这个男人就这么离开他的世界,似乎能够留住他的只有凤氏的这点破事。宗政皓鹤对于妻子明显表示出来的热情,更是觉得惊讶。凤遥夜在日常的生活里并不算是主动热情的人,甚至常常属于淡漠的看着、置身事外的人。不能说关上门的那点事情会有多可以炫耀或者细细回味,但是至少凤遥夜每次的热情都让宗政皓鹤觉得不安,因为似乎只有凤遥夜感觉到极大的不安的时候,才会对他不一般的热情。

    当吻结束,凤遥夜依旧没有觉得这个男人的真实存在,在这段没有感情基础的婚姻中想要找寻一些感情的归宿,凤遥夜倍感自己的这种想法可笑,甚至是可笑至极。无奈的苦笑被她的长发遮去,宗政皓鹤只能听到她轻轻的笑声,妻子最近常常会这样轻轻的笑,但是看不到表情,就不知道她为什么笑。这笑总是在不经意的时候反反复复的加重宗政皓鹤的不安,可能爱上凤遥夜注定要担惊受怕,感情这东西真是奇怪。宗政皓鹤抱着凤遥夜,陷入了深思,对于爱情这个不可靠的东西,宗政皓鹤依旧抱着观望的态度,就算知道凤遥夜在他的生命中占据的分量越来越大,但是宗政皓鹤也越来越不敢轻易说爱。

    时间在不知不觉中又溜走了,凤遥夜依偎在丈夫的怀里一句解释也不想多做,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凤遥夜只想要两个人简单的在一起生活,最简单的那种生活,曾有的那些雄心壮志竟然在不知不觉中被磨灭了。 。彩|虹!.文!.学(.网.超_速!.更.新想想就在几个月前,凤遥夜还觉得凤氏应该更辉煌,事业会更好。但此刻她竟然有种随便吧,爱谁谁的感觉。凤氏似乎变得遥远了,不再是她生命中不可替代、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宗政,为什么不说话?在想什么呢?”凤遥夜弱弱的问着,其实她根本不想知道宗政皓鹤在想什么,只是想打破这样的平静。

    “总觉得你这话就像英国人谈论天气一样,没话找话。”宗政一语道破了凤遥夜的心思。

    “说的这么直白干什么啊。不想和你谈工作,也不想和你说那么多家常琐事。但是真的发现咱们俩个能聊的好像很少?我竟然不太清楚你喜欢喜欢听音乐,似乎就连你喜欢吃什么,我都不知道。”凤遥夜将头靠在丈夫的肩上,一再的在心里默念“丈夫”这个词,怎么这个男人是她的丈夫呢。从来没有的纠结感,此刻浮现。

    “不是你不知道,其实我自己也不清楚。这么多年已经习惯了能吃就好了,工作忙的时候哪有时间和力气去考虑喜欢吃什么。咱们都是习惯把吃饭当做工作完成的人,我大概知道你现在到底在想什么,很纠结吧。说实在的有时候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和你相处,总觉得咱们之间的代沟问题不小。”夫妻两个又陷入了静寂中。

    “小夜,和宗政出来吃水果。工作哪有那么重要。”沈君秀的声音在客厅响起,晚饭后两个人就闷进屋子看文件,沈君秀极为不满的看着老头子,“你还真是使唤人使唤到家了。回家都不让孩子休息休息啊。”

    凤沈山没有回话,他这一晚上也不好过,一直在想凤遥夜的话。这个孙女变得让他觉得很陌生,但也让他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强大,凤氏交给她不会错,但是凤遥夜的野心似乎有点昭然若是,如何能控制好这种野心才是凤遥夜需要学会的。

    “老伴,你最近觉得小也有点奇怪没有?”沈君秀看凤沈山没有回答,便又开口问了起来,“我不管公司的事情,但是小夜最近真的变得不少,似乎以前那种冲劲没了。你今天是不是在公司说她了,所以回到家也看文件,不好好休息。”

    “唉。”回答沈君秀的是凤沈山的一声长叹。

    这一夜就这么平淡的过去了,原以为会很紧张的最后一晚竟然平淡无奇的过去了。凤家人按照习惯洗涮睡觉,而怡和、梅岭的人却度过了一个极为难熬的夜晚。每一周都有周四,一年有好几十个周四,但就这个八月下旬的周四让不少人都无法安然入睡。

    已经过了立秋,天气虽然不像盛夏那样炎热,但秋老虎的余威仍在。付子坤和黄左荣这样的人,甚至觉得豫都比南粤还要让人觉得不舒服,黄左荣忐忑不安,款项还差百分之五十;付子坤彻夜难眠,递上去的申请覆水难收。现在南粤的地产业都已经知道怡和、梅岭在豫都闹成对头的事情。孙鑫鑫的大名是越发的引人瞩目。能做出这样的事情,还没被怡和开除,谁都在怀疑孙鑫鑫和付子坤的关系,真是百口莫辩。最让付子坤觉得无可忍受的就是孙鑫鑫这个女人的存在,她不是付子坤人生中的污点,但觉得算的上怡和企业史上的污点。

    周四一大早,只有宗政皓鹤到了公司,凤遥夜去了邱佳人的家,凤沈山留在了老宅,似乎今天注定要发生一些事情,所以都想有意无意的避开。

    上午是平安无事的四个小时,下午两点半,在家的凤沈山就接到了某领导的电话,岷春路的地折腾来折腾去,怎么就不能太太平平的解决呢,梅岭没有实力还要称大,这点让不少人都觉得梅岭这个公司、或者说梅岭这个公司的领导人决策有问题。蛇吞象不是每条蛇都可以做到的,这也是某领导在电话里说的最直白的一句话。凤沈山知道这电话的意思就是要凤氏接手这个烂摊子,政府对于这样的调配关系还是有一定的地方保护色彩,横竖凤氏是豫都的自产企业,纳税也是缴进豫都税收,说多不多说少不少的钱流进了别人的口袋,总不符合肥水不流外人田的老风俗吧。

    凤氏是最早知道结果的企业,当然这个结果早已经在凤沈山的认知中。毕竟凤家下了大工夫去打通安排的人脉总是要发挥作用的。就连完全和地产无关的水利部门、电力部门都有领导暗示或者明示岷春路是豫都的地,理所应到要豫都的人来做工程。梅岭的款项可以退还给他们,但是理所当然的要扣一点手续费,某领导电话里说的清楚,梅岭应该感谢怡和,要不是怡和的申请递的是时候,可能梅岭这次是损兵折将、血本无归。凤沈山也明白领导话里话外的意思。这个领导和凤沈山其实关系还算紧密,听着上面的四两拨千斤的安排,凤沈山知道投资总会有收益,岷春路的事情虽然有了不少的波折,但现在可以算尘埃落定了,该是谁的还是谁的,就算绕了三百六十度,还是会回到原来的地方。

    读好书,请记住唯一地址(/

    /)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