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港台言情小说 » 斗凤帏 »  第一百六十二节 无对策行动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一百六十二节 无对策行动

小说:斗凤帏作者:疯狂的爆米花
返回目录

    ( )

    目送张盈似乎嚣张的背影离开,凤遥夜简直不敢置信这个女人竟然要她做媒婆,这还不如直接给她们姐妹两一笔钱,让她们走人简单呢。 。身边的肖茹和凤莲雨也都是一脸的鄙夷。真是想一劳永逸嫁入豪门图省事啊。但是想想看她们劣迹斑斑的过去史,哪个有头有面的大老板会收这样的女人回家的?大门大户的男人往往需要是一个能给他撑场面的女人,带出门的时候大家会觉得这个女人对他而言是锦上添花,如果是默默无闻的女人那就一定是对他的工作、事业有帮助,最少也要能博得公婆喜欢、善于持家。简单的说还是那句老话带得出厅堂、入得了厨房、上得了大床。张盈和张静想要麻雀飞上枝头变凤凰,这种心态很能理解。毕竟她们俩一再的找有钱人下手玩仙人跳就是一个很好的证明,如果玩好了就玩进豪门了,就算玩不好也能捞一笔银子。凤遥夜实在是不知道祖父是什么时候落到这两个女人手里的,一向洁身自爱的祖父怎么会犯这种原则性的错误呢。

    坐在会议室里,三个女人都不说话了。现在凤沈山要遮掩的事情只差最后一块遮羞布没被扯掉了,其实明摆着的事情就摆在眼前。祖父的面子是可以保全,但是给这么一对姐妹找个能结婚的男人,一个比较优秀的男人,这不是开玩笑吗?就算她们现在的历史很干净,但是豫都的那些钻石男人们可不是不出门、没见过世面的啊。现在已经知道她们在南粤有历史,谁又能知道她们还有什么样的历史?回头要是碰到曾经被她们仙人跳的男人,那局面可就不是尴尬二字可以形容了,如果真的介绍给那些有头有脸的人,不知道还会怎么和凤氏翻脸呢。思及这里,凤遥夜不由得叹口气,最近这几年凤家是怎么了?频繁惹小人啊。彩|虹!.文!.学(.网.超_速!.更。 .新

    “小夜,她是不是昏头了?做这样奇怪的事情。当你是媒婆?”凤莲雨在细细的想了一遍刚才发生的事情之后,不敢置信的开了口。活了四十年了,怎么最近总是遇到很极品的人。今天晚上有必要和付子坤好好的研究研究他和张盈的关系。

    “小姑,晚上你不要和付经理说任何今天发生的事情。”凤遥夜没有回答凤莲雨的问话,而是斩钉截铁的希望凤莲雨不要和付子坤说发生的事情,“付子坤知道当年在怡和发生的事情,必然也会想到现在张盈和张静在凤氏的原因,他很聪明能猜到这次被搞到焦头烂额的是祖父,小姑就不要去详细问了。我跟你保证,付子坤绝对和这两个女人无关。他绝对清白。”

    看着侄女肯定的眼神,凤莲雨犹豫了一下点点头。听了刚才那么多话,凤莲雨确实很想去找付子坤问个清楚,甚至是想现在就拨通他的手机。但看看凤遥夜那么肯定的眼神、语气。她心里的不安也慢慢的平静了下来,从直觉上讲付子坤并不是那种会沾花惹草的男人,近乎于洁癖的男人怎么可能随便对女人下手。

    “那你准备怎么办?现在这事情不光光是凤氏的事情了,主要还是你家的事情啊。”肖茹这边慢慢的开了口,虽然和凤家的关系很近,可是再怎样这样近乎**的事情被她知道,她觉得似乎是有点不合适。

    “肖姑姑也放心,我什么都不准备做。既然知道了这真的是祖父的事情,我也就不必一而再的要求祖父给我一个正面的解释或者回答了,让他按照他的办法做吧。 。彩|虹!.文!.学(.网.超_速!.更.新祖父年纪也大了,受不了两头夹攻。张盈和张静必然已经给了祖父不少的压力,我还是退一步观望吧。我想祖父经历了这么多的额风风雨雨一定有办法妥善的解决。”凤遥夜低垂下眼睑,掩盖住她眼中的愤怒,其实她现在想的和说的完全是两回事。就算祖父当时面对的是多么困难的事情,如果有点防备之心就不会落到这样的陷阱中。

    “可是张盈已经表明了不要钱。你想你祖父又怎么可能用钱能摆平的。”肖茹这话一出口,凤莲雨也赞同的点点头。

    “是啊,小夜。你想想你祖父肯定已经跟她们说过用钱解决了,肯定是没行得通才到了现在的地步。如果张盈也是要求你祖父做同样的事情,我可不觉得他有能力办好。”说到最后,凤莲雨也不由得低沉了口气。

    凤遥夜没有回话,就那么静静的看着自己的手,十个手指头紧紧的握在一起,指关节都泛白了。她应该怎么做?张盈现在摆明了态度,但是张静呢。想到这里,她忽然想起张静上次跑到她办公室来嚣张的时候,说到凤遥夜下人事令调走的那个男人是她的男朋友。一想到这里,凤遥夜忽然觉得张盈今天的这番话大概没有征求张静同意就来说的。那就意味着张静和她的那个男朋友相处,张盈虽然知道但是并不认可。那不如直接挑着张静和张盈闹?想到这一点,凤遥夜又马上否定了自己的想法。张盈和张静一直在一起做这样的事情,就孙鑫鑫所说已经两次了,分别是高大明和他的儿子。在这之前,孙鑫鑫说还有过别的人受过这两姐妹的骗。那张静肯定对张盈是百依百顺的听从。想挑拨两人的关系不容易。

    凤遥夜的愤怒又一次浮现了出来。她只不过想把凤氏好好的延续下去,怎么就忽然一下这样、忽然一下那样的不停出状况。凤氏集团的整顿工作已经在按部就班的进行,凤遥夜希望这次的整顿能达到预期的效果。在这之前一定要将张静和张盈的事情处理了。

    简单的又说了几句话之后,凤遥夜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儿子还在宗政皓鹤的办公室里,看了一眼睡的正香。宗政皓鹤也没有问凤遥夜发生了什么,凤遥夜也没有主动说。凤遥夜特别喜欢宗政皓鹤这一点,关于凤家的事情,他很少问及,只有在涉及到凤遥夜的时候,他才会主动关心。在他的心中,只有凤遥夜和儿子是重要的,也就仅仅因为凤遥夜是凤家人,所以他才会在偶尔的时间问询一下凤家最近的情况。就像这段时间凤欢铭一直没出现,他也就在凤遥夜给哥哥打过电话之后,稍微的关心了一下。

    此刻凤遥夜静静的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闭上眼睛思考着到底该如何安排张家姐妹,用张儒庚的关系给她们从军队上找点即将转业的军干部?还是真的如她们所愿找点有头有脸的男人?凤遥夜冷笑了一下,这根本就是害人啊。有一天当这些男人发现真相的时候,她——凤遥夜成了什么样的人?为了自己的利益把别人踹进了火坑。现在想想祖父为难的样子,凤遥夜也能理解了,这事还真的不是钱能搞定的。毕竟用钱能搞定的事情永远不是大事。

    无为、无动是现在凤遥夜最佳的形容词。她既不想做什么,也不想继续想什么。整个人都觉得空虚了。她甚至害怕宗政皓鹤有一天也会冒出点什么事。毕竟这个男人在结婚之前也是花丛里飞来飞去的蝴蝶一只,不知道沾染了多少的胭脂花粉,只不过因为凤遥夜她的位置太特殊,又加上宗政皓鹤确实有些动心,两个人才走到一起。而凤遥夜此刻甚至怀疑起了她是不是应该再爱宗政皓鹤了,身边的男人一个又一个的闹这样的小花边,父亲还有众多的私生子,母亲的听之任之,祖父老了老了还搞一段小插曲,家里唯一干净的小叔叔还被一个类似花痴的女人狂追。凤遥夜在那一下午忽然对感情失去了所有的信心。

    凤遥夜其实很清楚她自己对感情的接受能力很差,从小看着父亲和母亲总是近乎尴尬的出现在一起,她对一家三口必须同时出现的场合一直都很排斥。爱情原本应该是件很美好的事情,婚姻也该是建立在爱情的基础之上的。但是她的婚姻呢,发现了爱情,可是她却只感觉到似乎两个人中她付出了很多,而宗政皓鹤只是在尽一个丈夫应该尽的责任、义务。唯一好的便是在婚后他还没惹出什么花边新闻。孩子的到来也太快,闭上眼睛,凤遥夜的鼻腔里都是儿子那温馨的味道。但是其实凤遥夜知道她还没有完全的准备好做一个母亲。她到现在不过才二十三岁,看看凤氏其他的那些大学毕业的女孩子,二十三岁的年纪还应该是下了班和朋友去泡吧、去电影院看电影、去蹦迪……享受着青春,近乎无限的青春。

    中午没吃饭,下午就喝了两杯咖啡,此刻凤遥夜觉得好累,工作尚有好多没做,一摞摞的蒸汽的摆放着,可是她就想闭着眼睛休息,哪怕是短暂的一下午。又有一种全身力气都被抽光的感觉,她是不是真的该接受宗政皓鹤的建议先以家庭为重心呢。可是凤家就不是家了?难道要她一心全部都去处理这些“杂七杂八”的家务事?凤遥夜停住了思绪,静静的被下午的阳光环绕,她什么也不想做了。

    读好书,请记住唯一地址(/

    /)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