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港台言情小说 » 斗凤帏 »  第一百六十三节 忙中偷小闲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一百六十三节 忙中偷小闲

小说:斗凤帏作者:疯狂的爆米花
返回目录

    ( )

    和张盈正面接触之后的一个多礼拜竟然恢复了凤遥夜所希望的平静、安宁。 。彩|虹!.文!.学(.网.超_速!.更.新凤遥夜竟然觉得这样的平静有些不能接受,宗政皓鹤看着时常在客厅发呆的妻子,知道她现在的状态绝对算不上好。好在左丞宇和邱佳人从外面旅行回来,还有李睿萌、张儒庚一再的邀请他们夫妻两人带着孩子出外游玩。周五的下午五点,夫妻两人带着小家伙,会合上另外两家,一辆商务车浩浩荡荡的就开向了郊外,到了桂子飘香的时候,越向南方开去,空气里弥漫的味道就越来越重。三个男人路上可以互相换着开车,三个女人,两个孩子在后面忙的颠来倒去。这一次的目的地跨越了两个省直接去了钱塘市。从豫都开车到钱塘最少也要九百公里,不堵车的情况,三个男人也要开到半夜一点才能到钱塘市,这也就是张儒庚说的希望开车去,要是换作邱佳人两口子和凤遥夜两口子肯定会选择坐飞机。

    “你们俩就这么翘班了?准备出来玩一个礼拜?”当车驶上高速,李睿萌不敢置信的看着凤遥夜闲闲的抱着孩子,完全不在乎手机不停的响动,看看来电是董事长办公室的电话。

    “我跟我父亲说了,我和宗政要休年假。他已经休息了好几个月了,也该换我们俩休息休息了。怎么着也不能累死我们家宗政吧。”看看现在副驾驶座坐着的宗政皓鹤,凤遥夜感觉他自从身体恢复到能上班开始就没有休息好过。她自己的状态也好不到那里去,甚至说她自己的状态比宗政皓鹤的还要差。

    “那你祖父也放人了?他不是一直想要培训你当接班人的,你这一撂挑子不是明摆着你成了付不起的阿斗了?”李睿萌抱着姑娘,觉得三个人中的工作狂人竟然也选择了休假,而且是突然休假,真是稀罕啊,昨天她打电话的时候说要去玩,还准备第二天就出发,李睿萌和张儒庚都楞了一下,这段时间,凤氏的事情已经多到了让凤遥夜能有时间闲聊都不太可能的地步。 w-w-w.7-k-ankan.c-o-m。文学李睿萌上周给凤遥夜打电话的时候,只聊了不过几分钟,凤遥夜就急急的挂断了电话要去开会,没想到不到一周的时间,凤遥夜竟然主动说要出去玩快十天。

    “爱放不放了,咱们家小夜和她先生也不是光出奶不吃草的奶牛啊。总要让人家休息休息吧。看看我家丞宇多理智,直接辞职了。由此可见凤氏多么虐待劳工了,我家丞宇那么任劳任怨的人都辞职了呢。”这边邱佳人从中间的那排位置回过身,不停的用手指头摸摸这个娃娃的脸,又点点那个娃娃的脸,了不自知。

    凤遥夜知道左丞宇没有告诉邱佳人关于凤氏发生的事情,虽然邱嘉豪一定知道了一些,但是也没有告诉妹妹。这点她还真谢谢这两个男人,没有把凤家这点破烂事诏告天下。但是张儒庚和李睿萌是无话不说的,凤遥夜又希望张儒庚能查到张静、张盈的来路。李睿萌自然知道凤氏现在的情况。李睿萌用安慰的眼神看了看凤遥夜,示意她不会说。凤遥夜感谢的笑了笑。

    “小黑,你这次怎么选择去钱塘啊。大潮都已经过了。去看什么啊。西湖那片水塘也没什么大意思啊。要不咱们折道去绩溪怎么样?那个地方的饭菜好吃啊。”张儒庚开着车,征求着凤遥夜的意见。毕竟做主来钱塘的是凤遥夜。甚至张儒庚和李睿萌都只是为了陪着好友来散心的。

    “我想去礼佛啊!我还指望你们星期日都三点起床去灵隐寺门口排队抢头香呢!”凤遥夜笑着说。 w-w-w.7-k-ankan.c-o-m。/

    /

    “为什么是周日啊!”这次是左丞宇接了话头。

    “周日是月初一啊。”邱佳人点了一下坐在身旁的二愣子。

    “初一拜佛啊。这个我还真的不知道呢。”左丞宇嘿嘿的笑了,“那为什么要凌晨去啊?”

    “我跟你讲讲吧。话说有一年,我和栗子、小夜三人来到这钱塘之地,知道灵隐寺许愿很灵,我们就说要心诚的来拜拜,后来在住宿的地方,就有当地的阿姨说抢头香更灵验。所以我们就凑着那个月十五,要去抢头香。你想啊,当年我们是身强力壮的三个小丫头,那身子骨绝对硬朗、跑步更不在话下,灵活程度也很好。但是就我们三个竟然溃败在了钱塘众多虔诚的信徒脚下,最重要的是那些虔诚的信徒全部都是老太太、阿姨级别的。”说到这里,邱佳人还作势抹了抹眼泪,逗得一车人都笑了。

    “你不是说假的吧!哪有那么强悍的老太太啊!”左丞宇不敢置信新婚妻子竟然还有这么“悲惨”的遭遇。

    “你问她们俩啊。我们当时一看到那阵势,腿都软了。还有力气去抢头香?乖乖的跟在众多奋勇的向前而去的信徒身后慢慢的向上走去了。”邱佳人不满丈夫不相信的口气,伸手就点了一下左丞宇的额头。

    一车人又笑了,凤遥夜也想起来那次拜佛的经历,真是能用惊险来形容了。她实在是没想到三个正值盛年的小姑娘竟然拼不过一群上了岁数、头发斑白的老人家。想到当时她竟然还被挤掉了鞋子,她又笑了,怀里的儿子也跟着母亲呵呵的笑了起来。

    “那你让我们三个大男人干什么啊?为你们杀出一条血路?护送你们去抢头香?”宗政皓鹤此时带着笑意开了口,他知道妻子过去的历史中有很多好玩的事情,但是没想到还有这么好笑的故事,扭过头看看妻子抿着嘴浅浅的笑着,他觉得这次能出来走走对妻子的恢复一定有帮助。

    “我可舍不得让你们去杀一条血路出来,因为很可能你们变成了肉垫,让人踩着就过去了。你们三个男人啊,尤其是你——宗政皓鹤。不管你信什么教的,到了灵隐寺都要乖乖的,不准随便说什么不恭敬的话啊!”凤遥夜想象了一下这三个男人应对初一拜佛人潮的情形,继续笑着,忽然想起宗政皓鹤是教徒,还是忍不住开口提醒了他。

    接到妻子提示的话,宗政皓鹤笑了,“我怎么会不注意呢,多虑了。”

    一路上,张儒庚的姑娘和宗政皓鹤的儿子倒是没怎么闹腾,醒了睡,睡了醒的。一路上迷迷糊糊的,让六个大人看了都觉得好玩。听着张家的小姑娘呀呀的开始含含糊糊的说话,乐乐总是呵呵的笑。

    六个人说说笑笑,竟然不知不觉就到了钱塘,时间虽然是凌晨两点了,可是竟然还不觉得困倦,两个孩子已经睡熟了。预先已经联系好了住宿,就住在邻近西湖的一个宾馆里,两套家庭房,一套蜜月房。地理位置好的让人赞叹,因为当早晨醒来,拉开窗帘,竟然就看到了不远处的西湖。碧波粼粼的湖面,还有荷叶舒卷着。

    凤遥夜爱死了这样的感觉,为什么在豫都一定要住在公园的附近,就是因为喜欢睁开眼就能看到绿色的感觉。钱塘一直是凤遥夜很喜欢的城市,一年四季不变的绿色,总是让人觉得生意盎然。简单的吃了早饭,六个人,推着两辆儿童车便迈步走向了断桥。

    西湖的风景是美丽的,静动两相宜。堤岸两侧随着微风抚动的杨柳不知什么会飘过来抚弄一下人的脸,柔和的桂子味道充满了鼻腔。三个女人走在后面,一边走一边回忆着上次来到这里的感觉,又过去了好多年。每个人都有一种物是人非的感觉。当年来的时候还是对生活、未来都有着无限憧憬的活力少女,现在为人妻、为人母。前面走着的是丈夫推着自己的孩子。凤遥夜看看李睿萌、邱佳人,三个人笑了。这也算是多少年之后对青春的一次回味吧。那时候的日子过得多开心啊。总是无忧无虑吧的,现在长大了要面对的事情越来越多,总觉得烦扰时刻存在。

    “咱们要是一直没有长大该多好!还是那个时候,穿着牛仔裤、运动鞋,随便抓抓头发就敢出门的我们该多好啊!”首先感慨的是李睿萌。凤遥夜揽着好友的腰,心里也一样的感受。不长大多好啊,永远不用面对成*人世界的残酷。看看现在凤家的事情纷乱一套,如果她没有长大,又怎么会接触到这些呢,她还是那个看着太阳都会笑着说“你太亮了”的傻丫头。

    三个男人回头看着各自的妻子笑着在长堤上跑着、闹着。不在乎外人怎么看的三个女人此刻竟然是彼此丈夫眼中最美的那个人。宗政皓鹤看着凤遥夜特别希望在以后的每一天她都能如此无所顾忌的笑着、开心着。是不是要带凤遥夜离开凤氏,凤氏的摊子总有一天会压垮这个其实并不适合凤氏的女人的。他叹口气,乐乐在儿童车里看着母亲在一边开心,也呵呵呵的笑了起来。风中,凤遥夜的笑声那么开心。

    读好书,请记住唯一地址(/

    /)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