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港台言情小说 » 斗凤帏 »  第一百六十九节 梁思浓再现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一百六十九节 梁思浓再现

小说:斗凤帏作者:疯狂的爆米花
返回目录

    ( )

    任谁都没有想到梁思浓会再次出现,这个早已经被凤遥夜和宗政皓鹤遗忘的女人竟然在离开凤氏接近一年之后又一次出现在了凤氏。 。/

    /最早看到梁思浓的是凤征帆,送文件到一楼的时候,竟然看到了梁思浓的影子,他还以为自己看走了眼,定定神再看去,竟然真的是梁思浓。但是不再是当初那种疯颠颠的样子,似乎又回到那种温婉的样子。伫立在大厅的接待台前,似乎拨通了谁的电话,但是对方好像没有接,她还是那样站着等着时间,希望过一会能再一次拨通。在梁思浓的眼光扫到他的位置的时候,凤征帆一缩头躲避起来。不知道为什么,他直觉就是不要让梁思浓看到他。看到梁思浓之后,凤征帆迅速的上电梯去凤遥夜的办公室,梁思浓会回到凤氏,十之**还是有要解决的事情。想到一年前发生的那些事情,凤征帆不由得心惊肉跳,这个女人会不会还在精神病的状态中,跑来找事?现在当务之急就是告诉凤遥夜这个女人又出现了。

    敲门进入凤遥夜的办公室,凤征帆就听到凤遥夜对着电话再说:“梁小姐,很高兴听到你的声音,不过现在我不方便见你,如果能够稍等我一下,中午一起吃饭吧。”

    凤征帆看着姐姐放下电话,若有所思的看着他,继而莞尔一笑,说:“怎么跑来了,平常都不见你回家,今天怎么跑到我办公室来了。还这么匆忙?”

    “在楼下看到了梁思浓,没想到她竟然找的是你,我还以为……”凤征帆的话停在了那里。凤遥夜笑着接了话。

    “你以为她是找你姐夫的对不对?结果一进门就听到她再给我打电话。 w-w-w.7-k-ankan.c-o-m。彩*虹^*文_学%超#速~.更新很惊讶是吧。我觉得她倒算是理智,没给宗政打电话,要是给宗政打电话,就你姐夫的脾气少不得不知道怎么说她呢。怕是她禁不住刺激又能再犯了精神病。”端起茶杯,凤遥夜喝了从早上到办公室开始的第一口水。工作太多,已经忙到了连喝水都没时间的地步,怡和的并购已经到了紧要关头,凤醒烟经过这段时间的努力已经申请到了足够的贷款额度,只要再进一步确定怡和现在的运营情况就足以完成此次的并购。走上一到办公室,凤沈山就把她和宗政皓鹤叫到了办公室,详细的询问了这件事情。回到办公室,还没做热板凳,张盈又来到了办公室,又询问关于给妹妹相亲的事情。凤遥夜努力的控制着不翻白眼。张盈是真的就认为她们家的事最重要,凤遥夜不是她家聘请的专职媒人,而且张静已经在凤遥夜的安排和张盈的要求之下见了不少男人,但是就今天张盈的反应,绝对可以得到张静非常不满意的结论。

    “姐,最近你太忙了,需要不需要暂时延缓一下你的工作。我想姐夫和父亲能把合并的事情做好,其实我也知道张盈一直在麻烦你,你能不能坚持住啊?你现在可是一个母亲了,乐乐也不能不管啊。”凤征帆小心翼翼的说着话,在他的感觉中,凤遥夜现在似乎对工作太过执着,有时候真的觉得她在忽视孩子和家庭,凤家没有一个人像她一样有这么强的工作心。当然,凤征帆所谓的凤家人也就说的是他们这一代的四个孩子。

    “最近和欢铭哥哥见面没?我上周找他一起吃饭,他本来答应的,结果到了约好的时间也没来,我跑到医院去才知道他又进手术室了。 。听护士的形容,似乎欢铭哥哥现在的情况也一般。我挺担心他的,咱们几个找个时间一起坐坐吧。这一年忙来忙去的,似乎都疏远了。渚兰还好吧,你们两常见面,我就连渚兰也有半个月没见到了。”凤遥夜没有直接回答弟弟的问话,转个话题说到了自己的兄弟身上。凤征帆当然明白姐姐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也就对姐姐的问话哼哼哈哈的回答着。其实他们三兄弟有时候一说起凤遥夜,就觉得这个凤家女儿早就从前几年那个秀秀气气的文静姑娘变成了能独当一面的女强人。就连目光也从原来的娇柔变到了现在的坚毅。

    随便的结束了谈话,凤遥夜目送弟弟离开办公室,她的心思百转千回又回到了梁思浓的身上,她也不知道为什么梁思浓会找她。毕竟她们俩可是曾经的情敌,在经历了凤醒幽的事情之后,凤遥夜实在不觉得能和梁思浓说什么,经历了这么多之后,凤遥夜不知道梁思浓是不是已经回到了最初健康的状态,但是她也不敢保证。和凤醒幽这样的人生活了那么久之后,谁能保证梁思浓就一定还是正常的。

    约好了十一点半在凤氏旁边的面馆吃饭,凤遥夜准备提前一点过去,等待梁思浓的时候也可以整理一下她自己的心情。看看对面的办公室,宗政皓鹤用肩膀夹着电话,手中还在翻动着文件。最近熬夜也让他的脸上出现了黑眼圈。凤遥夜低声叹了一口气,丈夫的身体恢复的到底怎样,其实她最清楚。毕竟天天相拥而眠,凤遥夜知道宗政皓鹤的身体并没有恢复到车祸之前的状况。最多只能算恢复到了百分之八十。但就是因为凤遥夜想要做成这些事情,所以宗政皓鹤就在努力的坚持着。缓步走进宗政皓鹤的办公室,宗政皓鹤只是微微的抬起头看了一眼就把注意力转移到了手中的文件和电话内容上。一心两用是宗政皓鹤很擅长的事情,静静的看着丈夫忙完手头的事情,凤遥夜走到丈夫的背后,拥抱住了他。

    “别太累了,我很心疼啊。”贴着丈夫的耳边,凤遥夜轻轻的说着。

    宗政皓鹤了解妻子的担心,用手拍了拍交叉在自己胸前的妻子的手。

    “没事的,这点工作不算什么。在美国的时候,我还经历过几天几夜没合眼呢。”宗政皓鹤的话听在凤遥夜的耳朵里,更觉得心酸。但是她只能叹口气,轻轻的在丈夫的耳边留下一个吻,她没有告诉宗政皓鹤她要去见梁思浓。丈夫如果知道了她要去见的人,一定会担心。

    对面坐着的梁思浓已经瘦了很多,但是依旧能看出她原本的美貌,经历了这么多之后,梁思浓变得很沉默,完全没有了当初的那种跋扈。静静的对坐着,两个女人都不知道该开口说什么。凤遥夜从那双不停波动的眼睛里看到了一种内疚、甚至还有一点苦楚。

    “梁小姐,好久不见,身体恢复的怎么样?”凤遥夜慢慢的叹口气之后问出了第一句话。

    “还好,我一直想要回到豫都看看醒幽的,但是我不清楚你们将他安葬在了哪里,我也不知道该问谁,只好来问你。希望你不要介意。”梁思浓淡淡的开了口。凤遥夜没想到她竟然是来看凤醒幽的。她楞了一下。可是马上就领悟那种感觉,毕竟梁思浓曾经有过凤醒幽的孩子。他们两个之间的关系曾经是那么亲密。

    “堂叔的事情,大概你都知道了吧。婶婆到现在没有安葬堂叔,只是把他放在了灵骨塔。如果你想去的话,我可以安排公司的车送你去。我希望你能原谅堂叔那时候对你的态度,他太想得到一些东西了。但是我叔爷什么也没给他留下。这不是他的错,也不是我们凤家的错。我只能说发生这一切是造化弄人。”凤遥夜看着梁思浓脸上一直有那么一丝苦楚的笑容,就知道其实梁思浓对凤醒幽是有真的感情。

    “我真的爱过你堂叔,但是孩子没有了的时候,我发现我怎么样也没办法爱他了。那时候又和你先生纠结在一起,希望你不要因为这件事情一直恨我。好吗。当我这段时间慢慢的好起来,我才发现我做错了好多事情。这些事情也伤害了很多人。”梁思浓那种苦楚一直保留在脸上、眼睛中。凤遥夜静静的看着梁思浓,梁思浓也静静的看着凤遥夜。两个女人终于在这一刻化解了曾经的尴尬和无奈。凤遥夜也终于放开了对梁思浓和宗政皓鹤之间的那段感情的纠结。虽然她从来不说她在意,但是在她的心中,她真的介意。

    午后的阳光照进面馆,热乎乎的刀削面端了上来。两个人没有再多说话,就是静静的吃着面,偶尔抬头的一笑,那么简单。凤遥夜完全没有想到梁思浓这次的归来竟然如此的简单,简单到了能够和她和平相处的地步,那一刻曾经对她的全部的厌恶和鄙视在阳光的照耀下灰飞烟灭,两个人都知道当这碗面吃完,当两个人离开这面馆,也许永远不会再见。就算再见也只会含蓄的点点头微笑。凤遥夜知道梁思浓经历生死之后得到了领悟,梁思浓知道凤遥夜经历人生这么多的变故之后得到了体会。所有的一切竟然就这样结束了,就像寒秋中的阳光煞那间驱散了雾气的阴霾。快的让人无法接受。但又不得不接受。

    读好书,请记住唯一地址(/

    /)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